离婚后双方都有新欢了,三种男人忘不了前妻

对此,杜龙剩下的就只有一脸苦笑了,当初在星辰大陆被两位公主厚爱,她们俩的脸皮比较薄,根本不可能像红鳞这般穷追不舍,这个新情况他真不知道如何应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龙宫太子殿,莲花宫!

还是在前几天饮宴所在地,杜龙与莲花三太子及四位美女再聚于此,虽名为用膳,实则是在继续饮宴,只不过却没有像前几天那么疯狂拼命地猛喝酒了。

“呵呵!让金龙兄及嫂夫人见笑了,敖天许多年未曾像这次那般宿醉了!有什么失态之处,万望见谅!”此话虽然显得有些客套,可敖天现在面对杜龙夫妻时明显自在随意许多,这就是酒的力量!

“哈哈!敖天兄客气了,金龙与你一般宿醉至刚才方醒,这么多年来,我也从未如此放肆过,这正应了那古语――句酒逢知己千杯少!”杜龙摆了摆手大笑道。

“好一句酒逢知己千杯少!哈哈,来!咱们再为这句话干一杯!”莲花三太子大笑举杯,众人皆从。

重新放下杯子,莲花三太子这才略显尴尬地望着杜龙道:“金龙兄!离婚后双方都有新欢了前些天光顾着喝酒了,令咱们獬豸宫之行推迟了好几天,原本还想继续与兄弟放肆饮宴,然则。。。”

“我感觉你炼出来的丹药应该是软的。”小胖子忽然挤进这群炼丹师的人群之中,满脸不屑的说道。

几个炼丹师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小胖子这是在嘲讽他们,不过他们并不为意。反而其中一个看起来十分老成的炼丹师,对于这小胖子一脸指点的说道:“我看了你是年轻气盛,年少不知软饭香以后,等你炼丹境界到达了一定阶段你就知道了,财侣法地对于我们炼丹师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财,如果没有大量的资源,一个炼丹师根本不可能成功。”

听了这位老成持重的炼丹师一番高论,其余几个炼丹室都连连点头,颇以为意。只有小胖子撇了撇嘴,满脸不愉快的走开了。

听到裴君临叫自己做唐师姐,一开始唐玉娇还感觉十分有趣和好笑,但是很快,就觉得这样不妥当了,他憋了憋嘴满脸不高兴的看着裴君临说道:“裴大哥,你千万不要这么叫我,叫到咱们两人之间都生分了。如果你愿意的话,离婚后前夫很快有新欢可以叫我一声唐师妹或者玉娇都可以。”

裴君临本来打算避开唐玉娇和这女孩,渐渐的越行越远,但是很显然他的计划失败了,老乌很显然并没有从唐玉娇的身上完成计划。

教务处主任齐春生正在给丁校长汇报一学期一度的重要总结工作。

“教师队伍建设方面,我们这学期从全国各地高校招揽了一共6名教授,博士生、研究生前来应聘讲师的数量也逐渐增多......”

关于教师队伍建设,齐春生作为重点给丁校长进行汇报。

教师队伍的建设,一直都是雾城文理大学的重中之重。

因为雾城文理大学每年都会招收数万名学生,目前还只是有两个年级的情况下,教师队伍的数量才勉强够用。

这学期结束之后,九月份就又要开始招收新生了,到时候雾城文理大学的师资队伍肯定要跟上才行。

而且除了基本的教师之外,雾城文理大学还要不断的招聘更多教授级的老师。

很久之前,丁跃亲自出面招了几名教授。

随后雾城文理大学开出丰厚的条件,而且随着雾城文理大学的综合实力,如何挽回老公科研影响等不断进步,也开始招收到越来越多的教授了。

目前为止,雾城文理大学的教授人数,已经有两位数了,副教授级别的更多。

“其中还有从国外招聘来的沃顿商学院毕业生,就是我们工商管理学院的陈以琳陈主任,根据教学安排,以后应该会从国外招收更多优秀的师资力量。”

齐春生继续汇报着。

“嗯,这个可以。”丁跃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更加偏向于招聘更多的海外华人教师,至于外国佬的话,除了英文系之外,其他的......可能人家还看不上我们呢。”

实际上,丁跃并不是很想招收太多的外国人来当老师,不过肯定不可能没有。

光是外语系就有不少外教你。

“好的丁校长,我懂你的意思。”齐春生点头道。

“噢对了,咱们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请来的杨开宁教授,他目前正在参与生物医学工程的研究,有没有可能,把他留下来?”

丁跃与齐春生主任聊到海外华人教授这个话题的时候,前夫有了新欢怎么办忽地便想起来了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杨开宁教授。

杨开宁教授的能力和地位,以及影响力自然是不用多说了。

当初丁跃去邀请杨开宁教授的时候,杨开宁教授就有点表现出比较想回国发展的意思。

齐春生又提到了招生的事情。

今年这次,是雾城文理大学的第三次招生了。

有了去年的招生经验之后,今年实施起来,应该会轻车熟路许多。

雾城文理大学第一年的九千多名新生,是丁跃带着小伙伴们完成的招生,流程可能没有那么规范,但也算是“忽悠”到了一群高考落榜的学生。

第二年招生的时候,雾城文理大学已经有了一点小名望,再加上当时有雾城天才学霸高考状元丁小悠的加入的加成,让雾城文理大学的招生顺利了许多。

今年,雾城文理大学预计将会招收到更多的学生。离婚了如何挽回

因为雾城文理大学的名望和成就已经比起去年,又上了一个台阶了。

“今年的招生,有什么计划么?”丁跃现在虽然已经不侧重参加招生的工作了,主要事宜交给教务处和学校其他部门去做,但自己多多少少还是要关注一下的。

毕竟。

丁跃可没有忘记自己当初说的那句话,学生是雾城文理大学的根基。

虽然平时也爱饮宴,却从未像这次任由酒精麻醉自己的神经,连最后是怎么来到这个床上睡觉的都给忘记了!

‘嘻嘻!你也知道呀?!我见你长期精神高度紧绷对修炼也不好,就不提醒你这个酒鬼要注意保持清醒啦!不过,此次一醉对你还有不少好处呢!’戒灵美女灵儿的娇笑声适时在他脑海中响起。

‘噢?!’杜龙眉头一挑:‘有什么好处?!’

‘其一,至少看清这个莲花三太子敖天并无害你之心,其二,嘻嘻,你可以感受一下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同之处?!’戒灵美女灵儿调皮地娇笑应道。出轨离开前夫我后悔了

‘不同之处?!’杜龙纳闷地盘腿端坐,运转玄天决瞬间将身上因为酒精引发的那点不适驱除干净,这才将心神缓缓沉入丹田之中,开始观察自己身上有何不妥之处!

丹田空间内,在正中间位置悬停着一座灵鼎,正是神器火云鼎!

鼎口熊熊橙色火焰上下翻腾燃烧,橙色火焰之上悬浮着一颗九纹灵丹,正是达到灵丹阶圆满的九纹灵丹!

‘哇!这。。。这罡火自己升阶啦?!’杜龙惊喜若狂地轻呼道,要知道,并非有足够相应品阶的火莲珠,就一定能够提升罡火等阶的!

“唰!”

凤霓裳没有说话,只是将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只要申屠军敢碰她一下,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扭断自己的脖子,总之,就是死也不会让申屠军得逞!

“嘿嘿……”

只见申屠军走到了凤霓裳的面前,然后兴奋地搓了搓手,紧接着,他就直接抓向了凤霓裳的脑袋。

“啾!”

就在这个无比关键的时刻,一声嘹亮而又刺耳的凤鸣声突然响彻云霄,在场每一个人的双耳,都产生了一阵强烈的嗡鸣声!

申屠军身体一僵,抓向凤霓裳的那只手也停滞在半空中,前夫有新欢还联系前妻只见他全身的汗毛就竖立了起来,瞳孔更是猛然放大了一圈。

“唰!”

就在此时,一个巨大的火焰之影,忽然在申屠军的眼底一闪而过,紧接着,一股灼热的风浪就朝着他冲了过来!

什么情况?

申屠军猛然转头一看,视线中顿时就出现了一个火焰之影,这道火焰之影就如同一个展翅飞舞的小型凤凰……等等!凤凰?

杜龙听明白他的意思后,立即不以为意地摆手打断道:“无妨!獬豸宫之行,金龙并非志在必得那朱雀之钥,而是想去凑个热闹罢了!至于饮宴嘛。。。来日方长,咱们有的是机会!

金龙想问一问敖天兄,关于那朱雀之钥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出现在獬豸宫一带,既然出现了,为什么没有立即被獬豸宫夺走,反倒是将各方势力给吸引过去了?!”

终于谈到正事上来了,三位活泼的小女生倒也知道轻重,安静地开始倾听在座两个大男人在那里谈论正事!

经过莲花三太子大概解释一番后,杜龙他们这才明白过来,那朱雀钥出现后,为何没有立即落入某方势力,而是吸引了各方势力前去争夺!

众所周知,各方势力都有在其宗派内设下寻找青琅洞天之钥的重奖任务,包括杜龙当初在紫云宗第一次接任务时,也见过这个任务!

各方势力全力追寻青琅洞天之钥,自然引起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灵修强者的注意,所有人,都有意无意地寻找着仍然未出世的两把洞天之钥!

2021-10-17

202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