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在一起没结果,跟男朋友在一起后特别倒霉

大虫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继续说,然后这把枪就交给你。然后我们就散布流言说,是你——红狐开枪将豹哥击杀了!

说到这里,红狐身子一抖,枪就掉到地上。

大虫也没有责怪她,捡起来重新递给她说,事到如今,你没有别的选择!拿好枪,一路小跑着回去,然后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尹不飞,你的生死就握在他的手上。好了,今天就聊到这里。走的时候帮我把门带上!

红狐双手握着枪踉踉跄跄走出门然后带上门,失魂落魄朝家里走去……

尹不飞睡得正香。突然被电话铃声吵醒。

他用手摸到电话,然后接听。

对方说,你睡了吗?

尹不飞说,你是不是又喝多了,要不要我去接你?

对方说,我不是你女朋友,我是你的老同学!

尹不飞这是才清醒了,忙坐起来说,实在不好意思,有什么事吗,老同学!

对方说,男朋友说在一起没结果你们镇上发生了一件大事,你知道吗?

尹不飞说,我还在睡觉,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红狐心中一惊,这消息他们都能掌握,看来难有逃出魔掌的机会!

红狐平静说,我是为了让他更快进入角色,所以发生了产生感情的假象!

大虫说,这是你自己的事,不用跟我解释!现在我是你的直接负责人,有必要给你提个醒!其次是,你最近的工作不见气色!大哥很不满意!让你将尹不飞拉下水,他对我们极为不利!

红狐没有说话。

大虫说,那么他最近在干什么?

红狐说,他最近一心都在找张小西。

大虫说,好,至少你还知道他的动向!最后就是交代你一件事!

说到这里大虫就从桌子底下取出一个小包,召开小包,里面露出一把精致的手枪。

大虫将手枪递给红狐说,你先把枪拿上。

红狐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在手里,掂了掂重量不像玩具枪。男友说跟我不会有结果了手开始颤抖。

大虫说,下午我们派人用这把枪击毙了豹哥,——也就是陈默手下最得力的干将,他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阴露露——杨有权的三儿媳妇。

时间回到下午。尹不飞吃过下午饭给红狐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红狐洗完碗筷,就去卧室关窗户。突然心中一震!

窗户外面玻璃上贴着一个很小的老虎头。

这就是红狐的上家跟她联络的信号。就是说明有重要的事情任务需要她完成。

现在她只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这个老虎头就是她一生的噩梦!

但是她由不得不去!当初说好的,她必须无偿为上家服务。

她不能违约。假如违约,后果会很惨!

就连尹不飞也挽救不了自己!

她坐在床边缓和了一下不好的心情。最后,洗了把脸,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看了看天外,黑尽了。就关了门往出走。

关门的时候,想起给尹不飞发条短信说,最好的闺蜜过生日,要姐妹们去酒吧陪她。你回来得早的话,就先一个人睡!爱你的狐。

然后就把手机调成静音。

关了大门,挟裹着一股寒风消失在夜色中。男友说我们不会有结果

穿过十字路口。没有一个人。她迅速拐向西边一排低矮的房屋。

莫非自己的推理跑偏了?

正在想事情,忽然瞥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这个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包裹的很严实,但是她的身形与红狐妇人的七分相似!

这么晚了她去干什么?

不对,她刚刚打电话说,闺蜜过生日她去酒吧了!

酒吧在南面,这是西面!

风马牛不相及!

看来这几天为了找到张小西和田霞,自己疑神疑鬼!

突然,他想起来给红狐打个电话就能证实那个黑影是不是她。

尹不飞拨号出去。

虽然那个黑影走远了。但是没有看到她接电话的动作。响了几声后,那个黑影就消失在路口。

尹不飞装好电话又骂自己糊涂!前男友说我们没有结果妇人说过,以后会重新做人,跟自己好好过日子的!

自己又怎么怀疑她呢!

只因为她们身影七分相似!

今天又推理偏了!

他回到家,红狐果然不在家。把俞大夫开的药扔到炉子里。然后上床就睡。

这句话可就真的让安妮下不来台了。

她是异能人,没有修为,根本不懂得这天桥的玄机,肯定是走不过来的。

但洛尘这话,说的可不是她,而是连霍华德家族都给带进去了。

她今天要是不走,可就真的落了她霍华德家族的名头了。

倒是沈月兰赶忙回过头瞪了洛尘一眼,然后开口道。

“你就不能给人家留点面子?”

原本沈月兰是在责备洛尘,但是这句话听在安妮的耳中,反而像是一句讽刺。

“水仙呐,小尘就这倔脾气,你以后多管教管教就好了。”沈月兰又拉着陆水仙说道。

“伯母,我哪里敢管他呀?”陆水仙不满的开口道。

即便你走过了天桥,你也不能这样让她陆水仙的闺蜜下不来台呀?男的说跟一个女孩没结果

这不是让她陆水仙也下不来台吗?

陆河山倒是一挥手,打了几句圆场,然后其余人从旁边的旁门走了进去。

而刚走到大门口,四大真人则是对洛尘抱拳一拜。

“如果等到待会九龙山上的阵法破开之时,天药宗的人还不愿意低头,你们全部将到阎王殿上去报道。”

古恒渊身上正气凌然,负手而立的他,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他深吸了口气喝道:“周量海,知道我从年轻的时候为什么一直瞧不上你吗?你这种人非常善于心计,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追求的是武道巅峰,我的锋芒从始至终都未收敛,所以你永远无法在实力上真正超越我。”

“哪怕是这次沈前辈不能够及时出现又如何?哪怕是今天要去阎王殿上报道又如何?我古恒渊只求问心无愧。”

周量海面色阴沉的不再开口,只等待着九龙山上的阵法被破开的那一刻。

时间分秒流逝。男生说怕在一起没结果

九龙山上的天灵千幻阵越来越不稳定,四周的地面竟然也在微微颤动了起来。

刘启苍、夏百康和古恒渊等人脸色非常难看,三神宫的贾寿洪等人脸色倒是稍微好一些,最起码他们三神宫没有出现背叛者,或者是出来针对他们的人。

可正当这时。

走到一棵柿子树跟前。停下脚步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然后弯腰进了一间小屋。

屋子虽小却很暖和。

红狐关了门,看见一个人背对着自己。

她清咳一下。

他个人转身来,手里端着子杯热茶。茶杯上慢着丝丝热气。

他对红狐说,坐下喝茶。

红狐认识此人。他是梅长楚手下第一得力干将,大虫。可是自己一直听命于四爪的。

大虫见她没有反应,于是解释说,大哥说了,四爪身受重伤,三眼本就是个色中饿鬼,不能把你交给他!男友说没有未来提前分手你的一切暂时由我支配,你可听懂了?

红狐点了点头说,懂了。然后坐在他的对面,端起一杯热茶,慢慢地喝。

大虫说,今天找你来一是见个面,认识认识。二来有几件事情我们沟通一下。

红狐放下茶杯说,上家的指示我不敢马虎。请吩咐!

大虫说,第一是要批评你!有人反应你竟然对你的服务对象产生感情了!这是做我们这行的大忌,你跟他产生感情就意味着背叛上家,我们这是给你提醒,后果你是知道的。

“好……好的。”

黎晚歌甩甩脑袋,强迫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夜晚的独克宗古城,比白天热闹多了,城中心燃着火把,游客和当地人手拉手围着火把,跟随浩瀚澎湃的民族乐,热情洋溢的跳火把舞。

黎晚歌本来在旁边观望,架不住热情的当地人,将她拉着一起跳。

跳着跳着,慕承弦和小包也被拉了进来。

火光满天,欢声笑语混合着烤全羊的香气,让夜变得格外美好。

那一晚,黎晚歌玩得很尽兴,她唱啊,跳啊,笑啊,大口的吃着肉,大口的喝着酒,围绕着转经筒,走了一圈又一圈,许了一个又一个愿望,肚子都笑痛了,腮帮子都快笑歪了。

虽然,她很清楚,这场旅行,只是她为了讨好慕承弦的逢场作戏。

可有些戏,演着演着,自己都当真了。

对男人的仇恨是真的,这一刻的开心也是真的!

“好了,你别喝了。”

慕承弦夺去黎晚歌手中的酒碗,口吻严肃道。

2021-10-17

202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