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很快有了新对象,前女友刚分手就找新欢

听到彤冬暖承认,玉凌的脸色苍白了几分。

“彤冬暖!你当真要为了一个男人和我分手?”

看着玉凌样子,彤冬暖觉得一阵自责。

可是她又没有其他办法。

只能点了点头。

“是!”

这一声回答,如同一道惊雷。

劈得玉凌摇摇欲坠。

“小雪!”

彤冬暖想去扶她。

“别过来!”

可是玉凌并不打算让她这样做。

“好!”

玉凌深深的看了一眼彤冬暖。

“希望你不要后悔!”

说完玉凌踉跄着跑出去,彤冬暖连忙追出去,一把拉住了玉凌。

这种情况的玉凌说不准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玉凌不停的打着彤冬暖的手。

“你放手!放开我!”

“我不放!”

吃疼的彤冬暖也不放手,直接一把将玉凌搂入怀中。

“你是不是有外遇了?”

????

卧槽!

听到这话,前女友很快有了新对象彤冬暖身体一震,也顾不上什么了,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怎么知道?”

“果然吗?”

玉凌眼神微眯,身上散发出一阵危险的气息。

“那个骚狐狸是谁?”

……

“额?骚狐狸?”

很显然,玉凌以为彤冬暖是被那个女人勾引了。

见玉凌都已经猜出来了。

死就死吧!

彤冬暖索性不在隐瞒。

“不是女人,是个男人,我……我和他在一起了?”

“什么?”

听到这句话,玉凌瞳孔骤然放大。

“男人!”

瞬间抽开了手,身体退后了几步,一不注意撞到了桌角。

彤冬暖顿时被吓了一跳,想要过去。

“小凌,你没事吧。”

聂昆连忙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季溪,她探过身朝屋里的小宇珂招招手,“小宇,叔叔们要吃饭了,跟妈妈回家吧。”

小宇连忙从顾夜恒怀里下来,奔到门外拉着季溪的手跟顾夜恒道再见。

“叔叔,再见!前女友很快有新欢”

顾夜恒……自己的儿子喊自己叔叔,更神伤了。

季溪没有说话,摸着儿子的小脑袋去了隔壁。

聂昆自然是不知道顾夜恒在暗自神伤,他拿过筷子一边摆放一边让顾夜恒过来吃饭。

“这几天一直让顾少您吃我做的饭真是难为您了,不过季小姐说以后这饭都由她来做。”

“都由她来做?”这话让顾夜恒的心情好了一些,“她打算到这里长住吗?”

“应该是的,季小姐说这个季节是树木虫害的多发季节,她必须要在这里盯着,要不然有个差错就完不成新接的订单。”

“她这个园林公司不是有技术人员吗?”顾夜恒坐下来开始吃饭,一边吃一边跟聂昆打听,“为什么还需要她亲自督阵?”

“叔叔给我讲超人的故事。”

“只讲了超人的故事?”

“嗯。”小宇珂肯定地点了点头。

“超人的故事?”季溪小声嘀咕,“什么不好讲干嘛要讲超人。”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季溪放下筷子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聂昆。

“聂哥,有事吗?”

“哦,没事。前男友不承认他有新欢就是跟你说一声我有事要出一趟远门,我老板以后麻烦季小姐你多照顾一下。”

怎么突然要出远门,是魏清玉那边有情况了吗?

季溪很担心,但是她又不好问,只能点头答应。

“生活费!”聂昆作势要掏钱。

季溪连忙摆手,“我都说了你们给的房租够我供应三顿饭,这些你就不用操心。”

“那就太谢谢了。”聂昆说着朝季溪摆了摆手,直接转身就走了。

看着聂昆远去的背影,季溪下意识地扭过头看向主屋的方向。

以后这个地方就他们三个人了,幸好还有小宇珂。

她才二十六岁,这么年轻。

可是她这样的生活状态却是他最为亲近的人一手造成的,想到母亲云慕锦,顾夜恒的神情变得怨恨起来。

他从身上拿出一张卡放到聂昆面前,对他说道,“这里有五百万,你拿着这些钱到云城去。”

“现在吗?”聂昆很是不解,“可是现在安城这边不太平,我要是离开了,您这里……”

“你走了我反而更安全。分手用新欢刺激前女友”顾夜恒说道,“魏清玉知道你是我的人,他肯定也在关注着你的行踪,这也是我为什么也让你关掉手机不跟外界联系的原因。但是如果你突然出现然后又迅速地离开安城到其它地方,魏清玉可能会以为我跟你一起走了,他也就会放松对安城这边的把控,我不就更安全了。”

“您的意思是让我虚晃一枪?”

“是的,所以你最好是自己开车离开,这样更能引起他们的怀疑。”顾夜恒说到这里还是提醒了一句,“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多带一些人在身边。”

“这个我知道。”

两个人吃了一会儿饭,聂昆又问,“可是为什么要让我到云城去?”

把房间收拾好后,季溪拧着两个购物袋去了厨房。

厨房里聂昆正在笨手笨脚地切土豆。

“聂大哥,刚分手就有新欢的女人你准备做饭?”季溪问,顺手把自己带过来的食材放到了案台上。

聂昆摸着头嘿嘿一笑,“是呀,准备做饭,我这粗老爷们还是第一次做这些活,反正可以煮熟,能吃。”

季溪这才想到顾夜恒吃饭的问题,之前他住在她市区的房子里,每天自然是由她为他准备吃食,当时是养伤初期,季溪都是悉心照料,每餐都是营养汤供给。

后来她让秋果儿把他们安排到这里后,她除了让医生过来帮他们检查了一次,定期让秋果儿送一些食材过来就没怎么管他们了。

现在想想她还真是有些粗心,怎么没有想到聂昆有可能不会做饭的问题。

“这些天都是聂哥做饭?”

“当然,顾少是来养病的,我怎么能让他做饭。”

“哎呀,是我考虑不周。”季溪连忙过去拿过聂昆手上的菜刀,“以后我来做饭吧。”

这让会让她十分有面子,当即连忙摆了摆手。前任回头现任必输

“不要了天哥,天哥有这个心意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也只是说着玩。”

…………

另一边,夏凉又在刷火箭。

又是两百发火箭。

加上之前的,整整三百发火箭,足足一块钱。

成功的让直播间的众人腺上激素飙升。

“牛批!这才100进50名!就百万打赏了。”

“这可是整整一块!”

“都特么能买一套房了!”

“夏神豪!你记得当年的那半张饼吗?”

…………

看着这些弹幕,夏凉那叫一个无趣。

要知道,这一共刷了不到两百万。

号上足足还有九亿九千八百多万豪。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

夏凉叹了一口气,就关闭了直播间。

直播?直播哪里有游戏好玩。

而在夏凉守护木叶村的时候。

“别过来!”

玉凌愤怒的看着彤冬暖。

彤冬暖无奈只能站在原地。

“小凌……你……”

彤冬暖想解释,却又知道怎么说。

她知道玉凌小的时候,有一个禽兽继父。

虽然玉凌并没有什么事,分手没两天就找新对象可是从小就有了阴影。

无比的憎恶男人,接触到都要恶心的不行。

原本彤冬暖以为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和夏凉在一起。

索性也就不想找男朋友,找了个女朋友。

哪知道这一次过去,两人就稀里糊涂的成了。

玉凌眼神通红,眼珠中泪水正在打转。

“你是在开玩笑对吧?”

彤冬暖知道,这才正是快刀斩乱麻的时候。

如果心软了,以后伤害玉凌会更深。

想到这里,彤冬暖咬了咬牙。

“没有,我和他这次成了,我放不下他,那个男人我也给你说过很多次,他和别人不一样。”

聂昆一听连忙说道,“这怎么好意思,你可是房东,那有房东做饭给租户吃的道理。”

“没关系,你们出的房租费足够我提供这样的服务。”季溪说着开始切聂昆还没有切完的土豆。

聂昆站在旁边搓着双手,“那我帮季小姐做个下手吧。”

“好。”

因为有了季溪的加入,这顿午饭比预期的要早做好,聂昆端着饭菜回到屋里时,顾夜恒看了看墙上的时间。

“今天比平时早了半个小时,看来老聂您最近厨艺长进不少。”

“今天不是我做的,是季小姐做的,三菜一汤,汤是紫菜蛋汤。季小姐说今天时间晚了来不及煲汤,晚上她给您煲药膳鸡汤喝,特别补。”

小宇珂听说有鸡汤喝,马上哇了一声,“妈妈的鸡汤特别好喝。”

“是呀,特别好喝!”顾夜恒说着目光却落到了桌上的饭菜上,要是现在端饭菜进来的是季溪,那画面肯定比现在要温馨。

可是现在……

正暗自神伤间,门外传来敲门声。

2021-10-17

202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