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决定三代人,女人决定家庭的兴旺

“是!”

韩潇配合其他几人,从修士们中找到修为在化神五转之上的,跟着那名长老出发。

……

法阵核心之地,魔族大量聚集。

“嘿嘿嘿,果然如此,他们都来了!”

一位中位魔将冷笑着说道,这正是统帅魔将所预想的结果。

“看来统帅大人非常英明啊!”

“当然,这次让我们拖住他们!”

“是!”

所有的魔族都得到信息,然后埋伏在周围。

“嗖,嗖,嗖!”

云海仙门的众人,在那位长老的带领下降临了。

“长老,这有点不对劲啊,这里为什么会如此安静?”阮红鲤疑惑地说道。

“是啊,不应该有无数魔族来围攻吗?”

其他的人也问道。

“嗯?一个女人决定三代人”

那名长老闭上双眼,然后开启神识感知。

强大的神识,朝着四周发散开来,想要找寻魔族的气息。

善道几次想要回答,最后都因为看到我手中的瓶子而避开了目光,我笑了笑,随后把琉璃瓶提了起来,说道:“答案看来很清楚了,你觉得你分不出善恶,无法辨明好歹,更不能决策自己以后的路,还是要依靠自己师父对不对?”

“不……”就在我觉得她会否认得晚一些的时候,善道却几乎脱口而出了。

“不是?那即是说,你完全可以做到了?”我笑道。

只不过接下来,善道眼中却又犹豫了起来,我也不忙去催促,打算给了她充分的考虑时间,而这时候让我意外的是,原来那朵黑乎乎的测谎草很快却变回了原来的颜色,并且还绽放出了小花儿,看来她想来想去,终于还是想通了。

“我……我能的……”善道说道。一个女人影响三代人原文

我笑了笑,把琉璃瓶丢到了她手中,随后说道:“既然你能够做到这点,那这瓶子就给你好了,想来是非善恶,礼义廉耻,你应该都能够辨别的出了,那也就轮不到我来为你决策,因为每个人诞生到死亡,总会有无数的决策要给自己去选择,这才是自己的人生,别人替你做的抉择,那都是别人的人生。”

善道接过了瓶子,却还没有放开手中的测谎草,等她低下头发现这小草竟生得娇艳的时候,忽然的松了口气,不过她还是打开了琉璃瓶。

千机影站在那里,一句话都没有说,不过他的脸色却非常的难看,他现在走是走不出去,回去吧,还显得非常没有面子。

他原本是出来让夏天感觉他很有能耐,很有面子的。

可现在。

他也算是丢面子了。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夏天感觉他没有什么本事,那以后去和别人合作的话,女人决定家庭三代兴衰那就坏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他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夏天灭杀。

他绝对不允许夏天的这些秘密被别人得到,至于后面几重门,他会用最好的办法解决。

如果可以的话,他会先将夏天抓起来,然后强行逼供。

“十九爷,过来坐。”千秋拉着千机影坐在了那里:“听说十九爷最近发大财了,有什么好门路,带带我这个孙子辈的啊。”

千秋是第四代子弟,而且是第四代子弟里面混的比较好的。

“哪里的事情,最近花了不少仙石。”千机影说道。

“是吗?我的人打听到,前段时间十九爷还出了一笔五万仙石的武器,而且刚刚,就在我们进来之前,我的人还说,这次十九爷的人出了价值三十万仙石的东西。”千秋一脸笑意的看着千机影。

我笑了笑,看来这测谎草已经让善道很紧张了,但我还是不慌不忙的说出了第二个问题:“世上善恶共存,好歹皆有,本应由你双眼去看,用心来感悟,随后再承受结果,可你倒好,一个女人决定着三代人让你师父来决定善恶,决定他们的生死,而你杀死好人双手沾血的时候,良心过意的去么?”

善道贝齿紧咬红唇,说道:“师父说杀了他们,就等于救了自己人,就算自己不愿意,可身后还有成百上千的弟子,进退由不得我们,他们死了,怪只怪他们该死!”

“呵呵,你师父倒是精明,拿捏了你要保护千万身边师兄弟姐妹的想法,但随着杀人愈多,也再难保护这谬论了,总有你明明知道杀死了也对这些无济于事的人,总有你杀了愧疚一生的存在,而这却并非你自己的选择。”我摇头说道。

“你快问第三个问题!”善道急忙说道,而说完这句话的犹豫时间里,手中的花朵明显的变成了黑色。

我冷冷一笑,说道:“看来,你也觉得很多事情非你愿意,却又不得不做而后悔了,呵呵,那我再问你第三个问题,若是你的回答不能让这朵花回到原来的颜色,那我不但不返还你师父,女人影响三代人兴衰还要杀了你。”

女孩低着头支支吾吾的应道。

“呵……”

“你还算诚实。”

林谦随手将手里的女包重新扔进手提袋里,那随意的模样就好似是扔垃圾一般,然后直接将手提袋扔在了这个女孩的脚下,而这个女孩却是连捡都不敢捡。

这些私自外出且不按时归寝的26个人,其中15人是工作人员,女练习生和女艺人加起来共11个人。

这两批人在中间,同样是泾渭分明的站着,不过林谦此时就只在那些女孩身边转悠着,至于那15名工作人员,却是连看都没有看。

这11名女孩被林谦绕着转,有的胆小的女孩甚至开始默默掉起了眼泪。

“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作为练习生,觉得自己脸蛋长得好看,身材也很好,可能还各有那一点点的才华,就觉得自己以后必定能出道,必定能成为公众人物?”

林谦转了两圈,最后重新回到了她们的面前,表情淡漠,缓声质问道。

“你们是不是觉得,参加了场游艇派对,认识了几个富少老板,得到几个富少老板的追求青睐,就觉得自己是个名媛了?觉得自己成功挤进上流社会了?一个女人影响几代人觉得自己身价不低了?”

“你是不是不想混了?”千秋冷冷的说道。

“等你靠自己本事吃饭的时候,再和我说这种话。”千机影看了一眼夏天:“田兄,我们走。”

随后他就这样走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被门口的那些人拦住了。

“好,很好,千机影,我看你怎么收拾今天的烂摊子。”千秋一挥手,门口的人让出了一条通道,他并没有去阻拦千机影。

千机影是千翅一族的人,跑不了,他也不着急现在对千机影出手。

今天千机影这么对待他,他一定会报告给自己的父亲,到时候,千机影就有苦头吃了。

“田兄,我们换一家!”千机影说道。

“不了,先回酒店吧。”夏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失望的神色。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千机影还是捕捉到了,一个女人影响三代格局在这一刻,他的心里一紧,他明白,自己今天确实是丢面子了,夏天开始对他的能力产生质疑了。

“回答不了?那我可就把你师父送去证道天了。”我摇了摇玻璃瓶,一副要丢入周边的架势,吓得善道连忙说道:“慢着!我答就是!”

“即便是回答,那就要遵循本心,但见犹豫,我就当你说谎骗我,我也一样把你师父丢入证道天中。”我嘿嘿一笑,杜绝了她可能随意回答得路子。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说谎骗你?”善道也害怕我胡来。

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从盒子里拿出了一株植物,丢到了她那边,说道:“拿着它,它会跟随你的心灵波动而改变颜色,如果说谎,它立刻变成黑色,而如果没有,它还是原色的。”

这当然不是骗她,这草药一旦能量通过,脉络就会受到影响,受到波动越大,它也会因此改变颜色,所以也有测谎草的叫法。

“我知道了!”善道回答,想了想,就回答了第一个问题:“第一个……做自己的事情高兴些!”

“嘿嘿,看来你还算是正常,不至于跟那老疯子似的,倒行逆施,擅谋专权。”我冷笑品评,而善道则一副不愿意听这话的表情,说道:“你快说第二个问题!”

“哈哈哈,不用找了,我们在这边!”

突然,一个中位魔将出现了,(身shēn)后跟着上百个魔兵。

“只有你们这些人?”

韩潇对着那些魔族冷笑道。

“哼,怎么,这还不够对付你们的?”

“可笑!”

韩潇怒上心头,区区魔族,如此藐视仙门之人,是要给他点教训。

但长老却没有动作,只是看着,他在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敌人没有发现核心所在,那么这次行动岂非是自我暴露吗?

“杀!”

韩潇手中持剑,飞(身shēn)朝着那名中位魔将冲过去。

“嘿嘿,道子韩潇,你是云海仙门的天骄!可惜在本魔将之前,你什么都不是!”

这名中位魔将的实力,堪比渡劫五重境真仙,强悍无比。

“剑气破空!”

韩潇一剑斩出,气势恢宏,这正是青冥真仙所传授的大神通。

“咦?”

2021-10-17

202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