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男友不陪我去医院,生病了丈夫不陪着看病检查

花开端着汤道:“借妈吉言,希望我以后能找个眼光好的男人,不过这事不着急,咱们进屋吃饭。”

母女两进了屋,都上了桌,成年的和啤酒,未成年的喝饮料。

碰了杯,花万江动筷,大家也都开始品尝花开的手艺,今个晚上这顿饭,花开就在表扬中度过的。

吃完饭,古兰燕和花庆阳都帮着花开收拾碗筷,没一会就都收拾出来了。

吃完饭天也黑透了,开了灯,花开把水果和月饼放在了炕桌上。

然后坐在窗边看着天空的月亮,花开想起了叶亦繁,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叶亦繁是不是也跟着家人在一起过中秋?

她一直觉得叶亦繁是个有故事的人,他对人的防备,还有跟不熟悉的人说话时候的那个疏远,甚至是一种排斥,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这个男人还真的挺让人好奇的,年纪不大,能力很强,并且人脉这么广,还可以自由支配这么钱,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此时省城部队家属院的一个二层楼的小院里,生病男友不陪我去医院叶亦繁站在二楼阳台,也看着天上的月亮。

然后…很多人就走上了致富路!

沈林的父亲沈梦溪就这样。

从88年开始,先后在ZY县、大同南郊区购买经营过左云店湾镇红窑沟煤矿等7个煤矿的经营权…

然后发了!

再然后就是离婚,沈林跟了他母亲…

沈林一直跟着母亲住在北京,这次回大同是为了处理父亲的葬礼还有他的煤矿生意。

毕竟他是独子,享有继承权!

沈林对煤矿经营没啥想法,受母亲影响,一身的艺术细胞——母亲是歌舞团演员。

他从小学跳舞,发育之后,身材过于高大,干脆退团,在母亲的‘建议下’,去年考了中戏。

……

丧事办的很顺利…

毕竟沈家在大同也算小有名气,在家庭方面,沈梦溪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在做人方面,没的说!

别的不说,他们老家的小学,沈梦溪每年都会捐赠一批图书…

名声很好!

沈林一直跟他二叔有联系,在二叔沈星移的帮助下,医生男友霸气给我打针七家煤矿的经营权作价七百万转手给了一位姓刘的大佬…

齐莎下了车气势汹汹地走向许鸣昊。徐琳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齐莎,她轻轻地拍了拍许鸣昊的背:“你女朋友来了。”

许鸣昊却还没松手,低声细语道:“你怎么来了?”

徐琳把头埋在了他怀里,把他抱得更紧:“我看你和东哥开车出去了,不放心,就跟了上来。看到你跟着那个女孩走到了巷子口,我就没跟过去,没想到一会见你独自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出来。我就更不放心了。”

“谢谢你!”许鸣昊的一声道谢让徐琳激动万分。

“你们还要抱多久?!”齐莎在一旁已经不耐烦了。

许鸣昊松开徐琳笑着说道:“怎么?和你有关?”

“。。。”见他这幅语气和自己说话,齐莎委屈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不过许鸣昊依旧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这时谈曜跑了过来,挡在了齐莎面前,柔声问道:“小齐,你怎么哭了?”

许鸣昊突然冷嘲热讽起来:“你的目的达到了,开心不?谈总!”

“什么目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谈曜推了推眼镜,生病不需要人陪强作镇定地指着许鸣昊斥责起来:“我说许先生,你不是齐莎的男朋友么,当街和别的女孩搂搂抱抱,置齐莎于何地!”

越是这样阖家团圆的日子,他越觉得孤单,这份孤单让他想起来花开的笑脸,因为那个笑脸融化了他多年冰封的心。

这么多年,他最缺的就是爱,从小就没有,所以他的性格很孤立,也不算是太会跟人相处的,好朋友就那么两个,都是了解他,知道他的事情的,剩下同事同学都是工作学习的关系,对他并不了解。

这个化妆师是一个老太太,是因为在央视里面干了好几十年的老化妆师了,据说当年还是文工团出身,根郭顶天老爷子更是认识了很多年了,自从给严逸当了专属的化妆师之后,更是对严逸喜欢的不得了。

“老爷子这也是没办法,这一届春晚的情况您也是知道,实在是凑不出那么多人来,我这也是被抓壮丁了。男友上班不陪去医院”

严逸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看着面前的化妆老师说道。

这个化妆老师跟着严逸也算是有一段时间了,算是严逸的专属化妆室,独立在严逸的独唱节目小组里,平时也没有其他的任务,唯一需要干的也就是照顾好严逸罢了。

而自从前期的几次歌唱都达到了完美的效果之后,他们这个组也就很少在排练了,毕竟严逸的唱功摆在那里,而外面的那些小朋友们,大多数都是专业的儿童歌舞团队出身,在严逸的一些细心教导之下,很快就摸到了里面的球门,根本就不需要费多少心思。

只不过是一边,虽然简单,可是装修小品那一组确实让严逸操碎了心,最后即便人士称我即将开始的前几个小时,严逸都来不及落脚,还要特地去演播室那边接受采访。去医院男朋友应该陪我去吗

眼前已经慢慢不能视物,总体情况越发严重。

可是,这盒子真就像个无底洞一般,就是填不满。

陆阳铭双手翻腾,手上法诀不断凝结,阵阵光芒翻腾,左手上的神柳灵核也被激活,不断释放出灵力加入到血液的补充中去。

有了灵核灵力加入,陆阳铭原本已经错觉的身体瞬间得到补充,又恢复了不小。

但是,他知道,这只是短暂的补充而已,若再填不满这盒子的话恐怕只得作罢,只能带回去下一次再开启了。

只是,这重新开启的话又势必会重新来一遍,这可是极其痛苦的事情,到不如一鼓作气打开为好。

不得不说,以血为引,能量流失是巨大的。

灵核中的能量很快就又要用完枯竭,这个变化也是让陆阳铭惊骇不已。

这灵核上次被柳纯灵充满之后,其内蕴含的灵力可是比以前足足多了十倍不止,现在居然都没挺过十分钟就要用完。

“你究竟是什么?”陆阳铭怒吼一声,猛的咬破自己舌尖。

李扬去德国之前就在国家话剧院混了好些年,还算有点人脉,找人借了笔钱,回国,先花了半年实地勘察,男友住院没人陪完善剧本…

期间辛苦自不必说。

你要拍煤矿发生的事,最起码,你得了解这玩意是啥!

凭空想象,闭门造车,那不成了《白粥流星》?

还没混成大导演呢,就先得了大导演的病?

那可还行?

当你想认真干一件事,而且还是不错的事,肯定会有人愿意帮你!

于是,拉来了制片人胡晓晔,副导演包振江,摄影刘勇宏,录音王玉,都是业内相当有资历的家伙,算组成了团队核心。

然后,当然是拍摄了。

联系了原著作者刘庆邦,想让他帮着介绍一家取景地…

刘庆邦是《中国煤炭报》的高级记者和编辑,这个年代,记者那是体制内的人,跟底下煤矿说句话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于是,他跟自己的好友,义煤集团宣传部副部长杨晓东说了下这个事,然后,杨部长给他们安排了国营大厂,不仅如此,还特地让宣传统战部的一位科长负责跟剧组接洽。

方老三没说话,耆老看着小江笑了一下说,“而且我还听到一个说法,就是假如这个本命蛊死了,男朋友生病不去医院那也温养他的主人也同样会跟着没命。”

说到这儿耆老不经意间手放到那旁边的盒子上,另外一个手上,拿出来一个明晃晃的银针,他什么的话都没说,但威胁的以为不言而喻。

扑通一声,乔江再也忍受不住,直接跪在地上。

“我说我说!都是都是方三爷逼,都是他。”

乔江害怕了,不为其他,因为养在方智身上的那个本命蛊不是别人的,正是这乔江自己的!

乔江边跪边朝着方老太挪动。

“三爷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法子,说样蛊虫可以延年益寿,但是他又害怕,所以先让我养一个本命蛊试试,这本命蛊最开始的时候,又最喜视人心血,放在宿主身上对人身体有害,为了逃避这最初养蛊的之痛,必须要找一个有血缘的人这最初的养蛊之痛给逃过去,方三爷为了验证这办法,他丧尽天良,让我先现在方智身上养,然后在到移植到我身上,看看这方法能不能行得通,如果行得通,他好找人来养第二条!我不想干的,但是方三爷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干*就杀了我,我没办法只能……”

2021-10-17

202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