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重病想和男朋友分手,亲人患病后和男友分手

“我车里有急救包,去拿过来!”成佑赫对着旁边的青年吩咐了一句,随后无语的看着薛猛:“我当时不是跟你说了,让你别往里掺和吗?你怎么还要露面呢?”

“你别狗咬吕洞宾昂!当时我如果不上的话,你现在可能都没了!大家一起来的,你在为我办事,我还能眼看着你自己去拼命啊!”薛猛斜了成佑赫一眼。

“难怪你在家里争权不得势,就是因为太虎!”成佑赫翻了个白眼,但心里却泛起一抹暖流,不管怎么说,薛猛今天晚上的确救了他一命。

“别废话了,快给我包扎一下,太疼了!”薛猛看见青年把急救包拿来了,咬牙催促了一句。

“你说今天晚上跟咱们抢人的,会是谁?”成佑赫在拆开急救包的同时,蹙眉看向了薛猛。

“这还用问吗!父亲重病想和男朋友分手在这个地方敢跟咱们抢人,而且愿意展开枪战的,只有李静波!”薛猛眯了眯眼睛,目光变得凌厉不少:“这个混蛋,真是准备跟我对抗到底了!”

……

与此同时,在拆迁区附近,一家用来存放饲料的仓库里,丁三子和尤启林二人,正蹲在一堆麻袋后面的空隙处,大口喘着粗气,此刻的两个人满身是血,丁三子身上到处都是被刀划破的小伤口,尤启林更是捂着腿上冒血的伤口,连疼带吓的直打哆嗦:“老丁,你说,我不会死了吧?”

“老丁,你什么意思?”尤启林闻言,下意识的捂住了旅行包,认真的看向了丁三子:“我是因为把你当成朋友,所以才让你帮我的!你这么做,是在落井下石!”

“你别跟我扯没用的!你如果真把我当朋友,能拽着我干这种陪你玩命的活吗?你我合作,就是为了达成各自的目的,所以除了钱之外,男友爸爸癌症催结婚咱们啥都别谈!”丁三子梗着脖子,对于尤启林的一番话根本不为所动。

“你想要多少钱?”尤启林虽然对于丁三子的做法极为反感,但以当下的情况,又特别的无可奈何,只能强忍着烦躁问道。

“你这包里的钱,我全要!”丁三子指着尤启林手里的旅行包,眼中满是贪婪。

“不可能!”尤启林死死捂着地上的旅行包,强忍着腿部的剧痛往后退了一下:“你也知道,现在薛猛想要我的命,而且我也不敢跟家里人联系,所以只能靠自己,这些钱就是我全部的倚仗了!如果给了你,我怎么办?”

“我去你姥姥的!你不跟家里人联络,是因为怕他们出事,那我的命就不是命了?我告诉你,你如果想用我保护你,那就把钱全部给我,否则的话,你就给我留在这自生自灭!男朋友妈癌症该不该结婚你选吧!”丁三子此刻心里想的全都是尤启林包里的钱,面目狰狞的威胁道。

“别废话!钱给我!”丁三子低吼一声,伸手就向地上装钱的旅行包够了过去。

“撕拉!”

尤启林看见丁三子的动作,拽着旅行包的背带,直接拽到了自己这边:“老丁,咱们都说好了,我给你十五万!你得讲信誉!”

“讲信誉?我他妈一个出来混的,我跟谁讲信誉?!”丁三子红着眼睛从地上起身,低头看向了尤启林:“老尤,你听我的,把钱全给我,然后我说话算数,肯定能带你离开这座城市,咋样?”

“你别骗我了!我不懂社会上的事,但我也不傻!现在我带着钱,你都敢抢我,如果我把钱都给了你!你绝对不带管我的!”尤启林死死拽着旅行包的背带,呼吸急促的跟丁三子讲着道理:“老丁!我既然选择你过来接我,就算咱们俩的关系没有那么近,也能说明在我心里,你是信得过的,对吧!不管咱们说,咱们俩毕竟朋友一场,而且还是同学!你这么整,可是在往绝路上逼我啊!”

“我他妈不是说了吗!你把钱给我,我带你走,你咋这么犟呢!男朋友父亲癌症晚期”丁三子看见尤启林死死的护着旅行包,微微磨了磨牙,对着他腿上的伤口一脚就踹了上去。

“啊——”

尤启林感受到伤口传来的剧痛,脸上冷汗狂飙,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吼。

“嘭嘭!”

丁三子俯下身,对着尤启林脸上又是两拳,随即在他恍惚的同时,一把拽过旅行包抱在了怀里。

“。。。。。。”

这几位大主神乃是之前负责封堵天外圣城的带队大主神,他们此番并没有遭受到任何损失,在这种作战会议当中说话自然也就更加硬气许多。

至于在天外仙城遭受重大损失的库功等人,虽然脸面上有些挂不住,却也拿另几位大主神没有任何办法,谁叫他们此番带领大军出征确实败得有些灰头土脸呢?!

嗡!

就在议事大殿内议论纷纷之际,女朋友妈妈生病了怎么安慰四道能量异常波动在殿中突然出现,紧接着就有四道强大无比的气息降临下来。

原本还有一些噪杂的议事大殿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殿内的所有人纷纷站起身来,就连那些大主神级别的强者也不例外。

仅仅从那四道骇人的气息当中,就能够清晰地分辨出来人的身份,应该就是域外四族至高无上的四位创世皇者亲临!

“参见吾皇!”

很快四道能量凝聚而成的身影接连显现出来,议事大殿内的所有人纷纷跪倒在地,神情恭敬无比地向那四道能量身影行大礼参拜。

今天很重要,他们接到了通知以后就全部过来了。因为进去考核期,虽然看着危险,但是却又会迎来一个机遇。

一旦度过这次,下个月他们就能回到五星小组。

下个月,在好好干没有问题,那么下下个月他们小组就会又有了优先权。男朋友妈妈重病提分手

用不了多久,就能回到原来的位置。这个很重要,非常的重要。

可是吧,一切的前提就是能够考核通过。

“是啊,只有经历过咱们人力社的好日子,才知道以前过得他么的是什么日子?

前段时间,封单的那段时间,真的过得太他么的困难了。

以前一天一百多两百拿习惯了,如今一天三十四十的挣钱,真的看不上眼了。

希望这次过后,我们小组会好起来。不然,以后日子也不好过。”

是的,当一个棒棒儿在人力社待了很久以后,让他又做回原来的棒棒儿,这是非常残忍的一件事。

你要知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习惯了每天一百多收入,再来拿这个累死累活才几十块的收入,那种心理落差太可怕了。

“都平身吧!”力皇库力率先开口道:“这里乃是天帝战场,按照战场条例可以免除参拜大礼!”

“没错!”魂皇隗微微点头道:“大家都平身吧!赶紧把接下来的行动方案确定好了,我们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忙!”

殿中众人这才站起身来,一个个却都不敢再坐下,对象得了重病 我该分手全都无比恭敬地站在那里。

“库功!”力皇库力目光微微一凝,神情不善地望向下面的库功道:“你可知罪?!”

一众大主神当中的库功身形微微一颤,当即再次跪倒在地道:“库功知罪!原听从力皇陛下的一切惩处!”

“唔!”力皇库力见他如此表现,这才语气稍微和缓一些道:“你最后还懂得听取别人的意见,带着大军撤回来倒也不算无药可救!”

“否则,当初你若是一意孤行地跟那个盘古世界的杜龙拼命下去,这时候别说是接受朕的惩处了,你的这个分身恐怕早就完蛋了!”

库功张了张嘴原本还想为自己争辩几句,最后到了嘴边的话语又被他给咽了回去,他显然不敢当众质疑力皇的话语。

天外仙城,一场庆功宴会很快就结束了。

六支在战场上大展神威的五行战阵军团此次居功至伟,全体将士都得到了应有的军功,这让三支负责协助防守城池的五行战阵军团羡慕不已。

这三大军团主将在庆功宴上联袂向杜龙敬酒,自然也提及了此事,杜龙很干脆地保证他们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够得到出场杀敌的机会。

通过此次大战,杜龙也算是看明白了域外四族的意图,对方分明有要将天帝战场这潭水给搅混的打算。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杜龙立即联想到亘龙南天门秘境那边,对方此举的意图昭然若揭!

天帝战场。

域外四族所有高层将领,还有支援天帝战场的大批主神级强者齐聚一堂。

因为天外仙城之战的失利,他们不得不重新商量该如何调整天帝战场的策略,以免重蹈此次战败的复辙。

“库功!”议事大殿内,力族另一个大主神库世开口说道:“此次天外仙城之战会败得那么惨,归根结底还是你们这些大主神境界的存在胡乱指挥作战造成的!”

“为了接下来不重蹈复辙,我建议出征大军在实战当中的指挥权应该下放,坐镇后方的大主神级强者最后不要再插手指挥事宜了!”

“我同意库世的观点!”魂族另一个大主神阴点头附合道:“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去负责比较好点,我们这些大主神除了要威慑盘古阵营以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干扰对方的决策,让他们不得不重视起天帝战场的此次异动!”

“没错!”另一名血族的大主神笑眯眯地接过话茬道:“大家千万不要忘记我们此次进入天帝战场的首要任务,我们并不是来杀敌建功立业的,仅仅只是过来干扰施压盘古阵营的!”

2021-10-17

202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