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情侣分别的歌曲,适合异地恋唱给对象的歌曲

“那李哥开学大四了?”

“对!他呢?也是金融大学的?”李秉指指曹雨峰问。

“李哥,他是我高中同学,叫曹雨峰,被录取到东海大学,离我们学校很近。”

李秉向曹雨峰点点头,道:“东海大学也不错。”

曹雨峰交际能力差,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憨笑。

“来,先到我的地方坐一会。”

李秉带着两人来到大厅东头的一个区域,说道:“这是我租用的办公地方。”打开两张折叠椅,放在办公桌旁,道:“坐下聊。”

两张办公桌,一边靠墙,一边是过道。前后是一米高的隔断,形成一个半封闭空间。其中一张办公桌的后面,坐着一个很文静的女子,看模样应该也是大学生。

李秉介绍道:“她是我同班同学,适合情侣分别的歌曲和我一起创业的,叫朱玉芳。”

顾平客气地打招呼:“学姐,我叫顾平,金融大学的新生,请多关照。”

这个女生指向李秉的那条线红色9格,妥妥的爱意满满,既然如此,他就不能叫得太亲热,以免李秉反感,称她为学姐最恰当。

顾平点点头,道:“李哥,我明白了。我们的初创企业规模小,拿到单子很难独立完成。”

“对!”李秉点点头,道:“从小到大,需要一个累积过程。不仅仅是资本的初始累积,还包括人脉的累积,经验的累积。你说想做科技型企业,有具体方向吗?”

顾平有提前二十年的“阅历”,知道哪些行业将迎来蓬勃发展,想了想,说道:“我感觉防盗监控行业有前途,想尝试一下。”

“正好,我们这里有两家做监控的企业,我带你过去了解一下。”

李秉带着顾平、曹雨峰去那两家做监控工程的公司。那两家企业都是两三个人的大学生初创企业。他们热情地给顾平介绍相关情况,留下名片和产品说明书,约定如果接到大单子,就分工合作,一起做。

李秉又带着他在大厅走了一圈,适合异地情侣一起听得歌介绍这些企业分别做哪些行业,颇有指点江山的风范。

顾平由衷地说道:“李哥,你一定会成为大老板。”

李秉叹口气道:“开始阶段很难啊!小鬼子下订单只付一点点定金,我到工厂订货,取货,都要付现款。一张单子不得不分几个阶段完成。”

“听刘姐说,园区有贴息贷款的。”

“金额很小,最多十万元。”

“李哥,再过一两年,你的原始积累足够完成一张订单后,生意就顺当了。”

“所以,我现在一步也不能出错,一旦出错,就前功尽弃。”

但多年以后,佟童重新翻开这条新闻,他觉得日本人全说反了。

他明明非常开朗,但是强装悲伤。

尽管大老板做了种种掩饰,但这种新闻传得飞快,很快整个工厂的人都知道了,但他们讨论的时候,几乎没有悲悯,而是一味地追求猎奇,尽量往黑暗甚至龌龊的方向推测。

老佟对孟老师没有好感,异地恋唱给女朋友的歌但他深觉这种议论十分不妥,为这位年轻的女老师感到悲哀,又担心万一儿子听到了这些没谱的话,会不会又一时冲动,做些不该做的事?

耿秋云则一直心存疑惑,四处打听,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人,怎么转眼间就没了?同事都说,她是心脏骤停,没救过来。

“心脏骤停?她那么健康,不像有心脏病啊!”

“嗨,听说她有忧郁症?还是什么病?反正就是精神病,离不开药。据说是吃多了,心脏受不了了。”

耿秋云当即摇了摇头:“她早就不吃药了,怎么可能因为吃药引起心脏病呢?”

同事嘲笑道:“人家是大老板的干闺女,她吃不吃药咱们怎么知道?难不成你还见过她?”

“活着没意思,吃安眠药死没痛苦。”

“不,其实所有的死亡都是痛苦的。而且,活着为什么没意思?天这么蓝,阳光这么美好,有什么歌适合异地恋的歌曲你在监狱里能看到吗?”

“当然看不到……”

“那你现在看到了,是不是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

耿秋云登时愣在了那里。

孟老师笑道:“耿爸爸,每个人活得都很累,我也不例外。实不相瞒,别看我风风火火的,但我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以前只能靠吃药才能睡一会儿。但是我现在完全戒掉了,我重新找回了健康,那些药我再也不需要了。”

“你那是遇到了神医……”

“还真不是,我只是遇到了一个人,他迫切地需要我,依赖我,所以我必须强大起来。其实有些事我完全不用做,但是我很喜欢他,他在治愈我,我愿意为他付出。就在这个过程中,我不知不觉康复了。”

……

这女的说了些啥呢?什么依赖,治愈,付出什么的……

作诗呢?背电影台词呢?

“在外面碰到了刘瑜学姐说了点事情。”

林谦笑着应道。

“哦,刚才我有给你煮了些虾滑,你多吃点。”

蒋夭夭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将刚才煮了半天、放在漏勺里面的虾滑捞了出来,恋爱中的歌曲推荐整个人贴心的就好似个小媳妇。

“夭夭,你的男朋友刚才可是和别的女人单独相处了十几分钟,你不吃醋?”

李晓晓这时探过头来,挤眉弄眼的调侃道。

林谦闻言,斜睨了眼李晓晓:“憨憨,你别在这里挑拨离间啊,我刚才和刘瑜学姐是在谈正事。”

“啥事啊?”

李晓晓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林谦听到李晓晓询问,就在他刚想解释的时候,他突然眼睛转了转。

自己要是过去当外联部部长,那岂不是日后会有很多琐事麻烦的很?

若是能将李晓晓骗过去,让这个憨憨给自己打下手,那岂不是美滋滋?

转瞬间,林谦心里就有了个主意。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刘瑜学姐前天升咱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了,她以前主管的外联部现在有点缺人手,想让我帮忙拉点人进去,说是要是各方面条件极为优异的,就直接升她做副部长。”

但平白无故就要接受好兄弟的钱,关于情侣和好的歌曲说什么,他也不能干,因为这关乎到原则。

“叶修,如果你拿我的兄弟,这钱你拿回去,我凭着自己一定会闯出来的,相信我。”

周鹏沉吟了一会儿,还是把钱送了回来,叶修看到他一脸坚定,这才把钱收了过来,随手交给了姚总监。

继而,三人离开后,房间内传来韩宁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然而,周鹏步伐坚定,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一次不忠,终身不用,这就是他信奉的理念。

送走了周鹏和姚总监后,叶修这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错过这场命运的悲剧,挽回了兄弟的命运。

他拿出手机一看,已经深夜了,还有两个未接电话,他急忙跑回房间。

当来到门前那一刻,他蓦然愣住了。

只见父母竟然站在门口,来回徘徊着,像是有什么心事一般。

“爸妈,你们在外面干什么?”

叶修一脸疑惑的问到。异地分手歌曲

“小修啊,你大晚上跑哪去了,可算回来了,那两个姑娘……”

“好的,谢谢姐。”

走上三楼,顾平感觉眼前一亮。

一间数百平米的大厅,被一米高的浅蓝色隔断分隔为几十个办公区域,每个区域内有几张办公桌,许多像他这样年纪的大学生在各忙各的事,浓浓创业气息扑面而来。

顾平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刘婕介绍道:“三楼、四楼都是这样的格局,除了这个综合大厅,旁边还有两个小会议室,使用会议室的需要提早预约。走,我们进去看看。”

“刘姐!”

“刘姐!”

走进大厅,附近的大学生纷纷和刘婕打招呼。

一个看上去长相比较老成的男子走过来,问:“刘姐,又有学弟来创业?看上去很年轻哦!”

刘婕介绍道:“这位是李秉,算是创业园的老人了,是大学生创业园的成功人士,你们认识一下。”

“刘姐说笑了,我哪是什么成功人士?”李秉身材不高,皮肤颜色很健康,一看就是喜欢运动的。

“李总,这位是顾平,有创业冲动,今天来是了解情况的。”

老佟愁云密布,唉声叹气:“佟童又发脾气了,两晚上都没回来。他已经很久都没这样了,难道他又开始任性了?”

“为什么发脾气?”

“咳咳,我说了他那个老师几句,他不乐意了。”

耿秋云说道:“就是他班主任?那个姓孟的老师?你为什么说她?她可是个好人,我这工作就是她帮我找的。”

“呵,你还好意思说!我工龄比你长得多,可你居然每个月还比我多几百块钱!”

耿秋云笑道:“嘿,那又不赖我,你干不了重活,有点钱挣着就行了!再说了,你不是老说那个孟老师对你家佟童有意思么?等佟童成了大户人家的女婿,你不就飞黄腾达了么?还在乎这几个钱?”

“呸!胡说!老师怎么能跟学生谈恋爱?”

二人说笑着,食堂的人越来越多,议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在一片喧嚣中,有一个声音分外刺耳——大老板的干女儿离奇死亡了!

二人面面相觑,老佟问道:“大老板的干女儿?是真的干女儿,还是那种……花他钱的干女儿?”

2021-10-17

202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