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前男友的祝福歌曲,适合唱给前男友的歌

卢翠玲便迈开步子,快速向前边奔跑中的小孙女追了过去。

别看卢翠玲头发花白,年纪看上去已经不小,但是跑起来倒也算是比较快,三步两步便追上了奔跑中的小孙女。

冯若若看到奶奶追上来,小姑娘一边继续跑一边笑嘻嘻说:“奶奶,你来追若若呀。”

卢翠玲赶紧说:“不要跑,晚上这街上没有灯的,你这样跑摔了怎么办?”

冯若若依旧是开心笑呵呵回应奶奶:“没关系呀,若若肯定会小心看着脚下呢,奶奶你快点来追若若呀。”

说着冯若若加快脚步,再次把奶奶给甩在了身后。

卢翠玲见状也是苦笑着摇头,只能是赶紧继续跟在后面跑。

就这样祖孙俩一路小跑,一直跑到了苏记的门前。

看到了姥爷的餐馆,冯若若扭头向身后的奶奶笑呵呵喊着:“奶奶,你看要到终点啦,你还没有追上若若呀,若若要赢啦。”

一边回头对奶奶喊,一边是加快脚步向前跑,很自然没有办法看脚下的路。

“我们四个一起就打了一场,送给前男友的祝福歌曲惨败……”陈江笑道。

“哈哈,少了我这个顶级钻石选手,失败是很正常滴。”陈诗吹起牛来。

李天文听到钻石选手,又看了陈诗一眼,正好碰到陈诗那肆无忌惮的眼神,不由的脸上一红。

“这位就是你的学霸同学,李天文?”陈诗问道。

“嗯,他是新手,老姐你嘴上留情。”陈江提醒道,平时老姐跟他排老是会哔哔他的操作失误。

“哦,你好。我是陈江的姐姐陈诗。”陈诗大方的跟李天文问好。

“你好,请多关照。”李天文也问好道。

“这位是石勇。”陈江又介绍道。

陈诗的脸色顿时冷淡了不少,只是说了声:“好。”

所幸石勇也是神经大条的人,他也没多想,就乐呵呵的打了招呼。

“怎么样,熟悉得差不多了吧?差不多就开搞吧。”陈诗问道。

“你怎么样,要不要再熟悉下?”陈江对李天文问道,刚刚那一把的亚索实在是太惨了……

顾茜茜听到肖青枫的叫声,唱给前男友的歌曲经典出声道:“怎么了嘛,青青,你别欺负小枫。”

“我没欺负他。”郭郁青叫:“他赖我房里不出去。”

顾茜茜就问:“小枫,天晚了,你回房睡啊,别吵着青青,她明天还要上班呢。”

肖青枫道:“我要跟她睡。”

“不行。”郭郁青尖叫。

“我就要。”肖青枫倔犟。

“我揍你。”郭郁青威胁。

“郭郁青。”

楼下,突然传来郭义的一声怒吼:“夫妇同床,天经地义,你要翻天吗?”

给郭义一吼,郭郁青顿时就一脸委屈,她翻身往床上一倒,扯过小熊抱枕抱在怀里,背对着肖青枫。

有了岳父支持,肖青枫得意了,趁机爬上床。

郭郁青轻声威胁:“老实点,敢碰我,揍你。”

肖青枫倒是没有去碰她,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他呆滞的眼神,一首适合讽刺渣男的歌这会儿却闪烁着光芒,甚至有些诡异。

这一枪无量佛国挡不住,几乎是摧枯拉朽一般横扫天下。

增长神将整个人被打的浑身鲜血横飞。

八岐面色一变,整个人瞬间倒退而去,一瞬间飞向了域外。

但根本来不及,这个时候的天蓬刹那间奔袭,宛如一道流星,在虚空之中划出最为耀眼和璀璨的光芒。

一击而已,射穿虚无,八岐直接被打飞出去,根本不知道去了哪里。

而神荼也不好受,天蓬指尖划过一缕又一缕的神芒,这些神芒不仅璀璨,还带着一股莫名的毁灭气机。

他算是受伤最重之人,这一击下去,他几乎瞬间被打残,甚至可以说,这伤势,他很难再复原了。

而另外一边,天蓬蓦地追了出去,三大神将还剩下最后一位多闻神将!

两人横渡虚空,刹那间飞向了域外。

天地蓦地爆发出来了巨大的光彩,神芒一片,什么都不可见了,只有无尽璀璨的神芒。

这一去,天蓬没能够再回来了。

只有无尽璀璨的神芒,光华照耀世间。

冯若若看到光溜溜的鹅和鸭,小姑娘看着两个都差不多,好奇问:“爸爸,这个就是你晚上给我和溪溪、霏霏吃的吗?唱给前任释怀了的歌”

看到女儿指着的是鸭子,冯一帆笑着说:“这个不是,若若你们晚上吃的是鹅,而这个是鸭子,这个的个头比较小,你看到没有?那边个头比较大的才是鹅,是若若你们晚上吃的。”

听了爸爸的回答,小姑娘又问:“爸爸,晚上我们吃的不是这个颜色啊,这个怎么会变成晚上我们吃的那种颜色呀?”

冯一帆微笑着向女儿解释:“这个呢,放在这里出出风,然后放在烤炉里去烤一下,烤好了就变成你们晚上吃的样子啦。”

小姑娘听了惊呼一声:“哇,爸爸好厉害,能把这个白白的变成那个红红的呢。”

听到女儿的惊呼,冯一帆笑得更开心,认真跟女儿解释:“其实那个是正常烤过之后应该有的颜色,不过烤的时候也需要注意火候,不可以烤得太狠,送给前女友的歌都有哪些烤得太狠了,就会变成黑色啦,就不能吃了。”

冯若若马上笑嘻嘻说:“所以爸爸很厉害呀,都不会烤成黑色的。”

但郭义并不嫌弃,并且当即宣布,招肖青枫为婿,大办酒席,给他们订了婚。

郭郁青长得漂亮,从初中到大学,一直稳坐校花的宝座,毕业后,又当了警察。

号称南头市警局一枝花。

追她的人,可以从南头门一直排到南江。

但郭郁青一毕业,郭义就让郭郁青和肖青枫拜堂成亲。

郭义跟郭郁青说了一句话:“如果只是我欠肖青枫爸爸的,那跟你无关,可肖青枫也救了你,你也欠肖青枫的,所以,你必须嫁给他,给肖家生儿育女。”

郭郁青没办法,就跟肖青枫拜堂成亲。

不过成亲三年,各睡各的房,从来也没在一起睡过。

可今晚不知怎么回事,肖青枫却进了郭郁青的房,非要跟她睡,内涵前男友的歌郭郁青就恼了。

“回房去。”郭郁青纤指指着肖青枫:“再不走,我真揍你了啊。”

给她一凶,肖青枫嘴巴一扁,带着哭音就叫起来:“妈,青青要打我。”

小两口房间在楼上,郭义和妻子顾茜茜在楼下。

然后奶奶也是亲了小孙女一口:“嗯,若若乖啦。”

没多久,苏若曦推着苏锦荣也回来了。

虽然之前相距有些远,但是因为街上没有人,所以苏若曦也清楚看到了刚才一幕,看到女儿要摔跤也是让她很是惊恐。

好在女儿最终没有摔跤,苏若曦此时推着父亲走上前,看着女儿板着脸说:“冯若若,是不是差点摔跤?妈妈都跟你说过不要跑的。”

这一刻的苏若曦是真的生气了,刚才女儿差点摔跤的情景,真的是让她很害怕。

现在女儿没有摔跤,赖在爸爸的怀里,苏若曦还是要教训一下女儿。

看到妈妈生气的样子,冯若若赶紧跟妈妈道歉:“对不起妈妈,若若下次不敢啦,妈妈不要生气呀。”

苏若曦没有那么快平静下来,依旧是板着脸说:“知道错了就可以吗?十首送给前女友的歌这次要不是爸爸及时出现,你就摔跤了,你摔跤了之后,明天爸爸、妈妈、奶奶和姥爷都要照顾你,那爸爸明天还怎么去摆摊呢?

所以你是不是不应该那样跑?慢慢走回家是不是很安全?以后你还敢不敢一个人这样跑啦?”

第一节专业课下课,赵锋走出教室,准备去放水,施放一下压力,教室门前聚集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女生,二话不说迎面冲来,要来一场美丽的邂逅。

赵锋左躲右闪,杀出莺莺燕燕的重围,抱头鼠窜逃进洗手间,进入隔断关门放水,长出了一口气,压力终于缓解了,走出隔断站在洗手盆前洗手。

旁边站着一名马尾辫女生,同样在洗水盆前洗手,蓦然转头盯着赵锋,表情很是古怪。

赵锋惊慌失措,认出是许久不见的白爽,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干笑道:“白学姐走错门了,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说出去的。”

白爽面红耳赤,抓狂的捂住脸,威胁道:“你要敢说出去,姐姐打不死你,我先走了!”话音一落,她跑得比兔子还快,一溜烟没影了。

2021-10-16

202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