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掉旧爱的两个原因,女人忘不了旧爱前一句

“夏长老,给我们露一手吧,我们还没见过五品大宗师炼器呢。”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脆生生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夏天身形一滞,眉头微蹙,流露一丝无奈。

他立即传音道,“詹台师姐,你想干什么?”

说话的自然是詹台小萱。

夏天方才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她,坐在大厅左侧一张椅子上,正在专注的查探着拓影。

所以才没有打扰对方。

“当然是为了提高你的威信啊。”

詹台小萱神念传音,回应道,“夏天,你这样虽然也让大家敬重,但仍然缺少了一些味道,既然要对抗北斗宫,就要给大家更多的信心。”

闻言。

夏天挑了挑眉头,忘不掉旧爱的两个原因没有回应。

转过身,抬眼望向站在人群最后的詹台小萱。

众人自然也都瞩目望来。

詹台小萱恢复容貌之后,绝对称得上一句绝世风姿。

别说说服别人了,别人只怕觉得韩三千把别人当傻子在忽悠!

尽管,这是事实!

“到底什么东西啊,怎么会丢呢?”苏迎夏奇怪道。

虽然她也感到很滑稽,但韩三千的话,她还是相信的。

“神颜珠啊,碧瑶宫的震派之宝啊,凝月把那东西借给我,让我给你用几天,可以让你青春常驻的,我这还想给你个惊喜呢,杂就突然不见了?”韩三千一边郁闷的解释,一边继续用神识寻找。

苏迎夏愣了愣:“不会吧,你把人家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弄丢了?”

韩三千也很郁闷,自己让江湖百晓生好多天前就一直去打听附近的情况,因为韩三千料定了,药神阁要广收人的话,势必就会发生战乱。

所以,江湖百晓生消失的那三天,其实就是提前去替韩三千寻找这些局面。

最后,在众多的战局里,顺路加上碧瑶宫多年的口碑,前任有新欢适合断联吗让韩三千选中了碧瑶宫这个地方。

他口中的所谓东风,便指的是这个时机以及了解福爷的为人后,故意让三女露出面容,以此让福爷上套,确保羞辱之为。

就算跪下来求,也没用的。”

唐风花也出声:“就是,我们都求过了,对方根本不理睬。”

叶飞落地有声:“不是去求原谅,是去看看病人的情况。”

“医院那么多专家都治不好,你去了能干嘛,你以为自己是神医?

你懂医术吗?”

唐风花气呼呼的喊道:“你不要搞出事情又让唐家背锅。”

唐三国也生气的说道:“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窝囊废,这个节骨眼上还装模作样?”

“我们唐家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女婿啊……”他一边骂一边拍桌子……第二天早上,叶飞早早起来,练功一番后,他惊讶发现,女人有新欢会回头吗《太极经》已经突入第二重了。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他都上了一个档次。

他满脸高兴,希望能早日进入第三重,那样一来,他就可以牛叉的御气运针了。

吃完饭后,叶飞正准备打听谢素琴的下落,结果却先接到钱胜火打来的电话。

他很是热情问道:“叶飞,在哪呢?”

“这不是是个人就能够看出来灵希科技有后手?”雷君眼睛里带着精光。

林希微笑着:“如果说雷总有过好好了解的话,就会知道,昨天灵希科技旗下百花传媒注册了一个新的公司叫做百花文化。”

“具体的处理事情就在于进行游戏改编电影,游戏同名人物授权周边出售。”

“现在雷总知道灵希科技的盈利来源在那里了吗?”林希看着雷君说到:“如果说不懂的话,借鉴一下迪士尼就行了。”

“迪士尼?”雷君沉默片刻,眼神略有复杂的看着林希:“林总赚钱的思路和我们还真是有很大的不同啊。”

“看来是我们想的太过片面了。”雷君感叹一声:“越是这样,女人为什么忘不了旧爱我就越是在想林总什么时候会启动自己的第一轮融资,这样的话,金山有没有一点点喝汤的机会?”

雷君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林希淡笑一声:“灵希科技今年没有任何想要融资的打算,不过雷总如果说想要投资的话。”

“我可以给雷总说一个明路,用个人的名义,投资入股百花文化怎么样?”

“百花文化?”雷君有些诧异的眼神看着林希:“可我原来的想法是要入股灵希科技,可不是百花文化。”

“那雷总看看百花文化背后站着的是是谁不就行了?”

“雷总今天投资百花文化,后面可能就会有不少的意外惊喜。”

曲海一手拿着一杯热牛奶,一面看着墙上挂着的显示屏上愤怒的小鸟的用户数据。

看着用户的登录和活跃数据在快速的上升,没用多久就突然五十万在线人数,曲海笑了笑。

一开始就这么猛,只不过是因为昨天12点关服过后人们的报复性反击而已,愤怒的小鸟真正的能不能留住人,对方有了新欢和合术有用吗还得看看一个星期过后的数据如何。

现在他还能够保持乐观的心态,预计平稳的在线人数应该在五百万左右,当然也有可能更高。

“曲总监,怎么样?昨天晚上有没有激动的睡不着?”张宁走过来看着曲海笑着问道。

曲海摆摆手谦虚的说到:“还好还好,最多只是有三四点才勉强睡着而已。”

“哈哈……这可没有看出来什么没睡好的样子。”张宁哈哈一笑:“你的愤怒的小鸟已经发布出去了。”

“后面就要看我植物大战僵尸的作用了。”

“看这个样子,后面搁置的那些游戏就要直接踏上开发的道路了,现在我们还有好多个游戏创意。”

“……我们村子里……前些天,我屋后院的鸡鸭全都死了……”

“……廉大师,求您救命啊,廉大师……”

有人哭喊着,有些焦急着说着,

哭喊声,叙说着,哀求声在院子里混杂着,响着。

似乎看到廉歌这一刻,村里人提着的心放了下来,积蓄的情绪被宣泄了出来。

“……好了,廉大师已经过来了……你们都别再这儿围着了,女人忘不了旧爱下一句这么多人,别七嘴八舌的了……都先回去吧,等廉大师看了村子里,村子里事情解决了,我再过来挨个挨个跟你们说。”

鲁弘正赶紧走上前,冲着围着的些村里人喊着,

“……好,好……廉大师,求您一定帮忙想想办法啊,求廉大师您救救我们村子里……”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鲁村长……”

围着的人听到鲁弘正的话,相继开始散开,往着村子里各处离开,

院子里,渐只剩下几个人,

“……鲁村长,我们能留下来吧……我想让廉大师,帮我看看,看看我儿子的眼睛。”

说到这里,他沉吟一下,“当然,我也会亲自炼器,也许到时候会从你们中间挑选几人,做我的助手,希望大家同心协力,争取为我们万劫阙夺得更多的名额。”

声音落下,在场所有人的眼睛变得明亮起来。

尤其是最后一句话……也许会成为夏天的助手,能够亲自观摩他炼器。

这对于在场所有三品炼器师而言,绝对是一个天大的荣耀,罕见的机会。

“好了,我就说这么多,今日的三十位炼器师,随我去三楼吧,我特意开辟了一间大型炼器室,足以容纳大家共同炼器。前任有新欢了 断联有用吗”

“是!”

老谢等三十人齐齐应声,声音洪亮,面呈激动。

剩下的人流露羡慕之色。

虽说迟早都会轮到他们,可炼器这回事,早一步就领先一步。

毫厘之差不能以道理计。

夏天转身,三十名炼器师恭敬跟上。

这样的机会,万载难求,每个人心中无比火热。

这种全新的流派,他们将会成为第一批弟子。

“甚至还开发一个健康关怀系统限制用户登录的数量。”

“如果说做一个东西不是为了赚钱的话,那就肯定有藏在背后的刀子没有拔出来!”杭城马缓缓吐出一口气。

突然想到一个事情,翻身想要过去拿手机打一个电话,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算了……都这个时候了,明天打过去也并不迟。”杭城马拿起桌上的牛奶一饮而尽。

……

万家灯火的城市,总是会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已经不少的时间了。

男人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又看看一旁的妻子,小声的开口问道:“老婆,你睡着了没有?”

妻子睁开眼睛,两人大眼瞪小眼,妻子可怜兮兮的说到:“我睡不着……”

“我也是,一闭上眼睛,脑袋里面全部都是咕咕咕的声音,根本就睡不着……”

“哎……”两人同时叹了口气,长夜漫漫。

早上六点,愤怒的小鸟重新开始一天的运作,相比于昨天晚上众多开发人员的激动难耐,今天他们的心情要松缓了许多。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