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说和我一起没有未来,女朋友说没有未来

是命运在指引他。

夏天就应该当仙箭术的传人。

再想到夏天这段时间的表现,他也是更加的想要将仙箭术全都传授给夏天了,不过这里面的变化有很多,所以他暂时还是要一点点的教授夏天。

当然了,他也想要将自己所有的经验全都传授给夏天,但他也明白,自己的时间肯定是不够了。

一年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呼!

夏天接下来这些天修炼的也是非常努力。

而且兰叔叔将雪域藏弓的变化完全教授给了夏天,这就让夏天几乎看傻眼了,这个雪域藏弓虽然不是帝器,但作用几乎堪比帝器了啊。

太牛了。

这也是能够成为他的保命手段了。

“田小兄弟,你不能这么一直练下去了,你需要对手磨练,之前我听你说有什么乱斗场,我觉得你应该去试试了。女朋友说和我一起没有未来”兰叔叔说道。

“不,兰叔叔,那里并不适合我,乱斗场都是小打小闹,我知道另外一个地方,比那里更加的刺激。”夏天的嘴角微微一斜。

“你说的不会是第七区吧?”兰叔叔问道。

“没错,就是第七区。”夏天说道。

叶凡的武道意志,是他见过的最为坚定的天骄,甚至超越了很多势力的长老级人物,这种天赋确实惊人。

他现在想要为九玄圣地,取回失去的名誉,那么就只有下定决心斩杀叶凡。

“哈哈哈,想要我死,那就拿出你的决心和实力,说大话,没用啊。”

虽然身处极度艰难的境地中,叶凡依旧不会放弃自己的狂傲和豪气,这就是他的本性,不管遇到何等强大的人物,他都会保持自我。

“真是一个硬骨头,好啊,那就让你碎裂!”

石浑长老眉峰一凛,怒上心头,周围山峰急速塌陷,女生说的未来是什么巨大的重力,让叶凡的身体持续扭曲,已经进入了极限状态。

“叶凡!”

在远处观战的元霸,内心纠结,他在想自己是否要出手,按照他的一贯风格,肯定是要出手的,但是战斗之前,叶凡也说过,这是他自己的战斗,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而且,叶凡的脸上,曾经露出多么自信的笑容,难道一切都是假象吗?

他还在思考,他认识的叶凡,可不是一个会说大话的人啊。

李蓉霏的情绪早就已经崩溃,眼泪已经哭花了精心打扮的脸庞,虽然一开始对刘辰还抱有期待,希望一切只是误会,但在妈妈的一个个铁证下,以及刘辰毫无说服力的解释,她心都要碎了,原来自己心中奉若真命天子的男人,早就已经想着摆脱你了,这种自以为两情相悦的一厢情愿,看起来是多么的可笑和讽刺,若不是妈妈今日揭穿,女友说我们没有未来可能步入婚姻殿堂的那一刻都不会知道,自己的枕边人早就已经变了心。

“小霏,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跟她没有什么?小霏……”刘辰疾呼着,但却得不到李蓉霏的回应,他自知理亏,在当前的情形下,李蓉霏的生气和愤怒是可以预料的。

“妈,我们走!”李蓉霏突然从座位上站起身,愤怒地瞪了刘辰一眼,这一眼饱含着失望和心碎,刘辰竟然不自觉地回避了。

李蓉霏径直地朝着包厢门口走去,苏以柔也收拾了桌子上的东西,头也不回地绕过椅子朝着门口走去,刘辰站起身试图拦住苏以柔:“阿姨,阿姨,你听我说,听我……”

苏以柔停下脚步不屑地瞥了刘辰一眼,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以后永远不要再来骚扰我女儿了,不要以为过了她老爸那一关就可以得到她。”说完,昂着头大步地离开了包厢。

如此这般行径,直播间自然有不少人看不下去。

“三年!别跟着他了!也不知道嚣张个什么!”

“太欠揍了!女朋友说感觉不到未来不就是帅一点吗?不就是有点钱吗?还有什么?嚣张个什么劲?”

“这叫帅一点?这特么是帅亿点,有亿点钱!”

“人家有嚣张的资本,你们呢?酸的不得了。”

…………

直播间在争论不休。

苏艺看着走远的夏凉。

气的牙痒痒。

突然她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拿着手机跑上前去。

这一下让直播间的众人看的真切。

瞬间打了个寒颤。

要知道,每当苏艺露出这个模样的时候。

就是要使坏了,要知道之前可有不少人被作弄过。

一时之间,有不少人为夏凉默哀。

“让我们为夏凉小哥哥默哀三分钟。”

“苏三年终于要露出魔女本性了。”

唐宗翰的兴趣完全是被调动了起来。

扫了眼邱天逸,柳贝,他给盒盖打开,应时一股异响飘出。

探手取出玉盒内里东西。

唐宗翰搁在掌心仔细端详。

这是张羊皮卷纸,当从成晒看……有不少年头了。女朋友说和我没未来

邱天逸适时开口:“唐哥,据萧家人说,这玩意是他们祖上留下来的。只有萧家核心成员才有资格阅读。”

“是吗?”唐宗翰随即给羊皮卷纸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张地图。

“唐哥,这地图上标志位置是在岭湖区和地江去交接处的一座高山,山名叫……层云山,当地人更习惯称呼它为云鬼山。”

“云鬼山?”听着邱天逸报出山名,唐宗翰不禁眉尖上挑:“有什么说头吗?”

“哦,我也是听萧家说的。他们解释……这层云山,山高过千米,山脊线常年云雾笼罩,层层叠叠故此得名层云山。至于为啥叫云鬼山……那是因为当地村民时常因为山林迷雾迷失方向。每年都会发生人员走失失踪案件。久而久之,当地人私下就将之称呼为云鬼山。”

“??这男的还是人吗?”

“这么小的孩子也下得去手?”

“这男的是个畜生吧,这样子看起来才十多岁吧?”

“是啊,还穿小裙子,指不定初中都还没毕业呢?”

“报警!报警!把这人抓了!”

…………

一时之间,几乎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夏凉的身上。和女朋友没有未来

没办法,实在是苏艺这幅样子实在太有杀伤力了。

大家还是习惯性得把错误都归结在夏凉身上。

毕竟在她们看来,苏艺这么乖巧可爱的“孩子”,是不可能撒谎的。

而苏艺的直播间中,看到苏艺这一翻举动,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我尼玛,三年这一招太狠了吧?”

“夏凉小哥不会真要被抓紧警察局了吧?”

“会不会太过了?”

“我觉得就应该这样,谁叫他这么嚣张的。”

…………

拉着夏凉手的苏艺还在洋洋得意,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夏凉。

那是掩饰不了的得意,她自己想好了,只要夏凉慌了,服个软,她就立马承认自己是开玩笑的。

毕竟这个恶作剧杀伤力太大。

遇到一些暴躁的人,甚至会出来英雄救萝莉也说不定。和他在一起没未来

然而事情却好像并不是按她的副本走的。

只见夏凉除了刚开始,眼神中闪过一丝震惊。

在这之后,夏凉就恢复了正常。

难不成已经想好了怎么反击?

苏艺心中不由得这样想。

不过片刻,苏艺有摇了摇头。

不对自己这招绝对是无懈可击的。

只见夏凉默不作声,也不解释。

就在苏艺以为夏凉想要放弃的时候。

他只是淡淡的凉宁一只手伸进裤包。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掏出了手机。

看样子好像在拨打电话号码。

苏艺有些愣了。

“你干什么?”

夏凉看了她一眼。

刘辰想喊喊不出,想追出来,也迈不开脚步,独自站在那里,绝望地目送着李蓉霏和苏以柔相继离开了这里,带着对自己深深的误会。

刘辰转过身,呆呆地望着桌子上皱巴巴的“罪证”,越想越气,突然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只杯子,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怒和委屈,他很想哭,很想放肆地流泪,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件事一定是老头子在背地里搞的鬼,只有抓到这个人才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

让刘辰感到奇怪的是,李蓉霏的妈妈是如何得到这些照片和视频的,而且还有窃听器里录下来的内容,难道她妈妈跟老头子有关系???

李蓉霏的妈妈苏以柔的出现让刘辰这边的情况变得更加麻烦,仅仅是和李蓉霏的感情这一块就足以制造出**烦了,如果真的跟老头子这些人有所牵扯,那么自己到时候该如何选择,如果她妈妈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自己还会下得了手吗,毕竟不管对错,她永远都是李蓉霏的亲生母亲,最亲的人。

刘辰曾经听李蓉霏说起过,她妈妈苏以柔以前是个江下小有名气的歌星,也算是娱乐圈里的人物,娱乐圈是什么样子大家多少有些了解,鱼龙混杂,利益至上,能够在里面混过来而且混出头的人,哪个不是精明的人物,苏以柔所接触的人物也都是各个领域的大腕,不可能跟她女儿李蓉霏一样单纯,很难保证她不会跟老头子这样的人接触。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