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两个人没有未来,分手后他对我说未来可期

“哎~”江天逸止住了脚步,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便推开洛轻舞房间门走了进去。

果然发现洛晴舞正坐在地上,双眼迷离的准备往床上爬!刚刚那个声音应该就是从床上滚到了地下去!

江天逸三步并作两步,连忙走过去将她扶到了床上,担心的问道,“八姐,你没事吧!干嘛喝这么多酒啊!”

“弟弟,你来啦,嘿嘿!”看到是江天逸,洛轻舞立刻傻笑了起来,嘴里满是酒气!

“快点睡觉吧!往里面躺躺,别再摔下去了!”江天逸笑道,然后还贴心的将被子给她盖在了身上!

“弟弟你要走吗,陪陪我好不好?”这时,洛轻舞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可怜兮兮的说道。

“好!”江天逸点了点头,温声说道,“我陪着你!”

“你要不是我的弟弟该多好,我们也就用不着受到那些讨厌的伦理约束!”

看着江天逸那温柔帅气的笑脸,再加上酒精的麻痹,洛晴舞竟然说出了自己隐藏在心里的话,眼角甚至都不由得有了些红润。

房间里惩戒堂的人已经把那张大床移开了,男生说两个人没有未来大床下面的青石板翘掉了好几块,露出了一块密道口,黑漆漆的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

还未等我开口,那瘦子屈指轻弹,一道符光直接没入了密道之中,光芒大盛,瞬间照耀了密道口内的情景。

没有什么陷阱,里面静悄悄的。

“两位师兄,可否陪着小弟进去一探究竟?”

“有何不可!”

胖子笑眯眯的说道:“小师弟疑心太重,我们兄弟俩就陪着小师弟走一遭查一查,也省的小师弟怀疑我们居心不良了!”

话音落,胖子率先跳进了密道之中。

瘦子阴测测的看着我,说道:“你走在我前面,我不放心你走在我后面!”

我点点头,对守在这里的惩戒堂弟子们说道:“守好这里,庭院里的那些家伙要是敢有什么异动的话,直接下死手格杀!”

“是!”惩戒堂的弟子们双眸放光回应。

我没有理会瘦子那阴鸷难看的脸色,跳进了密道之中。

其他人也一样,她们今天虽然没喝醉,但也没少喝,脸上都有些微微泛红,很快整个大厅里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江天逸还坐在客厅沙发上!

他虽然不知道八姐今天为什么会表现得很奇怪,男友说没有未来提前分手但却能想到,应该是和刚刚自己对她说出的那句话有关!

难道八姐生气了?

可如果她生气,刚刚为什么还要帮自己说话?

那八姐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走到二楼洛轻舞的房间外。

江天逸在外面徘徊了半天,不知道要不要进去,更不知道进去应该怎么说,应该说什么!

他一向都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这是他迄今为止做过的最纠结的一件事,而且就算是在面对生死的时候都没这么纠结过!

“算了,还是等明天八姐酒醒了之后再说吧!”

终于,江天逸还是做出了决定,准备回到自己房间中。

“砰~”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落地声从洛轻舞房间传来,虽然声音很小,但在江天逸的耳中却是那么的清脆,那么的响亮!

在裴君临震惊的目光注视下,龙虎天君脚下的那十二品青莲花瓣纷纷裂开,绽放出亿万光泽,映照的整个大殿一片通明。

紧接着一个古老的卷轴漂浮在虚空中,男朋友说没有未来要分手与此同时,空旷的大殿内响起了一道如威似狱的苍老声音。

“吾乃太虚仙尊坐下三大天君中的龙虎天君,镇守龙虎阁亿万载!战功赫赫,功德无量!”

“有缘者,既然你闯过了考验,那你将得到本天君毕生绝学【龙虎卷轴】一只,里面记载着本天君亿万年来的毕生所学!”

“学得此法,你将精通龙族、虎族种种神通、秘法、绝学,望将本天君传承一直持续下去!”

那道苍老而威严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大殿内,随后那只【龙虎卷轴】自动飘到了裴君临的手中,一时间裴君临不由呆住了。

这么轻松就得到了堂堂龙虎天君的一生传承,未免有些不可思议!

他有些怀疑的打开手中龙虎卷轴,顿时,一片耀眼无比的光芒涌现,男朋友说我们没有未来数不清的古老文字、符文、神秘符号……纷纷朝着他的脑海深处钻去,想要拒绝都不行。

裴君临整个人都呆呆站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他的整个识海深处,掀起了惊涛骇浪,被数不清的知识所填充,龙吟虎啸,虎扑龙腾,异象纷呈。

“我给不给他们看我女儿的病历,有什么影响吗?!”

阿卜勒冷哼一声,不悦的说道。

“当然有影响!”

林羽淡淡的说道,“如果你给他们看你女儿的病历,他们就会排除‘结核不能除外’的结论,进而换上另一种您不清楚的结论糊弄您,到时候他们完全可以试探性的给你女儿用药,反正你也不懂,但是这可能会导致你女儿的病情不断恶化,如果你不给他们看你女儿的病历,那他们多半也是会得出‘结核不能除外’的结论,那你便可以直接看穿他们的医术也不过如此,省的你被他们愚弄,耽误了您女儿的后续医治!”

他话中的意思非常的明显,似乎根本不看好世界医疗公会能够医治的好阿卜勒女儿这种怪病!说我们没有未来

阿卜勒听到林羽这话反倒是愈发的愤怒,冷声说道,“何先生,我没记错的话,‘结核不能除外’的错误理论,是你们炎夏的医生刚才得出的诊断结果吧?!你还是好好操心操心你们自己国家医生的业务水平吧,世界医疗公会绝对不可能出现像你们这般无知愚蠢的诊断结论!”

说完他再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迈步往外走去,屋内的一众西医医生却气的脸色铁青。

“阿卜勒先生,我们医院的豪华病房套间我给你留着!”

抛开脑海中复杂的思绪,裴君临将目光放到眼前的大殿内,开始仔仔细细打量起来。

这一看不要紧,裴君临眼眸中射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眼前的这座宫殿根本就不是用实物打造出来的,而是某种难以想象的神通亦或者是传说中的仙术,这样的本领已经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挥手间,改变空间法则,改变物质形态,创造万物,一座城市挥手即来。

整座大殿金碧辉煌,华贵而神秘,明明只是一座大殿却让人有一种永无尽头的感觉。

裴君临心中凛然,这又是一种可怕的空间运用手段了,男友说对未来没信心分手据他所知,强大如阳神强者,也没有这种强大的空间运用手段。

这一刻,裴君临是彻底对这位太虚仙尊产生一股由衷的敬畏,他一直以为太虚仙尊不过是一个强大的修行者而已,没想到手段如此通天,而且这里仅仅才是一个人家的行宫而已。

一座行宫就如此恐怖,那真正的太虚神藏又该可怕到一个怎样的地步。

裴君临忽然对这一次进入真正的太虚神藏不抱任何期望了,因为他们这一群人真的太弱太弱,即便真的找到了太虚神藏,怕是也没有那个实力吃进肚子,反而会因此丢命。

“陈江,这样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孙璐听着这痛苦的声音,小声对望天说道,说实话,她很怕现在的陈江!

“没办法,这些人知道的太多了,狂狮门势大,我们暂时还不能暴露,这次打架我发现自己能力还是有些不足,回去要好好升级了,男友觉得我们没有未来在我提升能力之前,我还不希望与狂狮门正面冲突!”陈江说道。

孙璐点点头,虽然有些不忍,但她好歹以前也是元教的坛主,杀人对她来说也算普通!

陈江两人开到地库,这次倒是没人来挡着他们,上次来没有仔细看看,这次倒要好好瞧一瞧有什么好东西!

两人来到兵器这边的架子,兵器琳琅满目,让两人目不暇接,但是整体的质量不是太高,陈江挑了一副手套给丽莎杨,这副手套是用玄钢打造,指节处用冰蚕丝链接,整体戴上去非常舒服,也不影响打斗,最关键的是,这副手套水火不侵,颜值还不低,丽莎杨应该会喜欢!

孙璐已经有了隐形匕首,也就看不上这些普通兵器了!两人来到了典集这边的架子,里面有元教这么多年来收集的无数典籍功法,陈江已经有了系统,自然不需要这些东西,孙璐倒是饶有兴趣地翻看着,陈江也就随她了!

裴君临突然间怒了,浑身气血之力爆发,使得整个人化身成一轮烈日,光芒闪烁。

“岁月符文,岁月侵蚀!”

随着裴君临的召唤,一枚古老而苍茫,带着浓浓岁月气息的符文忽然间从裴君临头顶上空出现,正是那枚一直被他蕴养在识海深处的岁月符文。

这岁月符文自从当日在建木神树上吃饱喝足后,就一直陷入沉睡休眠的状态,和他同期的金斗早已经醒转,陪着裴君临驰骋山河,收纳天下宝物,强大自己,如今也该到了这岁月符文出场的时候了!

哪怕岁月符文不想出场都不行,因为裴君临才是真正的主人!

嗡嗡!!

当岁月符文出现的那一刻,一股属于岁月的气息立刻激荡而出,原本对裴君临造成巨大伤害的灵魂力量,立刻层层瓦解,好像冰雪遭遇到特大岩浆,直接就被蒸发成了水蒸气。

裴君临的压力顿减,原本即将崩溃的五帝法相也得到了救命的缓冲危机,他的身形闪电往宫殿内一扑,立刻就闯入了大殿。

而也就在裴君临的身形进入大殿的刹那,那天龙和白虎的灵魂烙印也随即返回到了牌匾上,不再继续攻击。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