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在我生病时说分手,生病就提分手的

而她跟苏涵涵两人之间的感情,也已经冷却了很长时间了,也就是偶尔睡觉前,他会想起苏涵涵来,心里面多多少少有点复杂的情绪,除此之外,很少再能想起苏涵涵了,而苏涵涵的情况跟他其实也差不多,再加上她现在正在上大学,大学里每天丰富的生活,也分散了她的很多精力,她也很难想起周小昆来,只是让她有点无奈的事,周小昆算是个小名人,她同学和学校里的一些学生,都知道她曾经跟一个富二代好过,而现在她单身了,大部分人都觉得是富二代甩了她,这让她无形中也承受着一种舆论上的压力,好在她从小就受够了这些,已经习惯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到了这年九月份的时候,老爸周为民那传来了好消息,钢厂的事已经定下来了,负责任就是他,这也就是说,自家以后又会多一个钢厂产业了,虽然这个结果周小昆之前就预料到了,而且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现在听到这消息时,仍然很开心很激动,至于矿场那边,老爸暂时交给了自己的一个老朋友和刘慧一起来搭理,可能是周为民的心情很好,他还给周小昆发了500万的“红包”,这让周小昆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男友在我生病时说分手

“好是好,可就是有点不太是时候……”

沈玉轩苦着脸说道,显然又想起了那个会玄术的变态杀手。

“怎么了,玉轩?”周辰疑惑道。

“行了,少说两句吧,杞人忧天!”林羽拍了沈玉轩一把,接过周辰的行李叫着他上了车。

连同大军在内四个人一起找地方吃了个饭,随后便去了酒吧。

一到酒吧,沈玉轩立马把那个变态杀手的事情忘到了一边,立马叫着周辰跑到中间的空地上跟着众人跳了起来。

林羽掏出手机给韩冰发了个消息,告知了她这件事。

在林羽看来,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抓捕这个变态杀手的机会,虽然他知道这次这个杀手肯定也会找人替他取玉牌,但是只要他们查出他派去取玉牌的这人的信息,提前过去守株待兔,就一定能抓到这个变态杀手。

此时林羽已经将自己的纯钧剑找了回来,所以对付这个人可谓是信心大增,他正愁没机会试试这把宝剑呢!

不过韩冰收到信息后一直没有回复,看来是在开会。

……

王茜茜已经来到了第四排。

此刻,男朋友在我生病的时候分手她已经模糊地锁定了两个圆盘。

只要找到第三个,就可以验证答案!

她心里暗暗高兴。

忽然,陈轩从她身后走过。

王茜茜顿时一愣,忍不住回头一看。

陈轩也是下意识看了一眼,随后便匆匆走了过去。

眼睛从一个个圆盘上扫过,步伐不急不缓。

王茜茜心里顿时有些奇怪,忍不住生出一个念头。

难道这家伙在用这种走马观花的方式寻找答案?!

“这……”

正当她一脸疑惑之际,转折来了。

走到一百个轮盘后,陈轩停了下来。

随后弯下身认真地看了起来。

“啊这……”

王茜茜顿时有些荒诞的感觉。

原来这家伙是打算从最后一个往前看?

她有些无语,随即将精力收了回来,认真地找起了答案,心里莫名地松了口气。

“所有选手请注意,答题时间已到,本轮比赛已经结束!”

蒋昌建话语一落,场上那些还没有完成挑战的选手顿时一脸颓废。

结束了,一切都玩完了!

蒋昌建郑重地道:“两轮比赛之后,结果如何了呢?生病了不想连累男朋友让我们看向大屏幕!”

“不用?不动刀子,那怎么办?光靠喝药?”柳夫人蹙起眉头,有点不太相信。

“你不会说还要弄点符水什么的来给老爷子喝吧?那我们可不会信的!”柳先生更是直接怀疑了起来。

杨天听到这话,有些无语。

符水都整出来了?

怎么跟当初的婉儿母亲一样的想法啊。

这种迷信的说法都已经被认知为中医的治疗手段了吗?

中医是得有多不被待见啊!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懒得搭理这二位了,转头,对着老爷子道:“老爷子,你知道针灸吗?”

柳老爷子微微一怔,点了点头,道:“你还会针灸?”

杨天点了点头,道:“当然。而且我就要用针灸,配上中药,治好您的病。”

一旁的夫妇二人一听到这话,更是不同意了。

“针灸?那种拿着钢针在人身上刺来刺去的东西?能治病?骗人的吧!”柳先生皱着眉头道。

“是啊!拿针扎一扎,病就能好?男朋友得病该不该分手我反正不信!而且爸身体都已经这么差了,再哪针扎,哪里受得了啊!”柳夫人也跟着道,“我反对!”

但和他们不一样,柳老爷子并没有反对。他看了看杨天,见杨天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成分,沉默了数秒,便道:“拜托你了,小伙子。”

“爸!”

“老爷子!”

也就是说,是陈轩先一步提交答案!

整个大厅的选手都惊住了。

这个家伙,居然进了前六……

王茜茜咬着红唇。

眼中闪过不甘。

她是第一个完成的,可是没有接受抢六挑战。

而陈轩虽然是第六个完成的,但他现在可以增加50%的积分!

到时候,连她都会被远远的甩开的啊!

“可恶,这家伙,真的是要把我们全都吊打啊!”

一个北大的选手咬牙说道。

杨咪长长舒了一口气。

陈轩这个家伙,男朋友生重病要分手真是让人提心吊胆!

太险了!

差一点,他就输掉了抢六挑战。

扣除50%的积分的话,他之前的领先就全都白费了!

“23号XXX已完成项目!”

“47号xxx已完成项目!”

慢慢的,完成挑战的人开始多起来。

终于,五分钟时间到。

杨天耸了耸肩,道:“很简单啊,因为我知道你得了什么病啊。你不过就是肝、肾同时劳损、风湿、外加一点正气失调而已。中医里,讲究将人视作一个整体,每一个部分发病,都可能引起许多不同的症状,而几个位置同时发病,产生的效果也可能截然不同。

我能猜得到,先前给你看病的那些中医,也许已然发现了端倪,但他们本身基础不够扎实,分不清你的病情到底是由哪些部分的病变引起的,所以自然不敢确定如何诊治。说白了就是他们医术不精。”

整个病房里又一次陷入了安静之中。

不过在这一次安静里众人看向杨天的目光都发生了很奇妙的变化少了许多轻视,男友得了癌症 我很悲观多了几分尊敬与钦佩。

柳老爷子怔了好几秒,才有些不敢置信地开口道:“这些都是你诊脉得出来的?”

“不全是,”杨天道,“望闻问切,加上自身的经验。虽然不像西医检测那样简单好懂,但论治病,不会有丝毫逊色。”

柳老爷子的脸上一下子充满了惊叹。

“好哇,好哇!小伙子,你是好样的!我就说嘛,咱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怎么可能比不上西方呢?”柳老爷子笑道。

“玉牌,上次订玉牌的那个变态!”

沈玉轩话音一落,自己都吓得一哆嗦,转头小心翼翼的往门外看了一眼。

“他又找我们订玉牌了?!”林羽面色一怔,显然有些意外,疑惑道,“他怎么可能会找同一家店加工玉牌呢?!”

毕竟上次替这个变态杀手订玉牌的玉饰店小老板已经死了,他为了避免暴露自己,也不应该在连续同一家店定定做两次玉牌啊。

“这是我们新开的加工厂,估计他也不知道会跟先前的是一家吧!”沈玉轩咕咚咽了口唾沫,说道:“而且他提供的还是上次的图案,因为在我们的电脑里有存档,加工师傅一眼就看出来了,男朋友生病了我想分手所以即使汇报给了我,我们接下来该……该怎么办?”

他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些胆战心惊,想起上次韩冰给他看过的那些死者的照片,他就感觉浑身发冷。

“当然得接啊!赶紧答应下来!”

林羽反倒是眼前一亮,脸上闪过一丝欣喜,等了这么久,终于又把这条大鱼等出来了,没想到这次他竟然主动上钩了!

杨天笑了笑,道:“没事啊,因为根本没什么风险啊。这种小病能有什么风险?”

杨天转回头来,问老爷子道:“老爷子,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

柳老爷子微微一怔,点了点头,“你问吧。”

“第一个,你是不是每天喝水极少,一喝多,就会有想要呕吐的感觉?”杨天问道。

“是,”柳老爷子道。

“第二个,你是不是时常头昏目眩,背部肩胛骨下方偶尔有抽痛。一动,额前就有轻微的痛感?”杨天问道。

“呃是,”柳老爷子的眼中出现了一抹讶异。

“第三个,你是不是时有便秘,尿极黄,臭味浓烈?”杨天问道。

“没错!”柳老爷子面上已经浮现出越来越多的震惊。

“最后一个你是不是腹部时常胀痛,胀痛的时候用手一压就疼痛钻心。但过几分钟,又毫无痛觉,再按下去也没有丝毫感觉?”杨天歪了歪头,道。

“一点儿没错!就是这样!”柳老爷子脑袋上已经流满了汗珠,脸色都兴奋得有些潮红,“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些毛病我都有!”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