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不想辜负我,男生说我不想辜负你

烤鹅呈现漂亮的红褐色,端出烤箱的时候,诱人的香味令三个小女孩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吃了。

“爸爸,快点呀,我和溪溪、霏霏都要吃。”

“冯爸爸这个好香,溪溪想吃。”

“冯爸爸,霏霏也想吃。”

冯一帆端过来,笑着回应:“好好,都可以吃,不过要等一下,现在很烫的,我们稍稍放凉一点点再吃,好不好?”

三个小女孩自然是立刻答应:“好。”

等稍稍放凉了一下,冯一帆首先破开鹅的腹部,将鹅身体里的汁水倒出来。

然后将鹅全部给剁成小块,并且就连鹅头和脖子也都给剁开。

也是幸好坚持每天和面做面条,才能够保证面条的供应充足,没有出现一个中午把面条给卖光的情况。

这一方面是因为苏记的伊府面,是先煮后进行油炸,所以面条是能够存放的。

另一方面,当然也是因为苏记每天中午营业时间有限,不至于出现把准备面条给卖光的情况。

饶是如此,有那么几天里,也是险些就出现了面条卖光断档的情况。男朋友说不想辜负我

为了摆摊的时候,不会出现面条不够用的情况,冯一帆在休息两天里也是做了些面条。

而今天晚上的备货,冯一帆也是让徒弟林瑞峰从和面开始。

“和面现在对你应该不难,但是这个伊府面的难点,不在于和面上,而在于你需要掌握好鸡汤加入的量上,你一定要记住,用鸡汤代替水,但不能加入太多,否则可能会影响到面条劲道。”

冯一帆也是很认真教授林瑞峰,教给他面粉中加入多少鸡蛋,加入多少鸡汤。

这个配比,也算是冯一帆多年来自己摸索的经验。

真的要说起来,可能和苏记前一代人做面条配比都会有所区别。

全家人改变生存环境的重任,落在苗蕾头上。

苗蕾读的是县中学,学习成绩不错,属于有希望读高中、考大学的那类人。

16岁的时候,苗蕾初中毕业,为了早一些参加工作拿收入,选择了读两年学制的中专。不想辜负你不想失去你

依照“哪里来的回哪去”的大方针,像苗蕾这样的学生,中专毕业之后将回到县小学做老师,标配路线跟黄莺一样。

县小学做老师,什么待遇?

夏天聚会时候,同学们已经交流过了,平均每月到手两百几十块。

1992年毕业前,同一时期陈文正跟苏浅浅、许美云和唐瑾谈四角恋,18岁的苗蕾遇到人生中的两个“贵人”。

这俩人呢,一个能帮苗蕾留在九江,另一个能帮她弄到省城的工作名额。

两个路子,都需要代价。

苗蕾不甘心回到县小学过一辈子,选择了走第二个“贵人”的门路,于是她顺利成为了江水花的同事。

来省城的路,不止一条,方雅是她父母托了人情关系,苗蕾没有根基,只能拿自己的身子

“人至贱则无敌,说的应该就是西方光暗两族的无数伪君子吧?男生说怕耽误你的心理!想要杀人者,人恒杀之!今天老子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既然你们依然选择出手对付原始人族,那就要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去死吧!!”

这一刻,杜龙也懒得再听对方的无耻言语了,随着话音落下立马就毫不犹豫地发动全力猛攻,刀斧戬三连击,将蚩尤战法的攻杀手段发挥达到了极致。

眼前这个光明大神王仅仅只是普通王境后期实力的存在,面对杜龙的全力猛攻根本就连招架之力都欠奉,瞬间就被刀光剑影斩爆肉身与神魂,连返回西方光明一族重生池的机会都失去了。

神情漠然地挥手清理掉对方的血肉残渣,顺手将其随身携带的一应战利品收起以后,杜龙这才转身望向眼前这片海底世界。

阵阵喊杀声不绝于耳,也许是因为看到始干被灭杀的缘故,原始人族的气势随之爆涨,变异海族那边则是一落千丈。

在黎洪与姜央这两位神尊境大能强者的率领下,那些变异海族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整个战斗呈现一边倒的势头。

一时间,无数山峰被震塌陷下去,无数普通变异海族惨叫声不断响起,整个海底世界瞬间陷入犹如地狱一样的灭世场景。不要辜负一个爱你的人

在这一刻,杜龙目光幽幽地注视着眼前这犹如灭世一般的场景,心底多少有了一丝明悟,明白始干为何并没有一开始就动用那种强力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了。

如此恐怖的攻击手段,只要稍有不慎还真的有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可能性,若非逼不得已还真不能轻易动用。

“哼哼!你觉得自己能逃离此地吗?!”

就在此时,杜龙的冷哼声随之响起,便见那个幸存下来的光明大神王眼看着大势已去,居然悄无声息地想要逃离开来。

做为一个能够同时分心亿万份的大能强者,杜龙又岂会忽略掉那个光明大神王的存在,仅仅在对方刚刚抬脚逃窜,他的神识传音立马就在对方脑海当中响彻。

便见那个光明大神王脚步微微一滞,最后却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加快速度奔逃,男朋友说对不起我辜负了你就仿佛是被踩中尾巴的猫一样,仓皇失措犹如无头苍蝇一般抱头鼠窜。

叶天开着玩笑说道,跟马丁内兹逗着闷子。

“哈哈哈”

现场再次响起一片笑声,安德森他们全都笑了起来。

对面几名法国人也没好气地笑了,表情颇为无奈。

等笑声稍落,叶天立刻接着说道:

“对于法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中国顶级艺术品、来自清乾隆时期的绢本彩绘,《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我非常感兴趣,想将其收入囊中。

此外,同样收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来自中国敦煌莫高窟藏经洞的那些古代佛教经卷、社会文书、绢画等等文物,我也非常感兴趣。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收藏于枫丹白露宫、以及法国其它博物馆和文博机构的中国古董艺术品,也可以放入交换物品之列,……“

对面几个法国佬直接听傻了,眼睛瞪得溜圆。男生对女生说不想辜负你

他们都被叶天的惊天胃口吓着了,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每个人眼中都闪动着愤怒的火焰,恨不能给他挫骨扬灰!

马丁内兹说的一点没错,但凡被斯蒂文这个混蛋盯上的博物馆或文博机构,看来都免不了被疯狂洗劫一番的悲惨命运。

江水花问:“你不是吹牛吧?”

陈文叹气道:“请允许我重新做自我介绍,我,我是陈文。”

方雅打了陈文一巴掌:“我知道你是陈文!”

陈文摇头:“唉,晚上跳舞,你放的那盘磁带,黄勤他们老男孩乐队,他们是我公司旗下的艺人。”

方雅惊叫:“你是说……你是磁带上那个陈文?”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陈文嬉皮笑脸的,清唱他的开山之作《外滩》。

至于江易鸿的行李箱,依旧放在后备箱里,这车是博物馆给他配的专车,下班以后,司机会帮他把人和行李箱一起送到家的,用不着他来操心。

……

古陶瓷修复中心。

小乔和老戴坐在各自的工作台前,认认真真地做着手上的工作。

小乔手里正在修复的是一件宋代的磁州窑童戏图枕,当一个男生说辜负了你这瓷枕已经碎裂成了好几块,她现在正忙着拼对粘接。

拼着拼着,小乔就有些走神了,停下手里的工作,侧头看了看一边的老戴,问道:

“戴老师啊,这都快过年了,向南怎么还没回来呢?不是说长安那边的古陶瓷修复技艺大比早就已经结束了吗?”

“这我哪儿知道?向南去哪里,又用不着跟我汇报。”

老戴低着头,鼻梁上架着专用的放大镜眼镜,正一边拿着毛笔给一只瓷罐上色,一边嘀咕着。

向南在长安的那场大比里,拿下一等奖的事情,早就传过来了,小乔和老戴两个人听到这消息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我之所以愿意拿出那十几箱极其重要的文献资料,用于交换中国古董艺术品和文物,还有另外一个先决条件!

就是我之前所说的,拿破仑宝藏里发现的那些顶级古董艺术品,至少有一半不能被列入限制离境的艺术品名单!

那些顶级古董艺术品数量太多,本着利益最大化原则,如果将它们悉数售出,必定需要很长时间,周期很可能长达数年!

对我而言,巴黎并不是常住地,我也不可能那些顶级古董艺术品收藏在巴黎的某处住宅里,那会招来无数艺术品大盗!

纽约就不存在这种问题了,我不但住在纽约,公司也在那里,处理这些顶级古董艺术品根本不是问题,也没有任何困难。

所以我才提出这个要求,只有这样,咱们之间的交易才能继续,否则我就只能将那些文献资料收藏起来了,秘而不宣“

太过分了,这不是赤果果的要挟吗,简直岂有此理!

对面的几名法国人眼看又要炸了,准备怒斥叶天一顿。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