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不想耽误我,当男人说我不想耽误你

八点半左后,两个班的生活委员结了账,很多人都打车回了学校,也有一些比较爱玩的同学聚在一起准备去唱唱歌,还向楠哥和周离发来了邀请。

考虑到周离不爱唱歌,楠哥回绝了。

“包子呢,和不和我们去通宵?”

“我不去。”

“哦。”楠哥点点头,又小声悄悄问周离,“你要不要叫上你养的那只妖怪?”

“他肯定想去。”

“叫上呗,人多才好玩。”

“我得借张身份证……”

周离稍作思考,决定向包子借,因为身份证这个东西在这个时代还是比较敏感的,他和室友的关系毕竟算不上熟,有层血缘关系就不一样了。

然后楠哥又带着周离去就近的超市买了好多零食饮料,男朋友说不想耽误我还又买了几罐啤酒。

周离有些无语:“你还没吃饱喝足吗?”

“没有。”

楠哥还买了些鸭脖和鸭头,说:“现在才九点过呢,半夜会饿的,上通宵就得备些东西,你不知道就听我的就可以了。”

“什么?”面前的那些人全都被震惊了。

他们没想到,夏天居然这么强。

这真的和他们听说的完全不同啊。

斩!

夏天一剑斩出!

面前一条直线的人瞬间全部粉碎。

“挡我者死!”夏天大喝一声。

他的这声大喝里面,充满了帝王之气。

一瞬间,面前的那些义军就被吓的双腿发软啊,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甚至有的人都感觉自己的裤子一热,有液体流了出来。

太恐怖了。

现在这里的场面,已经完全不是正常人可以想象的了。

这样的对手,怎么打?

“我不打了,我要回家,他不是人,他的实力已经和我们不在一个纪元了。”

“八十五星罪者,我们怎么打,这就是送死啊。”

“跑,快跑,男朋友突然说不想耽误我你们不要拦着我。”

义军的那些人大声喊道,此时义军的这些人,已经彻底的被夏天的气势给震慑住了,就连义军的那几个头领也没有任何一个敢上前的。

“不要生气了,我下次一定不让别人伤害到我好不好?”

看到叶凡板起脸,苏惜儿俏脸顿时紧张起来。

她伸手轻轻一扯叶凡衣角:“今天这事算了好不好?”

她讨厌端木翔,但也不想那个推人的女孩出事。

“这可是你说的,给我保护好你自己。”

叶凡伸出手指一敲苏惜儿的脑袋:“不然我收拾完坏人再收拾你——”

苏惜儿的皮肤很好,算得上吹弹可破,稍微一敲,就是两个白白的关节印子。

苏惜儿没有躲避,只是楚楚可怜开口:

“你弄疼我了!”

她小嘴噘了起来,但眸子水盈盈的很温顺。

听见楠哥和周离说话,就当没听见。

楠哥很认真的挑选了一块大小合适且新鲜青嫩的生菜,包了两块肉,蘸满柠檬蘸水,然后很熟稔的用筷子辅助将之包得严严实实的,女友说我不想耽误你张大嘴一口吞了下去。

周离目光情不自禁往上一飘,然后对楠哥说:“今晚吃这么多了,够了吧?”

楠哥的脸颊包得鼓鼓的,还在动,她对周离摆了摆手支吾着说:“吃多少我心里有数。”

“真的吗?”

“??”

砰的一声!

楠哥眼睛瞪得浑圆,费力将嘴里的东西咽下:“你嘲讽我!”

“我没有。”

“你就是!”

“……”

“哼!”

似乎想要证明自己,楠哥连着又吃了几分钟,最后一口咽下有些费劲,她舒了口气,摸摸肚子将背靠在了椅背上休息。

这时已经快八点了,大部分人已经吃好了,现在正处于聊天的过程中。

也有很多人是很无聊的。

“走吧。”

“好。”

于是两人一妖找了一个不错的网咖。

网咖环境好,人少,清净。

味道不重。

彩云和益州不同,在这里上网需要先注册,好像和公安部有关,但在网吧就能注册。男人说怕耽误你提分手注册完毕会有一个密码,以后你不管在哪个网吧上网,都是这个密码。

益州网吧基本就是123。

楠哥来学校短短大半个月,已经上了好几个通宵了,包子也是注册过的。

周离是第一次,交了十五的注册费。

包夜二十,真贵。

都是楠哥给的钱。

她知道周离最近穷得很。

在楠哥带领下,他们在竞技区找了处位置,三个人坐在一起。周离坐中间,看着楠哥在屏幕上摁了一下打开机器,他也照着学,顺便帮槐序也打开了。

在微信上问小表妹密码。

楠哥打开游戏,便扭头看他们操作,顺便把零食拿出来铺在桌上。

一听到这里的时候,他们首先是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当他们亲眼看到夏天冲出去的时候,那些人也全都是微微犹豫,随后跟着冲了出去。

双喜城,一直都是一个平安的城市。

这里没有斗争。

这里也没有什么特产,可以说,就算是外来的佣兵和散修,到这里落脚之后也会离开。

因为这里太安逸了。

不过安逸并不代表这里没有的人没有血性。

在他们看到夏天冲出去的时候,给男朋友提分手的句子他们也都跟着冲了出去。

杀!

夏天根本就没有管多少人冲过来,他直接杀到了人群之中。

嗷!

新狮子战歌!

夏天使用鬼头玉发动了狮子战歌,一瞬间,周围数千人,直接倒地。

随后他的身体一动,身后的红凤直接开始发动攻击。

羽杀!

咻!咻!咻!

那些羽毛直接飞射出去,刺穿了那些义军的身体。

说完她又冲着狗:“汪!”

流浪狗:“汪!”

楠哥:“汪!”

流浪狗:呜汪!

见流浪狗呲了牙,楠哥哪里能忍,立马将手伸进挎包里摸索起来。

“咦我的甩棍呢?”楠哥小声嘀咕。

“放在家里了呀。”周离说。

“……”

楠哥的手僵住了,她转头看向周离,见周离也正看着她,那眼神中的意思似乎在说——

你是不是傻?

楠哥刷的一下站起身,撸起袖子,直接朝流浪狗冲了过去。

槐序吃着鸭脖,呆呆的看着楠哥。

“她一直这样吗?”

“对。”

还不到半分钟,楠哥就回来了,她的表情骄傲又不屑,一边把袖子放下来一边说:“这只狗比我想象中还怂,男友说不想耽误我分手还是我们雁城的狗厉害!”

“厉害。”周离点头。

“厉害。”槐序也连忙跟着说。

坐了大概一个小时,夜风吹得冷了,路上的车辆也变得稀疏,楠哥打了个寒颤——

叶凡没好气笑了一下,随后轻轻一抚苏惜儿的脑袋:

“而且这种欺男霸女的家伙,就是死了也不用可惜。”

“早点挂了,可以让不少无辜人少受点伤害。”

他轻声一句:“你不用可怜端木翔的。”

端木翔的行径,叶凡不用多问,也知道他这几天一直纠缠苏惜儿。

如不是自己今天恰好出现,估计失去耐心的端木翔会用强。

想到端木翔这样的人对苏惜儿打龌蹉主意,叶凡就恨不得把他列入死亡名单。

“我不是可怜他,我是担心他死了,你会有麻烦。”

苏惜儿忧心忡忡:“这里是新国,我们不熟,他们又是地头蛇,出事很麻烦的。”

她知道叶凡有能耐,但不清楚叶凡能耐到哪,所以很怕端木翔死了招来是非。异地恋男友说不想耽误我

她眸子还有一丝自责,觉得是自己给叶凡招致麻烦。

“傻丫头,不用担心。”

“别说一个端木翔了,就是他们整个端木家族,哪怕是帝豪银行的端木家族,我也不怕。”

叶凡微微眯起眼睛。

这东马健康药业有点能耐啊,知道金芝林的厉害,所以从摇篮中就开始扼杀了。

他寻思让蔡伶之好好查一查这个东马健康药业的底细。

“酒色掏空睡眠不好的端木翔是这几天来唯一的患者。”

“我知道他有点居心不良,可想着怎么也是一个病人,寻思能不能打开一个缺口。”

“谁知我治好他的睡眠问题后,他不仅没有感谢和帮忙宣称,还死皮赖脸纠缠上我了。”

“推我下阶梯那个小姐姐……其实是端木翔现任女朋友……”

“我理解她的心情,而且都是端木翔的错,你不要怪她好不好?”

苏惜儿神情犹豫着告知叶凡真相,免得他查探出来弄出更大风波。

“我就说,你发个传单,怎会被人推下阶梯,原来跟端木翔有关。”

“你啊你,就是只想着别人,不考虑自己。”

叶凡恨铁不成钢:“你都被她推的摔破脑袋了,还这样为她说话,真是气死我了。”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