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送给前任的歌,真心祝福前任的歌曲

这是一枚黑色玉石,一面刻着飞升二字,另一面刻有‘仙历一千六百三十八纪元,999239年,紫月仙湾碧波飞升界!’

很显然,另一面刻着杜龙飞升的具体日期,以及飞升界的位置信息。

‘果然如龟伯所言,这枚飞升令牌实际上又是自己的新身份令牌,此令牌主人一旦身亡也将随之破碎,将来要加入某些势力,必须有此令牌人家才能放心让你加入!’杜龙在看清令牌上的信息后,暗暗点头想道。

翻手收起这枚将有可能伴随自己一生的飞升令牌,杜龙这才继续随着人流向外行去,很快便来到喧闹不堪的广场外围。

广场外围,矗立着上百栋造型各异的建筑,越靠近飞升界阵门方向的建筑就越豪华气派,一眼望去,可以看到自由联盟、冒险联盟、丹盟、器盟、黑杀会、紫月宗等许多势力招收弟子的办事点。

对于仙界各方势力而言,一百零八座飞升界是各方势力最好的新鲜血液来源,自然不会放弃这个绝佳的场所。

为了抢到优秀的新弟子人选,许多势力干脆派人在广场上动手拉人,也正因为如此,适合送给前任的歌整个飞升界外面的广场之上,才会像菜市场一般喧闹不堪!

但是看金爷现在的状态好像是很紧迫的样子,这不由得让裴君临内心也生出了一股紧迫感。

在这个时候台上的丽姬忽然说话了:“这一次拍卖的是一件大家都很期待的东西,大家不妨猜猜这次拍卖的到底是什么呢?”

红布盖的托盘谁也无法感知托盘里到底放的是什么东西,但是裴君临内心突然生出了一种强烈的预感,他感觉这件东西应该是他需要的,裴君临把目光放在了台上。

伴随着那红布慢慢打开,一股强烈的庚金气息传来,裴君临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那是一个银白色的金属球,就像是水银球一样,凭空悬浮在那里,而且不断的开始流转。整个球体光滑如镜,可以照见人影。

“这枚庚金球,乃是庚金之精华凝聚而成的,而且拥有了一定的灵性。如果想淬炼一些混沌灵宝,分手歌曲大全千万不要放过这件材料。庚金之球,起拍价五千万天元玉。”丽姬朝着台下宣布。

五千万的起拍价这绝对是天价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觉得贵,因为这种东西担得起这样的价值。

回去之后二人来到玄炎老祖处,将那里的情况说明后玄炎宗便开始布置传送阵,本想第二日在布置的,但是没成想师傅一声令下这倒是用不上二人了。

无事一身轻白幽若坐在桃树上喝着酒好不惬意,这是不远处走来了墨尘,“墨尘。”

“少主。”

“你怎么了?”见他神色不对白幽若从树上跳下来说道。

“没事。”

“你有没有事我还看不出来,往日都是情绪不外漏的主,怎么今日这苦大仇深的?”

白幽若递给了墨尘一瓶酒,墨尘道谢接过后大口的喝了几口,看他喝的这么凶白幽若制止道“你这么个喝法是想将自己灌醉?表达放不下前任的歌曲

“如果能够喝醉就好了。”

果然是出事了,“你究竟怎么回事?”问完白幽若又试探的道“是跟楚恒有关?”

闻言墨尘瞬间抬头惊讶的看着白幽若,不用他说话白幽若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凭着他这神情可看出他很惊讶自己能够猜出来,只是这几人中怕是也只有他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吧。

估计大多数老板都有做电影的梦想,想捧红几个巨星,也想创作几部经典,这些东西拿出来炫耀,发往哪里那是足足的,就算是最有钱的马爸爸,也凭亿出演。

作为一个穿越者,最容易赚钱的不是科技,而是文化,陈清水脑子里有无数的歌曲和影视的优秀作品,随随便便拿出一个来,也能创造一次院线巅峰了。

“王力宏,我可是对他寄予厚望的,希望这次别让我失望。”

“唉,德林,刚才你说那话有些太重了。”

原来莫德林刚才说那么伤人的话是故意的。

他解释道:“这小妮子虽然整天哭哭啼啼的,可是心里也倔强的很,要是不这么说,他绝对会辞职的。”

“她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啊,离开了公司,连个能投奔的人都没有,而且现在有时这个状态,适合怀念前任的歌你放心让她一个人离开吗?”

在雪清公司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正职撩正职、副职撩副职,陈清水整天跟邱月珊混迹在一块,而莫德林又有事儿没事儿,去逗逗小桃。

除了邱月珊外,莫德林应该是最关心他的那一个了。

“你说得对。”

莫德林接着说道:“只是邱会计?”

“不说了,我也说过了,人各有志,既然不是一路人,也不必强求。”

陈清水摆了摆手:“好了,不提了,得打起精神来。”

高层离职,对于公司的影响是极为巨大的,外界已经就此衍生了各种对公司的,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和谣言已经传播开来。

“长点心吧,好好干,当个有用的人,你就不会被任何人抛弃,在这儿也浑浑噩噩的过下去,你还会继续失去。唱给忘不掉前任的歌

陈清水也没想办博,话虽难听可确实是这个道理,通过这件事也可以表明邱月珊是个”利益至上”的女人,她不可能放弃一个有用的人。

小桃咬了咬嘴唇,逐渐对自己产生的怀疑,也对邱月珊产生了怀疑。

陈清水接着补充道:“去做吧,你做的来的。”

小桃缓缓地上前,拿起了那份聘用合同,有由于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低下头一言不发。

看着小桃这伤心的模样,陈清水其实也挺心疼的,邱月珊走了,受到伤害最大的人是小桃,我这个把邱月珊当成亲姐姐看待的孩子,从此之后又是孤单一人了。

“好了,文件一式两份,你留一份,剩的一份进公司档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公司的财务部部长了。”

紧接着陈清水厉声说道:“即刻上任!”

小桃转身的一瞬间,眼泪就哗哗的流了出来,可是这个小女孩也学着邱月珊那样开始倔强起来,适合告别前任的歌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它滴落下来。

一时间郭妈妈哭得更凶了……

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做成夫妻,但哪怕是做前世的母子,我也要治好你的癔症。不管是做姐还是做妈,也不管花多大的代价,我都要治好你的心魔。

她深知这个无所不能的大男孩儿,无坚不摧的外表下是一颗多么缺乏安全感的脆弱的心。自己一定会用所有的爱给他足够的安抚和安全感,用自己的生命去呵护着她的大宝贝。哪怕是耗尽最后一滴血,也不会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郭御姐在心里狠狠的发着誓。

然而这一切她的大宝贝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此时的他正在梦魇中不停的奔跑、不停的躲避着深不可测的各种危险。他想大叫却喊不出来,想挣扎却没有气力,只能不停的乱抓乱挠,把郭妈妈的手都给抓疼了。

看着庄宝贝的痛苦御姐郭别提多么难受了,她的心在滴血……

“憨孩子,你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啊?你这么坚韧和痛苦的抗争,到底图个什么、到底图个什么啊?……”

“月佬啊,月佬,唱给前任的歌释然的你来作证,我郭梦情,情愿代替他独自承受所有的不幸和痛苦,只要老天爷能放过他。这孩子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

本来约他出来是想让他独享卿卿我我的二人世界,没想到他为了工作又扯上了马同学。我的心肝宝贝,你什么时候能真正的躺到我的怀里来,真正的做我的大男人呢,姐不图金不图银只图你这个人……

此时的郭御姐早已泣不成声了。

她知道庄金荣之所以这么拼命的工作,完全是为了配合自己,当好这个大笔一挥就能左右别人命运的“一姐”。

说实话。

她对权力也是十分向往的,哪个女人不盼望着被别人崇拜和尊敬呢?就拿她小小语文组的办公室来说吧,她的那些同事哪个不是为了点蝇头小利争的头破血流?哪个不是为了一星半点的权利斗得你死我活?如今自己也站上了权力的巅峰,拥有了左右别人命运的权利,这种时空角色的转换让御姐郭也止不住地感慨万千……

特别是。

看到昔日的美女同学马冬梅崇拜和羡慕的看着自己批条子的时候,郭一姐觉得一切的辛苦和努力都是值得的。但郭一姐并没有任何的骄傲和膨胀,相反更觉得自己做的还很不够,还得更加努力,否则对不起庄小弟对自己的栽培和鼓励。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