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生病了我离开了他,男朋友说他生病了

“哪疼?胸口吗?我看看。”慕雪染说着,就要扒开他的衣服。

帝九枭立马抬手阻止,这么多人看着呢,再说,刚刚那一拳力道并不重,根本就是不痛不痒。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慕雪染不放心,毕竟看他的表情,刚刚明明很痛苦。

刚要开口,欧诺就抢先道:“小公主,这家伙就是装的,我那一拳并没有怎么用力。”

他虽然出拳狠辣,但打在他身上时明明已经收了几分力,毕竟这人也算是自己的表妹夫,他也得顾忌些不是?

慕雪染抬眸盯着帝九枭,眼神里带着疑惑和探究。

帝九枭不慌不乱,笑了笑,却怎么看怎么勉强,“慕慕,我真的没事。”

他丫的,欧诺恨不得再狠狠地给他一拳,这人真是不要脸呐。

他越是这样,慕雪染越是担心,“我带你回房间检查一下。”

与欧诺擦肩而过,帝九枭唇角勾起一抹挑衅又得意的笑。

而慕雪染担心则乱,男朋友生病了我离开了他并没有注意到他和欧诺之间的互动。

“你……”欧诺气闷,看向一旁眉眼深沉,不知在想什么的欧梵,“父亲,他……”

不等欧诺说完,欧梵反问:“他实力很强?”

“是。”欧诺点头道,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你可知道他是什么身份?”欧梵淡声道。

欧诺摇摇头,“不知,但也肯定不一般。”

“嗯,他就是M国K势力的首领,King。”

欧诺震惊,“怪不得那么强,那小公主她……”

“雪儿应该是知道的,还有,雪儿就是狼牙,当年袭击你的是沃克家族的人。”

欧诺瞳孔微缩,“狼牙是小公主?!”

在他印象中,他的小公主单纯、可爱又乖巧,和狼牙沾不上半点关系。

可她却杀了罗佩·沃克,成为令东南亚毒枭忌惮的存在。

心痛、懊恼,一股脑的涌上来,男朋友肚子痛安慰语句欧诺眼眶微红,声音沙哑道:“父亲,都是因为我。”

欧梵明白他的意思,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不用自责,对她来说,经历这些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施清海:“……”

得,这又是一顶大大的黑锅扣下来。

“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施清海不跟唐妩拌嘴了,弯腰把上半身伸进车内,解开唐妩身上的安全带,再小心翼翼地把唐妩抱出来。

唐妩脸色虽是冰冷,但总是没再做出什么反对的动作。

抱着唐妩回到了副驾驶位,施清海把座位调低调后,让唐妩半躺着,再把她的高跟鞋给拖了下来。

那本应白皙嫩腻的脚踝此时不仅一片红肿,更是划破了好几道口子。

被施清海抓着脚,唐妩脸色微红,只感觉浑身说不出的别扭。

又想到施清海是个医生,唐妩忍着不自在,也便由着他了。

“就这样先放着,歪的有点严重,先别动,我去看下车有没有什么问题。”

施清海交代了声,男朋友生病了怎么关心赶紧来到车头检查了一边,没什么问题后便回到了驾驶室,开车离开。

“先去医院打一针破伤风吧,然后再给你脚治一下,这应该属于三级扭伤了。”

客房。

慕雪染半信半疑的盯着帝九枭,后者轻咳一声,委屈道:“慕慕~”

慕雪染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帝九枭,你好幼稚。”

说完,坐到对面沙发上,看向窗外,不想再理他。

这人真是,都快三十的大男人,居然扮弱博她的同情,还是因为吃醋!

帝九枭暗道:好像玩得有些过了。

起身坐到她旁边,“慕慕,我是真的疼,不信你看看。”

说着,帝九枭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衣领处。

微凉的小手碰到他温暖的肌肤,似被烫了一下,慕雪染猛地将手缩回。

对上帝九枭带着戏谑的眸子,红晕漫上慕雪染的耳垂,这还是杀伐果断、令人敬畏的帝大总裁么?她怎么觉得就是个厚脸皮的无赖呢?

慕雪染捏了捏帝九枭的脸颊,故作认真道:“帝九枭,我觉得你被调包了。”

“哦?”帝九枭拉着她的小手,在指尖轻轻落下一吻,声音低哑道:“那慕慕要不要检查一下,男朋友说难受怎么回复我到底有没有被调包?”

随即又对魏倩道:“老婆,这是我常跟你说起的表哥,方小乐,这位是我表姐方胜男。”

魏倩微笑着朝两人点点头:“表哥好,表姐好,麻烦你们了,还特意来接我们。”

方胜男有些惊艳地上下打量魏倩,这是个典型的灯城女孩,五官清秀,身材娇小,乖乖巧巧的,算的上是个小美女,

再加上“公司老总”的身份,这就有点美女总裁的味道了。

而且魏倩看起来也很有礼貌,没有那种千金大小姐的傲娇。

当然,如果忽视掉宋姜手里的五个大行李箱以及背上的背包,那魏倩就更加完美了。

不过即便如此,以宋姜的条件能找到这么好的女孩子,已经足够令人羡慕了。

宋姜这龟儿子走了啥子狗屎运哦!男朋友生病了安慰短信

日起鬼子的,咋子我弟没的这种运气?!

方胜男勉强微笑着和魏倩握手,心里不禁有些郁闷。

“表姐你真漂亮。”

魏倩微笑着道。

“弟妹你才漂亮呢,又是公司老总,才貌双全,宋姜真的有福气啊!”

方胜男一边由衷地夸赞魏倩,心里一边羡慕嫉妒的滴着血。

“是啊,遇到小倩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犹豫了下,施清海继续道:“我跟你说这些呢,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就是那里有些混乱,地下势力混杂,穷山恶水出刁民,你最好防患于未然,提前做好应对措施。”

听到施清海的话,唐妩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就连脚踝上的疼痛这时候都仿佛自动少了很多。

自己,又一次误会施清海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

“嗯。”施清海笑着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怎么……”话说到一半,男朋友说生病了怎么回慕雪染后知后觉,挑眉道:“帝九枭,你要不要脸?”

“慕慕如果不喜欢,可以不要。”帝九枭打趣道,要脸的话,当初又怎么会那么快将人骗到自家的户口本上?

慕雪染嗔睨了他一眼,问道:“你怎么会阿诺表哥打架?”

“是他先提出来的,我不应,岂不是很没面子?”

脸都不要了,还要什么面子?慕雪染腹诽。

帝九枭将人抱坐在腿上,嗅着她发间的清香,格外安心。

“慕慕,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吧,事情都解决了,也该回去了。”慕雪染淡声道。

………………

京大,第十一教学楼。

刚下了第一节英语课,大多人都在刷着手机。

看到顶部跳出来的彩信消息,初静好疑惑,谁会给她发短信?而且还是彩信。

发件人是个陌生的号码,初静好点开信息,死死的盯着屏幕,眼里带着震惊、不可置信,和受伤。

他怕再次激怒面前的这位大人。安慰男朋友暖心的句子

吃了。

甲龙将毒龙王的手臂吃了,就这样一口一口的吃着,吃的速度并不快。

毒龙王虽然没有抬头,但他却可以听到甲龙咀嚼的声音。

听着自己的手臂被人吃着,这种感觉是无法形容的。

他的心情,在这一刻,简直就是要崩溃了一样。

“接到了。”毒龙王急忙说道。

“接到了为什么还敢算计他?”甲龙再次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毒龙王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明白,自己今天是要栽在这里了。

噗!

毒龙王也没有废话,直接将自己的另外一条手臂靠着力量硬生生的给切了下来。

切下来可比被撕下来的感觉好多了。

“恩?”甲龙看到毒龙王的举动,面色更加的冷了:“你还真是喜欢自作主张啊,我让你自己动手了吗?”

“大人,属下做错了事,该罚,不管大人怎么处罚属下,属下都接受。”毒龙王强忍着自己身上的疼痛,咬着牙说道。

事实上,她恨神奇艾米!

但是,正如她妈妈所说,神奇艾米是她的姐姐,是这个姐姐让她拥有房子、信托基金以及一切的一切。

所以,她只能在心里恨,在外面,依旧要保持神奇艾米本尊的形象,不时还要接受采访,谈谈神奇艾米的其他生活趣事。

这些她没有,只能由父母或者她自己编造的幕后故事,读者们最爱看了。

如今,书里的神奇艾米又要抢走亚当。

想到这里,神奇艾米又看向在那边和MAX调情的亚当,眼神一冷。

从来只有她拒绝人的,还从来没有人能拒绝她!

她的世界里不允许有这么牛逼的人物存在!

“艾米,快和我们说说你和亚当·邓肯的故事,我有预感,这一次的故事会非常精彩。”

老妇人和老公讨论许久,这才将目光重新放回女儿的身上,有些期待的问道。

至于女儿高中早恋什么的,她根本不在乎。

反正书里的神奇艾米是不会早恋的,那才是他们完美的女儿。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