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领导能力的女人面相,有领导气质的女人面相

梁若雪深深地看着施清海,似乎是要把施清海的模样烙印在心底似的。

这还是她第一次敢于与施清海对视。

她的心底,燃起了某种勇气。

“谢谢你,施大哥。”

她轻声说道。

——

梁若雪很好,施清海很喜欢。

第二天下午,他做了第一个尝试。

买股票!

假若这个世界真的存在某种规则,而这种规则又会将自己与兵王秦风默默联系在一起的话,那么无论自己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会被这个世界所修正!

正如自己刚开始穿越回来所想一样!自己不想与兵王秦风产生任何联系,于是自己需要把资产进行缩水,但是缩水资产,这一切都是要建立在逻辑合理上!

买股票,对施清海来说,是一个符合逻辑的尝试!有领导能力的女人面相

“分析师,你是说白云机场、万行银行、以及科润建材这三只股票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持续下跌吗?”

分析师自信地点了点头:“是的,经过大数据分析以及我长达数十年的从业知识,这三只股票在至少一个月内将持续下跌,并且不会回升。”

“你们简直太过分了!爸、妈,你们可一定要替女儿做主呀!”

“柔柔你放心,这个主,妈做定了!不要说这个小妖精现在还得叫我一声妈,就是她离开了邓家,我养了她这么多多年,这件事情也得是由我说的算!”

尤添的态度坚决,游萍只好搬出自己当妈的身份,来压着邓颖。

旁边的大姨、大姑们一听她这样说,又跟着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了邓颖。

二婶:“当初要不是你妈好心留下你,你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

三姑:“就是,年纪轻轻就勾引自己的姐夫,也不知道这些年在外面还做过多少见不得人事?”

六婆:“要我说,当初就不该留下她,跟她妈一样,就是一个祸害人的小妖精!事业有成的女人面相”

听到这里,邓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够了!说我可以,别说我妈!从小到大,你们一直说他们是好心收留我,可是我是他邓家平的女儿,邓家养我这么大是义务。至于你口中这个所谓的妈······”说着,邓颖双眼猩红地转头看向游萍,语气讽刺地继续开口:

“有没有资格让我叫你一声妈,你自己很清楚!今天的事情,我们不是来征求你们的同意,而是通知你们!我们结婚,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的?”

这是邓颖第一次对家里人这样说话,大家不光是被她的话震惊到了,更是被她这一刻的气势给震慑到了。

一向冷静自持的邓颖,居然还有这样强势的一面,尤添倒是颇为欣慰的勾了勾唇角。

“你······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游萍被气得不轻,骂了一句,对上邓颖犀利的眼神,又悻悻地向邓家平抱怨道:

陈江脑子嗡嗡作响,他已经很努力不和过去的生活产生联系了,然而这·····

他又一次举起手中的照片。

不行!哪怕是同名同姓又碰巧长一样也不行!女人当领导的面相

陈江第一次严明拒绝了林经理的要求。

“不是,小陈。你也得为集体考虑考虑吧?老公的闺女是刁蛮任性,很难带。这样,我问上级申请,在你带老总闺女期间,每月给你加一千五工资。”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陈江语塞,那三个月发生的事儿过于匪夷所思,林经理是不会相信的。

他不愿自己来之不易的平静生活再被什么人打破,脑子一抽,索性以辞职相逼。

林经理变了脸色,沉默了良久,他收回那个档案袋:“这样吧,条件不变。你再回去好好考虑,明天下午老总闺女才来上岗,明早你再给我答复。”

林经理说完看了看时间:“再有一个小时,差不多就下班了。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经理,我是真不行。”陈江一脸为难的说道。林经理抬起手,打断了他的话:“先到这儿吧,领导看上的女人的特点现在这世道,工作怪不好找的,别老动不动就说辞职,都是成年人了,就算是在这公司混两三年资历,你不也得忍忍吗?”

出租车司机空洞的双眼一直锁定在他身上,哪怕他闭上车门,出租车司机仍旧直勾勾的看着他。

“特么的,今天怎么这么晦气!”他暴躁的在出租车的轮胎上踹了一脚。

出租车司机推开车门走下车来,他的外表邋里邋遢,可他身上那极具压迫感的气势,却几乎令陈江窒息。

“这时候还愣着干什么,跑啊!”

陈江迷迷瞪瞪答应了一声,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了。是谁?他顺着那条光洁的手臂望去,那头跃动着的暗红色的短发进入他的视线。

是她!

王丹拉着陈江的手,奔着不远处购物广场跑去。路过的行人朝他们投去疑惑地眼光,可能怕被他们撞到,纷纷朝两边避闪。密集的车流在公路上呼啸而过,绿灯亮起,三三两两的行人闲散的走在人行道上。

“你记住了,必成大器的女人面相有什么困难,打我电话,知道了吗?”

在小说的剧情中,梁若雪一家的命运十分凄惨。梁母早前便因为与拆迁户的斗争中落下病根,在后面更因为一次简单的外出就遭到车祸重伤,家里的积蓄再度挥霍一空,梁若雪一家几乎再度陷入了绝境!

也就是这时候,兵王秦风再度出马,帮助梁若雪一家度过难关,也收获了梁若雪的芳心。

现在这时候,虽然施清海还没有做好要与兵王秦风斗争的决心,但也要开始做一些准备了。

梁若雪抿唇,并没有马上答应。

她缄默不言。

施清海同样没有说话,等待着她的回答。

“施大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过了一会,她问道。

施清海认真地想了一下,道:“有时候做一些事情,是不需要理由的。就如同我们在活着的时候,很有能力的女人面相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迷惘中度过,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寻找某些东西。”

“村上春树说过,活着,意味着要做点什么事情。我现在很清楚,我帮你,是正确的。而这件事情,恰恰是不需要理由的。”

陈江不想这么快就把这份报表交上去,这样的话,经理会顺着他的话头又交代给他别的事去做。眼看着这就快要到九点了,他还约好了老姜下班一起去喝两杯的。他久违的玩起这种无伤大雅的小心机,甚至为此而感到窃喜。

“报表明天再做也可以,叫你来是因为别的事。”

陈江罕见的在电话中听出林经理话里有几分苦恼的情绪,他心里愈加没底。

不会又有什么高难度任务要交给他吧?他的能力在组里公认的强,所谓能者多劳,经理时常将一些难题甩给他。他叹了口气,离开座位。老姜朝他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能当女领导的面相陈江则不客气的朝他比了个中指。

到了经理办公室门口,陈江敲了敲门。破天荒的林经理亲自过来给他开门,光是这等礼待,陈江就意识到这次任务有多严峻了。

林经理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鼓鼓的档案袋,推到陈江手边。

“先看看吧,这是人事部的老刘给我的。”林经理用一种无可奈何的语气说道。

陈江犹豫了良久,这才硬着头皮抬起手打开档案袋,将里面装着的厚厚一叠A4纸拿了出来。

正这么想着,又有人来了!

一个非常干连的女人,身后跟着好几个助理!一路过来其他人都是给让开了道。

其他人不认识这个女人,夏长河跟夏北秋两个人恨不得上去给她一口。

罗清!

这个一手让夏氏集团破产,然后现在又想着要重新收购夏氏的女人!

虽然说这一切都是南宫问仙让她去做的,但是这两兄弟却是将所有的帐都记在了她的头上。毕竟西南湾南宫问仙开着出租车横冲直撞所做的那些事情,真的是已经快将他们的胆子都吓破了!

继续跟苏秋白作对,实在是没有那个勇气了!

“小小吗?你不用担心伯父看病的花销,这些我全部都会处理的。”

罗清也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夏老爷子跟夏长河兄弟两个人,不过她却没有过去多说一句话,直接就笑着跟苏小小打起了招呼。对于她来说,这里最重要的就是苏小小,至于夏家……貌似现在已经完蛋了!

旁边的人本来都在好奇罗清到底是什么身份,现在听她开口第一句话,所有人都是被吓到了。尤其是苏小小貌似压根不认识她!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