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强势内心自卑的女人,外表强势内心小女人

“他现在难道还没有长大?”钱村长笑了笑。

快两米高的个子还没有长大。

那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你错了,刘星今年还在读高一呢!十七岁都没有满,怎么长大了?”董步文反问了一句。

“什么……他……他才十七岁?”钱村长惊的说话都结巴了。

“你认为我会拿这事情跟你开玩笑吗?”董步文看着钱村长。

他当时跟一众领导也是挺吃惊的。

惊的下巴中午吃饭的时候都疼了。

但大领导的话怎么可能有假,当时还配上了拍摄下来的图片。

要不是这样,他真的怀疑开会时听到的一切是在做梦。

“好吧!那我回去好好招待这个刘星去。”钱村长连道。

“等等,他不是要买下国泰鞋厂吗?表面强势内心自卑的女人依我看你以深港县的名义送给他好了,这样的目的,可以让国泰鞋厂遗留下来的麻烦事都转移到了刘星的手上,他是商业奇才,要处理起来看肯定容易的很,但我们可就不行,看着都有些头疼。”董步文开始给钱村长支招了,言语中透着揶揄。

“可是,刘星已经愿意出十万来买下国泰鞋厂了啊!咱们就这样送给让他,那转眼间十万就没了。”钱村长连提醒道。

“你懂什么,要是能利用国泰鞋厂留下刘星这个人才,区区十万算什么?”董步文看着钱村长:“他以后在福田村站稳了脚跟,将一些好的商业模式带到了深港县,那咱们可就赚大了。”

“不要因为一点蝇头小利,而没有大局观,知道吗?”顿了顿,董步文又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了。男人会喜欢内心强大女人吗”钱村长连点头。

听了董步文这一席话。

他这才知道跟董步文的差距在哪。

为什么董步文能坐上副县长的位置。

而他却是永远只能干村长。

“知道了赶紧回去。”董步文挥了挥手。

“好!好!”钱村长转身就走了。

走的干净利落。

……

第二天早上八点一刻。

三德饭店。

房间中,刘星又被吵醒了。

……

双排座后座上。

青莲这次也跟着前往了国泰鞋厂。

瓜子跟小不点也在。

之所以这样,那是为了防备这人都走了。

留在三德饭店中会出事。

当然了,青莲跟着来,也是为了防备在国泰鞋厂出事。

然而等他们这一行人来到了国泰鞋厂才知道。

根本就没有任何危险,大门是敞开的。

之前闹事要工资的员工。

此时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就是偶尔遇上的几个。

那也是和善的很。

这不正常的一幕。内心强大到可怕的表现

让刘星、王昆仑、赵构等人不由警惕了起来。

其中刘星在来到了杨永信的办公室后,就开门见山的问道:“钱村长,这个国泰鞋厂的环境,怎么有些不对劲啊?”

“哪里不对劲了?”钱村长笑了笑。

“以前可是乱的很。”王昆仑插嘴说了一句。

叶凡轻轻点头:“记得,当时从艾丽丝号弄出来后,就让韩月他们连夜运走了。”

“那批黄金卖给了猜霸做贮备的。”

“韩老他们收了猜霸的转账,但因仓库问题,猜霸一直没有把黄金提走,始终藏在韩老提供的一个防空洞里。”

宋红颜把事情简述出来:“猜霸好不容易解决了储藏问题要接收,结果暴毙还被金氏家族霸占了产业和地盘。”

“那批黄金也就继续躺在防空洞。”

“因为它太重了,加上韩老认定是猜霸的东西,准备留给猜霸后人,所以十四艘大船撤离时没贪占这批黄金。”

她补充一句:“这些黄金因此再躲过一劫没有落入金文都手里。”

叶凡追问一声:“韩老他们现在想要运回这批黄金?女人外表坚强内心很脆”

“没错,猜霸子侄尽数被金家杀掉,黄金也算无主了,最重要的是不想便宜了金氏家族,所以韩老和外公准备运回来。”

宋红颜一笑:“他们今晚见几个老熟人去了,看看有什么法子通过封锁运回黄金。”

“对了,现在杨永信被抓了,咱们什么时候来是商谈买下国泰鞋厂的事情?”钱村长见该说的他都说了,当下直接问出了最关心的话题。

其他几个村干部,也是纷纷看向了刘星。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他们看着国泰鞋厂现在就头疼不已。

那么多的员工追问他们福田村要工资,还有好多材料供应商要找他们福田村要钱,这样下去,那只怕晚上都别想睡觉了。

所以尽快将国泰鞋厂卖掉。

那是势在必行。

刘星一愣之下就看出了这里面的关键。

他笑了笑道:“商谈买下国泰鞋厂的事情可不能急,首先你们得将有关证件给我准备好,而我也的去准备钱啊!放心,之前说好的十万,一分都不会少。”

这话让钱村长顿时放心下来:“不知你家是哪里的啊?极度自卑的人最可怕旗下有什么产业?”

“别误会啊!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到时候上面的领导问起来,我也好有一个说法。”顿了顿,钱村长又补充了一句。

“我家在湘南省的樟木乡,至于其他的产业,有一个百货商店,还有一个美食一条街跟水果批发市场,最近还开了一家医院。”刘星也没有隐瞒,笑了笑就随口回了一句。

这口古钟之上,散发着幽远且神秘的气息,其上隐隐浮现的纹路,让人不禁有一种敬畏之心。

“咚”的一声。

当这口古钟异象中,响起浑厚的声音之时。

整个千临城内的修士,忽然陷入了一种玄妙之内。

……

而密室之中。

小黑再度惊讶不已:“破魔之音,这又是来自于我原本所在世界的异象,我现在越来越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中界之人!”

所谓破魔之心,乃是能够清除修士体内的魔障,或者说是心魔的一种声响。

一般修士体内或多或少会有一点魔障,女生自卑的表现或者是心魔,只是或许平时连自己也没发现。

想要追求无上大道,到了最后,可是容不得有任何一丝魔障,或者是心魔的。

当然哪怕是没有心魔和魔障的人,在听到破魔之音后,也会让自己的心神更加坚固。

沈风突破所带来的破魔之音,对他自己的用处最大,当然同样能够给其余听到这种声音的人一些用处。

在沈风沉浸在破魔之音内的时候。

整个千临城内的大部分修士,感受到了这种好处,甚至有人感觉,向逍遥仙帝所在的地方跪拜,能够体会到更深的玄妙。

殊不知那是因为他们是同时帮林羽办事,所以四大天王才愿意帮助他们,平日里没什么事的时候,四大天王对百人屠和春生秋满都不怎么待见,因为四大天王觉得春生和秋满就是百人屠的跟班,百人屠说啥他们就干啥……

不过四大天王对步承的态度倒还不错,因为四大天王发现步承和百人屠也不对付,内心自卑女人的表现时不时的就互怼,他们迫切的想把步承发展到他们这边的阵营,这也是林羽让步承跟四大天王传消息的原因。

林羽听到这四兄弟的话,也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知道,虽然四大天王神情上对百人屠有些冷漠,甚至有些敌对,但是内心还是能分的清大家都是一个整体的。

林羽跟他们大致商量了几种对付荣桓的方法之后,便让大家回去再细细的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补充的,随后结束酒席,各自离去。

而四大天王四兄弟则准备返回荣桓的住处,接替大军和秦朗,盯梢荣桓。

“大哥,这个点儿轮到我了,我去盯那老小子了!”

孙老二看了眼时间说道,接着转身就准备去开车,为了开车,他中午的时候特地喝的茶水。

“有事,有事。”钱村长放下茶杯连道:“其实让我抓杨永信的是一个叫刘星的老板,他是从湘南省过来投资的,说是要买下这个国泰鞋厂,他的旗下有一个百货商店,还有什么美食一条街跟水果批发市场,好像还新开了一家医院,我今天找您就是为了他而来,怕他是一个骗子。”

“你说什么?”董步文瞪大了眼睛。

“我说我怕这个刘老板是一个骗子……”钱村长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董步文给打断了:“我问你这个买下国泰鞋厂的人叫什么。”

“刘星啊!”钱村长回道。

“你确定?”

“你确定他是湘南省人士?而且旗下有医院跟水果批发市场?”董步文惊的站了起来。

“确定啊!这个应该错不了。”钱村长连道:“他不会是什么通缉犯吧?我看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牛高马大的,就是他自己,我滴个娘,那身高至少也快两米了。”

“你这样说的话,这个刘星肯定是我知道的那个刘星。”董步文闻言大笑了起来:“哈哈哈……钱村长,你走大运了,这个刘星他不简单啊!”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