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说随缘就是拒绝,男人说随缘是怎么想的

“海瑟,什么情况?”

泰德这会要还是看不出有问题,那就真成傻子了。

“啊哦。”

莉莉也第一时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巴尼斯丁森!!!”

泰德咬牙切齿的看向巴尼:“你骗我!!!”

“好了,好了。”

巴尼破罐子破摔:“我们没有骗你,只不过故事不还没有结束嘛,莉莉看到的是我们装的,那会子,我们的确什么都没做,就是为了给你上一课,莉莉走后的不算,所以也不算骗你。”

“之后的不算?”

泰德真怒了:“你太过分了!”

“是啊,巴尼,你太过分了!”

莉莉和马修也跟着声讨。

“我就说,我怎么会错呢,懂的都懂啊。”

亚当叹息道:“在美色面前,男人说随缘就是拒绝巴尼哪有什么原则?他上次还信誓旦旦的答应马修,不拿马修前途开玩笑呢。

相信他不将罪恶之手伸向自己的妹妹,岂不是相信猫不吃鱼,狗不吃肉?”

他定了定神,向四周张望。不出所料,几排书架之后,那位“陪同”学者的骑士靠在角落里睡得正香,而满头白发的学者却不见踪影。

埃德低头瞪着地面。他以为只有尼亚知道要如何进入底层……但那可是杰?奥伊兰……

“我对藏在这座塔下的力量并没有兴趣——如果那是你所担心的。”

老人的声音从他的头顶飘了下来,“或者说……我的兴趣没有大到愿意承担控制它的危险。”

埃德尴尬地抬头。书架间隐藏着盘旋向上的阶梯,却没有扶手。奥伊兰的脚步像他记忆中一样沉稳……平淡的语气中暗藏的讽刺也跟从前一模一样。

“如果你实在放心不下,不如向那位美丽的太后陛下揭穿我的身份?”老人瞥了他一眼,“听说她对你信任有加。”

埃德沉默了一小会儿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很清楚,男人对女人说一切随缘对着奥伊兰,他在口头上占不到任何便宜……他在任何方面都占不到任何便宜。

“不是那样。”他索性坦率地开口,“我来寻求你的帮助。”

“先生,那你能不能形容一下那些人的长相,他们是哪国人?长什么样子?”

“哪国人?长什么样子?”

那同伴听到这个问题,双眼之中顿时露出茫然神色。

“天呐,我想不起来了,我记得当时明明看清楚了他们的长相的。”

“让我再想想,奥,他说的没错,他们好像戴面具了。”

这家伙使劲儿摇着脑袋,却最终还是无法回忆起当时那些劫匪的模样。

酒店总统套房内。

林肖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看着电视。

电视上,正是各路记者在采访当事人。

那些家伙能够清晰说出当时的场景。

但是一旦说到劫匪相貌和身份的时候,却都是一脸茫然。

这自然是冷楠和言冰的功劳。

已经通过特殊手段,封锁了当时大厅之中所有人关于劫匪相貌的记忆。

所以说,冷楠喜欢研究各种稀奇古怪蛊术的习惯,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这次挺过瘾,男人说随缘还有机会吗让井上家族的名誉受到很大打击!”

旁边南方桦笑着开口说道。

“啪!”

一声枪响,那恶狠狠质问的保安头目直接被爆头。

剩下那些人直接都是一哆嗦,狠得不要不要的。

“山本鹏先生来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所有保安人员眼中马上恢复生机!

山本鹏,那可是名副其实的五叶樱花武士!

是绝对的高手!

有他在,这些劫匪肯定会很惨。

结果……

没有结果了。

只是一个五叶樱花武士,自然不可能是林肖的对手。

第二天,一则爆炸性新闻轰动整个日本。

井上家族社团旗下产业香榭会所,遭遇打劫!

消息一出,所有人惊呆。

第一,谁都没有想到,井上家族竟然会偷偷的在东京城开设赌场。

这可是日本法律不允许的。

而且井上家族在日本还是很牛叉的家族。男人对女人说随缘

竟然做这种勾当,让普通百姓分外愤怒。

去还是不去,是一个问题!

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去,很容易惹恼各自大界的界主,毕竟界主如今没有表态。

而不去,万一到时候打起来,被清算了怎么办?

毕竟连第一十绝都被烧焦后扔了出来。

但是天秀这个如今无色界的老大,居然带头了。

这简直就是里应外合,故意给峨眉那边台阶下一样!

天秀一带头,无色界这边的各大势力和宗门纷纷坐不住了。

就算背后有不满,有辱骂,但是无色界的各大宗门不少还是纷纷表态了。

而整个无色界有多少宗门?

有何止上万!

林林总总数万,乃至十万以上。

各大宗门纷纷带着贺礼去峨眉朝拜去了。

毕竟自己家地盘上的老大都去了,其他人敢不去?

而且即便要打起来,但是至少此刻也还没有撕破脸皮。

这一带头,其他大界也瞬间为难了。

如意九龙皇朝皇子亲自带着红缺去拜访!男生说一切随缘啥意思

再次一个消息崩了出来。

如意天界那边也去了。

“这些老东西!”如意老怪怒骂道。

就是苍穹之下也都脸色十分难看。

众人簇拥着海瑟去了隔壁的医学中心,抽血化验。

有亚当的面子,很快就出了结果。

“亚当,怎么样?”

泰德眼巴巴的望着。

“阴性。”

亚当看了一眼报告后,说道。

“感谢上帝!”

泰德大叫一声。

“呜呜呜。”

海瑟大悲大喜之下,情绪控制不住,不由哭出声来。

“现在知道哭了,早干什么去了!”

泰德恨铁不成钢道。

“这能全怪她吗?”

亚当提醒道:“你没错吗?”

“我早就警告她了……”

泰德不服气道。

“那巴尼呢?”

亚当冷笑道:“如果你一开始就坚定态度,不给巴尼一步步突破底线的机会,男朋友不说分手说随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吗?说起来,连马修和莉莉都有错!”

“对。”

马修沉声道:“我们都该坚持原则,不该任由巴尼一步步突破底线的,今天这事我也有责任,上次我教授的事情,我就该和巴尼翻脸的。”

“谁能想到巴尼真的一点底线都没有呢。”

但不论怎么说,如今的魔窟就是一个时间虫洞,已经联通贯穿了古老的葬仙星和仙界了。

接下来,怕是不会安宁了,因为两方肯定会打起来!

而且大火也好,铁匠也好,应该都是封神时期甚至封神前的葬仙星神灵!

就是不知道是属于恐怖游戏一脉还是太古盟约一脉了。

如今莫说是一个大界了,怕是整个东方圣域都被搅乱了,要重新洗牌了。

因为目前来看,葬仙星的神灵更为强势!

铁匠,不用猜,已经得出了身份,其战力绝对极高。男人说顺其自然心理

而十二星次也是如此,就怕后面还有什么上古大神跳出来。

其实这一切也是因洛尘而起,魔窟一行,因为和吉祥天天子一战,导致天禁插手,天禁结果推演到了上一世的洛尘。

然后被重伤,这直接引起了连锁反应。

魔窟内古老的葬仙星势力本身是过不来的,毕竟一来界主会出手堵住入口,二来则是天地也不会允许。

但是现在天禁受伤,需要界主反哺,导致这两个唯一能够堵住入口的力量都抽不开身。

奥伊兰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并没有出声。

“你大概已经听说了那天晚宴后的‘意外’。”埃德指指自己已经平滑如初的额头,“小国王……和他的外公跟舅舅,似乎都有点……‘不对劲’,我只是想问问你是否知道些什么。”

“而你居然没有怀疑是我下的手?”老人挑了挑眉毛,“令人惊讶……毕竟我以此闻名。”

这瞬间让东方圣域彻底被点燃了怒火!

所有人都预感到要出大事了,甚至已经预见了一个战火连天的年代要来了。

有人担忧和惊悚,畏惧。

因为地方战力极高,魔窟内已经出现了两大势力了,一个铁匠,一锤子砸死界主。

一个大火,裹挟大山镇压了尸藏水这座顶级福地!

尸藏水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昊氏一族大圣灵衣冠冢所埋之地。

所以那里即便没有任何宗门,但是也无人去攻打,因为不管昊氏一族大圣灵是否来自外界,但是对于整个东方圣域都有莫大的功勋。

那是一种敬畏和尊敬。

如今衣冠冢都被占了,被强行攻下!

可见对方到底有多可怕了。

“战乱即将到来,大世将出,群雄并起,要逐鹿东方了!”有不少老人心头颤抖的开口道。

但是也有人愤怒!

“真当我仙界无人?”

“真当我仙界是软柿子?说捏就捏?”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