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强势女人背后的心酸,内心强大的女人经历多

那神将大惊失色,浑身绿气瞬间就给污染成了黑色,给倒霉上身了!

人说倒霉都会塞牙,神将也不例外,大力的猛抽武器时,整个身体不小心就滑倒了,长戟飞快的朝着南宫冶砍去!

南宫冶脸色发青,他完全没想到会给神将长戟给捅到,赶紧退后几步,惊愕看着我们。

倒霉熊这次运气也很背,猛扯锁链的时候对方抽走了长戟,自己也摔倒在地了。

不过给霉运上身后,那神将更加的倒霉,玄铁棺飞起来后直接就朝他砸去,这神将骤然之间躲闪不及,给撞飞了出去。

死巧不巧的还撞到了南宫冶!

咚。

“我的蛋!”南宫冶痛得大声叫了下,那神将吓得赶紧抽手,原来刚才神将不小心把手压在了南宫冶的身下。

南宫冶在那翻滚起来,我眼珠子都瞪大了,不知道他如今什么状况,但肯定不会好哪去了。

这还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还看到南宫冶浑身的气息都给污染了,变成了淡灰色,看来霉运还会传染!

倒霉熊中了咒,还在那昏头转向的抖着脑袋,我期待着它继续发威,一个强势女人背后的心酸结果这货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忘了要找南宫冶麻烦,居然跑去吃起了刚才自己砸死紫皇门弟子了。

“你他妈还好意思哭?扫把星!破落货!早知道和秦师兄一起先把你给上了得了,搞这么多事情出来!赶紧滚吧!老子不伺候你了!”南宫冶拿出了蓝符,自己要借法帝行逃命,准备丢下唐珂。

唐珂捂着嘴,哭得梨花带雨,顿觉芳心凌乱,紫皇门是她唯一的出路了,进不了道门,报仇之事就再无可能,这么一想,她又靠向了南宫冶,要去拉住对方。

我叹了口气,反正南宫冶今天逃不了了,唐珂就算想去紫皇门也无路可去。

“南宫师侄,我紫皇门是名门正道,何以出言如此恶毒?”

正当我准备借法的时候,女子的声音树林中传来,我猛然看向了路口,一个梳着辫子,穿着紫皇门入世紫色短袖的中年女子缓缓的走了过来。

我阴阳眼一扫,吓了一跳,这中年女人修为高得看不出来了,这下子把人家师伯或者师叔惹来了,内心真正强大的女人还是赶紧逃命要紧。

所以一口气陈江就炼制了差不多10种丹药,一种丹药都炼制了上百颗,等到天亮之后他这才停了下来。

“一些事情确实是该找璐璐好好说一下,现在璐璐估计已经是踏入练气期了,有了一些自保的能力,田家的分家也该付出他们的代价了。”

陈江现在的修为境界已经超越了武者先天武者境界的存在,说夸张一点,现在他在武者等级上就是神级,武者世界之中他已经是无敌的存在。

所以一些事情该解决的时候也该解决了,因为他也很想快点见到自己的父母,同时孙璐的父母的仇也要报了。

“喂,小山,我今天有事要回去一趟,你帮我向方晓搏他们说一声,就说我有事先回去了。”

本来陈江的计划是等他上一年的高中完成高考,考上京都大学,去了京都之后,再好好的和田家的人算账。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京都田家已经迫不及待的已经开始想要对他出手了,那么他只能就不能让对方有丝毫的准备,先一步出手先把F市的田家分家解决掉,然后再直接杀去京都,找田家主家的人好好算账,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父母绝对在京都田家的手上。独处的女人内心都强大

等他们全都说完了,发表了自己的想法,林肖这才点点头开口说道。

“首先可以确认,那些势力,比如邪恶联盟,比如暗黑教廷,比如黑锋集团,比如美国异能联盟,或者是西伯利亚是猎人组织,他们知道我们的线索,肯定恨不得马上冲过来找我们!”

林肖一口气说出好多世界上鼎鼎有名的大组织。

旁边卢子豪等人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一股骄傲神情。

这些可都曾经在战龙手下吃过亏。

纵观天下,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唯有战龙而已!

战龙一出,四海降服,可不只是一个吹牛逼的口号,那可是无数次浴血奋战,无数次辉煌战绩换回来的。

“我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

“首先,我们还有几个兄弟在外面没有回来,说不定正在被人追杀,我们的暴露,会减轻他们的压力,也能更早的跟我们来汇合。”

“其次,战龙受辱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在调查原因,可到目前为止,也只是知道英雄会和战龙解散以及被追杀有关,其他的一概不知。”

“希望来日在社稷府与洛先生再聚。太强势的女人婚姻不幸福”几个人笑着离开。

素上也跟着坐回了洛尘的身边。

“洛先生,你的名字也被我们一并传了过去,相信过几天之后,就会收到社稷府的邀请。”素上再次开口道。

洛尘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和素上闲聊了一会儿,然后带着叶双双和卫子青一路下山,回新州去了。

而洛尘离开之后,陆融城掏出一只个小纸鹤,当空一抛,纸鹤便化作一道流光飞走了。

纸鹤一瞬千里,直接飞进大雷音寺,落入一位青年手中。

青年拆开纸鹤,脸上露出一抹杀意。

“觉醒第七层?”

“有雌雄双鞭?”

“广寒宫居然不知死活的插了一脚!”青年将手中纸鹤丢掉。

“若是你广寒宫真敢横插一脚,我不介意让你广寒宫也一并除名!”青年冷笑道,眼中和气势依旧霸气滔天,有股俯瞰万里山河的气度。

林肖看到她脸上复杂的表情,扭过头笑着说道。

“一边去,谁会跟你有感情,我恨不得把你五马分尸!”

叶亭亭俏脸一红,狠狠瞪了他一眼。

“哈哈!想找一个我这么强壮的男人可不容易,你还真舍得杀我?”

穿戴完毕的林肖向前倾身,内心强大到可怕的女人伸手在叶亭亭的胸口摸了一把。

叶亭亭吓得一声尖叫,赶紧使劲儿扯过毯子盖住自己的身子,只留下雪白的香肩漏在外面。

脸上早就是一片绯红。

“就喜欢你这娇俏的模样,要不然咱们来个梅开二度,把你欠我的全都一并还了算了。”

林肖蠢蠢欲动的说道。

“不行!你非要折腾死我吗?赶紧给我出去,要不然我就喊人了!”

叶亭亭大惊,拼命往后缩。

她身体素质够好的了,可每次被林肖折腾一回,都得半天缓不过劲儿来。

要是再来一次,明天肯定会露出马脚,会被闫芯取笑的。

“行吧,来日方长,咱有的是时间!”

“一个人类居然能够有这样的战斗力,太可怕了。”九天仙狐此时也是站了起来。

“大人,我们去就行了。”那几个贴身护卫说奥。

“不行,一起上吧,这个人类不简单,我在外围用强力攻击,你们保护我,防止我被偷袭,让其他的人抓住机会。”九天仙狐此时也看出了对手的不凡之处。

他也不想托大。

这么危险的家伙。

如果不想办法搞定的话,男人心理真爱一个女人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杀!

就这样。

大将军也是彻底的和九天仙狐的队伍打了起来。

同时。

云顶仙宫这边的战况也是非常惨烈的。

如果不是云顶仙宫的武器装备和丹药充足的话,那云顶仙宫早就败了。

不过就算是现在。

云顶仙宫的这些高手压力也是非常大的。

妖族仿佛是看穿了云顶仙宫的状态。

他们发现。

只要这些带队的人不死,那云顶仙宫下面的反抗就会非常的激烈。

原本是想趁机利用摇钱树落洛尘的面子,谁会想到不仅落了自己的面子,还折了自己的法宝!

“殷师兄无需动怒。”柳眉倒是在一旁开口道。

“也是,他蹦哒不了多久了。”殷朝歌忽然冷笑道。

如今大规模的灵潮持续来袭,圣人一旦降临,就是那洛无极的死期!

“名单都已经传过去了吧?”殷朝歌开口道。

他们此次聚会,就是为了统计一下降临之人的名单,虽然有那么几个人没来,但是也被统计进去了。内心强大的女人最温柔

“已经传过去了。”柳眉轻声开口道。

而一旁的陆融城看了看洛尘,眉头一皱。

他虽然看似一直在挑衅洛尘,但实际上是在帮人试探洛尘!

毕竟陆融城等人不同,其实就是死去的萧东华也只是一时大意,未曾想到世俗之中居然会出现如此厉害的人物。

否则绝不会轻易挑起战事。

此刻陆融城微微蹙眉,这洛无极看来的确有几分本事,实力和心性需要重新评估一番了。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