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我怕给不了你未来,男朋友说怕给不了我未来

包子轩:“您好,我找何名城律师。”

前台:“您有预约吗!”

包子轩:“非常抱歉,没有;但是你同何名城律师说利玉琳女士介绍来的就可以了。”

前台:“好的,你稍等。”立马拿起电话拨通内线电话给办公室里面打了过去。“何律师有一位男士找您,没有预约;不过他说是利玉琳女士介绍来的。”接着又听到前台说了两句好的、好的。

前台:“不好意思先生,让您久等了,何律师有情。我这就带您过去。”说完就带着包子轩向里面走去。敲了一下门后,只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明亮中带着浑厚的声音说,请进。然后就带着包子轩走进了何名城的办公室。

前台:“何律师,客人已经到了。”然后指引包子轩坐下之后说,先生您是喝茶还是咖啡。

包子轩:“茶吧!谢谢!”前台就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他在打量着何名城的时候,何名城也在打量着他。何名城的个子不高,男生说我怕给不了你未来只有170厘米名左右,体重也就在130斤上下,可以说身材保养的还不错。五官没有很突出的地方,但是当人们看到他眼睛的时候就会很自然记住他。不是说他眼睛很漂亮,多么有神韵。而是他眼神中始终很自然的流露着自信,这就是律师做久的缘故吧!也就是3秒钟左右。

何名城:“你是阿轩,利姐的儿子,都长这么大了;还这么靓仔。这要是在大街上都不敢认了;哈哈哈,快坐。什么时候回来的,说吧!找你何叔有什么事!”而这个时候前台端了两杯红茶过来放到茶几上之后,后退着关门离开了。

很显然这一次,戴映月心中的焦虑并没有降低,嘴里嘟囔着。

“不一样……这是真的不一样了。”

…………

第二天清晨,正在熟睡的夏凉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爱你的人怕给不了你未来

“儿子,饭我已经做好了,菜在冰箱里放着,你要吃就热一下,我和你爸去辞职了。”

“好的!”

虽然无奈但是夏凉还是答应道。

这又是父母的正常操作,明明自己都知道的事,还是要把你叫醒说一声。

这还不如直接一开始就叫起来吃饭来的轻松。

摇了摇头,索性夏凉直接起床。

另一间房中,睡眼朦胧的吕琦也起来了。

“早呀哥。”

夏凉点了点头,前去洗漱。

吃完饭两人就出门,主要是打听一下附近有没有什么鱼塘需要出手,或者好一点的门面。

正当两人在街道上游荡的时候。

远处一个手持话筒的小姐姐突然眼前一亮,向着两人走了过来。

“你好我这边是做街头采访的,有一些问题想要采访一下两位,不知道可以吗?”

夏凉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位小姐姐。

包子轩:“妈咪,早啊!你这是几点起床的啊,怎么不多睡会呢;可要注意身体啊!男生说怕耽误你的心理”

利玉琳:“阿轩,早啊!每天习惯了,放心,我的身体一直不错。倒是你刚刚回来怎么不多睡会呢!先洗漱一下然后过来吃早饭吧!”

看来自己的锻炼要泡汤了,只能和利玉琳先把早饭吃完再说。两个人吃完早饭,把利玉琳送到店里之后;利玉琳无论说什么都不让包子轩帮忙了。就把昨天晚上说的,他们母子曾经的邻居,那个现在很出名律师的名片给了他。

当包子轩看到名片之后愣了一下终于想起是谁了,说实话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和这名律师打过交道。自己前世在罗罗公司的时候,这位何名城律师是国泰航空的首席法律顾问,那个时候他已经是香江法律界的泰斗了,轻易不会出来,年岁也的确大了;只是重要的场合才会偶尔出面一下。剩下的基本交给自己的徒子徒孙。今生的印象还是自己去伦敦之前送了一支钢笔来祝贺,因为母亲在给别人做账的时候,一些公司如果有法律问题需要解决是介绍给这位邻居的;会计和律师是任何企业和个人都离不了的,尤其是在香江。

吕文斌和左慈典也互相看看,男人说我是为你好同样没说话。早晨几点来医院,其实就是凌治疗组的门槛。在医院,尤其是外科诊室里,治疗组的组长的习惯就是最大规则,小医生只有适应的份,有的外科医生喜欢早晨做手术,也有的外科医生喜欢晚上做手术,还有变态的外科医生喜欢下午做手术,少不了,还有的外科医生喜欢从早到晚的做手术。

对于底下的小医生来说,能配合的就配合,算是争一份机会,不能配合的话,其实也没什么遗憾的。大部分的实习生都是不能留在云医这样的顶级医院的,他们只是不断的招募实习生来做劳力罢了,规培医的机会相对多一点,但如果不是入职就考到或弄到编制的话,留在云医的机会也不大,留在强势科室的机会就更小了。

来到房门口,祁东斯没有继续向前,停下脚步朝着里面问道:“你怎么了?”

里面的欧阳蓝半天没有回应,祁东斯驻足了一会儿,轻叹一声,正准备转身离开时,欧阳蓝终于开口了,“我穿好衣服了,你进来吧。”

祁东斯眉头不自觉地皱了一下,已婚男人给不了你未来原来刚才是在穿衣服啊,既然得到了允许,祁东斯就直接推门进去,只见欧阳蓝眼圈红红的,脸上满是愤怒与伤心。

“你到底怎么了?江下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将欧阳蓝的表情和刚刚那通电话联系起来,祁东斯意识到有什么不妙的情况发生了,能把欧阳蓝一个乐观的女孩惹哭,那绝对是很严重的事情,一通胡乱的猜测涌上了祁东斯的脑海。

欧阳蓝像是一个哭泣的小孩得到了关心,哭得更加伤心和委屈了,眼泪刷刷地往下落,梨花带雨,惹人心疼。

祁东斯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抽过几张纸巾递给欧阳蓝,可几张纸巾根本止不住欧阳蓝那如洪水泄闸的泪水,祁东斯将整包纸巾拿了过来,欧阳蓝没有接的意思,情急之下,祁东斯伸手轻轻地温柔地给欧阳蓝擦拭着眼泪。

这个消息让祁东斯感到很意外,男朋友怕不能给我幸福自己一向很小心谨慎,怎么会被追踪到,而且还是被遥远的江下警察追踪到,到底疏忽了什么地方呢?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这几天活动太频繁了,而且红港一定有江下那边的人。

祁东斯将目光望向了眼前哭成泪人的欧阳蓝,是她吗?欧阳蓝的几次出人意料的****,难道那是试探吗?但也不大可能,如果真是欧阳蓝,那么自己早就暴露行踪了,而不可能会等到现在,她也不会多次提醒自己江下那边的情况。

该信任她吗?祁东斯决定赌一次,他赌欧阳蓝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有你在,我不怕,你会帮我的对吧?”祁东斯忽然低头问道。

“……”欧阳蓝没听懂祁东斯的意思,哭红的眼望着他,“我当然会帮你。”

于千水都被他吓的差点从桌子上摔下去。

“怎么回事?”

周鹏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兄弟,你先别说话,我跟这小子,有点事要解决。”

郑健先是向周鹏善意地挥了挥手,男朋友说给不了我什么满怀歉意的笑了说了一句,转过头,看向叶修时,恶狠狠的,像是一头饿狼要扑上去。

“呵呵,竟然是你!”

叶修看到对方也是楞,差点没笑出声来,但还是忍住了。

他实在没有想到,美美的老公,居然是白天违规行驶被他追尾的那个暴发户。

这也太巧合了!

“你踏马的还敢笑,撞坏我的车跑路?还打了我一拳,现在我看你还往哪爬,孙子,赶紧赔钱,老子那可是奥迪,修车花了五万块,拿钱吧!”

郑健这么一说,其他人全都搞清楚了、

美美也是脸色一变,她抬起头,趾高气昂的指着叶修呵斥:“原来是你把我老公车撞了跑路,你还是人么,如果赔不起,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可以不让你赔,但是你还敢打我老公,这件事你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夏凉忍不住吐槽一声。

…………

与此同时,另一边郑何回到家中。

兴匆匆的说道。

“妈!妈!曼曼答应嫁给我了!”

“嗯?”

听到这话,坐在沙发上的戴映月一愣,随后表情有些不自在。

“儿子,曼曼答应嫁给你,妈也很开心,可是现在咱们家,也拿不出来一块钱的彩礼呀。”

郑何听到这话摆了摆手。

“妈!不用一块钱!曼曼说了!只要两毛五的彩礼!她就同意嫁给我了!”

“什么!”

戴映月面露兴奋之色。

“你说的是真的?”

“对!”

郑何狠狠点了点头。

“太好了!”

戴映月一拍手,儿子没结婚一直都是她的一块心病。

现在看来,这一块心病马上要去除了呀。

可是兴奋了会,戴映月就回过神来。

2021-10-16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