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男生唱给前任的歌,怀念前任的歌

周鹏淡淡一笑,推开她,从地上捡起钱,从中抽出一沓大钞狠狠的砸在韩宁的脸上。

“你不是说叶修会出卖我么?”

话落,他又抽出一沓钱出来再次砸向韩宁。

“你不是说我们都是穷鬼么?”

“啪!”

一沓钱打在韩宁的脸上,惊恐下,她摔倒在了床上。

“这就是我的兄弟,而你,在老子眼里,什么都不是,滚吧贱货!”

说完,周鹏提起整袋子钱放到叶修的手上说道:“叶修,这份恩情,我周鹏铭记于心,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周鹏,我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会报答你的恩情。”

“周鹏,咱们是兄弟,客套话少说,这钱你拿着,不是给你的,是我聘请你的薪水,我希望这一百万放到你手上,将来你会送给我一份惊喜。”

叶修淡淡的说到,他想的不多,适合男生唱给前任的歌很简单,就是不想让前世唯一的兄弟被钱难住。

“可是……”

周鹏迟疑了,这可是一百万啊,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那就待会儿,等到时候我给你们两个人发个消息。去一家比较有名的私房菜,我觉得挺好吃的,而且菜系也挺全的。”

徐玫恬随后直接带着自己手里面的文件去了约定的地方,开车的时候不紧不慢。

“我们两个人待会要出去,不用管我们两个人了。”

西美听到这话,直接火冒三丈。

“你们两个人又打算去哪里?就不能在公司里面好好的呆着,去好好的训练一会吗?你看看你们两个人,让我说些什么好呢?”

西美气的都快要吐血了,但是也只能耐着性子说道,十分的无奈。

“哎呀,想念前任的音乐我们两个人只不过是出去吃个饭而已。回来之后就继续训练,又不是不训练。再说了,徐玫恬主动请我们两个人吃饭,明显就是在示好,我们两个人总得抓住这次的机会吧!”

夏方圆试图花言巧语的把这件事情给糊弄过去,就连说话的时候都有些含糊。

“我们就只不过是出去吃个饭而已,很快就会回来的。”

郑墨也在一旁附和着说,说话时候的语气有些淡淡的,但明显对于夏方圆所说的话是赞成的!

耿秋云抿了抿嘴唇,没有言语。

他岂止见过她?就连这份工作,也是她帮忙安排的。

时间回到高考前一天,耿秋云因为杀人坐牢的前科,连一份送外卖的工作都找不到。他不仅屡屡碰壁,还总是被人奚落。他终于承受不住了,对离他而去的老婆充满怨恨,也对举报他的女儿充满怨恨,至于这个世界,他更是恨透了。

他并不关心高考,唱什么歌可以挽回前任也不知道他女儿即将高考,他漫无目的地徘徊在二中附近,没想好要做什么。要不,买一瓶安眠药,拉着小庆一起上路?

二中门口就有一个大药房,他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他形容枯槁,衣衫破旧,一看就混得不咋地。店员翻了几个白眼,虽然不愿接待他,但也盯紧了他,生怕他偷东西。

耿秋云转了两圈,问道:“安眠药在哪里?”

“安眠药?都在这儿呢!”店员指着一排安神补脑的中成药,飞速地介绍了一遍,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便兀自抠着指甲,等着他离开。

“这些药能吃死人吗?”

跟老佟喝酒时,他又哭诉了自己不幸的遭遇,结果第二天一早,他居然接到了“昌和”造船厂的电话,让他去公司面试。

孟老师提前打过招呼了,面试也就是走个形式,人家客客气气地招待了他。就这样,他不仅顺利地找到了一份打杂的工作,还得以在集体宿舍得到一个床铺。这份工作虽然工资不高,适合唱给前任的歌但三餐全包,他再也不用为食宿发愁了。

这还真是天上掉的馅饼,而这一切都得益于孟老师。耿秋云找到了留下的电话号码,跟孟老师道了谢,孟老师却说:“您不用客气,记得我们的约定就好,您别为难耿小庆了。”

“……嗯,她是我闺女,我再恨她,也不会对她怎么着。”

“那就好,耿爸爸,记住我说的话,你可以为一个人努力活下去,就像我这样。”

“……”

好端端的,咋又开始矫情起来呢?

老耿稀里糊涂地答应了,说自己会好好生活,孟老师笑道:“你是父亲,你可以试着关心耿小庆啊。”

或许就是这几句话,唤醒了他那一丁点残存的父爱。尽管关心不成,但耿秋云一直对孟老师心存感激。可她居然死了?还是因为服用过量安眠药,引起了心脏麻痹?

表面上虽然不说,但是心里面都很明白。

如果没有郑墨和夏方圆,自己可能真的逃不出去,换一句话来说,后半辈子真的可能就要葬送了!

徐先生并不知道事情的发展和经过,但是对于自己女儿的改变还是很满意的,让前任听了心痛的歌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好,放心,恰恰我记得前段时间手上有一个代言,好像还是个高定,原本是打算给你的,现在,不如就给了郑墨和夏方圆?”

高定的品牌和奢侈品牌完全不一样!

一般的高定根本不会选择代言人,态度异常的高傲,随随便便的一件衣服都要一百万左右,完全不需要请代言人,手艺就是最好的代言!

奢侈品牌可就不一样,有的拥有的仅仅只是一个牌子,衣服的设计和质感甚至还可能不如一些其他的杂牌。

“高定的服装,你确定吗?哪家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徐玫恬瞬间就犹豫了,这可是一个高定!而不是普普通通的一些代言,一瞬间就有些舍不得了。

“主要是人家欠了我一个人情,然后就想到了你在娱乐圈里面混日子,适合送给前任的一首歌索性给你找了一点不错的资源。”

老佟愁云密布,唉声叹气:“佟童又发脾气了,两晚上都没回来。他已经很久都没这样了,难道他又开始任性了?”

“为什么发脾气?”

“咳咳,我说了他那个老师几句,他不乐意了。”

耿秋云说道:“就是他班主任?那个姓孟的老师?你为什么说她?她可是个好人,我这工作就是她帮我找的。”

“呵,你还好意思说!我工龄比你长得多,可你居然每个月还比我多几百块钱!”

耿秋云笑道:“嘿,那又不赖我,你干不了重活,有点钱挣着就行了!再说了,你不是老说那个孟老师对你家佟童有意思么?等佟童成了大户人家的女婿,你不就飞黄腾达了么?还在乎这几个钱?”

“呸!胡说!老师怎么能跟学生谈恋爱?”

二人说笑着,食堂的人越来越多,议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在一片喧嚣中,有一个声音分外刺耳——大老板的干女儿离奇死亡了!唱给前任的歌曲有哪些

二人面面相觑,老佟问道:“大老板的干女儿?是真的干女儿,还是那种……花他钱的干女儿?”

“哥哥你也恰!”瓜子试图拿一只河蟹给刘星,但最后还是没有付诸于行动,因为盆里的河蟹太烫手了,根本就不敢靠近。

“你小心点。”刘星见父亲一直没有出现,在跟瓜子说了一声后,就用饭碗装了四只河蟹朝厨房走去。

厨房中,刘大钊正在清洗河螺。

因为脚伤没好的缘故。

蹲着甚为吃力。

刘星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前扶起了他:“爸!您有伤在身,应该好好休息,这些琐事让我来就行。”

“我闲不住。”刘大钊讪笑。

在家他的确闲不住,一坐下来就感觉浑身不对劲。

可能是常年在田地里劳作惯了的缘故,这看到什么事情他就必须将它做完才行。

刘星作为重生而来的人,自然是懂的父亲的心思,也知道父亲话中的意思,在摇了摇头后,连道:“您脚都这样了,闲不住也得闲着,到时候要是感染化脓,那可就麻烦大了。”

这话可不是危言耸听,也没有吓唬父亲的意思。

叶建国这才拉着媳妇走进房间,看向楚妙妙的目光,有一些忌惮。

“妙妙,到底怎么会回事,我刚离开一会儿,你们两个怎么就吵起来了?”

见到叶修后,楚妙妙这才安稳了下来,撅着嘴巴说道:“那个狐狸精当我的面就诋毁我,她说我和你不般配,性格不成熟,做不了你的妻子,不能持家过日子。”

说话间,楚妙妙更加气愤了。

“呃~”

叶修一拍脑门,顿感一阵头大,这楚妙妙可是惦记这他的纯阳之体,夏盈盈这般说,完全戳在她的痛处了,不炸毛才怪。

“行了,我在隔壁开了间房,你去休息吧,我父母刚到南海市累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叶修好说歹说,总算把楚妙妙送出了房间,这才回过头来。

只见,父母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他。

“怎么了?”

2021-10-15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