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前任霸气的歌,唱给忘不掉前任的歌

这顿打,你们算是白挨了!非但如此,你们还会被冠上‘殴打教官’的罪名,这大学八成是上不了了,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还会被告上法庭!不过——”

说到这儿,崔志豪又顿了顿,阴森森地说道:

“王震,我给你个弃暗投明的机会!只要你肯站在我这边,将一切罪名全都推到叶凡的身上,宣称自己是受到他的唆使吗,才对教官出手!那么,我就会放你一马!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你应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紧接着,崔志豪双手抱在胸前,俯视着奄奄一息的王震,等待着最后的答案。

在他看来,王震跟叶凡才认识几天而已,没有理由为了他,而搭上自己的前途和性命!

但他却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血性男儿!

宁折,不弯!

宁死,送给前任霸气的歌不降!

……

片刻后,王震缓缓仰起头,嘴唇翕动,发出蚊蝇般的声音。

“啊?你说什么?!”

崔志豪听不清楚,只得半蹲下来,想要凑得更近一点,以便听清王震的声音。

“几十号人只是明面的。”

近卫军死死控制着悲痛喊出一声:

“三堂的人早夺取了上官家族的机甲营,武装了三百名刀枪不入的重火力将士。”

“他们里应外合杀死了城卫军和上官子侄。”

他凄然一叹:“除了宾客,其余人几乎都死了。”

“混蛋,混蛋!”

柳知心闻言全身一僵,随后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我说已经结束了,你怎么还一而再动手?”

“杀了上官狼和上官轻雪不够,把明心公主也杀了。”

“杀了明心公主还不罢休,又把城卫军他们也杀了。”

“你这个侩子手,我要毙掉你!”

她的枪口再度指向了叶凡。讽刺渣男的不专情的歌

听到机甲营被三堂精锐掌控,柳知心就知道他们屠杀城卫军没有水分。

因为机甲营是上官狼重金打造的王牌。

单单铠甲装备和强大火力,人均就超过千万。

三百人重火力攻击,城卫军根本扛不住。

“女人,贱人,杀她!”

“可他吗别提了!人家现在是野鸡变凤凰了,还他吗承认野人的圣女,以后咱们面对她也要小心点了,我总觉得那女人不会善罢甘休!”

老潘手中的***每一次响起便有一名幸存者倒地,尤其是他专门打远处用枪提供火力的人,而冈村则是持着双刀走到了阵前不管是尊卢人还是幸存者都成了他收割的目标,一时间局势竟然被冈村搅得稀巴烂。

“红发,张然,你们两个想办法干掉那个疯子!他在那里我们的人倒得太快了!”蓝眼刚说完,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吓得他尿都流了出来,幸亏周围没有人,才没让他暴露。

“艹泥马的,暗示想和前任复合的歌曲野人里面怎么还有人也会用枪!蒋思梦,你这个贱人,要是让我抓到,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蓝眼拽起一个脸盆扣到了自己的脑袋上,随后来不及换裤子趴在地上继续指挥。

红发看到身材不高的冈村,满脸都是鄙夷,“小个子,就他吗凭你也想突破老子的防线?张然,你不用出手,老子今天火气大得很,一定要干死他!”

“你这当兵的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万维运见状也立马站了起来,冷声道:“信不信我去军部告你!”

“告?”卢绍靖冷笑一声,“要告也是告这几个恶意嫁祸好人的小偷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万维运眉头一皱,诧异道。

“不瞒你们说,这款药膏是我们军队特供,委托回生制药厂给我们加工的,根本不对外销售!”卢绍靖把手里的药膏往红鼻头身上一砸,厉声道,“而且这种药膏配方极其珍贵,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偷盗军需物资了,而是涉嫌窃取军事机密,我就算当场击毙你,都不为过!”

他话音一落,岑钧二话没说,迅速掏出腰间的手枪,适合女生告别渣男的歌“啪”的上膛,立马用枪口对准了红鼻头。

“啊?!”

红鼻头吓得惊呼一声,身子一颤,脸色蜡白,“噗通”一声摔跪到了地上,不停的磕头,带着哭腔道:“长官,我……我错了……我错了!求求您饶了我这一次吧,求您了……呜呜……”

旁边几个拉横幅的见势不妙,扔下横幅就要跑,同时地上躺着的那个腿伤男也“噌”的跃了起来,顾不上腿上的疼痛,转身就要往人群外面跑。

轰!

电光火石间,一道雷光爆射,让整条街道都为之一亮,恐怖的能量滔天,精准的劈在了吸血鬼的身上。

扑通!

吸血鬼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就像是被九霄神雷劈到了一般,身上大氅碎成了齑粉,通体焦黑一片,血肉模糊,胸腔都炸开了。

嗤嗤嗤!

他的身体还在冒着烟,滚滚血气弥漫而出,那是他的生机在外溢。

吸血鬼除了怕火外,对雷威更是没有抵抗能力。

其实何止吸血鬼,讽刺渣男的中文歌就是人类,包括人类的修士,面对雷霆之威也会本能的发憷,不好应对。

“玛德,是谁?”他嘶吼咆哮,眼中爆射寒芒。

“你大爷!”

梁飞一声大喝,手中的雷劈枣木一扫,又是一道雷光爆射,如一条出世的雷龙般,让整片苍穹都颤栗。

轰隆!

一声巨响,吸血鬼的脑袋爆碎掉了,上半个身子都化成了血泥。

传说中很难杀得死的吸血鬼,就这么被干掉了一只。

“码的,红发你他吗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张然自然不能让红发死在这里,对方死了,冈村的下个目标肯定是他,喷子上膛又是一枪,直接打得尊卢人肚子炸开,而冈村也立刻选择了躲开!

张然这一枪弄不好就要误伤到自己人,但是为了保住红发她不得不开,若是红发倒下了,让前任听了难受的歌营地里属于他的人立刻会树倒猢狲散!

“叶凡,你怎么还没来!”

张然的想法很好,在尊卢人进攻时,让叶凡从后方偷袭,再次打个里应外合,在面对野人的时候,他们就应该互相帮助,什么恩怨都应该抛在脑后,但是她却没想到方敏刚跑出去就遇到了尊卢人侦查的斥候,中了一箭的方敏也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坚持到柳梦雪和夏箐发现她!

此时叶凡和紫琪,瑶两姐妹正在必经之路上埋伏,“叶凡,先不要去营地,如果我们太早现身,尊卢人的后备队再过来,我们就会陷入反包围,那时候可就插翅难飞了!”

“我妹妹说的不错!”紫琪也赞同地说道,“先不要担心营地里的人,他们如果想活下去就会殊死抵抗!我们出现的太早,反而会影响到他们。”

“给我去死吧!”

他一声咆哮,雷劈枣木猛地就抽打了出去。

轰隆隆!

一道雷光破空而出,如潮水,似海啸,迎空暴涨数丈长,就如同一柄圆月雷光战刀般,杀机滔天。

这是雷霆神威!

所有的吸血鬼心惊。

就在这时,一个一直站立不动的吸血鬼掌心一翻,有什么讽刺渣男的歌祭出一面宝镜。

铮!

宝镜横空,铮铮而鸣,吞吐出无尽的血光,迎上雷劈枣木劈出的雷光。

轰隆!

虚空大暴炸,仿佛发生了湮灭一般。

梁飞手持雷劈枣木,闪身暴退,嘴角咳出一口血来,手中的雷劈枣木仿佛被血光侵蚀了,光华一暗。刚才他仅仅被宝镜的血光照到了一角,就感觉灵魂在被拘禁,要离体而出。

此宝镜是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幻境,当然不是真品,而是一件仿品,有诛魂夺魄之威。

就在这时,其余的吸血鬼也杀到了近前,五花八门的邪异能量对梁飞打来。

“叶师!”他吓得大叫了一声。

“嗯!”叶天轻声回应。

“红发,你他吗小心点,他不是那么好惹!”张然刚才就想用手里的喷子高定冈村,但这厮反应极快总是能够迅速拽着身旁的人为自己挡枪,是野人倒还好,就怕他拽着的是幸存者,这也让张然不能开枪!

红发没有将张然的劝告放在心上,他手里拿着木棒对准冈村的头便砸了下去,后者灵巧地躲过,一个懒驴打滚随后刀锋直接指向红发的腹部,幸亏红发的反应够快,避免了被开膛破肚的命运。

“呦西!继续!”看着说话磕磕巴巴的冈村,红发不敢再大意,他谨慎地面对冈村,却发现对方简直是刀术大师,轻松的将其玩弄在股掌之间,木棒已经被冈村的双刀斩断。

看着下一刀就要被杀死的红发,张然果断的选择了开枪,“亢!”

散弹枪巨大的杀伤力让所有人都散开,冈村即使战力超群也不敢去硬抗枪弹,他抓起一个尊卢人便挡在前面,这厮竟然要发起反冲锋!

红发此时也慌了,他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冈村就是一顿乱射,但他太过紧张,子弹全部打到了死的不能再死的尊卢人身上!

2021-10-15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