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气暴躁的女人背后,一个脾气暴躁的女人

白幽若正巧进来“你又叹气了。”

“我还不能叹气了?”

“能,怎么不能,我就是想你一直这么叹气也不是个事,要不你出去散散心?”

“我叹气是因为你,你怎么不说你不出现在我眼前了呢?”

“这个好像有点难,所以你还是忍受吧。”

白幽若坐下才想闭上眼睛,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睁开“果子,你想过如果我们真的回不去你会怎么样嘛?”

“回不去也无所谓我这不是跟你在一起。”

“那你为何一直叹气,是因为我说回不去就一直在冥界吗?”

“我只是不想看着你孤独终老。”

心里却在暗自想到:‘没读过什么书更好,还用不着太多的弯弯绕绕!’

“哦,是,是!我会继续努力的。”漂亮前台连忙开口说道,神情有些慌张。

高旗笑了笑:“没关系,脾气暴躁的女人背后放轻松!我没那么大的架子!不用太紧张。”

“待会儿记得上来一下,三楼办公室,给你安排一个任务!”

“安排任务?我……我吗?”漂亮前台一脸惊讶惶恐的指着自己不敢相信的问道。

“嗯!”高崎点了点头:“我觉得你条件不错!可以好好培养一下。”

“我……我……我有些不方便。”漂亮前台连忙开口拒绝。

高崎皱着眉头笑了笑:“有什么不方便的?很快的!很快就好,不麻烦。”

高崎神情温和的笑着说到。

温和的笑容在漂亮前台的眼中,仿佛张开血盆大口要吃人的饿狼!

漂亮前台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连忙开口说到:“我……我知道了!”

“知道了!”

在场的人,每个人都红了眼。

无论是脸上的表情,还是眼中的眼神都看得出来一个词——贪婪!

没人能例外。

抢夺!

绝对要抢下来据为己有!

光芒一去,性格暴躁的男人太可怕便有仙帝一边使出神通向功法抓去,一边往身后爆发一个威力巨大的法诀,企图抢占先机。

可是,在场诸多仙帝,谁不是蓄势待发,一场惊天大战就此爆发……

最终低阶仙帝刚开始就被秒杀,无耻仙帝,抓住一个机会,以超越大部分人的速度抢到了功法。

谁能想到一个默默无闻,籍籍无名的人速度竟如此之快,令人猝不及防。

无耻仙帝刚抢到手,便有若干神通、术法等向他轰来。

可无耻仙帝也不是盖的,凭借一身的极品仙器,和强横的肉身抗了下来,当然也身受重创,换作在场其他任何人都会当场惨死,魂飞魄散,渣都不剩。

无耻仙帝不愧是无耻仙帝,顶住这些伤害之后就立即激发他悄悄布置下的空间大挪移阵法挪移逃走,女孩子突然暴躁易怒并丢出数件上品仙器和极品仙器自爆。

“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傅德猛的清醒过来,或者说他是被冻醒的,这个小浴室里面的温度低的像冬天一样,傅德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被冻的,他颤颤巍巍的起身,猛的看向喷头。

“哗哗哗~”

一股股清澈的水流落下,哪里有什么血,傅德不相信似得揉了揉眼睛,随后又看了一眼地面,地面上也是除了少许的积水,哪里有什么血的痕迹。

傅德咕咚的咽了一口唾沫,他知道事情不好,他直了直因为极度恐惧而软的不听使唤的双腿,半扶半挪的凑到镜子面前。

傅德的身上还是没有一滴血液,之前的那一幕幕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德摇着脑袋,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语,之前发生的种种,他可以肯定,绝对不是自己眼花,可是现实却是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看着镜子里虽然周围很冷,但满头大汗的自己,中年女性脾气暴躁傅德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冷静了一下,他觉得应该先出去这里再说。

傅德刚走两步,如同急刹车似得愣在了原地,他有感觉,自己的毛都快炸了,傅德缓缓扭头,他看了一眼镜子里面的自己,咕咚,傅德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沫,众所周知,镜子里面的影像虽然和本人相反,但是若是你向前跑,镜子里的影像也绝对会和你做同一动作,也就是向前。

“呵呵,二哥说的哪里话,怎么?不请弟弟进屋坐坐吗?”

傅友带着一脸奸笑,嘻嘻哈哈的冲眼前脸色阴翳的傅德开口询问道。

“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傅德冷冷的看着眼前一脸奸笑的傅友,要不是傅友是自己弟弟,他早就把这个一脸小人模样的家伙给赶走了。

“二哥啊,你这脸色不好,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啊?”

傅友一边砸着嘴,一边皱着眉头,暴躁易怒偏激的性格好奇的看着傅德有些显得发黑的脸。

“哼,不用你管,我要回去睡觉了,你赶紧走吧。”

傅德白了傅友一眼,随后冷着脸往后退了一步,伸手便要关门。

傅友就好像是看不出眉眼高低一般,他用手拦着傅德家的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傅德嚷嚷着,见傅德还是执意要赶自己走,傅友阴森着带着一点狠辣的表情,慌忙的开口:“二哥啊,你昨天晚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弟弟我可能会帮你啊。”

见韩三千没有放过自己的打算,陆勋又对陆峰吼道:“你怎么当父亲的,你儿子现在都快被人废了,你还无动于衷,陆峰,老子可是陆家唯一的传承人,陆家还要我传宗接代,你难道什么都不做吗?”

陆峰心里一沉,他只有一个儿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会无限度的宠溺陆勋,不管他做什么,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陆峰都会不顾后果的袒护,如果让他早知道有这一天,男人暴躁易怒要警惕他绝不会如此放纵陆勋。

“是我养成了你的性格,但也是你自己狂妄无度,这次就当给你一个教训。”陆峰说道。

随着林勇的烟灰缸砸下,陆峰不忍的转过头,不忍心再看,这到底是他的儿子,被人打成这样,终究会于心不忍。

十根手指血肉模糊,陆勋一度痛得晕厥过去,但是又被林勇一盆凉水浇醒。

父子二人,齐齐跪在韩三千面前,那些手下已经全部被赶出了别墅。

陆峰心情非常复杂,他无法猜测究竟要以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够得到韩三千的原谅。

“韩三千,我陆家在基岩岛的资产,可以给你一半,只求你放了我们。”陆峰说道。

“我若说不行,你会让我离开吗?”

二人来到一家奶茶店,“那日你与幽若说了什么?”单刀直入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或者是先缓解下气氛。

“没什么,一些实话而已。”

“实话是什么?”

“你一直问就是说她没有跟你说,那我是告诉你,还是不告诉你呢?”

蓝羲玄一遇到白幽若的事情便会失去理智,他看着刘柔“趁我还能好好坐在这里跟你说话的时候,你最好想清楚了在跟我说话,脾气暴躁的人如何改变我可不会受你任何的威胁,而且,你如果真的活够了,我也可以成全你,你对我这人不了解所以我可以理解你不知者不畏,但不代表我会因为你的无知而放过你的愚蠢的行为。”

刘柔一愣,而在她愣住的同时众人看不到的一把火烧在了刘柔身上,可是表面上她依旧好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但是她的身外却已经出现了一个被黑雾笼罩住的死魂。

死魂跟本就没有想到蓝羲玄说出手就出手,她害怕的看着蓝羲玄“你想清楚了吗?说还是不说。”

死魂再次坐下与刘柔的身体重叠,她惊魂未定的连抬头看蓝羲玄的勇气都没有,她是真的惧怕了,“我只是说出实话,我们会出现在这里,都是因为冥界入口被打开了,因为迟迟不能将她带回来,所以冥界的入口即使被冥主暂时性的封住,封印也很薄弱,根本挡不住我们这些强大的死魂。”

甚至还有背地里骂他的声音。

“公司里面这是怎么回事?”

“居然变得陌生了起来?”高崎神色阴翳。

走出电梯,正好撞见两个两个女职员。

两个女职员一眼突然看见从电梯里面出来的高崎,瞬间吓了一跳。

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害怕起来。

连忙转过身,就想要离开。

“跑什么?站住!”高崎大喊一声。

皱着眉头,冷声喝到。

两个女职员瞬间被吓得瑟瑟发抖,回过头看了一眼脸色阴翳的高崎,想起刚刚在电脑上看到的新闻。

不管不顾,不听高崎的命令,直接脚步不停的转身小跑离开!

“不想干了是不是!”高崎冷笑一声。

大喝到。

两个女职员跑的更快了。

“他妈的……给脸不要脸!”高崎顿时脸色阴沉的怒骂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正要大步追上去。

后面突然一个声音急切的喊了起来。

2021-10-15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