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知道前任有新欢后,当男人知道前任有了新欢

之前她只以为哈珀先生垂涎于她的美色。

她觉得很正常,心底深处还隐隐有些喜悦。

毕竟老娘的美貌的确不是盖的。

这才是正常男人看她的反应。

可现在被亚当点出来。

她真的感觉被冒犯到了。

“这样啊。”

亚当严肃道:“那么我建议你和贝利医生说下,将这个病例交给其他人,最好别是女人。”

“多谢提醒。”

一听要交出病例,梅雷迪斯眼神一下子就锐利起来:“不过不用了,我能搞得定。”

“你确定吗?”

亚当笑道:“这种人要么是异食癖,要么是帘幕情节,要么是古怪的取向,要么就是单纯的喜欢。”

“我觉得他是单纯的喜欢。”

梅雷迪斯拿着ct片准备去找贝利医生。男人知道前任有新欢后

“你不会那么想的。”

亚当快步跟上,和她并肩:“你知道他为什么喜欢这么干吗?他要么是喜欢吞下去又拉出来的感觉,要么是某种变态欲望的前奏。”

“侄儿知道了,侄儿绝对不会姑父的教诲,定当日夜警醒鞭策自己民如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话。”北狐傲认真无比的说道。

“嗯,先到一旁去吧。”我心中不禁一笑,无论他记不记得住,只要这小子不闹出什么麻烦来,我就阿弥陀佛了,这小子其实顽劣得很呢。

北狐傲松了口气,随后有些机械化的走回了自己的位置,跪坐下来的时候,仍然板着腰身,这模样,如果让别人看到,怕是要忍俊不禁了。

然而做臣子都如悬脑袋于裤裆,确实不好当,毕竟我是九重天传颂的明君,但也是大家口中一统天地的天武帝,自出道后,征战不休,杀伐不断,平天地,扫八荒**,是不世出的战神,手中可是沾满了累累鲜血,纵是杀戮万仙的首领见了我,都要顶礼膜拜,更遑论其他。

这无数的战绩堆下来,前任找了新欢会回头吗就算我自己没这个自觉,但别的仙家可不是我,碰到我皱起眉都得吓半死,所以也怪不得四仙皇这么害怕了,这请客吃酒,估计都如过一遍刑,冒冷汗算是最基本的。

“胜屠皇,怎么了?是在心虚么?你家老祖可没有反对我封你当这仙皇吧?”我淡淡一笑,看向了一旁惴惴不安的胜屠瑜。

“姑父哪里话,我们北狐家亦是叔父一手建立,一手扶持而来,北狐家之物,也是姑父之物,爷爷也说了,我们北狐家也就是替姑父守土治领,所以一定要认真负责,绝对不可因此骄纵横行,还训斥了我好一顿,姑父,北狐家因有姑父而有,我们北狐家若无,也得因姑父而无!”北狐傲急忙说道。

宝物虽好,但听罢北狐傲这热血沸腾的一番言语,另外三位仙皇都不禁瞠目结舌,本来都还以为这后生肯定比不过自己,没准还要闹出什么笑话来,但这北狐傲准备实在太充分了,不仅是后浪推前浪,还差点把他们前浪都拍死在沙滩上了,这一番挤兑,妥妥梨花压海棠,把这三皇压得透不过气来,估计心中早想着怎么补充一番,也好让自己也如北狐傲这般高大上起来。男人知道前女友有新欢

这北狐傲虽然自己一个来,但身后却有北狐战这老江湖,确实不可小觑,我也忍不住听了这话笑起来:“呵呵,你爷爷实在是太客气,北狐领便是你们北狐家的,倒也不能强说是我的,毕竟那是你姑姑,你爷爷,甚至是你父亲,乃至于整个北狐家的亲友,仙民,君臣一同与我浴血奋战,一同并肩作战争取而来,那是属于所有天下仙民的,不过,你成为了北狐皇,继往开来,那亦要明白,民如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可知了?”

“什么?”

贝利医生一听,惊讶不已,接过ct片往看片灯板上一塞,然后调节了一下灯光强度,凑近一看,立刻叫了出来。

“见鬼了!这是朱迪娃娃!”

“品牌都能看出来?”

亚当惊讶的看了一眼贝利医生。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告诉前任自己有新欢了”

贝利医生翻了一个大白眼:“我就不能熟悉朱迪娃娃了?”

“当然不是。”

亚当立刻摇头:“每一个女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少女,贝利医生,你喜欢朱迪娃娃太正常了。”

梅雷迪斯顿时狂翻白眼,看向亚当的目光中满满都是鄙视。

贝利医生可是拿粹啊!

你哪只眼睛看出她有少女心?

你这个马屁精!

亚当无视梅雷迪斯的目光,脸上挂着真诚的微笑。

贝利医生外貌上的确不能打,身材上更是矮胖。

但人家有一颗温暖的心啊。

以后连不少男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少女了。

突然明白了那些经文记录上死后的世界一切都是真的,原来死后会经过一条茫茫的混沌之路。到的地方就是虚无真见茫茫不可知地。

按照经文上的记载,死后的虚无之路上会有各种各样的噬魂兽来收取生魂。我裴君临一路走来走过了无数时间,无数空间仍然没有遇到噬魂兽,难道是他的运气太好了吗?

在这个时候裴君临忽然听到一种怪异的吼声,有了新欢还找前任聊天这一刻裴君临顿时感觉毛骨悚然,很快裴君临就看到天空上有一头类似于大狗一样的生物,长着一对头颅。

当看到这种怪异生物的一瞬间裴君临,你就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噬魂兽,传说中死后的虚无之路上,生活遇到最恐怖的生灵。

那噬魂兽体型像一条大狗,但是却长着一对头颅,浑身没有毛,身体却极为修长。尤其是嘴巴,很长很长。

噬魂兽很显然已经发现了裴君临的所在,眼神之中露出了猎人一样的信息,朝着裴君临飞扑了过来。

一切都要结束了吗?

裴君临心有不甘,但是仍然闭上了眼睛,对于发生的一切既然无法阻止,那就唯有接受。

“我是天王殿的少殿主,身负天王殿精血!”

“这世间,谁能够让我输掉?”

“你,不过蝼蚁尔!”王归依旧高高在上。怎样知道前任有没有新欢

下方王归这边的十四殿主,带着人攻伐的最为猛烈!

“大王,你走!”

“大王走啊!”下方,大殷朝歌城内,一切都变了,火焰滔天,大军进城了。

人仰马翻!

商辛站在鹿台上一言不发,下方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神秀带着人,还有十四殿主都带着人已经进城了。

商辛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这一幕幕蓦地间,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依稀间,有些景象在重合!

依稀间,有些话语,在他耳边回荡。

那是一个相似的场景,那是一个让人惊愕的回忆。

他同样站在鹿台之上,他在交接王权!

他把王权交给了武王!

他似乎隐约间说出过一句话。

“孤只想要告诉你一句话!”

“可分孤血肉,勿动百姓一人!”

而后他自燃了,他自杀了!

火光之中,他在鹿台之上放肆狂笑,男人有了新欢后对前任和眼前的一幕极其相似!

“孤一死,换千古太平!”

“值了!”

“手挥大风平天下!”

“脚踏日月定乾坤!”

“海到尽头天作岸!”

“山登绝顶我为峰!”

“姜太虚,这是你告诉孤的,别忘记你的承诺!”

“这天下,孤来过,此生无憾!”

商辛的声音震慑天地,响彻整个朝歌城!

也在这一刻,神秀蓦地露出了愕然之色。

同时他眼中带着惊惧与恐惧!

“孤,不是商辛!”

不过就在这恐怖的一瞬间,那岁月符文猛然挣脱神秘的大手,再次一道光罩笼罩住了裴君临。

在那噬魂兽张开大嘴即将即将吞噬裴君临的一瞬间,这岁月符文开辟了一道空间之光,将裴君临笼罩起来。

噬魂兽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但是却不敢接近裴君临,看着被一道光束笼罩的裴君临,噬魂兽虽然不甘心,但仍然转头离开了。

裴君临抬头,那神秘的大手正在和岁月符文暗中较劲,但是这岁月符文却如一团烛火一样,虽然在狂风之中来回摇摆并不会熄灭。

它散发出一团柔和的光芒,为裴君临指引前路。

而那神秘的大手眼看无法阻止岁月符文,最终只能悻悻的退了回去。这次裴君临没有犹豫,他不在像之前那样慢吞吞的赶路了,而是开始疯狂的跑路,而且速度越来越快,风驰电掣,耳边只能传来呼呼的风声。

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到了最快的时候,裴君临甚至能够看到光芒和自己的速度,几乎形成了相对速度。

“死后的人真的能够跑这么快吗?没有肉身的束缚……”裴君临内心竟然升起了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2021-10-15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