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说一辈子都不会见我,女生说一辈子都不会见了

“许多人类的地理书籍上,习惯性地将两座大陆之间的距离形容为亿万里之遥,实际上,二者之间的最近距离也就是将近千万里而已!”

“星辰大陆,人类仅仅只是占据了大陆的一个小角落,星辰大陆上的妖兽之森,特别是妖兽之森核心区则占据了这片大陆绝大部分区域!”

“而星辰大陆的妖兽之森极西北区域,又恰好与獬豸宫东北方向的冥水洞天相临,故此,星辰大陆妖兽之森核心区三大妖兽种族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龙皇异常耐心地将这方世界的大概地理信息,以及星辰大陆妖兽之森的情况介绍了一遍,杜龙这才恍然明白过来,敢情冥水洞天所在地,已经距离星辰大陆妖兽之森不远矣!

一时间,杜龙心神恍惚,在星辰大陆上生活的一幕幕就像放映电影般,在其脑海中接连闪过。。。

似乎感觉到他的神情有异,龙皇疑惑道:“金龙王!你可还有什么疑问?!”

杜龙当即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又失神了,遂故作自然道:“敢问龙皇陛下是否知道,从这冥水洞天到星辰大陆最近距离有多远?女生说一辈子都不会见我!”

“大概十来万里左右吧!”龙皇沉吟应道,他应该是凭感觉大概计算出来的结果,多少会有些偏差,所以给出来的数值也是以大概来形容。

“我听传闻在那星辰大陆妖兽之森核心区似乎有四大妖兽势力,现在只见到三个,还有一个势力为何没有来呢?!”杜龙直接将另一个疑惑抛了出来。

实际上,他清楚地知道,妖兽之森核心区内的另一妖兽势力原本乃是圣龙族,只是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圣龙族内乱,加上外敌侵袭,如此已经分崩离析!

“这个嘛。。。”刚刚还笑盈盈的龙皇,在听到杜龙的这个问题后,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太愿意提及此事,显得有些为难起来。

“呵呵!关于这个问题,还是由我来替敖正兄回答吧!”圣鳞皇居然主动开口插话道:“实际上,正如金龙兄弟所言,星辰大陆妖兽之森核心区域本有四大妖族势力!除了这里出现的三个以外,还有一个乃是圣龙一族!”

“说起这个圣龙族,它跟东海龙宫真可谓恩怨交织,二者之间算起来还是远亲,却因为某些原因分道扬镳,最后圣龙族在星辰大陆妖兽之森安身立命,我这一辈子都不想看到你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圣龙洞天势力,可惜,前些年,因为内忧外患,最终导致分崩离析。。。”

“这个来自龙族的敖轩大哥倒也有点意思,感悟修炼女娲时空步法过程中,居然还想找个伴一起联袂前进?!”

暗暗有些好笑地嘟囔了一句后,他便不再多言,而是继续施展女娲时空步法第二重的身法,在暗无天日的地底洞道内高速前进着。

咻,咻,咻!

如此大概持续赶路数十年后,杜龙终于与陆墨老道遭遇上了,陆墨也由刚开始的错愕,再到后来的好奇兴奋,同样也向杜龙请教了关于修炼女娲时空步法方面的某些疑问。

“什么?!老龙敖轩也进来啦?!他居然还让你带了句这样的话语?!”聊到最后,杜龙将敖轩让自己带的话说出来后,陆墨则是满脸的错愕。

“是的!当女人说恨你一辈子”杜龙笑眯眯地回答道:“敖轩大哥说女娲时空步法传承空间内部太过无聊,希望陆墨老哥能够稍微放缓速度,他才好尽快赶上来与您联袂同行!”

“好吧!我知道了!”陆墨无奈应道。

就这样,杜龙再度与陆墨分道扬镳,各自踏上了女娲时空步法的修行之旅。

“唉!”长叹声中,太乙真君神情落寞地低喃说道:“怪不得!我在女娲时空步法第二重传承洞天内部埋头苦修了数十万年的漫长岁月,却依然还是未能突破这套步法的最后瓶颈点啊!”

面对神情落寞的太乙真君,杜龙唯有抱之以苦笑的份了,他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话语来安慰对方,貌似此刻说任何安慰的话语那都有在炫耀的意思?!

“罢了罢了!”最终还是太乙真君再度开口打破沉寂道:“我只需将这条路走到尽头即可,女生不想见你什么意思正如娲灵所言,自己能够突破时空大道第八重最后的瓶颈就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没错!娲灵姐姐曾说过,您的长项并不在时空大道上,更应该尝试着在其它方面突破达到最后的神尊境实力!”杜龙这才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安慰道。

“嗯!我明白!”太乙真君显然已经想通了,当即摆摆手道:“杜龙!你可以继续上路了,赶紧将这些偏差纠正过来,然后努力将最后那点时空大道的奥妙悟通悟透吧!”

“好的!那就此别过,改天出去以后再聊!”

宗景灏关上房门走进来,站在床边。

林辛言靠在床头,身子半则着,两个孩子的头压着她的一条手臂,林蕊曦在里面,小手摸着她的胸口。

这是林蕊曦的习惯。

他弯身掀开被子的一角,林辛言的双脚露了出来,林辛言睡的不熟,忽然一凉,她本能的缩了一下脚,而后缓缓地睁开眼睛,看见宗景灏在床头,她试着坐起来,可是手臂被两个孩子压着,女人说这辈子不想见你她不敢动静大,怕把他们吵醒,小声问他,“你干什么?”

“你的脚伤那儿了,我看看。”说着他伸手去拿她的脚。

林辛言又往里缩了一下,咬着唇,“我好了。”

宗景灏抬头看她,良久,“我要听实话。”

林辛言不再言语,这个人,她拗不过他。

宗景灏坐在床边,将她的脚放到腿上,问,“那只?”

“右边。”

他的触碰一些痒,连带着心脏的位置,也被什么抓了一样。

她一只手,紧紧的扣着床沿。

于雯现在相信刚才自己所听到的都是真的了 但她怎么可能接受这个事实,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啊。

“不行,你不能走,公司不能没有你啊。”于雯紧紧的握着唐芊芊的手。

唐芊芊摇了摇头,她对自己的父亲,还是有所了解的,现在已经到了约定的期限,她肯定没有那么容易就留下来的。

“既然我父亲要带我走,那我就没有办法留下了。”唐芊芊说完就看了一眼林肖。

她觉得,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不过,接下来,女生说不想见我怎么回就要靠他了。

唐芊芊直接走了过去,拉着林肖就往出走,就连林肖,都是一脸懵。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林肖看着唐芊芊,脸上有些疑惑。

唐芊芊看了他一眼,“我能不能留下来,就看你的了。”

还是这家酒店,顶层的豪华套房。

房间里的气息很凝重,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散发着逼人的气息,所有的人都不敢懈怠。

从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随后,唐芊芊就带着林肖进入了房间。

萧云南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搭在白军的肩上,着急的说道。

手掌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你,你放开。”

突然间,自己的肩膀,被一个异性紧紧的抓住,白军的心中,不由得产生怪异的感觉。

白军的声音,突然把萧云南惊醒了。

看着自己现在的动作,顿时之间不好意思。

急忙把白军放开。

尴尬的对着白军说道。

“真的是不好意思,我刚刚太着急了!”

“不过你真的找到她了吗?”

“你找到雯雯的母亲了吗?”

萧云南的眼神,依旧是非常的急切。

白军看着萧云南,如此急切的眼神。女孩说有些排斥见你

喃喃自语道。

“什么时候?”

“你也会对我如此着急啊!”

“如果有那么一天。”

“那该有多好啊!”

白军说的很小声,萧云南并没有听清楚。

在他看来。

这个世界不存在不死不灭,只不过是没有找到方法罢了。

“夏天说的这个不算封印吧!!!”金羽大帝说道。

“肯定不算,可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你如何才能将他这样的高手扔到时空乱流,收到森罗万象里面呢。”影问道。

没错。

像是大祭司这样的高手。

正常情况下。

是不可能被扔到时空乱流里面去的,哪怕是尊者百级的人也做不到。

至于收入到森罗万象。

那就必须在对方意识最薄弱,或者对方放弃抵抗的情况下才能使用。

所以。

正常情况下,大祭司这样的高手,是绝对不可能给他们这种机会的。

“不过幸好,这个家伙是个好面子的人,他好面子的情况下,就不会叫帮手,否则怎的再叫来之之前那个等级的六个帮手过来,我们就绝对没机会获胜了。”夏天认为,现在虽然有一个高手在。

但一个高手对于他们来说还不算什么。

2021-10-15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