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的女人很强势,为啥有的女孩子性格强势

言下之意,其他鞋子穿的可没有这样舒服。

“给你量身定做?”

“你想多了。”刘星闻言笑着摇头。

他鞋店制作出来的鞋子,虽然在用料上有些瑕疵,是废弃的旧轮胎。

但要论手工,还有造型设计,那可都是几十年后的产物,再这样的情况下要是都没有一点独特之处,那他就不配是重生人士了。

乃心如见刘星这样说,那是尴尬的都不知道怎么回话了。

刘星也没有在继续跟乃心如聊下去,因为有人来他的鞋店买鞋了。

这个人是一个中年男子,个子不高,穿着打扮很得体,看样子不是农村人,而是从市里面来的。

他见刘星走来了,一愣之下连迎了上去:“请问你是这冬菊鞋店的老板吗?”

“是的。”刘星点头。

“你好,你好!我是谢忠介绍来的,我叫卢俊,想找你谈一笔生意。”中年男子连自我介绍道。

“哦,你好!”刘星笑了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生意?”

吃饭喝酒的工夫,为什么有的女人很强势孔泉又是一个劲儿的劝齐元把经纪约签给他,甚至还问舒雨欣、陈宣签不签。他俩也都是表演系的。

晚上喝的有点多,快晌午了才慢悠悠爬起来,于是一直到下午,彭向明才正式跟胖哥孔泉,把双方的经纪人合约给搞定了。

就按此前两人商定的,五年,15%。

孔泉将全权代理在彭向明在音乐上的授权、出版、签约等等方面的经纪事务,甚至合约上还约定了商演、代言等方面的经纪代理权。

但是,这份合约却并不包含演员、编剧、导演等方面。

坦白讲,当时大家只是口头约定了合同,彭向明还以为里面肯定会包含这些呢,等孔泉真的把合同拿出来,他才发现,并没有。

他既然都没主动加入进去,彭向明想了想,干脆连问都没问。

合同一签,双方就将直接合作到2021年4月去了。

要解约,可以,违约金300万。

彭向明没见过别人的经纪约,甚至也没问过柳米,不知道这算高还是算低,只不过他自己觉得是不算高。违约嘛,肯定是要惩罚性的。

于是,四个人一边打麻将,家庭中女人太强势风水一边闲聊。

向山是华夏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的,正牌子工作挂在燕京话剧院,现在是每周日晚上有一场演出,剧名叫《石灰吟》,燕京话剧院排的,大戏,剧里他演个配角,饰演于谦的父亲。目前是全国巡演,已经干到快五十场了,明天早起就得坐飞机去巡演的地方,下午走位,晚上演完了直接飞回来。

用他的话说,这是爱好,其实不怎么赚钱,还是外头接戏赚钱。

杜凯杰说还在筹备新专辑,另外俩人就都嘲笑,说你筹备个屁,你都筹备三年了,天天也没见你收歌也没见你练歌。

杜凯杰就嘿嘿地笑,说还不行,还得再出两张专辑才好退休,现在自己的商演已经叫不起价格了,地产商那里单子倒是多,也舍得给钱,但很多都是小县城的,去了得给人家吆喝卖楼去,他觉得有点丢人,怕这种活儿接的多了,人气就真的散了,所以还是得再干几年。

说着说着,他打出来一张东风,还顺嘴向彭向明邀歌,但是看他那意思,也没怎么上心的样子,彭向明就谦虚一下虚虚答应着,女人强势的原因是什么没敢给落稳。

“是啊!不要为了我们浪费粮食。”张香君淡笑跟着说了一句。

刘冬菊听到这话,笑着只得取下了系在腰间的围裙。

但她却是不能从厨房中出来,原来牛连芳、丁兰两个吃货,此时跑到了她的身边,央求着烤一些糍粑来吃。

言下之意,他们饭是吃了,但是没有吃饱。

刘冬菊闻言,没有办法之下,只得照办。

吴局本来想说丁兰跟牛连芳两句。

但最后却是带着刘星、李大伟、刘思文来到了马路边:“今天来你这里,是上级领导的特别指示,要我在未来的一个月内,协助衡水酒厂、中益酒厂灌酒设备的维修,而且必须修好。”

“啊?”刘星有些傻眼了。

毕竟维修大型灌酒设备,那可不是闹得玩的。

他身边现在要工具没工具,要人没人,怎么可能在短短一个月内将几十台灌酒设备给维修好。

“怎么?有难度吗?”吴局笑着问道。

李大伟跟刘思文听到这话,以为是他们的钱没有到位,什么样的人算强势当下转身就朝停在鞋店大门口的小轿车走去。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或许这半碗面条再普通不过,但是对于这些在苦水里泡大的孩子,能够省下半碗面条可就不容易了!

如今柱子已经长到了一米八几,粗壮的身体像小熊似的,一看到面前的半碗面条,脸上的睡意瞬间消失殆尽,嗖地扑到小红身边,焦急的对小红道“红姐姐、这碗面条是给我的吗?”

“柱子、你先等一下”小红柔声安慰柱子,将面条放在地上,和长生对面而坐,从口袋里摸出两枚巧克力塞在长生手里,对柱子道“今天是长生生日,我们一起祝他生日快乐......长生、你先许愿,然后吃一口面条,剩下的给柱子好吗?”

长生知道小红带自己来这里,正是给自己过生日,也知道这两枚巧克力,肯定是哪位路过的好心人给的,强势的女生有哪些表现小红姐姐舍不得吃留给自己,一时间眼睛有些红了!

上一世,父母在自己三岁时牺牲,这一世连父母的面都没有见过,哪里会有人记得自己生日,除了小红姐姐和这个傻柱子,自己可没有什么亲人了,嘴里不由得默念道“或许长生命贱如蝼蚁,但至少还有亲人,还有值得守护的友情......”

“哦,什么事?”吴局很好奇。

因为凭接他对刘星的了解,不可能这个时候有事情找他帮忙的。

“是这样……”刘星将之前乃心如、赵无量在集市上被地痞欺负的事情给简略了说了出来。

吴局安静的听着,在听明白后,那是气的不轻:“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在集市上明抢,这般地痞我看他们是不想活了。”

“这样,我这就安排牛连芳去处理此事,只要赵无量能说出他们的名字,那他们就跑不了。”吴局在抓了抓头后,当即就表态道。

“行!要不现在就去跟赵无量说一下。”刘星提议道。

“也好!什么叫强势的女人”吴局带头朝正在吃饭的赵无量走去。

刘星跟在后面。

途中,他被李大伟跟刘思文拦了下来。

“你们干嘛?”刘星皱纹问道。

“这是维修灌酒设备的两万块钱。”李大伟笑着将手中的一个手提袋递给了刘星:“你数数,看看数量对不对。”

“我的两万块钱也麻烦数一下。”刘思文笑眯眯的也将手中的手提袋给递到了刘星的面前。

“跟鞋子有关。”卢俊看了一眼冬菊鞋店周围的环境:“要不,我们进去谈?”

“好!”刘星带头走进了鞋店。

卢俊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乃心如,才跟在了后面。

鞋店内,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鞋子让卢俊眼花缭乱。

他在查看了靠窗位置鞋柜中几双凉鞋的手艺跟制作方法后,认真的对刘星说道:“黑市最近各种跑鞋、布鞋的供应出现了卖不动的现象,我寻思着这不是鞋子跟价格的原因,而是造型跟设计的缘故,所以我在跟谢忠商量了一下后,就想找你定做一批高档的凉鞋还有拖鞋,以满足各种客户的需求。”

“毕竟看你这里鞋子的手艺还有质量,真的很不错。”顿了一下,强势女人的心理弱点卢俊又补充了一句。

其实还有一句话他没说,那就是夏天马上就要来临了,而质量好的拖鞋跟凉鞋,在炎炎夏日肯定会大受欢迎。

这是傻子都会想到的事情,但卢俊没说。

其目的就怕刘星坐地起价。

“定做凉鞋跟脱鞋?”刘星闻言一愣,在回过神来后,连摇头:“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

“我呸,那你跟蛀虫有什么区别?”乃心如朝赵无量骂道:“你给我放手,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的关系解除。”

“放手!!!”乃心如见赵无量不愿意,那是歇斯底里的怒吼了起来。

赵无量看着这架势,连忙缩了缩脖子后退了几步。

这让乃心如越发的看穿了了赵无量无能懦弱的性格。

正要带着她怀中的儿子离开,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少年出现在她的面前。

在这个黑衣少年的身后,还跟着一位俏丽的农妇,她见赵无量这样狼狈,连小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平常在这集市上只有你欺负人的份,怎么到了今天,你被人给欺负了?”

“嫂子……我……我……”赵无量闻言,一时间没忍住,那是哭着的就将之前发生的一切简略的说了出来。

“怂货,你哭什么哭。”乃心如见赵无量说完了还在哭,那是忍不住怼了一句。

她现在越看赵无量心中就越有气,要不是周围这么多人,赵无量口中的‘嫂子’也来了,她早就开骂了。

2021-10-15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