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任聊天的话题,和前任复合的聊天技巧

“子雅对天城很感兴趣……对天城的一切资料都尽力的有收集,天城第二次的交流大会,子雅甚至还乔装打扮去了……见过姒娘……也见过城主和少城主……故而才有之前的……而姒娘的事情,自然也就清楚了。”子雅一脸诚恳的说道。

我心中暗叹一声,纸包不住火,其实姒娘和左清玄来都不是问题,毕竟天城势力介入,这本就不算什么秘密了,甚至光明正大都不会引来什么反弹,一句正常的交流就可以摆平了。

但姒娘情急之下的真情表露,却间接戳破了这层纸,给人反过来认出也并不奇怪,当时天境门还派出了三大弟子来参赛呢,姒娘和殷化一这么高调的纷争,谁能够不关注?

姒娘叫我夫君,除了我是天城城主,还能是叫谁?

而且应该不只是子雅发现了这点,就是宋青和宋苡这两亲兄妹都面带疑惑看着我和子雅传音,估计他们心里也多半这么猜了。

所以这里听到姒娘说话的人,我都要把他们送出天南,肯定是不能让他们留下来了,这要是吧消息传到天剑仙门,我有几条命都灭的?

可没有了魔门四宗,我怎么收下所有魔门?这就成了难题了。

“你们四大宗门除了要离开天南的人,和前任聊天的话题还请暂时另选贤能代宗主之位,四宗门现在暂时由我统御指挥,严防再出现今日状况,可都明白了么?”左清玄十分干脆的做出了选择。

因此,短暂的犹豫后,裴君临眼眸一闪,瞬间调转方向,转头就跑!

“不要让他逃走了!!!”

看到一直都很强势的裴君临竟然选择了逃跑,四名妖神强者先是一愣,紧接着纷纷露出惊喜无比的神色。

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着裴君临也不是无敌的,他害怕了,他畏惧了!

此时不杀死这个可恶的人类,更待何时?!

一时间,四名妖族强者兴奋不已,大声呼喊。

这样做的结果是非常明显的,很快,在这密集的山林深处,又有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有妖神强者加入了追击队伍的行列,四名妖神强者变成了六人。

不仅如此,跟前任聊什么话题好在裴君临驰骋逃跑的前方山林中,有两道恐怖的身影从天而降,那是两只体形庞大的白鹤,一位妖神中期一位妖神初期,直接开始拦截裴君临的去路。

此时此刻,前后一共有八名妖神强者在追杀拦截裴君临,这样的强大阵仗,恐怕就算是妖神后期的强者,都无法享受。

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那种感觉形容战瑾煵现在的心情再好不过。他是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融入在自己的身体里,那样不管他在哪里,她都会紧在他的身边,谁也休想再伤害到她。

他松了松那紧抱着她身体的手,继而男友力爆棚的将她身体横抱起来,大步走向对面的病床,小心翼翼的让她躺坐在床上,拉过一边的被子,贴心的盖着她的身体。

面对满脸憔悴的林筱乐,战瑾煵不知如何开口才好。他久久捧着她的脸颊,充满柔情的目光看着她。一想着那些照片,和前任应该聊什么话题想着那些畜生对林筱乐的伤害,他就恨不得杀了他们。

“对不起……”半晌,他的额头抵触在她的额头上,哽咽的从喉咙中挤出三个字来。“我应该陪着你的,不应该把你和孩子们单独丢在宴会里……”

不是他的能力不够,而是胡天宇已经对绑架林筱乐,已经预谋很久了。胡天宇是去过那天依顿庄园的酒店的,他肯定是算准他会为了时钧昊而忽略掉林筱乐才敢这么做。

林筱乐心里难受,豆大的泪水沿着眼眶默默的流淌下来,他渐渐的凑近她,将那滴泪水轻轻的吻掉。

当然,完全烧毁我的身体并不容易,不说我淬体已经在刚才完成了七七八八,九条脉络的道体,抵御这些地脉精华不至于让它把我瞬间焚灭就绰绰有余了,当然,皮肉之苦是难免的。

所以脉络核心爆炸才是最可怕的危机,好在我的脉络核心本来就是九脉合一,和前任怎么找话题庞大远超想象,又有左清玄帮我护住心脉,否则换了别人,这一下真的是来几次死几次,根本无路可逃!

“人拿下了么?”我的归元法消除后,忍不住咬牙切齿的问道,这一下确实够狠的,这冲击混元境还得重来,身体恢复也需要时间,这次甚至并界都有些狼狈不堪,所以魔门四宗除了没暗杀我成功外,其他都算是做到了。

甚至不是没料到我九条脉络傍身,这一次我还真给他们暗杀了。

“拿下了,是个小姑娘……”左清玄说着,缓缓把手从我胸膛拿开。

我看向她和姒娘,两人身上都跟个血人似的,又是血水又是烧焦的黑粉,污了衣裙一片,我现在重度烧伤,当然得好好恢复一趟样,所以我立即拿出了最好的疗伤金丹服食,当场就开始恢复起来。

不过左清玄说一不二的表情,当然不是谁都敢反抗的,甚至子雅虽然犹豫,但很快也说道:“诸位,我们现在也算是天城的一份子,天城也只是例行公事,所以诸仙请听从左道友之言便是,即便有什么话要说的,也还请稍后片刻。”

我看向了子雅,与前男友轻松聊天的话题双目半眯下来,传音说道:“子雅姑娘,你可是知道我是谁了?”

子雅听了我的传音,原来不自然的表情顿时一震,就连她的身体也明显的轻微颤动了下:“子雅……子雅猜出了一些……刚才听到姒娘道友叫阁下……叫阁下夫君……”

看来这里果然有知道姒娘身份的人,这下子,事情肯定复杂了。

“嗯,所以你知道姒娘的身份,也就知道我的身份了,是不是?”我问道。

“是……阁下……阁下就是天城的城主……不知子雅猜地对不对?”子雅说这话的时候异常的艰难,毕竟稍有差池,就会变成我的敌人。

“呵呵,倒是很聪明的姑娘,不过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姒娘的身份的?”我当然不相信姒娘会告诉别人她是谁的妻子,毕竟她不但露面不多,话也很少,而且她也不是个傻姑娘。

于是他低下头,看着电脑不吭声了。

郑国瑞此时暗自庆幸昨天没有理睬李欣的建议,要是按李欣的建议,自己也对刘中舟提到注意风险问题的话,跟前任可聊的20个话题那么今天自己就要陪着李欣挨批了。

与此同时,他心里还对自己观察判断人物的能力沾沾自喜,昨天他对李欣做事方法的判断,今天被完全印证了。这是自己的一项特殊技能啊,能保证自己在职场上趋利避害,将来要继续发扬光大才行!

刘中舟的话,让黄洪亮的心里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他此时最关心的问题是期货价格将来会怎么走,要是继续上涨,他就亏大了。现在刘中舟说有色金属行业的专家学者都认为将来铜价要下跌,那自己手里这些浮亏,将来有的是机会变成利润。

他赶紧问刘中舟:“董事长,今天是会议的最后一天了吗?”

刘中舟说:“是的,最后一天了,不过参会的专家学者下午还都在会议上,晚上有一个全体人员的会议聚餐,明天他们才离开江城,你们有空都可以去听听,甚至下午会后可以去参加一下会议聚餐,在宴会上和大家聊聊,多做横向沟通,有的是好处啊!和前任聊天第一句说什么”

微微的捧起那颗红色的石头,韩三千的手微微颤抖,心情有些激动。

“还愣着干嘛?吃啊,吃啊,一旦吃下,风云也会为你变色,天地为你颤抖,到时候万鬼齐惧,亿人跪拜,牛批啊,牛批啊,虽然你很贱,但是你到底破了神冢,老子为你自豪啊。”人参娃急切的道。

一边说一边舔着嘴唇,恨不得自己一口就将神之心给吞下。

韩三千正想吞下,听到这话,顿时眉头一皱:“等一下,你刚才说,把这也吃下的话,会怎样?”

“继承真神遗志,引得天地和风云都为之色变。”人参娃望着神之心一眼流连忘返,根本就不愿意移开丝毫。

那激动的心情,就好像吃下神之心的不是韩三千,而是他自己一般。

但韩三千却在这时候将神之心收了起来。

如果这会引发天地巨变的话,韩三千倒并不能吃了。

上方可是有两大真神在,如果这时候过于高调,引起他们的注意,万一有任何一个真神出手,那自己都死无葬身之地。

六年前她带着她刚刚去Z国那会儿,她比现在的状态差得不止一星半点儿。那么难熬的日子都过去了,这一次也一定会好起来的。

在林筱乐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下后,战瑾煵端着稀粥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方梅琴见他的身影,自己也不好一直呆在这里,很识趣的说:“你女人饿了那么长时间了,你赶紧来照顾她,如果这一次你还不能照顾好她的话,我保证明天这个时候,你再也见不到她的人。”她故意对着战瑾煵没好气的说着。

方梅琴离开病房,还特意为他们把门给带上。

林筱乐依旧赤脚愣站在窗户口,窗户半开着,外面的寒风吹拂进来,她的脸色明明很苍白,却又因寒冷冻得有些不太自然。

战瑾煵把粥放在桌子上,拿起椅子上放着的林筱乐的外套,快步走到她的身后,用外套包裹着她单薄的身躯。对于这一件事战瑾煵非常自责,却又很是无奈。

他拥着她的身体,下颌抵触在她的头顶,曾经别人说的什么男女之爱,他完全不懂,也不相信。可是在林筱乐的身上他相信了。

2021-10-15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