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觉得没有未来,我们没有以后了怎么回答

禹欣的界之力量是第七重。

一般的高手想要战胜禹欣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开始选择了用毒药杀死禹欣,并且雇佣了一些高手,就是为了防止毒药没能立刻杀死禹欣。

可是他没想到这都没能杀死禹欣。

他的计划全都被破灭了。

所以现在他要亲自出手,亲手灭杀禹欣。

“等等!!”夏天再次叫停。

“还有什么遗言?”华少不解的看向夏天。

“你真的有十万颗炼筋丹吗?”夏天现在最关心的还是炼筋丹。

“十万颗炼筋丹?如果我有十万颗炼筋丹的话,那就不用我亲自出手了,只有白痴才会认为我真的有。”华少一脸鄙夷的看向玲珑。

“不可能的,你是十大圣君之一,天华上人的私生子,你怎么可能会拿不出十万枚炼筋丹?”玲珑的脸上全都是不解,她当时肯帮华少就是因为这十万枚炼筋丹,可是现在华少居然告诉她,那十万枚炼筋丹的报酬都是骗她的。女友觉得没有未来

这顿时让她感觉到自己就仿佛是一个傻子一样。

经过几次询问,最终大背头将车开在了周小昆的宿舍楼下,接着一行五个人就气势汹汹的朝着楼上去了,而且除了大背头,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家伙事呢。

当五人到了周小昆宿舍门口时,大背头一脚就将门给踹开了,当时宿舍里就只有二胖一个人,他一看门外站着一堆手拿家伙事的大汉,直接吓到了。

“周小昆那王八蛋呢?”大背头冲二胖大喊道。

“不知道,他今天中午就没回来……”二胖这时候被吓的说话都打哆嗦了。

“哪个是周小昆的床铺?”既然见不到周小昆,大背头寻思干脆就拿周小昆的床铺来泄泄火。

二胖这时候不吭气了,他觉得自己要是说了,那岂不是算是出卖周小昆了?男友说我们没有未来

见二胖不吭气,大背头直接过去一脚踹在了二胖的胸口,把他给踹倒在后面的床铺上,接着那个大块头又把二胖给拎起来,瞪着他:“哪个是周小昆的床铺?”

之前说过了,这个大块头有一米九,二百多斤呢,整个人长得也凶,很有气势,这时候他一瞪眼,二胖吓得魂都快没了,他赶紧指了指旁边周小昆的床铺:“那个是他的!”

虽然说了老实话,但大块头还是把二胖给打了一顿,给二胖委屈的,差点都哭出来。

温朵当时觉得自己很委屈,也很想找个人把自己心里的苦楚说出去,她觉得陈兔就是一个很适合的人,但她又不敢说,她还没有做好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准备,也没有这个勇气。

“姐,我今晚不回去了,女友说看不到未来分手我去我家里睡。”寻思了片刻,温朵觉得今晚还是别回去了,不然肯定会被姐姐看出啥来,而且大姨跟大姨夫也在家里呢,到时候他们知道的话,那自己就完了。

“啊?今晚怎么回去睡了,你不怕对面那个变态了?”陈兔问。

“我这段时间一直不在那,他肯定想不到我会回去,没事的,我爸也在呢。”

“那行,你自己小心点啊,实在不行你就给我打电话,或者给周小昆打电话,让他去帮你也行。”

“嗯!”温朵苦笑了一声,还找周小昆帮忙呢,这次可不就是周小昆把自己给糟蹋了吗?

……

周小昆跟温朵两人此时正在各自的房间思考着事情,但这时候的大背头,却在外面情绪激动的四处寻找两人,尤其是周小昆,中午醒来后,他回到屋子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被打成了那个逼样时,气的肺都要炸了,去医院简单处理了下后,他就叫上了大块头,还叫了另外几个兄弟,开始四处搜寻周小昆。

周小昆这才下去给她买饭去了,而买饭的时候,他想起来之前温朵说的,她小时候每次哭过之后,她爸都会给她剥橘子吃,所以他又去附近的水果店买了个橘子,女朋友说没有未来怎么办回来后并没有一开始就给温朵橘子,而是先让温朵吃完了饭,最后才掏出橘子给了她。

当温朵看到周小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橘子后,她愣了下,接着就明白咋回事了。

如果没有发生今天这件事,温朵怕是早高兴的就跳起来了,但是这时候的她,心里也只是稍微有了一丝触动,很快就被低迷的情绪所掩盖了,她觉得周小昆现在做的这一切努力,其实都是在弥补自己,都不是他真心实意的。

所以温朵自然也高兴不起来。

温朵摇摇头,并没有接这个橘子:“你不用费这些心思,你这样只会让我心里更不舒服。”

周小昆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把橘子收起来:“那我去隔壁吧,有事你叫我。”

说着,周小昆又出去了,他走后,温朵还接到了陈兔的电话,陈兔问她在哪呢,这个点已经放学了,咋还没回家。

“好,多谢了。”夏天点了点头,女生问男生未来的规划随后直接向外面走去。

被传送了出去之后,夏天感觉时间也差不多了,随后看向了身后的女子:“刚才是怕你也有危险,毕竟你和我坐在一桌了,现在都出来了,我们就分道扬镳吧。”

“你想甩了我啊?”女子问道。

“甩你妹啊,我有很重要的事,而且很快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没时间和你在这里玩。”夏天说完就要走。

“正好,我也要离开这座城市了,真巧啊。”女子说道。

“你要离开,你就离开好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夏天是要去偷渡的,肯定不能大张旗鼓。

“有关系啊,你要去哪?”女子问道。

“我要去盐城。”夏天想要让女子死心,所以他也是直接说了自己的目的地,毕竟盐城是东海区,所以一般的人听到这个地名的时候,也就会知难而退了,他现在也是希望女子知难而退。

“太巧了,我也要去盐城,东海区的盐城,那我们一起吧。女生说在一起可能性很小”女子非常兴奋的说道。

“是啊,我们说了不可能出去,他塞了钱就把我们往外拉。”

“就是,周总,我们说了把钱还给他们,他们就是不干。”

几个妹子喊着,又晃了晃手里的钱,还指了指地上掉的钞票。

周四听的一下子也更火了:“王军,你特玛是人不?明知道他们几个不出台,你这是想明抢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不就是想跟我们抢生意吗?告诉你,没门。”

王军一阵大笑:“哈哈,周老四,我抢你妹啊,你的生意我用得着抢吗?老子的盛世豪庭比你这里生意不好吗?”

“再者说了,你前几天去我那里闹事,逼着我服务员下跪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了?不就是仗着刘黑子给你撑腰吗?告诉你,今天老子也不怕了,有本事你再叫刘黑子试试。”

刘黑子见扯到了自己,上前就是一瞪眼:“怎么着?孙老板,你看不惯我啊?要不碰碰试试?女孩子说没有未来”

“别特玛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两天拉了几个形意拳的人,你以为练过几手子,就能跟我们叫阵了?我告诉你,老子还没放眼里呢。”

实际上,他除了要找周小昆报这个挨打之仇外,他心里还有另外一个担忧,就是周小昆是不是已经把温朵给那啥了,毕竟自己可是给他下了药的。

那要是这样的话,周小昆就算是罪加一等啊,祸害了自己本来该祸害的女人,绝对不能轻饶他啊,与此同时他也气自己,毕竟周小昆的药是自己下的,这他妈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呢?

“哥,咱们要进学校闹去么,外面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就剩下学校现在还没找呢。”当大背头跟手底下的兄弟们到了东北大学门口时,大块头看了看校内问道。

“我觉得咱们还是别进去了吧,这是大学啊,进去闹事不太好吧,据说最近学校抓的比较严,上头也管的紧呢,扫黑打恶呢。”另一人说道。

“怕个毛,有我给你们顶着呢,给我进去干他!”大背头说着,直接将自己的车开到了门口,因为是外来车辆,保安当时还拦着他,让他去登记一下,大背头直接打开车窗骂:“你他妈的给老子让开,活腻歪了是不是?”

保安见人家开的路虎,而且车上还有这么多看着很社会的人,自然有点慌了,没说什么,乖乖给人家把路让开了,接着大背头一脚油门下去,大路虎发出轰鸣声,朝着学校而去了。

想来安铁也是差不多,安铁的身体里黑色的物质可以模拟一切,这里的力量规则虽然混乱,但是对于安铁来说好像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明天你跟我一起出去。”裴君临看了一眼安铁就闭目再也不说什么了,其他人虽然觉得气氛有些压抑,但是也没有说话。

晚上依旧是老情况,整个城市里所有的居民都走出家门,站在月光之下吞吐那蓝色的月光,仿佛在蓝色的月光是他们生命的必需能量一样。

不过裴君临对于这诡异的蓝色月亮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众人都躲在裴君临搭建的这个临时的草棚里,避免被月光照射到。

时间过的很快,天很快就亮了,裴君临走出帐篷,带着安铁来到了城外。

“师傅,你今天带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安铁把玩着手里的匕首,有些好奇的看着裴君临说道。

从外是漫天的黄沙,一望无际,连一点点植物和生命的气息都没有,裴君临这才恍然的发觉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些活人之外,真的没有任何动物植物了。

这是一个不完整的世界,是一个残缺的世界,也是一个令人绝望的地方。

2021-10-15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