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出一个女人变心,出轨变心的女人的表现

轰隆!

“小龙!”

“二叔,你让开!”居龙爆喝间,绕过义薄云天。

然后一把抓起了地上的北主。

他抓着北主的衣领,一把就把北主提了起来。

北主此刻双脚悬空,被他举在空中,吊在那里!

然后居龙瞪着北主。

“老头子,你告诉我!”

“谁让你来救我的?”

“你为什么要下跪?”

“你为什么不还手?”居龙狠声问道。

“回答我,你说话啊!”

“你说话啊!”爆喝震耳欲聋,吓得北主猛地一个激灵。

北主偏过头,始终没有看居龙。

“你哪怕辩解一句也好啊!”

“你为什么要如此窝囊?”居龙松开了手,北主掉下去了。

跌落在地上。

“二叔,你以前都是骗我的吧?怎么看出一个女人变心”

“什么我爹是大英雄,是北大宙第一高手,全是假话,对吧?”居龙冷冷的开口道。

里面也是简洁得要命,并没有什么装饰和家具,天然的洞府而已,其中能看到一个蒲团,一张石桌,上面放着一个烛台还有未燃尽的半节蜡烛。

石壁上刻有一尊佛像,应该是佛陀。

陆阳铭仔细看过,应该是用指力在岩石上画出来的,虽然很是粗糙,但其上却透着一种玄而又玄的佛韵。

神圣而又庄严,让人不由心生敬畏之感。

他也是一脸恭敬,双手合什,冲着佛像恭恭敬敬鞠了一躬。

这里没有岔洞,只有这独一无二的石厅,甚至,陆阳铭都怀疑这石洞极有可能是那位禅境大能用大法力直接在山体上抠出来的。

若这里真是这位大能的道场的话,这位禅境大能还真是一位清心寡欲的高僧,从这里的陈设便可以判断得出。

一个天然石台就在佛像下面,其上放着一个盒子。

这盒子上面布有灰尘,看样子放的时间不短了。

陈旧而古朴,女人虚伪的10个表现充满着沧桑气息。

他小心上前,轻轻捧起盒子,没什么重量,很轻。

“恩!解散了!”

林肖稍微一沉默,点了点头,“是的,解散了!现在包括我在内,都不再是以前的我们,现在都是普通的老百姓!以后要是有人欺负我们,还得你们罩着!”

“真是!老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还要我们罩着?谁要是敢欺负你,谁真是眼睛瞎了!你放心,谁他妈要是不长眼,敢找你的麻烦,兄弟我第一个不放过他们!”南宫桦拍着胸脯说道。

三个人继续闲聊,过了一会儿,南宫桦起身去了卫生间。

“晓波,你的这个兄弟,真的可靠?”

林肖看着徐晓波,淡淡的说道。

不是他不相信别人,只是现在处在特殊时期,任何事儿都得格外注意。

“你放心,绝对可靠!我们是最好的发小!他要是敢出卖你,我肯定第一个不会放过他!老子扒了他的皮!”徐晓波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就好!对了,他现在在国安局?”

林肖刚才听南宫桦说了这件事儿,好奇的问道。

金志豪宛如一条待宰的鱼儿,女人变心后的30大表现在草地上本能扑腾着。

“啊——”

草屑飞扬中,他的脸因痛苦而扭曲恐怖,叫喊声、求饶声惊天动地。

在场很多人都为这眼前意外出现的暴虐场面给震住了。

聚集过来的大批保安也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和所应该做出的反应。

同时,每一个人也从内心深处,感到一种冰雪般的冷意。

这小子,狠啊。

汪三桂挤出一抹苦笑,不过却露出痛快之感。

“不!不!混账!混账!”

唐言溪喊叫起来:“你没有资格!没有资格!”

你怎么能伤害金氏大少啊?

对于唐言溪来说,金志豪可以打死叶凡,但叶凡没资格反击,不然就是造反,就是忤逆。

而且她无法接受,好不容易抱住的大腿,就这样被叶凡废了。

太无法无天了。

“来人!来人!”

唐言溪歇斯底里喊叫起来:“快报警,快抓住他!女情人开始疏远你的表现”

开门的是他母亲,他母亲眼睛通红,脸色也很苍白,看起来像是才刚哭过……看着我手里抱着的骨灰,就又开始哭了起来。

等进了屋,我就看到他父亲,他父亲正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抽着烟,茶几上,烟灰缸里堆了一堆烟头,也没清理,像是很久没开过窗,屋里很闷……

说明情况后,我就准备将骨灰递给他母亲……这时候,他父亲站了起来,说他们不要,让我们哪来的送哪去,没地方放就拿去扔了……

他父亲说完话,就又狠狠抽了口烟,他母亲都伸出来的手,又收了回去,也不说话,就站在那儿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我和跟我一起去的另一位法警,就赶紧出声劝,说人都已经没了,怎么讲也是他们的孩子……

他母亲看着我手里抱着得骨灰,一个女人变心了怎么办哭得更加厉害,他父亲一句话没说,只是转过身,闷着头,一口一口抽着烟……”

中年法警说着,视线微微上移,停顿了下,

“……从他家出来的时候,我把那骨灰放到了他家,他母亲已经哭得没力气,他父亲在说了那句话过后,后面一句话也没说话,最后也没让我们再把骨灰带走。

“……那天法院庭审结束,那个老头被判了死刑,我像是也被判了刑……那一晚上,我整夜脑子里全是那年轻人的样子,从到监狱,到刑场,在到他父母……原来我还记得那么清楚。”

中年法警手颤着,重新放了下来,抬起头,望着依旧喧嚣热闹的夜摊,

“……要是……那时候他没被执行,没被我杀……那他现在应该就像是这摊位上的人一样,要么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一家其乐融融,吃着烧烤,逗着孩子,说着些家里的事,要么和自己朋友,端着酒杯,喝着酒……”

中年法警视线恍惚着,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话音渐小的呢喃着,

……

“……那晚上过后,第二天早上醒过来,脑子里,那年轻男人的样子还是一遍遍再过……那天,偷人的女人长相特征我没去法院,我去找了以前,带着我第一次去刑场的老大哥。那时候,他已经退休了……

我去了他家,跟他讲了这件事情……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看着我,跟我说,

我沉默无语。

摊上这么一对混蛋父母,也难怪林依人这么极端跟偏激。如果易地而处,我甚至做得还不如林依人好。

“大仇得报的感觉怎么样?”我问。

林依人摇了摇头:“没有感觉的那么好。”她看着我,道:“我把姬甜放走了。”

什么?

我听后一怔:“你毁了她的脸,然后把她放了?”

“就像当时她做的那样。”

“......这样啊。”

“无所谓的。”林依人淡道:“她失踪后滇城人人都在抢她这个位子,她爬的上爬不上之前的位子还是两说。如果她真的回来了,那不就更有意思了吗?”

“你起来啊,老子不要你救!”

“这样屈辱的活着有什么意思?”

其实居龙的心情能够理解,因为那毕竟是他爹!

他希望他爹是一个大英雄!

但是谁能够忍受自己的父亲是一个窝囊废,女人不理你千万不理她一个说下跪就下跪的人?

“起来!”

“你的尊严呢?”

“你的气魄呢?”

“树要皮,人要脸,你的脸呢?”居龙在爆喝!

但是北主却没有任何话语,只是安静的跪下,然后低下了头。

仿佛听不到这些话一样。

“哈哈哈,好,好的很。”大阴神缓缓起身,然后拖着长长的裙摆走向了北主。

“抬起你的头。”大阴神命令道。

大阴神威严而又神圣不可侵犯,而北主看起来窝囊而又弱小。

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或者说,这简直无法去比较。

谁都没有想到,堂堂北主说跪下就跪下了。

这样的朋友值得交往。

“行!那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以后我就叫你老大!行不行?”

比林肖还要大两岁的南宫桦一脸期待的说道。

“随你!只要你别觉得有我这样的老大,辱没了你的身份就行。”林肖耸耸肩,笑着说道。

“胡说,开什么玩笑,能做你的小弟,绝对是我的荣幸,老大你是不知道,我们圈子里,都对战……恩,都对你们特别崇拜!”

南宫桦差点儿说漏了嘴,小心翼翼的朝着周围看了几眼,确认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才重新开口说道。

“都很崇拜我?貌似知道我们的人,并不多吧?”林肖笑着说道。

“以前是不多,别看我现在在国安局工作,可以前也不知道你们的事儿!不过从这两年开始,你们的事迹开始在小圈子里流传开。”南宫桦老老实实的说道。

“恩!你们的圈子里,还流传着我们什么信息?”林肖平静的说道。

“还流传着……”南宫桦犹豫了一下,突然压低了声音,“老大,我听说,你们,你们已经解散了?”

2021-10-15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