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有病该分手吗,我该嫁个有病的男友吗

易青正要推门进去,就听见叶雅娴在里面训人,隔着玻璃,易青看到挨训的是店里的一个导购员,好像是叫唐晓慧的。

“怎么不进去?”

付艺伟有些好奇,她也听到了叶雅娴的声音,只是不懂什么叫货源,什么叫导购员之类的。

“叶经理在里面处理事情,我们等一会儿吧!”

时候不长,唐晓慧出来了,眼圈红红的,显然被训得不轻,只是刚一出门,她双手在脸上一抹,刚刚沮丧的表情立刻就不见了,重新换上了一副笑脸,迎着一个中年妇女就过去了。

“您好,大姐,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可以帮您推荐!”

易青瞧着,暗赞:不赖!

他们干的其实就是服务行业,不管在单位受了多大的委屈,也不能把情绪带到工作当中,人家是顾客,是来店里消费的,要是服务员都摆着一张臭脸,谁愿意看。

“走吧!男朋友有病该分手吗我们进去!”

易青说着,带着付艺伟和何情进了叶雅娴的办公室。

叶雅娴正拿着一堆表格在核对库存,听到开门声,抬头一看,见来的是易青,连忙起身:“老板!您~~~~~这两位是~~~~~”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唐晓慧的事:“叶姐!扣一天的奖金,太重了吧?”

叶雅娴闻言皱眉:“你觉得我过分了?”

易青忙笑道:“叶姐别误会,你是经理,怎么管理员工,我不会插手,只是随便问一句。”

叶雅娴听了,解释道:“我当然也不愿意处罚她们,可是要经营一家店,只有奖励是不够的,我交给她们做的事,她们做好了,才会得到奖励,可是唐晓慧显然没有把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上,补货这么重要的事,她居然都能出纰漏,我当然要狠狠的处罚她。”

易青道:“好了,这件事叶姐你做的很多,我不该过问的,好了,我带她们出去看看,也让大家换着班的过来吃饭!”

说完,易青起身,带着付艺伟和何情出去了。

替换了两个店员进去吃午饭,易青暂时干起了导购的活。

“这位大姐,跟男朋友委婉的说分手我必须得说,这件衣服穿在您的身上,简直就像是专门为您定做的一样,太艳,没有的事儿,您才多大啊,我看着也就三十出头,什么四十六,那可真不像,真是的,您有什么保养秘诀没有,我也跟您学学,回家我交给我媳妇儿,让她也跟着您学,大姐,我可是真心话,十足真心,您看看,要是再配上这件衣服,您还得年轻十岁,我都不敢张嘴观念叫大姐,得叫妹妹了!”

不提这俩咸鱼,易青和付艺伟一起出了单位大门,就看见何情正支着车子,站在门口。

易青一见何情,心里没来由的慌了一下,这姑娘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在装糊涂:“何情,你怎么也来了?”

随口说了一句,易青觉得自己的表情,语气都很到位,就像是见到普通朋友一样。

何情一双眼睛瞥向易青,见易青的目光躲闪,心中不免有些得意:“怎么了,我和小伟一起来的,你还不欢迎啊!?”

这话都没法接!

好在付艺伟把话接了过去:“小情要去看看咱们家的店,男朋友有病该不该离开我就带着她一起过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易青居然从付艺伟的话里,准确的听出“咱们家”这三个字是加了重音的。

女人啊!

不管关系多好,攀比之心永远都戒不掉。

既然何情想看,那就看看呗。

仨人骑上车,易青带着付艺伟,何情骑车跟在后面,一路到了前门大街,临近特别特,离得老远就能看见店门口人潮涌动。

易青的揽客方式显然和店里的导购员不一样,导购员的服务虽然热情周到,可是却不多话,按照叶雅娴的说法,选择是顾客的事,导购员只有推荐的义务,至于如何决定,是买,还是不买,全都交给顾客。

相比较之下,易青就有点儿市井了,活像一个街头练摊儿的社会青年。

付艺伟和何情站在一旁,因为男朋友有病而分手一脸惊讶的看着易青耍贫嘴,然后看着那个瞧着像五十多岁,实则才四十六的大姐眉开眼笑的拿了衣服去交钱。

这就是做生意?

“小易,你让我做的就是这个?”

易青忙道:“当然不是,我要你做的是管理,跟着叶姐学管理,可不是把你培养成服务员。”

付艺伟听着又开始犯难:“可我真的怕学不会!”

易青笑了,道:“还没学呢,怎么知道自己学不会,放心吧,我回头和叶姐说。”

“别!”付艺伟道,“你和叶经理说了,她会不会以为我是来抢班夺权的啊?”

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所以久绅还不想声张,这事他不想打草惊蛇,最关键的还是操纵他们五人的那个背后操纵者,小9居然说跟丢了,天眼系统里没法找到那人的行踪,所以久绅就更加打定主意,这事按照正常流程处理。

到时候自己的人来接管这事,钓出背后的大鱼,男朋友生病了想分手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自己麻烦,真把自己当hello kitty了,不打痛这些人,久绅的麻烦就会源源不断,这大大影响了久绅的正常生活。

“我留下来照顾你吧。”听久绅让大家回去,站在一边的梦梦破口而出。

大家也就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个女人身上,也是在这个时候,蜜姐一行晚上没参加活动的人,才有空关注事情是如何发生的,路上听黄校长大致讲过一些,现在再看这女人的模样,大致的也就能才出来了。

争风吃醋的事,蜜姐看看梦梦,又转过头来瞪了一眼久绅,“你们都回去吧,我留下来照顾久董。”蜜姐这话一出,大家自然也就没法说什么了,懂的都懂,梦梦也认识蜜姐,被她强大的气势所震慑,一时之间也没再说什么。

“白马湖得十一月过了再去,那时候苇色依依,尽皆如雪,才是最美的时候。现在过去看什么啊。”江望枫抱怨着。

“外地人到本地来,并非全为了景色,有时候还是为了寄托一份情怀。”许问笑着劝他。女朋友有病该不该分手

“……也有道理。”江望枫很快就想通了,不过多少还是有点悻悻的,“看个情怀的话,那我更没必要陪他们一起去了。”

两人正在说着,外面突然传来了声音,嘈嘈杂杂,很快接近,是其他考生回来了。

“回来了啊。”江望枫嘴里嘀咕着往外看,只看了一眼就高高扬起了眉,“啧啧啧。”

许问有点好奇,跟着他一起往外看,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六个去白马湖的考生也理所当然是一起回来的,跟他们走在一起的还有岑小衣。不,那不是简单地走在一起,可以看出,岑小衣位于人群的正中央,其他人有说有笑,跟他的关系似乎非常亲近,甚至有了点以他为首的感觉。

“你们是什么时候住进来的?”许问问道。

有人夸自家猫,男朋友有病能不能嫁许问也很骄傲,他一边继续收拾扫尾,打理屋子最后的细节,一边点头说:“是啊,一直跟我睡,也习惯了。”

“真好。我家也有一只猫,比它胖的多,橘黄色的,是厨子养来捉老鼠的。我想偷偷地把它抱来跟我一起睡,结果我娘跟见了鬼似的,一把就把它扔下去了。”一听就是以前的事情,但江望枫说起来还是很失望。

“她说捉老鼠的猫,脏得很。我求她专门给我养一只陪我睡觉,她答应得好好的,结果我催了她好多次,她都嗯嗯啊啊地敷衍我。后来我跟我爹告状,他给我拎来了一只小奶猫,白的,长毛!现在养得好肥了。”

……果然猫奴。

江望枫一个人蹲在球球旁边叨叨咕咕,说的全是家里的事,听上去非常温暖。

许问微笑着听着,跟他闲聊。

他这才知道,岑小衣之前说的也没错,这房间之前住了八个人,剩下六个的确是去白马湖旁边闲逛了。他是本地人,对白马湖兴趣不大,推荐了另一个秋色更好的景点,结果其他人还是对白马湖更感兴趣,江望枫就懒得奉陪,任由他们自己去,自己一个人去了另一个地方。

沈风真的距离仙帝境界只差临门一脚了,只要他成功突破,真的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仙帝,或者是说在他们那片地域中最年轻的仙帝。

当时想要突破仙帝,还差一样天材地宝。

这样天材地宝只有无生沼泽里才有,这无生沼泽内凶险万分,一般修炼者跨入其中,基本上是走不出来的。

当时蓝冰菡执意要陪着沈风一起去无生沼泽,他们倒是顺利的找到了那种天材地宝。

因为一场意外,所以沈风只能在无生沼泽内就地突破。

可在他突破的关键之际。

他曾经的数个仇人出现了,他们应该是利用某种办法跟踪到了这里,看到沈风要突破到仙帝,他们自然不会让他如愿以偿。

那时候,处于突破关键的沈风,根本无法站起身来战斗。

蓝冰菡手持一剑,挡在了沈风的身前。

这个时候的蓝冰菡,已经是天族之主了,可面对这些强者的攻击,她还是有点无法招架。

毕竟这些人全部只比仙帝弱上一筹罢了。

2021-10-15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