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男生说给不了未来,男生说给不了未来

张曼琳不想冷场让大家变得尴尬,于是主动提出玩一个小游戏。

“石头剪刀布…”

第一把,安初心输了,于是她打头阵。

“我来自湘南,从小喜欢画画和动漫,我励志以后要成为一名出色的插画师。”

第二把,轮到张曼琳出剪刀,秦奋和安初心都出石头,自然就轮到她了。

“我来自江南,一个人来到羊城打拼好多年了,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在这里开一家公司,然后买一套自己喜欢的房子。”

第三把自然不用玩了,两个妹子都说了,秦奋不可能抵赖吧。

“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羊城人。”

“我也没有啥梦想,不过目标嘛倒是有一个。”

接着秦奋吧啦吧啦给张曼琳和安初心二人讲解了自己想要创办一个小说网站。

与当前传统小说网站不同的就是,读者除了可以在网站阅读自己喜爱的文学作品之外,还可以通过看小说赚取零用钱。

“那这样做,你岂不是不怎么赚钱吗?”

来到美式牛排餐厅,陈文很快就发现张婉婷对这一块的认识是很陌生的。表白男生说给不了未来尽管张婉婷故作镇静,但是陈文是吃西餐的老专家,能够做出准确判断。

陈文非常有经验地、不漏痕迹地将合理的菜品提议给张婉婷听,征求她来拍板做决定。张婉婷本来就心虚,很快就体会到了陈文的好意和体贴,把陈文报出的菜名对照了菜单之后,张婉婷逐一拍了板。

陈文一听就知道张婉婷在故意帮他省钱,因为这女孩拍板的菜品全是最便宜的。陈文无奈地学着张婉婷家乡口音说道:“恁要是这么弄的话,咱这饭可没法吃了!”

张婉婷噗嗤笑了:“你还会说我们豫省话啊!”

陈文笑道:“就会几句,多了不行。来吧,我提议的那些,你重新选,挑贵的来,最便宜的那些我不爱吃。”

最终张婉婷没有选最贵的,挑的全是中间价格的菜品。

陈文没有坚持一定要吃最贵的,花钱这种事是讲究学问的,让女孩开心的就是最好的,未必是价格最高的东西就一定管用。

这两位顶级强者居然选择用如此卑鄙无耻的暗杀手段,联手对付玉清宗主,给男生表白应该说什么果然够不要脸面的了!

在本能反应的驱使下,吕钧瞬间取出自己的极品灵兵长剑,全力封挡向獬豸皇鬼头战刀的重击,另一只手瞬间捏碎了一枚防御灵符!

蓬,铛!

金翅青鹏皇展云的极品灵兵剑重重地猛轰在瞬间形成的防御护罩上,獬豸皇的鬼头战刀则是与吕钧手中极品灵兵剑之上!

巨大的冲击力,从两个方向作用在他的身体上,令其犹如炮弹一样瞬间向后弹射开来,虽然有防御护罩保住一命,却仍然已经身受重创!

“青鹏皇、獬豸皇?!你们竟然敢在仙盟山对本宗主下杀手?难道就不怕仙盟山护宗大阵要了你们性命吗?!”在看清偷袭者身份后,吕钧当场怒吼出声道。

“哈哈哈,你口中所谓的护宗大阵不仅不会伤害我们,与之相反的是,你却要倒大霉啦!”青鹏皇展云脸上没有任何担忧神色,反倒满脸不屑地反唇相讥道。

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凭空显现三道由金光阵纹凝聚而成的能量箭,箭头直指被防御护罩保护的玉清宗主吕钧!男生给我表白说喜欢我

这晚依旧如此,林正送步千瑶回家。只是步千瑶心情不是很好,似乎有很多心事,林正询问道:“还在为公司的事情烦恼?”

步千瑶点头,似乎没有说话的兴趣,林正也不再询问。步千瑶是公司的老大,公司的发展她有决策权,林正已经给她指明了大致方向。如果步千瑶有其他的想法,他也改变不了什么,最多只能等步千瑶说出问题,他给点建设性的意见而已。

“怪不得千烟觉得你很讨厌,不解风情,安慰女孩子也不会,真是的。”步千瑶以为林正会询问,那知他既然不说话,暗自骂道,见他不说话,只好说道,“我提出了你的方案,也给股东讲解过,虽然股东认为有些道理,但不是很认同,认为你的意见都是建立在想象上的。”

“他们说的没错,我的意见的确是建立在宏观推理下。男生给女生表白怎么说”林正感觉步千瑶语气不对,心想肯定不是好事。

“但你的推理是有逻辑依据,又不是盲目说的,他们怎不接受了。”步千瑶继续恭维道。

“这个问题,需要你自己想,这是你的企业。我没有去过董事会,对董事会的人不熟悉,无法给你意见。”林正感觉步千瑶在给自己下套,但不知她如何想的,先推脱再说。

又一道抗御护罩闪现,将吕钧团团包裹保护起来,对此,并未出展云与獬豸皇意料之外,二人闪身攻击的姿势不变,只不过,又有三道由金光阵纹凝聚而成的攻击已经先他们一步接连轰向吕钧!

身受重创的吕钧根本无法避开这三道致命的金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防御护罩再次轰然崩塌,展云与獬豸皇的攻击适时出现,已经不再给他任何机会启动另一枚防御灵符了!

啊!

面对死亡的威胁,吕钧仰天怒啸一声,终于开始拼命了!

只见拼尽全力挥舞着极品灵兵剑挡向鬼头战刀,一面盾牌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身侧,正好挡住展云的极品灵兵剑全力一击!

接连两声巨响,吕钧手中的极品灵兵剑与那面盾牌接连被反弹回去,男生给女生未来的能力是啥狠狠地撞击在他自己的身上,巨大的力量作用下,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片,哇地一声狂喷出一口混杂着被震碎脏器的鲜血,整个人被巨力撞得向后高速飞抛而去,最后狠狠地砸在传送阵台后面的山壁之上。

两大顶级皇者全力重击,虽然再次勉力保住性命,但吕钧的身上已经多处骨折,五脏六腑也严重受创!

林正站稳后,转身一脚踢向壮汉后脑,力道之强,定位之准。

壮汉感觉后脑凉风习习,可能是打架的经验告诉他,后面受到了攻击。他知道想要躲避是不可能,但把致命的地方空出来,让给对方他也不想。只有侧着身子,用肩膀挡住了林正的一脚。

林正本来没真想杀他,目的只是瘫痪这人的武力,力道在接近他后脑时候,已经减弱。他没想到这壮汉感知还这么强,临近侧动了身子,用肩膀挡住了自己的一脚。本来林正的脚力控制了力量,打在后脑上一定昏迷,男朋友觉得给不了我未来可是打在肩膀上,也就是一阵疼痛。

壮汉还以为林正力道有问题,这脚带来的只是一阵疼痛,胆子也大了。见林正背后踢脚,他心里很不舒服,也一脚向林正侧扫。旋风带动的脚力,凭借摆力,力量更加的大。

龙胖胖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不是他不好要价钱才沉默的吗?

他替他开了口了,怎么还是他的错了?

“你是老板,你说的算。”龙胖胖对于李战很是无奈,他就这样任性习惯了。

虽说他是经纪人,但是他要接什么活动还得和他商量,他不愿意的,再高的价格他们也不接。

林辛言不知道李战是什么意思,虽然她是很想请李战给自己代言,但是也不好勉强人家,毕竟认识一场。

“买卖不在,人情在,你若不合适接,也没关系的……”

“除了我,男友说没能力给不了我未来你还能找到比我更帅气的吗?”李战打断她。

林辛言笑,怎么会这么大言不惭?

长得是好看,但是太年轻,身上少了沉稳的气息。

这样的帅,并不吸引人。

至少不吸引她。

当然他的粉丝那么多,他肯定还是有很多优点的,比如长的帅。

“那你的价格……”林辛言这时发现车子停在了万越集团的地下停车场。

今天是曼琳姐过生日,没有蛋糕怎么可以!

打开包装盒插上蜡烛点上,一切就绪之后,秦奋示意戴上寿星帽的张曼琳坐在沙发中间。

灯光熄灭之后,烛光跳动,柔和的光晕照亮在安初心和张曼琳脸上,平添了一份不真切的朦胧美。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经典的生日歌背景音乐响起,双手打着节拍,秦奋和安初心哼唱着旋律祝福张曼琳。

“曼琳姐,快许个愿吧!”

在安初心的催促下,张曼琳只好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许了几个愿望。

烛光就像一场美梦,再浪漫的气氛都比不上她的温柔。

妈的,看着张曼琳认真许愿的样子,秦奋差点按耐不住心底的躁动一口亲上去。

不怪他抵抗力低,主要是张曼琳此时过于美丽,美丽得让人忍不住想犯罪。

“好啦,吹蜡烛吧。”

“等一下!”秦奋变魔术般从口袋掏出一个盒子放到张曼琳面前,示意她打开。

2021-10-12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