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在感情里说累了,男生说累了还有感情吗

“今晚是每年我最喜欢的夜晚,我依旧记得我高中时第一个女朋友朱蒂……”

然后,一连串渣男平安夜拼刺刀的故事被亚当娓娓道来。

众人都听呆了。

“OMG!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莉莉震惊的叫道:“真是太渣了!”

“come on!”

亚当配合的无辜一摊手:“我那会还是一个高中男生,满脑子都是荷尔蒙,而且那些女孩都是心甘情愿的。”

“她们都被你营造的爱情给冲昏了脑子!”

莉莉恨恨道:“不然怎么可能相信你的鬼话,一个平安夜,你同时和好几个女孩一起过,真有你的啊!”

“那会我还比较博爱,不想让任何一个喜欢我的女孩伤心嘛。”

亚当依旧一脸的无辜:“我又没有逼她们。”

“那她们现在都在哪?”

莉莉冷笑道:“我想很多都是留在了小镇上,结婚生子,一辈子就这么被困在那里了吧?或许她们的孩子还有你那一夜的杰作吧?”

“当然,男生在感情里说累了期间也会有人监控着他们动向和情绪。”

叶凡道出自己算计:“硬骨头的话,那就在金矿永远挖下去。”

杨耀东和神州医盟骨干闻言呆愣。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叶凡是这个鬼点子。

十几号人一个个哭笑不得的样子。

不过杨耀东他们往深处一想,又发现这是一个可行的法子。

每天累死累活,别说心存怨恨了,就是滚床单估计都失去兴趣。

“这方案可行。”

杨耀东最终点点头:“叶凡,这事你全权负责。”

至于限制人身自由去千里之外挖矿,会不会招致梵国和梵医的抗议,杨耀东根本不放心上。

梵医暴力冲击神州医盟,还祸害几万名患者,不坐牢三五年已经便宜他们了。

如今去挖矿,算得上神州的善良仁慈和人道主义了。女孩说谈恋爱太累了

得到杨耀东的应允,叶凡笑着点点头:“好,我来负责。”

两个小时后,五千梵医被送上几十辆大卡车。

“你发现没有,我们走的路线好安全啊,什么危险都没有!!”百川惊讶的说道。

正常来说。

血河谷这里现在到处都有危险,而且各种各样的攻击随时出现,可现在他们所走的路线,什么危险都没有。

非常平静。

平静的让他感觉有些可怕。

“金花给我们的路线,绝对是最安全的,因为他现在能用的人不多了,如果这些人半路上再出现意外的话,那他的计划就会出错!!”夏天也明白,现在的金花,已经没有赌的机会了。

他让老乔治他们放出无音的心魔。

让黑牙他们去解开无情剑的封印。

这些目的是非常明确的。

“看来,我距离无情剑越来越近了啊!!”百川非常期待的说道。

“我们可以加快一些速度了,这周围没人,不用担心暴露!!”夏天也是开始加快速度。

就这样。

他们两个快速的跟了上去。

没过多久。

“不可能?那你看看这方子是不是你开的,这药是不是你们家抓的?!”

黄衣男说完便拿出一张药方和一张抓药单据。男人说累了是几个意思

“我们的方子和药不可能有问题!”

宋征紧咬着牙,额头汗流不止。

“可否给我看看?”

这时林羽从人群中钻了出来,伸手把方子和单据接了过来。

“何……何大哥!”

宋征看到林羽面色一喜,已然没了以前那种桀骜的样子,换上了一副讨好的表情,竟然莫名感觉到一丝心安。

林羽冲他微微点头一笑,没有说话,低头认真看起了手里的药方。

这个方子是一个哮喘断根方,只见上面写着苏叶、五味子、麻黄、平贝、前胡、法半夏等二十余味药材,显然是一个济世堂的秘方,否则平常医馆的方子不太可能开出这么多味药材。

“你看看他药方上的药材,这么多味药,弄错一味,就有可能闹出人命吧!”黄衣男这时气愤的说道。

“就是,是药三分毒,开这么多味药,难免出错啊!”

“呃。恋爱中女生该不该主动”

亚当哑然,‘羞愧的’低下了头,嘴里依旧说着渣男之语:“我也不想的,但我控制不住,我只是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我知道我不是什么好男人,我不想耽误她们……”

“OMG!”

罗宾怒斥道:“你真是太无耻了!”

嘴上如此说,但大拇指已经背着小妹凯蒂悄悄竖了起来。

她只觉得亚当和莉莉真是演的太好了。

效果简直炸裂。

凯蒂一开始是目瞪口呆的。

因为亚当编造的故事,实在太震碎情窦初开少女的三观了。

关键是这些故事给人的感觉实在太真实了,那些小细节全都契合她的心态和恋爱中的状态。

代入感爆炸。

她仿佛变成了那些少女,怀揣着对恋人的浪漫爱情憧憬,义无反顾的献身,最后却被亚当给欺骗玩弄,痛不欲生。

心中些许对亚当是否是被大姐罗宾请来做戏的怀疑,恋爱中男生累了的表现在这种情况下,消失无踪。

林羽冲他挤出了一个笑容,略一迟疑,还是伸手把李俊逸身上的银针拔了下来。

虽然只过了十分钟,但是已经足够了,李俊逸后半生的幸福已经彻底的废了,以后就算见到再漂亮的女人,他也有心无力了。

相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把他变为一个太监,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所以林羽现在已经没有杀他的必要了。

“好好睡一觉,你的好日子还长着呢。”林羽冲李俊逸咧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随后在他后脑上一扎,李俊逸便睡死了过去。

“江颜,开门,我今晚上要在你这屋睡!”

林羽把江颜的行李箱拿出来后贴心的替李俊逸锁好门,随后便跑来江颜这里叫门。

“何家荣,你是不是神经病啊?!叫不叫人睡了?!”

江颜气的脸都红了,二十分钟前,自己正睡得香,林羽突然跑过去叫起她来跟她换了房间,结果自己刚睡着,这个混蛋又跑过来了。

其实服务员那杯果汁根本就没有迷倒林羽,以他的医术,怎么可能会着那点迷药的道。

上一次,白家如此兴师动众,恋爱中女生突然想分手还是三年多前一次擂台比试,当时县知境六品的白山代表白家与邻市王家争夺一个三亿的工程项目,当时,白家所有武者,以及核心成员都去了现场观战。

此次的规模比之上次略小一些,但今天要做的事情,却比上次要刺激许多,白浩天已经明言了,目标是让南宫家交出八成资产,约莫估计三十亿打底...

一个半小时后,四车驶入Y省相市,出了高速道口,前方一片空旷地上,十多辆车聚集在那里。

曹家,苏家,王家,余家等十一个家族,各自派出三名武者,并由家主带队。

其中除了曹家,余家,以及董家之外,其余八家包括四家原本就是白家附庸,以及苏家,王家等四家新晋的附庸。

还有着更多的家族处于观望状态。

今日,白家将会前往南宫家问罪,这事白家虽然没有完全公开,但消息早已不胫而走。

对于白家这一举动,外界看法不一,大多是持不好看的态度,没错,如今白浩天的名声的确不小,而且未来不可限量,但毕竟才只是事使境六品,武者世界,天才和强者还是有着本质区别,恋爱中男生累了分手十个天才中都未必能够出一个真正的强者。

“嗯!”

亚当等人连连点头。

“看到了吧?”

罗宾笑道。

“你真是太虚伪了!”

凯蒂嘲讽道:“你16岁时就已经失身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你怎么知道的?”

罗宾震惊道。

“你的日记忘记在我的房间里,难道你忘了,你上大学后,你的房间就是我的了。”

凯蒂得意道。

“大意了啊,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亚当小声吐槽。

罗宾狠狠瞪向亚当。

“你那些事情我全知道,所以你没有资格说我。”

凯蒂笑道:“我和卡尔恋爱都两个多月了,感觉就像过去了一辈子,我再也不想等了,反正我们该干的都干过了,我们甚至……”

“啦啦啦……”

罗宾又捂住耳朵,嘴里发出声音,阻挡自家小妹的爆料。

不过亚当他们却听了个正着。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