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已经放下了还有了新欢,前任有了新欢怎么放下

“没问题,我觉得又懂了不少,这次应该会好很多。”李天文自信道。

“好,要怎么分线?”陈江问道。

“我跟孙璐走下路,老娘手把手的教孙璐妹妹,其他位置你们自便!”陈诗知道孙璐的水平,所以说道。

最后商量下来,石勇走上路,陈江打野,李天文还是走中路。

李天文又选了亚索,陈江也不璐外,这家伙的好胜心就是这么强,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上路石勇选了诺手,这个属于强势上单,除了个别远程英雄比较克制他以外,基本上打谁都不怂,陈江自己则选了个酒桶,这个好跟亚索配合。

下路老姐选了卡莎,孙璐则选了个标准的妹子辅助——琴女,操作简单,比较好混,只要躲在卡莎身后加加血,前任已经放下了还有了新欢加加状态就行。

“天文,不要轻易对拼,打不过宁可少吃兵,也不要送人头,这个游戏很容易滚雪球。”陈江指点道。

李天文点了点头,只是双眼杀气腾腾,一副想要报仇雪恨的样子。

进入读条界面,对面中路又是亚索,打野皇子,这也是一个经典组合,皇子击飞,亚索接大。

顾茜茜听到肖青枫的叫声,出声道:“怎么了嘛,青青,你别欺负小枫。”

“我没欺负他。”郭郁青叫:“他赖我房里不出去。”

顾茜茜就问:“小枫,天晚了,你回房睡啊,别吵着青青,她明天还要上班呢。”

肖青枫道:“我要跟她睡。”

“不行。”郭郁青尖叫。

“我就要。”肖青枫倔犟。

“我揍你。”郭郁青威胁。

“郭郁青。”

楼下,突然传来郭义的一声怒吼:“夫妇同床,天经地义,你要翻天吗?”

给郭义一吼,郭郁青顿时就一脸委屈,她翻身往床上一倒,扯过小熊抱枕抱在怀里,背对着肖青枫。

有了岳父支持,肖青枫得意了,趁机爬上床。女人分手放下你的表现

郭郁青轻声威胁:“老实点,敢碰我,揍你。”

肖青枫倒是没有去碰她,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他呆滞的眼神,这会儿却闪烁着光芒,甚至有些诡异。

道理虽然知道,但是事到临头,他经常会犯下一些低级错误,所以才会一直在黄金和白金之间徘徊……

当下,他滔滔不绝的向李天文传授着游戏技巧。

不得不说,李天文的领悟能力确实是很强。

孙璐和石勇才开了两场游戏,李天文已经可以在陈江的讲授中开始提问,有些问题还问得颇有深度,让陈江都要想一想才能回答。

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到了上午10点,陈诗终于姗姗来迟。

她一进入网吧,网吧里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她,她今天穿了一件长袖风衣,扎了个马尾辫,分手很久了还是放不下头上戴着顶鸭舌帽,看上去青春靓丽,活力四射。

陈江远远看到老姐,就向她招手,陈诗信步走来,石勇眼睛都看直了。

“收收你的目光,色鬼,别到时候挨了拳头才找我哭。”陈江没好气的说道。

李天文也不禁眼前一亮,不过也就是看了一眼,又开始问陈江问题。

“怎么样,战绩如何?”陈诗问道。

赵锋道:“少拍马屁!我都纳闷了,我咋突然走桃花运了。”

陆小强插话道:“砸出五百万分手费,锋哥靠实力走桃花运,小弟望尘莫及。”

赵锋郁闷的道:“谁这么无聊,在论坛曝光我分手费的事。”

陆小强道:“上次寝室聚餐,大伙都知道了,有人说漏嘴了吧,你不用在意。”

赵锋道:“卧糟!你这个大喇叭,前任有新欢我看就是你说漏嘴了。”

陆小强连连摇头,尴尬的道:“偶可以发誓,不是我说出去的,我周末在街里宣传CX,天天早出晚归,没时间上论坛?”

赵锋道:“不是你就算了,帮我找出幕后黑手,我奖励你一条芙蓉王。”

陆小强点头道:“放心吧,我帮你查查。”

金富贵道:“锋哥彻底是火了,命犯桃花,我都羡慕死你了。”

赵锋无奈的道:“我遇到桃花劫了,女生都想跟我交往,再分手领取五百万大奖,当我是头奖彩票了。”

金富贵和陆小强趴在桌面,笑得都要抽筋了,赵锋的桃花运跑偏了,变成桃花劫了,这是要倒霉的节奏了!

第一节专业课下课,赵锋走出教室,准备去放水,施放一下压力,教室门前聚集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女生,二话不说迎面冲来,要来一场美丽的邂逅。

赵锋左躲右闪,杀出莺莺燕燕的重围,抱头鼠窜逃进洗手间,进入隔断关门放水,长出了一口气,压力终于缓解了,两年了还是放不下前任走出隔断站在洗手盆前洗手。

旁边站着一名马尾辫女生,同样在洗水盆前洗手,蓦然转头盯着赵锋,表情很是古怪。

赵锋惊慌失措,认出是许久不见的白爽,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干笑道:“白学姐走错门了,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说出去的。”

白爽面红耳赤,抓狂的捂住脸,威胁道:“你要敢说出去,姐姐打不死你,我先走了!”话音一落,她跑得比兔子还快,一溜烟没影了。

然后奶奶也是亲了小孙女一口:“嗯,若若乖啦。”

没多久,苏若曦推着苏锦荣也回来了。

虽然之前相距有些远,但是因为街上没有人,所以苏若曦也清楚看到了刚才一幕,看到女儿要摔跤也是让她很是惊恐。

好在女儿最终没有摔跤,苏若曦此时推着父亲走上前,看着女儿板着脸说:“冯若若,是不是差点摔跤?妈妈都跟你说过不要跑的。”

这一刻的苏若曦是真的生气了,分手三年还是放不下刚才女儿差点摔跤的情景,真的是让她很害怕。

现在女儿没有摔跤,赖在爸爸的怀里,苏若曦还是要教训一下女儿。

看到妈妈生气的样子,冯若若赶紧跟妈妈道歉:“对不起妈妈,若若下次不敢啦,妈妈不要生气呀。”

苏若曦没有那么快平静下来,依旧是板着脸说:“知道错了就可以吗?这次要不是爸爸及时出现,你就摔跤了,你摔跤了之后,明天爸爸、妈妈、奶奶和姥爷都要照顾你,那爸爸明天还怎么去摆摊呢?

所以你是不是不应该那样跑?慢慢走回家是不是很安全?以后你还敢不敢一个人这样跑啦?”

而洛尘整个人气机一下子就萎靡了下去,这代价极大,为日后的洛尘可以说已经提前埋下了大劫。

毕竟这是生机,而且不是一点点!

“阻止他!”广目神色蓦地一变。

其实广目不说,其他人就算没有反应,天地在这一刻也有了反应。

雷霆阵阵,天地意志横压而来,仿佛要幻化出来磨灭天蓬一般。

但随着天蓬将那火焰融入眉心,天蓬气机瞬间拔高。

山河动荡,天地变色。分手后女人还放不下的表现

那气机实在太可怕了。

洛尘借走的是寿元,寿命。

而天蓬借来之后,在燃烧!

广目等所有人这个时候蓦地神色一变。

因为天蓬一步跨出,生杀予夺之术被他幻化而出,化作了一杆长枪。

无视一切,无视无量佛国,无视任何大道。

一枪击出,刹那间洞穿广目!

同时枪尖横扫,撕裂广目半边身子的同时,另外一边已经朝着增长杀了过去。

看了一眼刀十二,费灵生打算离开,毕竟韩三千已死,她继续留在这里也没用了,而且一旦被那位强者抓住,很有可能就连她的性命也会受到威胁。

如今她只能自己去找回到轩辕世界的办法,至于如何成为神境,只有等到回了轩辕世界之后再慢慢琢磨。

可是正当费灵生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束缚了起来,不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费灵生眼神里流露出了绝望,这个强者抓了她,想要活下来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你还想走吗?”一个隔空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清晰入耳。

费灵生放弃了挣扎,说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不让我走。”

“老朋友见面,难道不叙叙旧吗?”声音继续说道。

费灵生觉得奇怪,她可从来不认识这种级别的强者,而且轩辕世界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人存在,怎么会是老朋友见面呢。

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费灵生不敢随意搭话,只能等着声音的主人现身。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