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我太好了怕伤害我,男朋友说怕伤害我是什么亿

这是一枚黑色玉石,一面刻着飞升二字,另一面刻有‘仙历一千六百三十八纪元,999239年,紫月仙湾碧波飞升界!’

很显然,另一面刻着杜龙飞升的具体日期,以及飞升界的位置信息。

‘果然如龟伯所言,这枚飞升令牌实际上又是自己的新身份令牌,此令牌主人一旦身亡也将随之破碎,将来要加入某些势力,必须有此令牌人家才能放心让你加入!’杜龙在看清令牌上的信息后,暗暗点头想道。

翻手收起这枚将有可能伴随自己一生的飞升令牌,杜龙这才继续随着人流向外行去,很快便来到喧闹不堪的广场外围。

广场外围,矗立着上百栋造型各异的建筑,越靠近飞升界阵门方向的建筑就越豪华气派,一眼望去,男朋友说我太好了怕伤害我可以看到自由联盟、冒险联盟、丹盟、器盟、黑杀会、紫月宗等许多势力招收弟子的办事点。

对于仙界各方势力而言,一百零八座飞升界是各方势力最好的新鲜血液来源,自然不会放弃这个绝佳的场所。

为了抢到优秀的新弟子人选,许多势力干脆派人在广场上动手拉人,也正因为如此,整个飞升界外面的广场之上,才会像菜市场一般喧闹不堪!

就在裴君临交出五百万价格的基础上直接翻了一倍,下面的拍卖会场上顿时一片哗然,就连站在台上的丽姬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按照往年的经验来看,这混沌灵气虽然十分珍贵,但是能够利用它的人却很少。

除了一些顶尖的势力外,很少有人会拍卖混沌灵气,所以一般混沌灵气的价格都不是太高。但是今年却有些例外,没想到简简单单一葫芦混沌灵气竟然引起了多方争抢,价格竟然直接飙到了一千万。

裴君临现在有一千五百亿的天元玉在身上,自然是财大气粗,更何况还得到了丽姬和多宝格的承诺,怕伤害你的男人说明什么由两千亿天元玉的借贷额度,通共加起来有三千五百亿。

这可是一笔天大的巨款,就算是一枚天君级别的高手,恐怕也拿不出这么多财富来。

“两千万。”裴君临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再次翻了一倍。

这下整个会场彻底鸦雀无声了,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拍卖了,这是在恶性的竞争,这是在斗气。

裴君临本以为那女子还会再次加价,哪知道那个声音却熄灭了没有再次出声,最终裴君临用2000万天元玉的价格拍卖得了这一枚葫芦的混沌灵气。

“记住,下次别再说错话了,否则我打烂你这张嘴。”

萧光武见聂文冲满脸怒火,他只能够一个劲的点头,说道:“聂少,我记住了,我以后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见此,聂文冲随意点了点头,他没有对萧韵清和萧白萱动手,而是选择离开了这处院落。

在他看来,之后他可以尽情的玩弄这两个女人,如今不必急在一时。

萧白萱看到聂文冲和萧光武离开之后,她急忙问道:“韵清姐,你痛吗?男朋友怕伤害我”

萧韵清摇了摇头之后,道:“只是被扇了一个巴掌而已,这点痛不算什么!”

“我只是担心我的父亲,他一直在责怪自己当年不能保护我的事情,他如今都害怕面对我。”

“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让父亲重新振作起来。”

一旁的萧白萱沉默不语,在她看来大伯被废了丹田,这辈子都无法重新踏上修炼之路了。

这种打击是很难重新振作的。

过了好一会之后,萧白萱才说道:“韵清姐,大伯肯定能够走出低谷的。”

上次开启的白玉仙桥,好像并不完全不完整。凭借直觉裴君临感觉,那白玉仙桥并非是完全体,甚至只是一个半成品,就是不知道这次金爷能否把这白玉新桥彻底完善。

裴君临掐断了思绪,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拍卖场上,那丽姬重新端出了一件拍卖品。这次的拍卖品有些体型庞大,需要四五个大汉抬着进来,而且在这些大汉都并非普通人,而是因神境界的高手。

就算如此这几个高手也是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满面,可见这次的拍卖品极为的沉重。幕布直接揭开,露出了淡黑色的金属,男朋友说怕伤到我这是一块矿石物质。

“本次的拍卖品,乃是一块完整的火麟铁。拍卖底价是一百万天元玉,各位可以加价,价高者得。”丽姬介绍完了这火麟铁之后,就朝着台下笑盈盈的说道。

这玩意儿算是顶级的炼器材料,不过到了裴君临这里却也不算什么,所以裴君临根本就不感兴趣。

裴君临不感兴趣不代表旁人不感兴趣,果然下面叫价的声音此起彼伏,这块东西很快就被拍卖到了两千万天元玉的高价。

“是少主。”

二人来此才彻底的明白了白幽若的身份,以及她在宗门的地位在老祖心里的地位,以及才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她白族公主的身份,还有她的各种传闻。

“你们二人的资质很高不用担心,只是修炼无捷径可言,还需努力。”

“是。”

白幽若边说也是边观察二人的相处,这两个人怎么之间透着生疏呢?男朋友说怕我怎么办她不是很明白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好像决定要与彼此划清界限的样子让白幽若不禁皱眉,要说这楚恒与墨尘还是挺般配的,她看的出楚恒是故意做出不理会墨尘的样子,而墨尘本就性子淡漠,他是不是多想了,是不是压根就没察觉这都看不出来。

“你们两个这几年也辛苦了,暂时放松一下好好休息,如今刚刚进阶也不会马上再次仅仅,并且修炼不仅仅只是修修为,还有心性,好好准备,待去了秘境也没有时间让你们放松休息了。”

“是少主。”

晚间白幽若二人桃林中漫步,白幽若的肩膀上还有同上都落了几片花瓣,衬得她娇艳无比,蓝羲玄抱住白幽若吻了吻问她的脸颊“这次去秘境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过两日在回白族小住几日如何?”

她深知庄金荣“为人民服务”的格局和理论非常伟大,更知道“为人民服务”的操劳和辛苦。

正如庄老师所说钱都不是赚来的,而是转来的。

只要我们的格局足够大,男人对女人说怕伤害你奉献足够多,别人自然想方设法、心甘情愿的回报和感恩我们的付出。只有这样,被量化的金钱才能转了一圈又回到我们的手里,而且是带着附加值回到我们的腰包。

这才是真正的财富密码,这才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的定义。

财经就是经财,没有经过只有错过了……

看来郭御姐领悟的不是一般的透彻啊!

作为庄金荣的绝佳搭档,她知道庄金荣同意赊给马同学好多酒并没有打算赚她钱。他想赚的是格局和口碑,他征服了马同学就等于征服了所有的世俗和口水。

从某种意义上说,马冬梅就是他们的活广告,她的价值远非卖酒那点利润可比的。

这也许就是庄总特别高明的地方吧,他并不怕马同学私吞货款或再出什么幺蛾子,相比巨大的可期利益和诱惑,马同学会心甘情愿的为青花团奉献一切的。马同学深知庄同学的价值不仅是个钻石矿,还是个魔力王,她绝对不会因小失大,失去庄同学这棵大树的。

一时间郭妈妈哭得更凶了……

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做成夫妻,当男人说怕伤害你的时候但哪怕是做前世的母子,我也要治好你的癔症。不管是做姐还是做妈,也不管花多大的代价,我都要治好你的心魔。

她深知这个无所不能的大男孩儿,无坚不摧的外表下是一颗多么缺乏安全感的脆弱的心。自己一定会用所有的爱给他足够的安抚和安全感,用自己的生命去呵护着她的大宝贝。哪怕是耗尽最后一滴血,也不会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郭御姐在心里狠狠的发着誓。

然而这一切她的大宝贝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此时的他正在梦魇中不停的奔跑、不停的躲避着深不可测的各种危险。他想大叫却喊不出来,想挣扎却没有气力,只能不停的乱抓乱挠,把郭妈妈的手都给抓疼了。

看着庄宝贝的痛苦御姐郭别提多么难受了,她的心在滴血……

“憨孩子,你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啊?你这么坚韧和痛苦的抗争,到底图个什么、到底图个什么啊?……”

“月佬啊,月佬,你来作证,我郭梦情,情愿代替他独自承受所有的不幸和痛苦,只要老天爷能放过他。这孩子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

“少主如何知晓?”

“咳,在世俗界第一次见你二人我就知道,只是你问这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我知道的跟你说的怕是有些出处。”

“少主何时知道我对楚恒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什么想法?”

白幽若还是想弄清楚他的意思,别到时候他说的与自己想的不一致那就乌龙了,于是白幽若还是故作不解的问墨尘,而墨尘也像是豁出去了,看了白幽若半晌才开口道“我对楚恒有了男女之间才会出现的感情。”

“你的意思是说你喜欢上了楚恒,我没理解错吧?”

“没有,就是这个意思。”

白幽若松了口气,只是随后她便通过这话明白了,看来楚恒还是没有告诉他啊,并且上次那样就可说通了,楚恒一直保持与他的距离,所以两人看起来才那么奇怪,而楚恒的做法让墨尘错误的理解为他讨厌自己。

“咳,那个,楚恒知道吗?”

“我认为他是察觉到了什么。”

“也就是说他不知道是吧。”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