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首送给前女友的歌,适合怀念前任的歌

这样的关系,只能说是天性使然。

彭清本就是清冷的性子,若不是遇到姜天成,她可能还会把自己的内心藏在恒古的冰山之巅。

而姜天成,对待情感,可谓榆木脑子,朽木不可雕也。

虽然心中对那个姑娘朝思暮想,却也不会拿起电话诉说情谊。

面前的两女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感。

只差找个桃园,摆上贡品和禅香,再配上一首《这一拜》,就成亲姐妹了。

浑然不顾迷失在情感世界的老哥哥。

吃罢饭,两女相约去逛街,姜天成偷偷的给妹妹转了两万,自己一个人去了基地。

近两月不见,看到这群熟悉的面孔,还真有点亲切。

幻离扔下初月,就屁颠屁颠跑过来求抱抱。

把小丫头抱在怀里,铁六穿着一件宽大又舒适的大红袍走了进来,腰部拧的就像《英雄》里的梁朝伟。

后面,跟着带着耳机,跟着音乐旋律不停摇头的阿横。

看到包子轩过来,米高-嘉道理赶紧走过来说道:“包生,上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不过请您放心,十首送给前女友的歌我已经加强了酒店的安保管理,保证以后绝对万无一失。”

包子轩:“你只要给包船王解释清楚就可以,毕竟是他组的局。”

米高-嘉道理听到包子轩说完心里非常不好受,他早就给包育刚道过歉。不过这件事情让包船王颜面扫地,确切来说是包育刚这次的失误让很多人都不敢和他见面和谈判。尤其是一些外国客户,他们可是非常注重隐私。好在包霍董矿业公司的事情有很多人要求他,要不然就是江湖地位再高、财富再多很多人和你合作都不一定能够百分百放心,毕竟这是商业谈判中非常大的一次失误。

还好这次只是谈一些没有违规的话题,要不然真的够双包喝一壶的。毕竟商业谈判中很多都不可能完全没有问题,有的时候难免会用一些不是很妥当的方法。唱给女朋友的歌曲99首没有曝光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曝光就是法律治不了你,但是道德层面也不会好受。

米高-嘉道理当然懂得这个道理,所以第一时间就去找包船王赔礼道歉。不过这件事情太大,包育刚现在也没有原谅。今天看到包子轩过来,当然把他看成救命稻草。不过包子轩可不会卖这个面子,毕竟他也是受害者。

将阿横送回房间,姜天成连忙溜走,免得这小子醒来后又缠着自己进行训练。

妹妹的事情还没着落,彭清又在他乡,自己每日受相思之苦,哪有闲心情陪这个暴力分子。

红日西下,漫天云彩,霞光万道,千姿百态。

整个城市都被蒙上一层红色的轻纱,楼房树木,行人车辆,也沐浴的金红色的海洋之中。

姜天成驻足向西方红彤彤的火烧云观望,叹道,“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明日,又是一个燥热的天气。”

就如他现在的心,躁动不安。

在公园的一面长椅上坐下,活泼的小孩撒欢似的嬉闹奔跑,适合送给前女友的歌远处的小广场是广场舞大军,绿海般的草坪中花团锦绣,生机盎然。

望着眼前幸福的画卷,姜天成突兀的想起岭西齐村刘福家的小虎子。

那个胖乎乎的健健康康的小家伙,早已失去了父母,却陪着爷爷快乐的成长。

可是那杀千刀的宏柏为了自己的邪术,连这样的小孩也不放过。

那小胖墩不但失去了疼他爱他的父母,又失去了相依为命、将他视若珍宝的爷爷,更连自己还未开始的人生,都失去了。

杨天立马接通了电话,“喂,赵院长?有什么事么?”

平日里,赵秋实开口往往会很轻松地调侃几句,问些近况,然后再说事。

可这次,赵秋实语气颇为急促,而且直接开门见山了:“杨天,医院这边出状况了,情况很严峻。”

杨天一听这话、这语气,哪首歌适合唱给女朋友顿时也收敛起了笑意,认真了起来,道:“怎么了?”

“从昨天起,医院里陆续出现新的乙肝病毒感染者。而且,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都并没有离开医院,所以可以确定是在医院感染的,”赵秋实道。

“乙肝?”

杨天听到这话,微微一惊。

乙肝这种病他当然不会陌生,所以他也很清楚,这根本就不是那种会随便就大范围传播的病。

“难道……是器材又出了问题?或者是,输血方面出了什么操作失误?”杨天想了想,给出了两个可能性。

但赵秋实却是立马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不,这两个可能我们都想到了,也都去进行了相关的检测和调查,却发现都不是。”

“别呀别呀!”苏二二连忙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给女友唱的十首歌要不……这样吧。”

她灵光一闪,转回头,看着杨天,道:“你去抱着姐姐下一会儿。这样姐姐就不生气了。”

杨天微微一愣,笑了,道:“好啊,那你先下来。”

苏二二似乎还有点依依不舍,在杨天怀里多蜷缩了几秒,才恋恋不舍地从杨天温暖的怀抱里出来。

杨天站起身来,来到苏一一身旁。

苏一一微微一愣,道:“干……干嘛啊,我……我才没要你抱呢……啊呀!”

苏一一正傲娇着,忽然整个人都被杨天一下子抱了起来。

然后杨天坐在了她的位置上,将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抱在怀里,深深地嗅了一口她身上幽幽的芬芳,道:“好了,这下不生气了吧?公平了,不是么?”

别看苏一一是姐姐,好像要成熟一些的样子。

被杨天这么一抱,她的脸却红得比苏二二还快,还彻底。

她还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道:“谁……谁要你抱了?适合送给前任的一首歌臭色狼,放我下来!”

苍天,你何其不公?

命运,你又何其残忍?

他闭上了眼睛,一点一点的沉入悲伤的海洋,聚恶体内挣扎的血影,他们曾都是活脱脱的生命。

他们也有自己的爱情,他们也有自己向往的生活,他们对未来也是充满美好的憧憬。

只是如今,拥有力量的人,将他人的生命视若蝼蚁,生冷的剥夺了他们活下去的机会,仅以满足自己那缥缈的力量追求。

姜天成觉得自己的心逐渐变得冰冷,又变的热情似火,在这忽冷忽热中,他的脑海也开始翻腾。

待他冷静下来,睁开双眼时,看到的这个美好的世界。

终于,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又发现自己内心的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用手轻轻抚摸后背,感受着那只凤型的纹身。

他决定了,为了守护眼前的美好,怎么也不能这么沉沦下去。

拿出手机,驱散内心的胆怯,鼓足勇气拨出号码。

“清,这段时间,过的还好吗?”

只要洪都拉斯军警不哗变,2020年唱给女朋友的歌我就不担心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在雨林深处被洗劫,那尊雕像运回科潘瑞纳斯之后,反而更让我担心!”

话音落下,马蒂斯立刻接茬说道:

“明白,斯蒂文,我会通知雨林中的那些伙计,让他们在阻击那些蠢货的时候,注意自身安全,我也会通知留在科潘瑞纳斯的伙计,让他们提高警戒级别!”

接下来,他们又低声聊了几句,方才结束。

随后,马蒂斯就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向留在外面的那些公司员工和武装安保人员布置任务,传达叶天的意思,并跟各方进行协调。

至于叶天他们,又把注意力转回到了眼前这座宏伟的山丘上。

没一会功夫,科尔他们就设置好了安全保护措施,并在这座山丘前开辟出了一片空地,用于接下来的探索行动。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科尔和杰森就返回了山丘前,向叶天通报了一下情况。

叶天扫了一眼设置在山丘周围几棵参天大树之上的安全保护装置,又看了看眼前这座郁郁葱葱的山丘,然后微笑着朗声说道:

林羽心头怦怦直跳,额头上一时间也是冷汗直流,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杀手竟然会从李千影这里动手!

他只担心着这个杀手会拿他家人开刀了,竟然忽略了身边的朋友!

“家荣,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惊慌问道。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现在就过去!”

林羽稳了稳心绪,急声道,“对了,李大哥,那个快递员你扣住了吗?!”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起身抓过自己的外套,开始穿鞋。

“扣住了,我没让他走!”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忙道。

“好,你等我一会儿,我们见面再说!”

林羽说着便挂断了电话,穿好衣服作势要出门,但是即将开门的刹那,他身子一顿,突然想到了一点。

这一切会不会那个杀手故意设置的调虎离山之计?!

将他引开之后,然后再对他的家人出手!

想到这里,林羽嗡鸣作响的大脑瞬间冷静了下来。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