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说安安和晚安有什么不同,女生会随意说安安吗

寥寥几句话,便抹杀了孟老师的所有付出。但孟老师也不在乎了,反正她已经辞职了,就算学生考得再好,跟她关系也不大了。成绩出来了,她却始终没有从日本回来。佟童还想让她指明以后的方向,但填报志愿迫在眉睫,看来是不能指望她了。

佟童有点儿埋怨她了。在成绩公布的当天晚上,他和耿小庆趴在桌子上,研究怎么填报志愿。耿小庆的目标很明确,她滔滔不绝地说,她要学商科,以后拿奖学金出国留学,镀金回来后,当个叱咤风云的商场女强人,要赚很多很多钱。

佟童握着铅笔,眉头紧锁:“小庆,你怎么就那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看着这么多学校,这么多专业,真是一头雾水。”

“你是傻瓜呗!你哪儿知道什么是热门专业?”

“我想学计算机。”

耿小庆摇了摇头:“那你以后就只能当程序员了,呆头呆脑的,没劲!”

“可是我听说,程序员写代码的时候很专注,很有魅力。”

“切!谁说程序员有魅力了?肯定是孟老师说的吧!”

“原来是这次使节团的王首座。”我面无表情的说道,女孩子说安安和晚安有什么不同对于突然拦在我面前的人,我都打心底不喜欢。王为木呵呵一笑,打量了我一眼,说道:“本座常闻道盟在夏首领处讨了没趣,坏了一座大中枢和一座小中枢,难免有些好奇,不过现在一见,尊夫人亦有轮回境的修为,想不到夏首领不过造化境,差距竟

悬殊如此。”

“通知下去,全面撤离。”蔗熙说着,站起身,直接走了出去。

肥鸭也跟了上去,不一会儿,蔗熙的手下全都动了起来,向东南方向的那个村落走了过去。

此时,风揽月站在高山之巅,手中拿着望远镜,记下了所有人的起始地点,并且在纸上做了标记。

“看不出来,情报工作,做得很不错嘛!”突然,一个女孩的声音,从风揽月的身后传来。

风揽月瞬间回头,右手摸到腰间的手枪,瞬间指了过去。

枪,顶在了一个女孩的额头上。

风揽月仔细一看那个女孩,心中一惊,瞬间将手枪放了下来。

这女子,竟然,是段伊~~~

“大小姐,晚安和安安的含义是抱歉。”风揽月说着。

“没事,不怪你,是我们出现的太突然了。”段风微微地笑着,带着段青,从一旁走了过来。

“打探清楚了?”段风问道。

“嗯。”风揽月点了点头。

“走吧,家主不放心,让我们过来接应。”段风说着,四个人向不远处走去。

“真的呀?”顾霏妍惊讶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怕的话就赶紧滚蛋吧。”林知命说道。

“真巧,人家就喜欢别人一边拿鞭子抽打我,一边让我叫爸爸。”顾霏妍羞涩的说道。

“爸爸也能乱叫的?”林知命皱眉问道。

顾霏妍笑了笑,身子往左倾,靠近林知命的耳朵,呼出一口暖风,低声说道,“当然可以了,爸爸。”

呲!!

林知命的车猛地刹住。

“霏妍,有些话可不能乱说。”林知命认真的说道。

“哦,那我等你拿鞭子抽打我的时候再说。”顾霏妍说道。

“那时候也不能说。”林知命说道。

“那你让我那时候说什么?说老公你好棒么?”顾霏妍眯着眼睛说道。

“…没有那样的时候。”林知命摇头道。

“可你刚才还说你要跟我去开房的。晚安是礼貌 安安是特殊你说话不算话么?”顾霏妍可怜兮兮的看着林知命,那一双眼睛里有些许的泪珠,看着让人恨不得将她压在身下放肆的蹂躏。

一想到那个场景,佟童便笑出声来。耿小庆叹气道:“这还没当程序员呢,已经傻掉了!”

即便已经联想到了,佟童还是给孙平安打了电话,对他表示了感谢。孙平安果然淡定地表示了祝贺,并谢绝了他的邀请:“本来就应该互帮互助,请客吃饭就不必了,等你收到录取通知书再说吧!”

也是,现在只是成绩出来了,能考上哪里还不一定呢,直到收到录取通知书才算大功告成。佟童盘算着,除了孙平安,孟老师、齐老师,还有他的几个好朋友,都值得好好感谢。老佟说,请客吃饭的钱他早就备下了,不用佟童操心。

老佟越来越像一个父亲了,但佟童依然在想着他的亲生父母,他感觉这样对不起老佟。但是他又想起了老佟说过的那些话,他隐约觉得,养父是知道些什么的。

孟老师没回来,在齐家的帮助下,佟童基本上把志愿给定了下来。他神情恍惚,齐家说什么,他就答应什么。女生一般对谁说安安齐家叹气道:“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人家二中有个学生,跟你一样,浪荡了两年,最后一年奋起直追,跟你的分数也差不多。”

养父是不是在担心他找到亲生父母?给他银行卡,是不是想把他找父母的心思给收回来。

养父对他这么好,他却一门心思想找爸妈,这算不算背叛?

佟童勉强笑了笑:“爸,我能自己赚生活费,上了大学也能自己打工赚钱。倒是你,得悠着点儿,别把身体累坏了。”

“噢,反正……量力而行,银行卡你收着,千万别掉了。”

养父是发自内心地爱他?还是见他有出息了,想把他稳稳地留在身边,以便为他养老送终?

毕竟,佟童是他最后的依靠了。

佟童心里涌起一股悲哀,为他,也为老佟。他盯着银行卡,问道:“爸,你跟我说实话,你真不知道我亲生父母的消息吗?”

老佟正色道:“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确实不知道。你奶奶在天上看着呢,要是我说谎,就让她惩罚我。”

“如果他们死了呢……”

老佟嘴角动了动,或许闪过一丝窃喜。人类很奇怪,别人的不幸,却又可能成为自己的幸运。晚安说安安是什么意思

“我们已经归一了。”她羞怯一笑,这是她鲜少的玩笑之一。

“不是这意思……”我有些难为情,她那欲罢还休的表情,是我见过最诱人的。

从界面中出来,胡清雅仍然跟在了后面,她轻轻的抽动下鼻子,说道:“嗅到了女子的味道喔。”

“那我要不要再洗个澡?”我皱眉说道,胡清雅连忙说不用,却笑开了花,她似乎很喜欢我的窘迫。

我只能面无表情的朝着中心大殿的玉台那边靠拢,那儿的气息最是浓烈,重元气聚集在那边,冲击上三境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但还没到主界面,好几道气息就出现在了我的识海之中,而其中三道,更是发现我后,以飞快的速度朝着我赶过来。

那三位一身的黑色衣袍,看着就知道是星界的仙家,而且修为至少也在轮回境的程度,甚至有一位还不止是轮回境的修为,我心中已经把他往道三境那靠了。

“这位,想必就是天之境的夏首领吧?本座王为木,见过夏首领了。”来人拱手说道,这是个中年人,但也有五十来岁的样子了,看着老成的同时,男人会对哪些人说安安还有这一丝的睿智藏在眼眸之中。

孙大圣的叫声吸引了周围围观同学的注意力,大家纷纷走了过来,好奇的看着孙大圣。

“是的,如果可以的话,请您提供相关账户给我,五分钟之内我会将款项打入你的账户。”电话那头说道。

“我…我的支付宝是XXXXX。”孙大圣说道。

“好的,如果是支付宝账户的话,应该一分钟之内您能收到款项,请您注意查收。”电话那头说完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孙大圣有些呆滞的放下了手机。

“什么两百万啊,大圣?”同学A问道。

“刚刚有人说给我两百万让我自己去买一辆911.”孙大圣面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911不是只要一百多万么?怎么还给你两百万?”同学B惊讶的问道。

“可能…是抹个零吧。”孙大圣说道。

抹零?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大家活了二十多年,还没见过这么抹零的。

就在这时,孙大圣的手机忽然叮了一下。

拍着拍着,女生从晚安到安安邓文胜就来到了人声鼎沸的后方喷泉处。

一只大白鹅,正骄傲的挺胸抬头,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喷泉。

喷泉内的水流清澈,时不时涌起的水柱,浇的大白鹅浑身通透,舒服的不要不要的。

而当水柱停止的时候,大白鹅就会追着小孩子跑。

也只有小孩子,才会偷摸摸,偷摸摸的闯入大白鹅的固有领地中。

“鹅长的好白,好漂亮。”

“它叫香满园!”

“我就喜欢叫它鹅,鹅鹅鹅,鹅鹅鹅……”

两名八九岁的小朋友,站在喷泉边,激烈的辩论。

再旁边一点的,一名六七岁的小朋友,就畏怯的望着大白鹅香满园,顺口迎合:“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

听着他背完,周围已是响起了掌声。

“背的真好。”

“看人家小朋友!”

“儿子,你不是也学过吗?”

于是,喷泉处再次响起了诗词朗诵的声音:“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