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太要强的女生,女人脾气大性格太强势

很显然,那些人渣已经走投无路、狗急跳墙了!他们十有八九会挟持人质,以人质做盾牌,伺机攻击我们、或者脱逃!

真是一群无可救药的蠢货,老子又不是警察或FBI,人质的死活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想用人质来要挟我,纯属做梦!

你们要注意小心空中打击,因为不知道直升机的武器配备,为安全起见,你们最好躲在承重墙后面,避免遭遇直接攻击。

科尔、雷蒙德,用狙击步枪招呼那些家伙,一旦找到合适的机会,立刻干掉窗外的直升飞机,确保大家的安全!“

话音落下,耳机里立刻传来一片响应声。

“好的!斯蒂文,交给我们吧!”

紧接着,叶天就拎着突击步枪,大步走进了楼梯间。

“伙计们,开始进攻吧!目标二十一楼走廊和二十二楼走廊,不用留手,直接送那些人渣下地狱!

拉斯维加斯警方和FBI的人马估计很快就会抵达,时间有限,为了不影响收益,大家必须争分夺秒了!

具体如何分组,由马蒂斯负责安排,在进攻的同时,性格太要强的女生希望大家保护好自身的安全,生命终归比金钱更重要!“

叶天开着玩笑说道,状态非常放松,言语里却充满杀气。

“哈哈哈“

现场众人都笑了起来,每个人都兴奋异常。

有钱赚当然兴奋了,更何况是一笔天降横财!

就是这样,忙飞了的许晨甚至都没有精力去找曲大。

他现在每天最快乐的日子便是休息的时候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

对于韩子宸而言,许晨没有来打扰他并未让他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大家只是商业上的合作罢了。

韩子宸并未觉得自己对于许晨来说到底有多么重要。

况且许晨凭借两首新歌起飞,这会儿的他肯定很忙,哪里还会有空来找自己。

要是美女的话倒也还好说,可是许晨一个大老爷们儿,每次找上自己都是一副让自己头皮发麻的语气,这……这还是不找自己更舒坦一些。

许晨没来打扰,大一的课程又相对轻松,女人性格太强势危害况且不到年底的期末考,韩子宸根本没有半点儿担心,哪怕偶尔旷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这段时间之内,韩子宸全身心的投入到《灌篮高手》的绘画当中。

漫画不比小说。

小说的签约难度更在漫画之上,通常一部漫画只要不是胡乱涂鸦,那么签约的概率性高达80%。

安妮用力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轻声啜泣了起来。

“可……可是我亲眼看到我的女儿在注射药物之后,出现了呼吸困难……”

阿卜勒回想起当初的情形,不由有些纳闷,既然他女儿体内的药物不可能引发药物相互作用,那他女儿为何会出现呼吸困难的危重情况?!

不过话未问完,他便猛然间停住,喃喃的说道,“我真蠢,他们是医生啊,他们完全可以自己注射任何药物啊……”

他此时才恍然大悟,女孩性格要强的原因原来他女儿出现的药物相互作用的危重情况,不过是世界医疗公会一手制造出来的罢了!

“他们再一次骗了我……再一次骗了我……”

阿卜勒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脸上写满了震惊,同样,也写满了恐惧!

伍兹和洛根的心肠到底是有多么的黑暗啊,竟然可以编造出这么多的谎言,做出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

而且顶在这两个人头上的,可是“世界医疗公会负责人”的头衔啊!

世界医疗公会可是治病救人的机构啊,可是世界医疗界的标杆啊!

但是在这两个恶魔的控制下,却沦为了一个藏着无尽罪恶的黑暗组织!

更可恨的是,伍兹和洛根一边图谋害死他女儿,借助他和他女儿压制中医,一边却在他面前表现出一副倾力相救、大义凛然的模样!

并且引导他将所有的仇恨,都转嫁到何家荣的身上!

而他,却还一直傻傻的对这两个恶魔感恩戴德,与这两个恶魔同仇敌忾,憎恨林羽!

甚至直到刚才,他还对林羽满腔憎恨,要不是他的司机情急之下将事情和盘托出,解开误会,恐怕他将一直被蒙在鼓里!

“哈哈……我就是个傻子,性格要强的女生表现我就是个傻子啊!”

阿卜勒仰着头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笑声中说不出的讥讽自嘲,双眼中两行泪水滚落,内心却已经是千疮百孔,血流不止!

感觉整个世界观都已经颠覆,什么狗屁的世界石油大亨,不还是被人当傻子似得玩的团团转嘛!

跟阿卜勒一样难过伤心的还有安妮,不过安妮只是轻轻的啜泣着,眼神黯然,却再无多少泪水流出来,因为从刚才到现在,她的泪水几乎已经流干淌尽!

而她对她的父亲、洛根和世界医疗公会也已经彻底心灰意冷,她知道,这个组织从头到底都烂透了,不会再好起来了。

这群人渣!

血花再次绽放,依旧无比妖艳!透着浓郁的死亡气息!

在步枪子弹的强大冲击之下,那名膘肥体壮的地狱天使飞了起来,径直撞向了后面的墙壁。要强的女人其实很累

身体还在空中,他就已经彻底死透,去地狱报道了!

“啊——!”

直播端响起一片惊恐万分的尖叫声,还有一声声啜泣。

“那个蠢货已经挂了!冲进去!马蒂斯!”

肯尼的声音及时传来,激动的都快飞起来了。

话音未落,马蒂斯和彼得已拉开两扇防火门,闪身冲了进去,那些雷神公司的武装安保人员,也紧随其后冲进了楼梯间,动作飞快!

眨眼之间,他们已经在楼梯间建立好了防线。

那一支支闪烁着金属寒光、散发致命威胁的突击步枪,分别指着上下楼两个方向的楼梯,随时准备开火。

“楼梯间安全,斯蒂文,可以进来了!“

马蒂斯沉声说道,声音压的很低。

“好的!“

四大神兵化为四大神兽,镇守各自方位。

叶凡占据中央,抛出了起魂幡,风神铃两大魂器。

顿时,周围刀兵中的魂灵,女朋友太强势脾气很差现在完全被叶凡镇压住了,神魔刀兵想要掌控他们,几乎不可能。

“神魔刀兵,现在如何?想要掌控刀兵魂灵,为你作战,可惜了。”

叶凡大声喊道。

“可恶的小子,居然隔断我和刀兵战魂之间的联系,你真是可恶至极,现在本尊要亲自杀了你!”

“是吗?那就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叶凡毫无畏惧,他知道,神魔刀兵虽然修行长久,但终究,还没有演化成形,他不断地吸收进入齐云峰修士们的元功,就是为了尽快演化成形,脱去自身本体的限制。

为什么这么长久的岁月,他都没有成功,可能和他本身的性质有关。

神魔刀兵也说过,只要演化成形,他就可以成就仙尊之境,可见,他本身的材质绝对是宇宙级的存在。

如果在刀兵成就仙尊之境前收服他,那就是不可想象的收获。

玉牌信息里除了总部的信息,还有一些联络点的位置,我默记了一遍,走出密室后,把玉牌交给了新垣影,说道:“查查里面的消息是真是假,要小心谨慎,的提防有诈,毕竟对一个无止境的仙家动用搜魂术,女人要强性格是怎样形成得到的信息依然不准确,一瞬间过滤无止境的庞大信息能量,我可能也承受不了。”

“哦……大哥,真不是因为这女仙漂亮么?”新垣影一副揶揄的表情。

我立即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说道:“胡说八道,这是乱党邪教,我就算诏安,也会让她去守天道空间,那叫废物利用。”

“好吧,我信大哥好了。”新垣影一脸不信,不过还是很快就去联络情报组了,毕竟信息量虽然有限,可只要能有一点点的用处,都可能因此而避免掉好些接下来的暗杀破坏行动。

胜屠无双和胜屠纤柔都在殿内等待多时,因为这件事,她们的欢迎计划应该也给打乱了,我走出去的时候,表情尽可能的带着笑容。

胜屠无双看到我高兴的走出来,说道:“夫君面带笑容,是否审问有了进展?”

“你笨么?越高级的职位,审问出的东西当然越多,好比你身上能审出蓝苒,别人能行么?”我笑吟吟的说道,蓝苋却说道:“可我是地黄组的,除了蓝苒堂姐,根本不知道其他的天玄组的仙家,你审问我,我最多能告诉你地黄组我认识的仙家,而且,我们是实行任务的组别,有时候甚至都不知道姓名……至于知道的,也都是修为早就达到了无需隐瞒的程度了,好比人周臣、任紫河前辈。”

“还有这回事?”我暗道这样的话,蓝苋的作用就有限了,不过秉着能用不浪费的心思,我说道:“不管你认识谁,一并写出来,找不找得到两说,况且你们大本营应该知道吧?要是都说出来,我惜才之下,还能给你留一线生机。”

蓝苋想了想,随后说道:“我说!不过你可别忘了你的承诺,天道仙家,一诺千金!”

“当然,不过你要是给我的名单有诈,那就怪不得我毁诺了。”我冷笑道,随后拿出了一面玉牌,丢到了她前面让她把知道的都写出来。

等从她手中拿过了玉牌,读取了里面的信息,果然上面连蓝苒、商?的各种资料都有,详细的直到出身和为何成为叛党,就算语焉不详的,也有他们常说起的一些名字等,还算是有点用处。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