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让我选择是否分手,介意男友不是处该分手吗

“啊?”钱村长傻眼了。

“真的,你知道吗?刘星的百货商店目前聚集了湘南省超过九成的商贩,人数达到了近万之多,这个目前可以说是内陆城市的奇迹,而他经营的美食一条街,那生意更是好的不得了,据有关专家估计,市值至少百万,还有那个什么医院,那就更不得了了,你知道湘南、湘南省的医学泰斗姜初阳吗?”说到这,董步文看向了钱村长。

“知道,早些年我老伴病重,还想找他看病来着,可结果,连人影都没见着。”钱村长感慨了一声。

“知道就好,他现在是刘星旗下医院的人,担任副院长。”董步文笑着提醒道。

“什么?”钱村长失声喊了出来。

“真的,你知道为什么姜初阳这样厉害的人才是副院长吗?”董步文揶揄问道。

“这我哪知道?难不成刘星是正院长?”钱村长摊了摊手。

“错,因为姜神医的师父徐峰子现在也在医院任职,正院长就是徐峰子。”董步文回道。

“啥?男朋友让我选择是否分手”钱村长被这个内幕给惊的膛目结舌说不出话来了。

但这次吵醒的不是来自周围的饭店。

而是瓜子甜糯米的声音:“哥哥,大懒猪哥哥,起床了,外面村长爷爷找你呢!”

“啊?”刘星迷糊的爬了起来,转头看向了墙壁上的时钟,见只有八点多一点点,顿时就有些脑壳疼了:“我的好妹妹,你别骗我了好不好?这点人家村长都还没有起来呢!”

“窝冒骗你,你自己看窗外。”瓜子伸出小手指了指。

刘星爬起看了过去。

见钱村长带着一众福田村的干部真的来了,那是有些懵。

“哥哥,别睡了,赶紧起来。”瓜子上前拉住了刘星的手臂:“窝肚子饿哒,想恰你做的蛋炒饭。”

“好!好!”刘星没有办法之下,只得穿衣起床。

然后牵着瓜子走出了房间。

三德饭店的大门口。

钱村长见刘星出来了,那是连忙带着一众村干部迎了上去:“对不住了,景甜男朋友张继科分手打搅到你的休息,不过希望你也体谅一下我,因为国泰鞋厂拿着员工现在又在闹事,我要是不加快买卖的进程,只怕以后晚上都不用睡觉了。”

毕竟他要买下这国泰鞋厂,那多少也的需要一些资质。

而资产的多少,就是这些资质的前提。

“哦!”钱村长闻言点了点头。

但心里面却是犯了嘀咕。

其他几个村干部也是有些不愉。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在他们眼里,湘南省那个穷乡僻壤之地,所经营的产业只怕根本就不值多少钱。

当然了,这话在心里面想想就可以了。

他们也没有去揭穿。

毕竟这样多少有些不礼貌。

再者,他们也不知道刘星的底细。

万一这个刘星真的有买下国泰鞋厂的能力。

那到时候岂不是要闹一个大笑话了。梦见男友和别人暧昧

所以在接下来的聊天里。

钱村长跟几个村干部总是拐着弯的问刘星资产情况。

这让刘星察觉了出来,多少有些苦笑不得。

但也没有在意,更加没有回答。

因为他相信只要能拿出十万块钱来。

“派出所警力不够,你们难道就不知道自己成立一个治安维护队?像你们福田村这样有钱,应该不难做到吧?”刘星好笑的反问了一句。

“这个……”钱村长哑口无言了。

“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们福田村,你们享受到了改革开放最好的政策,成为经济特区的示范村,这有钱了自然是要将一些基础建设给弄上来,这维护该有的秩序,其实也是基础建设的一种。”刘星背着双手轻声开口:“而你们福田村呢!只知道一味的索取,一味的享乐,这样下去只怕过不了几年,福田村就会完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问题是组建这个治安维护队,福田村的村民肯定都不愿意干啊!他们现在有钱了,一个个都是大爷,喊他们打牌肯定会过来,但要是做事,跑得比兔子还快。男朋友说分手我想挽回”矮个村干部讪笑着将难处给说了出来。

其他几个村干部也跟着点头。

要是福田村的年轻人都听话的话。

那现在福田村的治安,肯定是不会这样。

“你这就是在找借口,之前说福田村的治安都是外来人员造成的,既然外来人员多,这维护秩序的工作为什么不可以让外来人员干呢?在我眼里,他们一个个可是勤劳肯干,好像不比你们福田村的年轻人差吧?”刘星摊了摊手,来了一个灵魂拷问。

“可是,刘星已经愿意出十万来买下国泰鞋厂了啊!咱们就这样送给让他,那转眼间十万就没了。”钱村长连提醒道。

“你懂什么,要是能利用国泰鞋厂留下刘星这个人才,区区十万算什么?”董步文看着钱村长:“他以后在福田村站稳了脚跟,将一些好的商业模式带到了深港县,女儿梦见和妈妈吵架那咱们可就赚大了。”

“不要因为一点蝇头小利,而没有大局观,知道吗?”顿了顿,董步文又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了。”钱村长连点头。

听了董步文这一席话。

他这才知道跟董步文的差距在哪。

为什么董步文能坐上副县长的位置。

而他却是永远只能干村长。

“知道了赶紧回去。”董步文挥了挥手。

“好!好!”钱村长转身就走了。

走的干净利落。

……

第二天早上八点一刻。

三德饭店。

房间中,刘星又被吵醒了。

“对了,现在杨永信被抓了,咱们什么时候来是商谈买下国泰鞋厂的事情?”钱村长见该说的他都说了,当下直接问出了最关心的话题。

其他几个村干部,也是纷纷看向了刘星。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他们看着国泰鞋厂现在就头疼不已。

那么多的员工追问他们福田村要工资,还有好多材料供应商要找他们福田村要钱,这样下去,那只怕晚上都别想睡觉了。

所以尽快将国泰鞋厂卖掉。

那是势在必行。梦见和未来的婆婆吵架

刘星一愣之下就看出了这里面的关键。

他笑了笑道:“商谈买下国泰鞋厂的事情可不能急,首先你们得将有关证件给我准备好,而我也的去准备钱啊!放心,之前说好的十万,一分都不会少。”

这话让钱村长顿时放心下来:“不知你家是哪里的啊?旗下有什么产业?”

“别误会啊!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到时候上面的领导问起来,我也好有一个说法。”顿了顿,钱村长又补充了一句。

“我家在湘南省的樟木乡,至于其他的产业,有一个百货商店,还有一个美食一条街跟水果批发市场,最近还开了一家医院。”刘星也没有隐瞒,笑了笑就随口回了一句。

殊不知那是因为他们是同时帮林羽办事,所以四大天王才愿意帮助他们,平日里没什么事的时候,四大天王对百人屠和春生秋满都不怎么待见,梦到和男朋友分手哭了因为四大天王觉得春生和秋满就是百人屠的跟班,百人屠说啥他们就干啥……

不过四大天王对步承的态度倒还不错,因为四大天王发现步承和百人屠也不对付,时不时的就互怼,他们迫切的想把步承发展到他们这边的阵营,这也是林羽让步承跟四大天王传消息的原因。

林羽听到这四兄弟的话,也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知道,虽然四大天王神情上对百人屠有些冷漠,甚至有些敌对,但是内心还是能分的清大家都是一个整体的。

林羽跟他们大致商量了几种对付荣桓的方法之后,便让大家回去再细细的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补充的,随后结束酒席,各自离去。

而四大天王四兄弟则准备返回荣桓的住处,接替大军和秦朗,盯梢荣桓。

“大哥,这个点儿轮到我了,我去盯那老小子了!”

孙老二看了眼时间说道,接着转身就准备去开车,为了开车,他中午的时候特地喝的茶水。

“传闻老庵主是天境高手,圣女也达地境巅峰实力,只是她们这些核心很少过问俗事,因此给人虚无缥缈之感。”

“慈航斋还是宝城精神圣地,地位堪比布宫之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香火旺盛得不像话。”

“它开春的头柱香价值一千万,就是这个价格还很难抢到。”

“慈航斋的名声一向很好,怎会出现李寒幽这种败类?”

“而且慈航斋跟叶家关系非常密切,传闻老太君跟老庵主还是姐妹,慈航斋对秦老下手干什么?”

宋红颜一边动作利索煮面,一边把知道的东西告诉叶凡,让叶凡听得目瞪口呆。

叶凡对慈航斋没怎么深入了解,只认为它就是一个披着佛衣的小门派,现在一看倒是自己想得太浅了。

而且叶家老太君跟老庵主是姐妹一事,叶凡感觉脑子不太够用。

“当年白氏两姐妹都喜欢上叶堂老门主,只是姐妹争夫不好听,姐姐就退出了,跑去慈航斋修身养性了。”

“一晃五六十年过去,老门主死了,妹妹成了叶家太君,姐姐也成慈航斋主事人。”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