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说我们之间没结果,男的说我们没有结果

转眼间,便已经到了第九个九年时间,杜龙在这方小小洞穴之中居然耗费了七十几年时间,为的就是修炼感悟中级空间奥妙!

呼!

第七十八个年头的某一日,经年苦修的杜龙终于停歇下来,睁开眼睛的同时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眼中闪过一道炽烈的光芒!

“整整七十八年,终于将中级空间奥妙感悟接近圆满,只是最后这个圆满又该如何突破呢?!”目光炯炯地遥望着洞外不时闪现的空间裂隙,杜龙嘴里轻声念叨着。

这一次,沉寂了七十几年的戒灵灵儿并未开口说话,关于天地奥妙的感悟修炼,她最多只能提供一些修炼的方向,却并没有任何实践经验可以告诉杜龙,这方面永远是她们这类生命的短板!

“中级空间奥妙。。。”杜龙心底暗自演化着自己在七十八年来的修炼成果,轻声念叨着什么,目光却是落在洞穴外面不断闪现的空间裂隙!

唰,唰,唰。。。

原本枯寂的空间,男人说我们之间没结果因为不断闪现的空间裂隙,出现一阵阵犹如撕裂玉帛的轻响,那种空间被无法抗拒之力不断撕裂开来的异响,不断地在这方空间响彻!

之前她只以为哈珀先生垂涎于她的美色。

她觉得很正常,心底深处还隐隐有些喜悦。

毕竟老娘的美貌的确不是盖的。

这才是正常男人看她的反应。

可现在被亚当点出来。

她真的感觉被冒犯到了。

“这样啊。”

亚当严肃道:“那么我建议你和贝利医生说下,将这个病例交给其他人,最好别是女人。”

“多谢提醒。”

一听要交出病例,梅雷迪斯眼神一下子就锐利起来:“不过不用了,我能搞得定。”

“你确定吗?”

亚当笑道:“这种人要么是异食癖,要么是帘幕情节,要么是古怪的取向,男人说我们不可能没结果要么就是单纯的喜欢。”

“我觉得他是单纯的喜欢。”

梅雷迪斯拿着ct片准备去找贝利医生。

“你不会那么想的。”

亚当快步跟上,和她并肩:“你知道他为什么喜欢这么干吗?他要么是喜欢吞下去又拉出来的感觉,要么是某种变态欲望的前奏。”

面对着漫天闪现的空间裂隙,杜龙在洞中祭出火云鼎,将炼制中品空间戒指的矿石材料弄了出来,紧接着便开始重复炼制中品空间戒指的苦修!

一次次凝聚出圆环式的普通空间戒指,然后在上面刻绘着中级空间法阵,进而引动天地之力产生共鸣,成功炼制出中品空间戒指后便立即将其回炉重新炼制!

炼制出中品空间戒指不是他首要目的,在引动天地之力的瞬间,感悟其中一闪而逝的空间奥妙那才是重点!

时间缓缓流逝,这次从炼制中品空间戒指当中去感悟天地之力变化,进而感悟空间奥妙的修炼进展并不太顺利!

每提升一个层次的天地奥妙,修炼难度倍增,想要在引动天地之力的瞬间,男的说跟一个女孩没结果将庞大的中级空间奥妙感悟通透,其难度将呈现几何式的增长!

正因为难度太大,戒灵灵儿才会让他等到灵魂实力提升到一定程度后再来感悟修炼中级空间奥妙,而不是在当初成功掌握初级空间奥妙后,便立即修炼更高级别的空间奥妙!

时间一天天流逝,一个九年过去了,杜龙依然在山洞中不停地修炼着,两个九年过去了,他却依然如故,谁也不知道他此次修炼要耗费多长时间!

“姑父哪里话,我们北狐家亦是叔父一手建立,一手扶持而来,北狐家之物,也是姑父之物,爷爷也说了,我们北狐家也就是替姑父守土治领,所以一定要认真负责,绝对不可因此骄纵横行,还训斥了我好一顿,姑父,北狐家因有姑父而有,我们北狐家若无,也得因姑父而无!”北狐傲急忙说道。

宝物虽好,但听罢北狐傲这热血沸腾的一番言语,另外三位仙皇都不禁瞠目结舌,本来都还以为这后生肯定比不过自己,没准还要闹出什么笑话来,但这北狐傲准备实在太充分了,不仅是后浪推前浪,男人说我们注定没结果还差点把他们前浪都拍死在沙滩上了,这一番挤兑,妥妥梨花压海棠,把这三皇压得透不过气来,估计心中早想着怎么补充一番,也好让自己也如北狐傲这般高大上起来。

这北狐傲虽然自己一个来,但身后却有北狐战这老江湖,确实不可小觑,我也忍不住听了这话笑起来:“呵呵,你爷爷实在是太客气,北狐领便是你们北狐家的,倒也不能强说是我的,毕竟那是你姑姑,你爷爷,甚至是你父亲,乃至于整个北狐家的亲友,仙民,君臣一同与我浴血奋战,一同并肩作战争取而来,那是属于所有天下仙民的,不过,你成为了北狐皇,继往开来,那亦要明白,民如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可知了?”

笑眯眯地轻搂着爱女的细腰,杜龙宠溺地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哈哈,让爹爹仔细瞧瞧看,这才几年不见,我的宝贝女儿又变漂亮啦!我们没有结果怎么回答”

“爹爹!”杜莲儿面露小女儿的娇羞姿态,轻跺莲足娇声嗔道:“爹爹此次怎么闭关苦修了那么多年?!大娘与娘亲她们闲着无聊,全都跑去修炼去了呢!”

“呵呵!怪不得三座洞天世界内都没看到她们的身影,才怪爹爹长时间修炼怠慢了她们几个!”杜龙无奈摇头轻笑道。

“爹爹言重了,若非爹爹在外面拼命苦修闯荡,又岂有我们如此安宁悠然的生活?!是爹爹在外面拼杀多年辛苦了!”杜莲儿乖巧地替杜龙开脱道。

“哈哈!爹爹可是一家之主,外面的热血拼杀自然要一力承担下来啦!莲儿,近些年来一直闷在洞天世界当中,会不会觉得太无聊啦?!”打了个哈哈,杜龙开始关心起自己宝贝女儿的生活情况来了。

“莲儿并不会感觉无聊,男人说的没结果除了修炼以外,闲暇时还能在花仙灵族与火猿妖族在青琅洞天内新建的城镇中逛逛,还有香儿与青儿陪伴左右,日子过得非常舒心写意,爹爹在外界无需挂怀我等,只管注意保重身体即可!”杜莲儿再度乖巧应道。

近在咫尺的裴君临都无法感知到两者之间争斗的波动,因为这里是虚无,一切都是虚无的,没有风没有空气,所以裴君临根本感觉不到。

两者之间爆发了强烈的对抗,但是很快裴君临就发现那岁月符文一点点被镇压下来,渐渐支撑不住。

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一截干枯的大手,似乎从天边浮现过来,瞬间朝着那黑暗大手攻击过去。

裴君临麻木的看着这一切心中并没有任何恐惧,因为在这虚无的世界里,裴君临的一切感觉似乎都由不得自己了。

不过就当他看到这些干枯大手的时候,我们没有结果的怎么回裴君临内心忽然闪过了一道亮光,因为这只干枯的大手他太熟悉了,时常从地狱之门伸出来。

干枯的大树和那黑暗大手战在了一起互不相让,而就在这一瞬间那岁月符文猛然散发出一股炙热的光芒,将裴君临包裹住。

裴君临不再沉默,一跃而起,他的周身散发出朦胧的光芒,披星赶月,一眨眼就冲过了那道地狱门户。

冲出来的一瞬间,一切都结束了,裴君临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一团沸水之中,紧接着就是刺骨的寒冷。

但是洛尘却知道,那样的一击,足以致命!

而且在这个时候,九条真龙搅动虚空。

他们的龙鳞全都有荷叶一般大,身躯宛如仙金浇筑而成,通体闪烁光芒,像是无法击破一般。

九条真龙压碎虚空,真龙这种生物,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可以无视距离。

因为空间在他们眼中,似乎没有一般。

其中一头真龙一张口,洛尘体表就瞬间亮起一道道五彩神光,因为下一刻,离他很远的龙头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真龙一口下来,可怕的业火滔天,席卷住了整个洛尘,而且是紧紧包裹住了。

业火之中,洛尘根本看不见外界,入眼所见,只有漫天的业火。

而且这个时候,一把魔刀,无声无息,直接动摇天地!

在这个时候拦腰而来,刀芒横扫。

洛尘整个人差点被一刀砍中!

“王归!”洛尘这个时候,真的怒了。

倒不是因为小魔君的偷袭让洛尘恼怒。

人家贝利医生怎么就不行了?

亚当这么说完全发自肺腑,绝对不是想贝利医生多给他一点机会。

嗯。

绝对不是!

“我爱朱迪娃娃,我收藏朱迪娃娃。”

贝利医生面无表情的看了亚当一眼,但语气已经不一样了。

一向专注于工作不谈私事的她,这次主动多说了几句。

梅雷迪斯一直跟着贝利医生,对这方面的些许反差拥有更加强烈的冲击感。

亚当这么明显的马屁,贝利医生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可贝利医生还是受用了。

她就知道!

没人是刀枪不入的。

拿粹贝利医生也不行!

想到这里,梅雷迪斯鄙夷的看了亚当一眼。

亚当回了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

想当初。

梅雷迪斯第一轮班过后,第二轮班一早过去,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托着拿铁咖啡给贝利医生。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