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突然说不想耽误我,男人离开说不想耽误你

叶凡淡淡一笑:“是不是尊重,你心里有数。”

柳知心气得要吐血,真想弄死叶凡,但最终压制了念头。

城卫军被屠的怒意也只能暂时按捺。

没有得到皇无极的击杀指令前,她如果对叶凡下死手,那真的会严重损害皇无极权威。

因为在世人眼里,近卫军是皇无极最亲信最依靠的战队。

几个近卫军也是说不出的憋屈。

而叶凡闭上眼睛休息。

他知道,这一战还没结束,甚至是刚刚开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升机缓缓下落。

柳知心对叶凡冷冷开口:“叶少主,皇城到了!”

叶凡睁开眼睛,伸伸懒腰,正见直升机下降在一个开阔之地。

这一块空地,摆着整整十八架直升机,周围还有大批将士荷枪实弹扼守。

不过吸引叶凡的,还是远处一个恢宏大气的皇宫。

又过了半小时,叶凡被柳知心领着来到一处宫苑。

这顿打,你们算是白挨了!非但如此,男人突然说不想耽误我你们还会被冠上‘殴打教官’的罪名,这大学八成是上不了了,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还会被告上法庭!不过——”

说到这儿,崔志豪又顿了顿,阴森森地说道:

“王震,我给你个弃暗投明的机会!只要你肯站在我这边,将一切罪名全都推到叶凡的身上,宣称自己是受到他的唆使吗,才对教官出手!那么,我就会放你一马!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你应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紧接着,崔志豪双手抱在胸前,俯视着奄奄一息的王震,等待着最后的答案。

在他看来,王震跟叶凡才认识几天而已,没有理由为了他,而搭上自己的前途和性命!

但他却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血性男儿!

宁折,不弯!

宁死,不降!

……

片刻后,王震缓缓仰起头,嘴唇翕动,发出蚊蝇般的声音。

“啊?你说什么?!”

崔志豪听不清楚,只得半蹲下来,男人说不想耽误你是真话吗想要凑得更近一点,以便听清王震的声音。

“码的,红发你他吗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张然自然不能让红发死在这里,对方死了,冈村的下个目标肯定是他,喷子上膛又是一枪,直接打得尊卢人肚子炸开,而冈村也立刻选择了躲开!

张然这一枪弄不好就要误伤到自己人,但是为了保住红发她不得不开,若是红发倒下了,营地里属于他的人立刻会树倒猢狲散!

“叶凡,你怎么还没来!”

张然的想法很好,在尊卢人进攻时,让叶凡从后方偷袭,再次打个里应外合,在面对野人的时候,他们就应该互相帮助,什么恩怨都应该抛在脑后,但是她却没想到方敏刚跑出去就遇到了尊卢人侦查的斥候,中了一箭的方敏也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坚持到柳梦雪和夏箐发现她!

此时叶凡和紫琪,男的对你说不想耽误你瑶两姐妹正在必经之路上埋伏,“叶凡,先不要去营地,如果我们太早现身,尊卢人的后备队再过来,我们就会陷入反包围,那时候可就插翅难飞了!”

“我妹妹说的不错!”紫琪也赞同地说道,“先不要担心营地里的人,他们如果想活下去就会殊死抵抗!我们出现的太早,反而会影响到他们。”

“不错,是元磁神光,想不到在地球上还能见到这东西。”叶天喃喃自语,很震惊。

“这极光只是一缕外溢的元磁神力,有元磁神光必定有元磁神石,甚至元磁神山。元磁神石能从宇宙中吸取能量,永不枯竭,当能量满了则外溢而出。所以极光会周期性的出现。”

“元磁神石是一种天材地宝,非常稀有,并非每个星球上都有,可用来炼制绝世法宝。前世我就将一座万里元磁神山炼化成了一件元磁翻天神印,震杀四方,鬼神辟易!”

“只是,元磁神光飘忽不定,想定位元磁神石的位置,很不容易。虽然我懂推演之术,但是以我现在的能力,还洞破不了天机。”

……

叶天仰首看着天空,陷入了思索。

“杀了他,给伊恩报仇!”

一群吸血鬼狂暴了,她说不想耽误我怎么办对梁飞冲去,施展出各种血族秘术,就见一道道血光如龙,血色的气浪滔天,如同风暴一般对梁飞卷去,一整条街道也在瞬间化成了修罗地狱。

“华国小子,我要把你的灵魂永镇地狱,用冥火灼烧一万年。”

“你这当兵的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万维运见状也立马站了起来,冷声道:“信不信我去军部告你!”

“告?”卢绍靖冷笑一声,“要告也是告这几个恶意嫁祸好人的小偷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万维运眉头一皱,诧异道。

“不瞒你们说,这款药膏是我们军队特供,委托回生制药厂给我们加工的,根本不对外销售!”卢绍靖把手里的药膏往红鼻头身上一砸,厉声道,“而且这种药膏配方极其珍贵,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偷盗军需物资了,女的对我说不想耽误你而是涉嫌窃取军事机密,我就算当场击毙你,都不为过!”

他话音一落,岑钧二话没说,迅速掏出腰间的手枪,“啪”的上膛,立马用枪口对准了红鼻头。

“啊?!”

红鼻头吓得惊呼一声,身子一颤,脸色蜡白,“噗通”一声摔跪到了地上,不停的磕头,带着哭腔道:“长官,我……我错了……我错了!求求您饶了我这一次吧,求您了……呜呜……”

旁边几个拉横幅的见势不妙,扔下横幅就要跑,同时地上躺着的那个腿伤男也“噌”的跃了起来,顾不上腿上的疼痛,转身就要往人群外面跑。

但转念一想,林梦夕摇了摇头:“怪不得他人,这都是命,是秦霜的命!”

“四师父,你放心吧,虽然韩三千死了,但归根到底,引狼入室的是秦清风,我一定会找他替秦霜师妹讨回公道的。”叶孤城冷声道。

“是啊,女孩说不想耽误我咋回韩三千这个奴隶犯了错,当初收他为徒的秦清风也脱不了干系,走,我们找秦清风算账去。”

众弟子在叶孤城的节奏下,顿时将秦霜的死归根在了韩三千的身上,也发泄到了秦清风的身上。

叶孤城清楚,秦霜毕竟是虚无宗的三大天才弟子,她的死,势必会在宗内引起渲然大波,他适当的转移视线,既可以将自己做过的事掩盖的干干净净,同时还可以利用秦霜的死,给自己营造一波关注,简直是一举两得。

石洞内。

百兽已经冲出禁制,全部围在了石洞内,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虎视眈眈的望着洞内。

兽王出世,他们非常高兴,但之前洞内的巨大爆炸,也让他们担心万分。

不过,他们的担心其实并不算太多,毕竟,洞内有四大护卫,还有一个即便是轮回,但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兽王,仅仅是两个石猴都可以轻易收拾的人类,不足为虑。

叶凡明白两姐妹说的不错,之前他们遇到的尊卢人后备队实力明显不强,但瑶和紫琪都一口咬定,作为部落里常年征战的高级战士,不会将鸡蛋丢在一个篮子里,高情商回复别人的表白肯定还会有其他人现身!

等了不久,果然有五个健壮的尊卢人朝着幸存者营地走去,五人散发出的气势已经比之前十个人的小队强得多。

“小心,他们是中级战士!”紫琪靠近叶凡,后者闻着她的体香,有些心猿意马,“你别发呆了!战场上发呆,你不怕死么?”

被紫琪一提醒,叶凡才立刻端正了眼神,“咳咳!我刚才也是在观察他们的行踪,我们怎么办?直接动手?”

“叶凡,你要注意观察,你看他们时刻都在戒备着周围,这些是作为战士的基本条件,如果想要保护雪姐姐和小箐姐姐在这座岛上生存的更久,你必须学习这些技能!”

瑶说得认真严肃,鬼面之下看不到她的深情,叶凡收紧了心神,认真地观察着那些尊卢中级战士的行动,他们有意识的利用石矛清扫草丛,生怕有任何遗漏的地方,幸亏瑶和紫琪的经验更加丰富,她们躲藏的地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又能够攻击到对方,弹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存。

在这种情况下,王震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像只虾米般佝偻着身躯,双手抱头,尽可能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

尽管如此,在短短几分钟内,他还是被打断了十几根骨头,皮开肉绽、遍体鳞伤。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遥遥望去,就像是个血人!

任谁也无法想象,在军营之中,竟会发生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行!

不远处,楚南像是被吓傻了似的,瞳孔涣散,目光呆滞,像是被石化了般,根本动弹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打了个哆嗦,才回过神来,但脸上却写满了恐慌之色,无法抑制地尖叫道:

“啊啊啊!震哥!你们别打了!这是在犯罪!”

楚南的惊声尖叫,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将他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唰!唰!唰!”

下一刻,无数道恶狠狠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楚南的脸色瞬间煞白,毫无血色,身子不受控住的战栗起来,仿佛被掏空了全身的力气。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