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关爱老人的消息,关爱老人志愿者活动简报

老鼠柱拐走出医院,打车赶往商业大厦,找到幕后大佬汇报情况。

七星连锁网络公司,总裁办公室里。

崔世仁坐在老板椅上,悠闲的玩私服,望着头上缠着纱布,柱拐进门的老鼠。

“咦,你出门不小心,遇到车祸了?”

听到崔世仁的话,老鼠眯缝双眼,鼻子缠着纱布,笑得比哭还难看,苦涩的道:“我混进爆熊游戏,进入总经理办公室,意外撞见了赵锋,被功夫安保修理了一顿。”

崔世仁手指着老鼠,哭笑不得的道:“老鼠,你不是专业盗贼,怎么这么不小心,撞枪口上了,你腿又是怎么瘸的?”

老鼠欲哭无泪,哀怨的道:“别提了,我敲了半天门,里面没人回应,我开锁进去的,遇到了功夫安保,差点没打死我。”

崔世仁冷漠的道:“然后呢?”

老鼠严肃的道:“老板放心,我是铁骨铮铮的硬汉,腿都被敲折了,一句话都没说。赵锋放我回来,给老板带一句话。”

崔世仁好奇的道:“说来听听!”

姜蝉笑:“知道了,关于关爱老人的消息我会努力修炼,以后就不用找师父要符篆了。”

三言两语地挂了电话,小纸人将手机放到书桌上,随后四仰八叉地仰躺在书桌上,两只小手还甩了甩,看着很疲惫的样子。

姜蝉拨弄了下小纸人的面颊,“等着,我给你画上五官,一定将你画地美美的。”

说着姜蝉毛笔蘸上朱砂,很快一个五官清秀的小纸人就出现了,姜蝉还给画上了小裙子,乐地这个小纸人直转圈圈。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还是奶萌奶萌的萝莉音,听到主人这两个子的时候,姜蝉挑了挑眉,她还真没有什么特殊癖好。

莫珂捂着脸:“太太太可爱了叭!我也要学!”

姜蝉手下动作不停,很快又剪了四个小纸人出来,清一色的都是美人脸。只是这些小纸人的性格迥异,社区老年人活动简报有酷酷的小帅哥,也有沧桑的大叔,还有温柔的大姐姐等等。

“天哪,我感觉我的血槽已空。”莫珂在姜蝉的心底跺着脚转圈圈,眼睛里只能够看到这些小纸人,恨不得出来抱一抱摸一摸。

“没见过美女吗?真不要脸。”另一个泳装美女双手叉腰,黑着眉头道。

“装聋子是没有用的。”

“哪家工作社的?”

“金少,搜他身,和他客气什么!”

……

接下来,美女们的指责声雨点般倾泻而来。她们都很有来头的,或是明星,或是模特,等等之类的,今晚之事要是传言出去,会给她们的前途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毕竟,富二代的泳装派对,很容易让人往坏处想。

便是如此,指责声如雨,叶天依旧没有回话,盘坐不动。

“给我拉起来,搜他身!要是发现了任何证据,给我往死里打。”超级富二代发飙,对保镖们发号施令。

“等一下,社区关爱老人活动简报范文金少,你说他会不会听不懂我们的话啊?我们讲了半天,是鸡同鸭讲。”一个美女冰雪聪明,突然这般说道。

“有可能哦,你看他的长相,方头大耳,棱角分明,不大像我们国家的男人。”

“咦,好像是哦。难道他是……?”

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崔世仁拿起手机,脸色阴晴不定,咒骂道:“死老鼠,你带了尾巴回来,赵锋的电话。”

老鼠面如土色,瞬间满头大汗,身为专业盗贼,还让人盯梢了,丢脸丢大发了。

崔世仁挤出笑容,接通了电话,爽朗的笑道:“哈哈哈,赵公子想通了,准备跟我合作开连锁网吧,一统江南网吧大市场。”

赵锋冷漠的道:“别装了,你吃饱了撑的,往我公司派个间隙,闲得蛋疼对吧。”

崔世仁脸色难看,否认道:“赵公子不要乱说,我是正经生意人,从不走歪门邪道,你说的间隙,绝对不是我派过去的。”

赵锋道:“不用装了,我都挺纳闷的,你是开连锁网吧的,我是开游戏公司的,咱俩又不是同行,井水不犯河水,你要CX的源代码干嘛?你要搞私服呀!”

今天是周五,寝室的另外三个女生罕见地集体翘课,老年人义诊活动简报只为了见证姜蝉的这个智能机器人。在寝室的正中央,摆放着一个高度在一米左右的圆滚滚的机器人。

看着憨头憨脑地,格外可爱。星际时代的机器人基本都是这个样子,要是太过于仿真,一般人接受不了,还是像现在这样更好。

看着姜蝉插入芯片,在机器人的脑袋上出现了一个进度条。在进度条跳到百分之一百的时候,机器人的眼睛里闪出一道红光。

“请主人命名。”出来的是一道奶萌奶萌的萝莉音,这是随机生成的,姜蝉设计了好多种声音类型。

姜蝉随口:“小智。”

“好的,小智已经成功启动,正在加载程序……正在联网……正在读取地理位置……”

孟雨诗几人都捂住了嘴巴,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小智。

一分钟后,小智才彻底地将程序加载完毕。它正对着姜蝉,关心关爱老人的简报上下扫描了一遍姜蝉。

“主人现在体温36.2度,正常,心跳80正常,血压95正常……”

他的身后跟着几个富二代朋友,还有一大群美女。

富二代们可以忽略不计,一大群美女真的很养眼,穿着各式各样的泳衣,细腻的肌肤,魔鬼的身材,一览无遗,都美得很具体,却又美得很相似,似乎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还有一个逃了。”保镖对超级富二代主人说道。

“笨蛋!”

啪,一个大耳刮子声响起。

超级富二代很不近人情,给了保镖一巴掌。

所有的保镖噤若寒蝉,低下脑袋,就跟做错事的孩子似的。

可见,这是一位嚣张跋扈而且彪悍的超级富二代,脾气暴躁,很不好说话。

“偸拍的东西呢?拿出来!”超级富二代又对叶天质问道,音调很低,却是很有杀气。

这是他的生日派对,邀请一群美女助兴,却有狗仔偷拍,让他很生气。

叶天盘腿而坐,双眼紧闭,呼吸匀称,似乎近入了一种入定的状态,并未搭理。

“听到没有,问你偸拍我们的东西呢?赶紧拿出来,不然有你受的。”一个泳装美女盛气凌人道。走访慰问老人简报

就在麦凡感到十分纳闷的时候,这已经轰轰烈烈的比起来的演武场内却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

“不是全寺的大比吗?为什么我们杂役房的人不能参加?”

麦凡觉得这个声音耳熟,就往自己的身后看去。

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隐藏在这群人的当中,正用一种不服气的眼神往大比的赛场处看过去。

这个人就是天天给他做豆腐吃的火工头陀。

就因为他说了这么一句,让麦凡突然就想起来了一场有关于这个火工头陀的插曲。

不会吧?

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麦凡这里正想着如果发生了他想象的那样的事情时,自己应该怎么去应对,然后前面的赛场主持就叫到了他的名字。

“丙班的了凡,来自于会昌寺挂靠僧。甲班的虚竹,社区义诊活动简报主持亲传弟子。”

这下也没工夫让麦凡细想了,他将头转回去,先踏入了比赛的场地。

然后他就见到了游戏世界里的虚竹,果真与武侠中的描述十分的相符。

随着一句句的电子音出来,肖悦等人的目光就越是灼热。

姜蝉:“小智,我现在不开心,讲个笑话。”

小智:“稍等,小智马上去网上搜索笑话大全……”

姜蝉:“还是不够智能,应该张口就来笑话,而不是还要再搜索。”

建筑师们拿起图纸一张张地观看,这些图纸都是时下流行的住宅图纸,建筑主体极为雷同,仅仅在外部装饰上略有区别。

他们马上意识到了这种模式的好处,以往设计雷同的产品也要重复绘图,但是现在不用了,从电脑里把以往的图纸找出来,然后稍微修改一下就可以拿给业主看了。

这样的话,以前需要一星期才能完成的工作,现在或许一天就可以了,甚至还可以拿出多款不同方案供业主选择,这样拿下项目的几率肯定更高。

他们要是知道扎哈为竞标项目准备了超过一万五千份方案,估计他们会直接崩溃吧?这种做法在当下是无法想象的。

展台前热闹的场景持续了一整天,知道闭馆他们才得以喘息。

“我现在一句话也不想说了,我感觉我这辈子的话在今天已经全都说完了!”第一天的展会结束了,阿瓦尔-格林捂着嗓子说道。

“我现在只想和林换一份工作,我的腿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了!”站了一天的约翰-沃克直接坐在了地上,他连走去椅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