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马上找新欢,离婚后前妻马上找新欢

有的读者骂报社,骂他们助纣为虐,刊登那种用屁股写出来的垃圾文章,有的骂那些撰文的作者,骂他们胡说八道,老而不死。

到最后,连报社都扛不住了,本来就想吸引一波关注,结果,反倒是让自家成了众矢之的,这还了得。

一旦失去了读者,他们的报社都给关门。

所以,当东溪阁主,南山居士之类的所谓文人,再递稿过来的时候,绝大多数的报社都选择了退稿。

“退稿!为什么要退我的稿子!”

第一个在报纸上发文开炮的东溪阁主,接到报社的电话之后,顿时有些懵了,要知道,他在报纸上开专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有稳定的读者群,报社都得供着他,退稿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

“孙老师,您干嘛非得跟着一部电影过不去啊?现在好了,连着发了三天您的文章,现在读者来信都快把我们报社给填满了!”

东溪阁主姓孙,六十多岁的年纪,平日里就靠着卖文过日子。

“读者来信多,这是好事啊,说明大家对这件事的关注度高,正是应该再接再厉的时候,你们居然退稿,离婚后马上找新欢这件事不给我个说法的话,绝对不能算完。”

看到余飞转圈,徐光启的眼睛都花了,心想余飞不会有神经病吧,怎么这个时候就犯病了,会不会咬人呢?

就在徐光启乱想的时候,然后他便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余飞等速度提升的差不多了时候,竟然猛的冲上了洞壁,以螺旋状一点点跑了上去,几分钟以后,余飞一个飞扑,站在了上面的洞口。

“还有这样的操作!”

徐光启被惊呆了,这样虽然符合逻辑,可是徐光启想不到人也可以做到。

“嗨,上来啊?”

余飞站在洞口,点起一根烟,坏笑着说道,他忽然想捉弄一下这个老小子了,这种猪队友,让自己摔了个狗吃屎的仇必须得报。

徐光启看了看洞壁,再看看自己的身板,摇了摇头,余飞能做到不代表他就能做到,他跑起来的速度自己都看不下去,根本不可能和余飞一样,利用超快的速度,男的分手后立马有新欢产生足够的离心力跑上去。

“哈哈哈,记得我说过要活埋了你吗?”

余飞大笑了起来,拿起徐光启的工具,铲了些土丢了下去,徐光启急忙躲开,可还是被土撒了一头。

还特么说法呢,不是看着你岁数大,我都在电话里开骂了。

“孙老师,您以为读者来信都是支持您的呢?实话告诉您吧,全都是骂街的,您要是想看您就全拿走,当然了,我建议您还是算了吧,别回头再给您气出病来。”

骂街的?

东溪阁主也懵了,怎么会这样啊?

“孙老师,这样吧,您要是发别的文章,我这边肯定收,当然了,东溪阁主这个笔名,您最好还是换换吧,实在是不能用了。”

连笔名都不让用了,东溪阁主意识到这次的事情有点儿大了。

事实上,他根本就没看过《精武英雄》这部电影,只是听别人说起过,后来有人找到他,让他在报纸上发文章抹黑,他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这年头还没有炒作这个说法,但不代表没有这个概念了,但凡是在报纸上开评论专栏的,全都知道,想要火起来,就得蹭当下新闻点的热度,女人有新欢会长久吗《精武英雄》既然能火,说明关注它的人多,这个瓷儿不能不碰。

只是没想到,竟然还能碰出满头包。

天门的人飞了回来。

虽然他调理了自己的气息。

但同样的,也能看出来他现在的情况并没有那么好。

“得罪了。”夏天拱了拱手。

恩!

天门之人明白,夏天这是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啊。

“其实,你一直都在说,人门如何强大,可你又知道我们的几成实力呢?我承认,你所说的人门门主能够成为六脉会武的第一名,而且还是十万年前的第一名,这一点非常强大,经过这些年的提升,他肯定也会更加的强大,但我同样好奇,他有那么大的名气,这些年来谁还敢得罪他?他有出手的机会吗?十万年都没有出过手的人,他会不会骨头都老了?”夏天直接问道。

没错。

一个人,长时间没有参加过生死之战,男女分手男生立马找新欢虽然他有很多的资源可以去修炼,但他的战斗反应和生死博弈的能力,会变弱很多。

当然了。

人门门主是天脉第一弓箭手。

他本就不需要什么战斗反应和生死博弈的能力,因为没有人可以靠近他。

吃饭的问题刚解决,收入刚提上去,谁有心思关注那些事啊。

就算是看见了,最多也就说上一句:“吃饱了撑的。”

谁规定的英雄就不能有爱情啊!?

日本女人又怎么了?

山田光子能为了给陈真脱罪,在法庭上,不惜牺牲自己的名节,这样的姑娘有什么不好的,再说了,还长得那么漂亮。

碍着别人什么事儿了?

难道做英雄的,就该孤独终老,临死前都不忘交最后一份党费,这样就是完美的人了?

扯淡呢!

人有七情六欲,陈真和山田光子在一起,也是出于责任感,人家女孩子为他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他选择和人家在一起有什么错。

再说了,最后山田光子为了不耽误陈真,离婚新欢不影响到他的名誉,一个人选择了离开,而陈真也选择了民族大义。

这样都能骂?

只能说是闲的屁疼了。

易青这边谨遵孟石的指示,对此不发一言,好在这年头媒体也没那么发达,还找不到易青,堵着门要求采访,不过京影厂那边,孟石还是等来了第一批记者。

“准备好了啊!”

余飞喊了一嗓子,双手抓着绳子这头,后退了几步,双手猛的用力,快速换手。

徐光启想不到余飞的力气变态到了这种程度,根本来不及做出有效的措施,就被拉着蹭在了洞壁上面,快速上升。

等徐光启被拉上地面的时候,整个人都被蹭成了土人,上衣成了土色,裤子都蹭掉了,满脸泥土,脸色青黑。

“哟,你刚刚也摔了个狗吃屎吗,怎么满脸泥土?”

余飞坏笑着问道。

“呸!鳖孙!”

徐光启将嘴里的土吐出来,咬着牙骂道,他知道余飞肯定是故意让自己出糗。

余飞当然是故意的,看到徐光启的样子,他开怀大笑,自己将人家搞成了这样,被骂几句也无所谓了,主要是自己心里舒爽了就好。不要为了孩子联系前夫

不过天色不早了,两人可以收工了,拿着家伙,两人这才回了家,吃过饭以后,两个围着小桌子,将那截树枝放在桌上,细细研究了起来。

徐光启拿着一个放大镜,看了半个小时,也没看出个名堂出来,能够埋进地下八米深度,按理说至少有上千年了。

不是每个人都像亚当,在每天14个小时、每周7天的高强度工作之余,还有精力干其他事情。

很多实习医生都单身,释放荷尔蒙全靠去酒吧好聚好散。

恋爱、约会什么的太费时间和精力了。

像比安卡搭上亚当这个固定的同事同伴,同进同出,而且这么优秀,绝对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

“shit!”

正在开车的亚当突然一个急刹车。

“怎么了?”

副驾驶座的比安卡一惊。

“有人骑车乱闯。”

亚当快速说了一句,然后就不用说了。离婚后找新欢

比安卡全明白了。

却见马路上,一群自行车流,奔涌而来,横冲直撞。

一个个自行车骑手,疯狂加速,不时吼叫,充满了自由的狂野气息。

“该死的!是死亡宝贝车赛!”

亚当骂了一句。

车流奔涌而去,留下一片狼藉,零星几个骑手被竞争对手直接踢到在地呻吟不已。

“这样就能让清舞酒业万劫不复。”

叶凡扫过华衣贵妇他们一眼:

“当然,幕后黑手也欺骗了他们,告知只是普通皮肤病。”

“否则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冒这个险。”

他补充一句:“你抽空想一想,究竟是谁这么恨你。”

叶凡心里还藏着一件事没说,那就是这病毒不是普通人能弄出来,怕是一个极大势力所为。

只是极大势力又怎会对一个酒业公司下这狠手?

叶凡怀疑内有乾坤,只是没有证据,他也不好胡乱猜测。

“我会好好调查的。”

汪清舞定定看着叶凡,眸子炽热……

半个小时后,在汪清舞的运作下,警方和医生赶来,还带来了不少仪器。

他们就地对华衣贵妇等人进行救治和检查。

医生的效率极快,一个小时不到,华衣贵妇等几人的检查结果就出来了。

他们身上溃烂确实不是皮肤病,而是一种类似狂犬病的弹状病毒传染。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