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老师送给前男友的歌,给前男友的歌

“我林端正说一不二,大不了就是饿一天,反正绝对不会吃那小子买的东西。”

他神情肃穆,脸上带着无比的坚定。

五分钟后。

林端正笔直地坐在沙发上,双手用力按着自己的肚子,想要减轻越来越强烈的饥饿感。

不过,他的肚子还是忠实地对主人发出了提醒。

咕咕!

“我可以不吃,但林瑶不能挨饿,我让林瑶出来吃饭吧。”

林端正自言自语道:

“但外面的东西始终不太干净,我先试吃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林端正走到餐桌前,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回锅肉放进嘴里,用审视的表情一边咀嚼一边评价:“味道还行,合格。”

随即每道菜都夹了一筷子,很是满意地点点头。

“嗯,我是担心那小子买的东西不够卫生才试吃的,音乐老师送给前男友的歌不算吃了他的东西。”

林端正把林瑶的卧室门打开,让她出来吃饭。

“方小乐买来的?”

实在不行,就出去买瓶水吧。

等林瑶回到卧室,林端正把卧室门锁上,他终于忍不住走向门口,决定“冒险”出去一趟买几瓶水回来。

只是,他刚走到门口,门外正好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

这次林端正没有呵斥,声音还不自觉地缓和了些,问道:“谁?”

“林叔叔,是我,我买了几瓶水,还买了牙刷和毛巾,就放在门口。”

“等等我打完这个团战。”

“……”

槐序头也没抬。

而清和已经率先往山下冲去了。

周离想了想,也跟着往山下跑去,同时对郑芷蓝:“你就在这吧。”

郑芷蓝安安静静的坐着,点着头。

终于,槐序放下手机,扭头对楠哥叮嘱道:“你们什么也别管,献给前男友的歌老师是谁直接推,我去跟那个蠢货讲讲道理。”

说完,蓬然一声。

这老妖怪讨厌得很,他先是到周离身边,嘲讽下他的速度,然后才又不紧不慢的去下一个地方。

半小时后。

周离在小路上碰见了清和和星回,他们身边还有着另一位妖怪。

这只妖怪长得倒是端正,体型近似于人类,但头有点怪异,穿着古时候的素衣长衫,有种儒雅的气质。

“星回大人。”

“周离阁下。”

“辛苦你们了。应该我来接你们的,实在抱歉。”周离点头,目光一转,又看向星回旁边的妖怪,“这位就是季白大人吧?”

“姜总,如果将其他楼作为扶贫楼来建设,长坪县请宏远帮忙宣传,省城、外省的一些大集团,会不会乐意一起来做这个项目?

一家公司拿出几百万来修楼,承担的压力并不大,但合在一起,就可成为一个引发轰动的话题。送给前男友的一段话而这个话题引发的关注又是持续的,如此,是不是相当于参与建设的公司,转换一种持续广告的方式?

我想,一家公司的广告费用,一年没有几千万、几个亿都没办法做好。何不换一种广告模式?”

姜鹏看着杨再新,一会儿,笑了起来,说,“杨镇长,不得不说,你为了长坪县这所完全中学,确实有奇思妙想。至于能不能做到,我只能说我是被说服了。

但是,宏远公司那边能不能被说服,最关键的是,其他公司愿不愿意一起来推动这个项目,承担其中的资金,我是愿意试一试,尽力而为吧。”

杨再新站起来,对姜鹏慎重地一鞠躬,说,“非常真诚地感谢姜总,你的善心善念,长坪县的父老乡亲是感念到了。不论结果如何,我们都非常感谢姜总。谢谢。”

“陛下。”

他像个真正的骑士般向茉伊拉伸出一只手:“这个夜晚似乎不太平静,也许您愿意让我送你去一个更加安全的地方?”

茉伊拉瞪着他,脑子里闪过无数种拒绝的方式,什么歌适合唱给前男友最后还是选择了最简单直接的一种。

“不。”

她直截了当地说。

曼西尼收回手,一脸遗憾地叹了口气,却显然并不意外。

他向前挥出手杖时太过随意,唯一及时反应过来的是阿格尼丝。

她猛地把茉伊拉扯向自己身边,厉声吼出一句什么。茉伊拉根本听不懂,只是隐约觉得那像是一句咒语……可阿格尼丝怎么可能会施法?而且这里可是洛克堡……

在她一瞬间的恍惚之中,风尖啸着掠过她耳边,像是迎面而来的利刃。惨呼和怒吼声随之而起――塞文的左肩就在茉伊拉眼前被撕裂开来,飞溅的鲜血直喷向茉伊拉的脸。

茉伊拉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但血并没有落在她的脸上――它被某种无形的屏障所阻隔,怪异地在她面前缓缓滑落。

“好多鸡!”

本来正趴着打盹儿的团子一下从地上蹦了起来,几乎化成一道小白影,两三步窜到楠哥大腿上,送给前任的歌比较狠的扭头一眨不眨的盯着回笼的鸡群,说道:“鸡会啄人的!保护团子大人!”

楠哥打着呵欠,手一挥将她扫了下去。

团子一愣,眨了下眼睛,掉头就跑,直跑到周离脚边才停下来,又开始扒拉着他的裤脚。

“周离,有鸡,把团子大人抱起来。”

“团子大人想吃鸡了吗?”

“团子大人害怕鸡。”

“鸡有什么可怕的?”

“鸡会啄人的!”

“这倒也是。”

周离弯腰将团子抱了起来,他对此倒是有同感——去年那只大公鸡就很好斗,肉质也因此非常紧实。

日落西山,蝉鸣渐歇。

楠哥还是躺在那里,只是她又换了个姿势,变成了侧躺,用脚勾着拖鞋晃啊晃的。

山谷中的云被映成了金色。

周离站在屋前,假装想拍风景,实则偷偷将楠哥此时的模样拍了下来。

姜鹏也站起来,说,“杨镇长,不必如此。这个项目如果当真做起来,起因还是在你身上。因为有你对长坪县学子的关注与深爱,才可能提出主意的想法,构思这样的方案。

从我个人而言,能够尽力为社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也是一种乐趣、一种心灵和精神上的修炼。泰勒斯威夫特现任男友”

“姜总、再新镇长,这个项目的推进上,我也表一个态。”王平江说,“柳河市里,肯定会尽最大努力,为企业提供便利,也会为之所完全中学拉资金建楼、建项目。”

“谢谢王常务。”杨再新笑着说。

“姜总、王常务、再新镇长,对这所完全中学的选址和相关的事务,县里早有方案,回县里后立即召集教育方面的人,研讨并完善项目方案。”石东富也知道,这个完全中学建起来,对长坪县有多少好处,对他自身也是有利的。

而杨再新能够跟宏远矿业提出这个议案,然后,居然能够说服姜鹏点头,积极参与其中,确实令人意想不到。

震惊之余,柳河市一行人等对杨再新的看法又有改变。人在怀仁镇,心却不局限在乡镇和自身。

这样的情怀,在面对姜鹏老总时代勇气和自信,送给前男友的歌有哪些之后居然说服来对付,即使这个事情还没有完全落到实处,也可能根本做不好,但这样的过程,也让大家看到一个什么样的心。

“我要走了,我阿姨出来找我了。”

“噢……”

周离看见他眼中的光顿时一暗,于是他很快说:“你可以来找我,你不是知道我住在哪儿吗。”

那双眼睛陡然睁大,反射了更多的光。

“好啊!”

“嗯!我走了!”

“再见!”

“好。”

周离转身走出了巷子,护着书包步伐迅速加快跑了起来,没多远便追上了姜姨,这时他的头发已经全淋湿了。

“姜姨你怎么出来了?”

“咦你怎么跑到我后边去了?”姜姨把自己的伞递给他,自己撑开另一把。

“你没看见我吧。我也是都走过了才发现是你,连忙又跑过来。”周离很无奈,“你不用特意出来接我的,就这么一段路,淋淋雨也没什么的,雨大了跑一趟就是。”

“这雨可大得很。”

“那我打个车就是。”

“雨大了大家都打车,车都不够,而且马上要高考了,要是淋了雨感冒发烧了可怎么办。”姜姨说着看了眼他头发,“看头发都淋湿了,快用衣服擦擦。”

“姜总,我之前就说过,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杨再新也是带着微笑地说,“姜总,我来算一算,或许我的想法也是不对的。

首先,建设一所完全中学所有征地有长坪县自己来完成,这一笔开销不用姜总考虑;

第二,宏远有自己的建筑公司,协调好你们自身的业务,那么每一栋楼的建设,在资金消耗上,至少可以减少三分之一吧?

第三,宏远如果帮助长坪县建完全中学,你们在矿业推进中,除了协议上必须的开销之外,不会增加一分钱。县长,这一点,长坪县应该能够保证吧?

第四,便签上虽然列出的楼多、配套建设也不少。但落到宏远头上的,我想,每一个乡镇的矿藏矿渣加工提炼,拿出一栋楼的资金作为额外补偿长坪县,要求不算高吧?

每一栋楼或每一个建设项目,都可用宏远矿业来命名。这些项目,长坪县会对外进行宣传,也可省掉宏远队不少广告费用。

同时,长坪县更欢迎宏远到县里来做房产等项目开发。”

姜鹏听后,稍微琢磨,对杨再新点点头,保持着微笑,“杨镇长考虑事情,确实周全而具有可行性。即使宏远总公司答应你的提案,那我们也只完成五栋楼,离建成完全中学,差距还是太大。”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