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得了绝症要和我分手,男朋友得重病主动分手

他要的那两个人被送出了门外,孔宫桐微笑着看着陈江。想到他这么给自己面子,陈江心中还有点过意不去。

他正想给孔宫桐道个歉,这样两个人都有台阶下。

然而没成想,一根骨刺突然从其中一人的口中窜了出来。那个人愣在原地,下一秒,无数根尖锐森白的骨刺从他后背上冒了出来。那个人踉跄着栽倒,趴在地上死不瞑目。

陈江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直接就懵了。还剩下一个人,那个人见他的同伴死的如此凄惨,吓得屁滚尿流。他不知道该往哪儿跑了,无意间,他的目光和陈江对上。他眼中露出祈求的目光。

“救……”话音未落,他的身体骤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撕成两半。

孔宫桐神色如常,陈江脸色铁青。

二人气氛由此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你在玩我?”陈江压抑着胸膛里翻滚的怒意。男朋友得了绝症要和我分手

“倒是你,无缘无故闯我道场,真当我孔宫桐好欺负吗?”孔宫桐倏忽出现在陈江面前,一掌排出,一股沛然巨力朝陈江袭来。陈江抬起头,子母连星镜在这千分之一秒中放大数倍,孔宫桐的那一掌就打在了子母连星镜上。

李蓉霏的情绪早就已经崩溃,眼泪已经哭花了精心打扮的脸庞,虽然一开始对刘辰还抱有期待,希望一切只是误会,但在妈妈的一个个铁证下,以及刘辰毫无说服力的解释,她心都要碎了,原来自己心中奉若真命天子的男人,早就已经想着摆脱你了,这种自以为两情相悦的一厢情愿,看起来是多么的可笑和讽刺,若不是妈妈今日揭穿,可能步入婚姻殿堂的那一刻都不会知道,自己的枕边人早就已经变了心。

“小霏,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跟她没有什么?小霏……”刘辰疾呼着,但却得不到李蓉霏的回应,他自知理亏,在当前的情形下,李蓉霏的生气和愤怒是可以预料的。

“妈,我们走!”李蓉霏突然从座位上站起身,愤怒地瞪了刘辰一眼,男朋友生重病要分手这一眼饱含着失望和心碎,刘辰竟然不自觉地回避了。

李蓉霏径直地朝着包厢门口走去,苏以柔也收拾了桌子上的东西,头也不回地绕过椅子朝着门口走去,刘辰站起身试图拦住苏以柔:“阿姨,阿姨,你听我说,听我……”

苏以柔停下脚步不屑地瞥了刘辰一眼,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以后永远不要再来骚扰我女儿了,不要以为过了她老爸那一关就可以得到她。”说完,昂着头大步地离开了包厢。

听得唐宗翰爆出自己名字,胖虎激动舞动胳膊。

邱天逸则是不免失望。

能不失望,胖虎都在唐宗翰随行人员名单里……可他邱天逸却被排除在外,这让邱天逸心理不安。

被排除在行动大名单外倒是没啥,他最怕的还是被唐宗翰疏远……排除在核心权力圈外。

所以……“唐哥,得了癌症男朋友提出分手那我……”

“你留在家里!家里事务还需要你主持。明白吗?”

听唐宗翰这么说,邱天逸心理便是稳定了。

只要唐宗翰还重视他,一切都好办。

“明白唐哥,家里有我在你万事安心。”

“唐哥,咱们什么时候动身?”柳贝是个务实人,直奔主题。

胖虎抢着道:“嘿,这种事儿择日不如撞日,唐哥,咱不如明天就动身吧!”

唐宗翰摇摇头:“不着急,等我把手头事情处理好再走。”

眼下正值妹妹参加竞标关键时刻……天大事情都没妹妹竞标事情大。

“那兰叔叔最后也没有追上他吧。”夏天说道。

“恩,他这个人非常狡猾,我几次将他逼入绝境,他都能绝地逢生,而且实力还有些提升,最后没有办法,我只能先回到家族了,想要拿下王冠,然后再去抓他,可惜,一招失误啊,我就变成后来的样子了。”兰叔叔说到这里的时候,也是不断的摇头。

“兰叔叔,别多想了,说不定我之后会想到办法的。”夏天也不敢打包票。

不过他认为总是有机会的。

“算了,我早就看开了,男友得了癌症欺骗女友分手不过话说回来,雪域藏弓可是好东西啊,这东西你多少钱买回来的?”兰叔叔问道。

“没花钱!!”夏天尴尬的说道。

“恩?”兰叔叔不解的看向了夏天。

夏天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就是说那个秦经理很怕他,所以最后就替他付钱了。

“又是那个女人,如果不是我不想和一个女人一般见识的话,我早就亲自动手杀了她了,居然还想着欺负我的女儿。”兰叔叔气愤的说道。

“不用生气,兰叔叔,她现在的下场肯定也是非常不好的,而且我想这次的事情之后,她应该变聪明了,不会再找我们的麻烦了。夏天认为,那个秦月月就算是再怎么傻,也肯定知道他是连秦经理都得罪不起的人了,那她就应该有自知之明了。

一个透明的罡气罩将雏菊花客栈笼罩了起来,得癌症后男女朋友分手任凭火焰如何肆虐,雏菊花客栈都相安无事。

在火焰燃烧起来,陈江第一反应就是抬头往客栈的方向望去。

还好客栈没事,陈江提到嗓子的心好歹落了回去。这时,他转移了注意力环顾四周,惊愕的发现自己已经被熊熊烈焰给围了起来。

可奇怪的是,陈江却感受不到火焰上的热量,怎么说呢,他就感觉包围他的四面火墙是虚幻。

他壮着胆子将手伸进火焰里,不出所料,那火焰对他像是温顺的宠物狗。

那种感觉更强烈了,他望着熊熊燃烧着的火焰,脸上露出痴痴的神情。他就像是在欣赏一件绝美的珠宝,那样认真,那样专注。

就在他征愣出神的当儿,这漫天火焰突然朝两侧分离。陈江略有所感,转过身来。在他身后,赫然站着一个半兽半人的怪物。

“你吃过人肉吗?”

孔宫桐迈开步子朝陈江走去,他故意走的很慢,脸上挂着猫戏老鼠那种戏谑的神情,好像陈江已经成了他案板上的一块肉,骗前男友说自己得了绝症任他宰割。

刘辰想喊喊不出,想追出来,也迈不开脚步,独自站在那里,绝望地目送着李蓉霏和苏以柔相继离开了这里,带着对自己深深的误会。

刘辰转过身,呆呆地望着桌子上皱巴巴的“罪证”,越想越气,突然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只杯子,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怒和委屈,他很想哭,很想放肆地流泪,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件事一定是老头子在背地里搞的鬼,只有抓到这个人才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

让刘辰感到奇怪的是,李蓉霏的妈妈是如何得到这些照片和视频的,而且还有窃听器里录下来的内容,难道她妈妈跟老头子有关系???

李蓉霏的妈妈苏以柔的出现让刘辰这边的情况变得更加麻烦,仅仅是和李蓉霏的感情这一块就足以制造出**烦了,如果真的跟老头子这些人有所牵扯,那么自己到时候该如何选择,如果她妈妈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男友得了绝症怎么做不后悔自己还会下得了手吗,毕竟不管对错,她永远都是李蓉霏的亲生母亲,最亲的人。

刘辰曾经听李蓉霏说起过,她妈妈苏以柔以前是个江下小有名气的歌星,也算是娱乐圈里的人物,娱乐圈是什么样子大家多少有些了解,鱼龙混杂,利益至上,能够在里面混过来而且混出头的人,哪个不是精明的人物,苏以柔所接触的人物也都是各个领域的大腕,不可能跟她女儿李蓉霏一样单纯,很难保证她不会跟老头子这样的人接触。

是命运在指引他。

夏天就应该当仙箭术的传人。

再想到夏天这段时间的表现,他也是更加的想要将仙箭术全都传授给夏天了,不过这里面的变化有很多,所以他暂时还是要一点点的教授夏天。

当然了,他也想要将自己所有的经验全都传授给夏天,但他也明白,自己的时间肯定是不够了。

一年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呼!

夏天接下来这些天修炼的也是非常努力。

而且兰叔叔将雪域藏弓的变化完全教授给了夏天,这就让夏天几乎看傻眼了,这个雪域藏弓虽然不是帝器,但作用几乎堪比帝器了啊。

太牛了。

这也是能够成为他的保命手段了。

“田小兄弟,你不能这么一直练下去了,你需要对手磨练,之前我听你说有什么乱斗场,我觉得你应该去试试了。”兰叔叔说道。

“不,兰叔叔,那里并不适合我,乱斗场都是小打小闹,我知道另外一个地方,比那里更加的刺激。”夏天的嘴角微微一斜。

“你说的不会是第七区吧?”兰叔叔问道。

“没错,就是第七区。”夏天说道。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