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为啥分手了还能聊天,前任找我聊天说明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王震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像只虾米般佝偻着身躯,双手抱头,尽可能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

尽管如此,在短短几分钟内,他还是被打断了十几根骨头,皮开肉绽、遍体鳞伤。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遥遥望去,就像是个血人!

任谁也无法想象,在军营之中,竟会发生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行!

不远处,楚南像是被吓傻了似的,瞳孔涣散,目光呆滞,像是被石化了般,根本动弹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打了个哆嗦,才回过神来,但脸上却写满了恐慌之色,无法抑制地尖叫道:

“啊啊啊!震哥!你们别打了!这是在犯罪!”

楚南的惊声尖叫,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前任为啥分手了还能聊天将他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唰!唰!唰!”

下一刻,无数道恶狠狠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楚南的脸色瞬间煞白,毫无血色,身子不受控住的战栗起来,仿佛被掏空了全身的力气。

入口处,一样戒备森严,站着不少护卫。

叶凡随便扫了眼他们,犀利的眼神,淡然的气势,都让人明白这是高手中的高手。

皇无极还是很在意自己安全的。

柳知心带着叶凡走入进去,踏上阶梯,穿过石亭,过桥登廊。

通过第二重的院门,眼前再度豁然开阔。

尽端处是一座宏伟五开间的木构建筑。

一株高达十数丈的凤凰树立在庭院中心,开枝散叶的迎天高撑,像罗伞般把建筑物和庭院遮盖。

它与主建筑浑成一体,互相衬托成参差巍峨之状,构成一幅充满诗意的画面。

暖风拂过,树叶飘曳,叶凡顿时心旷神怡,闭上眼睛,狠狠的吸了几口清新空气。

随后,他才跟着柳知心走上三十六根白玉台阶,站在一个牌匾写有‘君临天下’的大殿入口。

偌大的空间里,前任最近经常找我聊天一人背门立在中间,身上没有任何首饰,体型像标枪般挺直。

他身穿一袭白色的服饰,屹然雄伟如山,苍白的头发干净有序,两手负后。

但转念一想,林梦夕摇了摇头:“怪不得他人,这都是命,是秦霜的命!”

“四师父,你放心吧,虽然韩三千死了,但归根到底,引狼入室的是秦清风,我一定会找他替秦霜师妹讨回公道的。”叶孤城冷声道。

“是啊,韩三千这个奴隶犯了错,当初收他为徒的秦清风也脱不了干系,走,我们找秦清风算账去。”

众弟子在叶孤城的节奏下,顿时将秦霜的死归根在了韩三千的身上,也发泄到了秦清风的身上。

叶孤城清楚,秦霜毕竟是虚无宗的三大天才弟子,她的死,势必会在宗内引起渲然大波,他适当的转移视线,既可以将自己做过的事掩盖的干干净净,同时还可以利用秦霜的死,给自己营造一波关注,简直是一举两得。

石洞内。

百兽已经冲出禁制,分手后女友还和你聊天全部围在了石洞内,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虎视眈眈的望着洞内。

兽王出世,他们非常高兴,但之前洞内的巨大爆炸,也让他们担心万分。

不过,他们的担心其实并不算太多,毕竟,洞内有四大护卫,还有一个即便是轮回,但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兽王,仅仅是两个石猴都可以轻易收拾的人类,不足为虑。

此时,石洞里缓缓的有了脚步声,四龙很快从洞中走了出来。

看到四龙,百兽欢呼,心中的担忧也全然消失了,既然他们都平安无事,相信兽王也应该平安无事。

“恭请兽王!”

四龙齐声呼唤,百兽顿时匍匐跪下,虔诚无比。

洞内再次响起脚步声,石猴多了个心眼,悄悄的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此时的韩三千抱着秦霜,缓缓的走了出来!

“是你!”石猴怒吼一声,同时,他的吼声也惊起了百兽,分手后前任主动找我说话一个个顿时从地上爬了起来,做出攻击姿态,对准韩三千!

“全部给我跪下,兽王面前,谁敢放肆!”四龙齐声一怒,紧接这直接横在了韩三千的面前,谁敢上前,杀无赦!

“四大护卫,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石猴愤怒的吼道。

“没有什么意思,保护兽王而已,石猴,我倒要问你什么意思?在兽王面前不跪下,你是想造反吗?”四龙之首此时怒声喝道。

在韩三千和麟龙,兽王面前他不敢放肆,但在这百兽面前,那还不逞够威风!

“几十号人只是明面的。”

近卫军死死控制着悲痛喊出一声:

“三堂的人早夺取了上官家族的机甲营,武装了三百名刀枪不入的重火力将士。”

“他们里应外合杀死了城卫军和上官子侄。”

他凄然一叹:“除了宾客,其余人几乎都死了。”

“混蛋,混蛋!”

柳知心闻言全身一僵,分手后聊天前任很冷淡随后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我说已经结束了,你怎么还一而再动手?”

“杀了上官狼和上官轻雪不够,把明心公主也杀了。”

“杀了明心公主还不罢休,又把城卫军他们也杀了。”

“你这个侩子手,我要毙掉你!”

她的枪口再度指向了叶凡。

听到机甲营被三堂精锐掌控,柳知心就知道他们屠杀城卫军没有水分。

因为机甲营是上官狼重金打造的王牌。

单单铠甲装备和强大火力,人均就超过千万。

三百人重火力攻击,城卫军根本扛不住。

“砰!”

岑钧抬手朝天就是一枪,怒吼道:“谁敢跑,我立马击毙他!”

那几个吓得脚下一软,噗通一声栽到了地上,接着二话没说,连滚带爬的跑了回来,跪在红鼻头跟前也一个劲儿的磕头,哭着喊着求饶命。

万维运此时也是面色惨变,脚下一踉跄,差点摔到地上,幸亏一把扶住了旁边的木门。

军……军队特供?!压根不对外销售?!

他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心头震撼不已,感觉跟做梦似得,满脸的不可置信。

围观的群众也顿时一片哗然,分手了还是开心的聊天议论纷纷。

“不对外销售?那他们怎么买到的?”

“这他妈还用问吗?故意讹人家何先生的呗!”

“是啊,这小子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是从药店买的呢,怪不得连小票也拿不出来呢,感情是来骗人的!”

“太他妈不要脸了,亏老子刚才还替他喊冤,操你妈的,浪费老子感情!”

“真该死!害我们冤枉了何医生,老子砸死你!”

“你脑子进水吗?”

叶凡靠在座椅上无视对方杀机:

“无论是明心公主还是城卫军,都是他们违背国主指令先动手,我们才被迫自卫反击。”

“如果城卫军乖乖放我女人离开八重山,三堂的兄弟根本就不用杀出一条血路。”

“所以你应该斥骂无视君令的城卫军他们活该。”

“而不是怪责我和三堂怎么屠掉他们。”

“除非你跟城卫军他们一样无视君令。”

“不过看得出,皇无极权威好像确实不太够,否则他的君令怎么对你们毫无威慑?”

“不仅明心公主和城卫军不当一回事,连你们近卫军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前任还能跟你聊天说明啥”

叶凡直接扣上一顶帽子:“否则你就不会第二次把枪对着我这个国主贵客了。”

“你——”

柳知心怒意一滞,忙低垂枪口吼道:

“我对国主忠心耿耿,随时愿意为他赴汤蹈火,怎可能不尊重他?”

她杀气腾腾喝斥叶凡:“你不要血口喷人和挑拨离间。”

“女人,贱人,杀她!”

“可他吗别提了!人家现在是野鸡变凤凰了,还他吗承认野人的圣女,以后咱们面对她也要小心点了,我总觉得那女人不会善罢甘休!”

老潘手中的***每一次响起便有一名幸存者倒地,尤其是他专门打远处用枪提供火力的人,而冈村则是持着双刀走到了阵前不管是尊卢人还是幸存者都成了他收割的目标,一时间局势竟然被冈村搅得稀巴烂。

“红发,张然,你们两个想办法干掉那个疯子!他在那里我们的人倒得太快了!”蓝眼刚说完,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吓得他尿都流了出来,幸亏周围没有人,才没让他暴露。

“艹泥马的,野人里面怎么还有人也会用枪!蒋思梦,你这个贱人,要是让我抓到,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蓝眼拽起一个脸盆扣到了自己的脑袋上,随后来不及换裤子趴在地上继续指挥。

红发看到身材不高的冈村,满脸都是鄙夷,“小个子,就他吗凭你也想突破老子的防线?张然,你不用出手,老子今天火气大得很,一定要干死他!”

2021-10-12

202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