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对未来没有规划的男人,男人说没往长远打算

“当然!”江天逸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想争取她,看看能不能利用她,了解一些血魔联盟的秘密!”

“你?就这么确定可以?血魔联盟的人都是一帮硬骨头吗?”

“不确定,但是有希望!所以我们就要试一试,对吗?一旦成功了,对我们的帮助将会是巨大的!”

“你说的也有道理!”万强拖着下巴想了想,江天逸这好像真的是一个稳赚不亏的买卖!

戴维娜什么时候杀不行?到时候如果真的成功了!

凭借她一个圣女对血魔联盟的了解,恐怕要比他们所了解的要多得多!

“嘿嘿!”听了万强的话后,江天逸便呲起大白牙笑了起来。“其实人家戴维娜长得这么漂亮,我还真的有些下不去手!说实话我还从没杀过女人,更不要说是美女!”

“看看,看看,心里话终于说出来了吧!”万强白了他一眼,不屑地嘲讽道,一个对未来没有规划的男人但也只是开玩笑而已,万强当然不会当真!

可他不知道,这真的是江天逸不杀戴维娜一个原因,只不过占的比例比较少而已!

周其平默默的看着这一切,顿然的冷笑起来:“呵呵……呵呵呵……就知道你们这帮家伙不可靠,有福时候同享,有难的时候跑得飞快,但你们可曾想过,我获胜了,你们会是什么下场么?”

“周师兄,现在何必说这些话呢,大家帮你各有损伤,也各自担当了责任,用仁至义尽这个词也足够了,况且刚才一战你也未曾占上风,显然周瑛前辈面对你九十九对阴阳鬼童尚游刃有余。既然知道要面对败局,我们就算一死,以全大义,又能有什么意思?大家门中皆有亲近门人弟子,何苦来由?”吕邪月看得很通透的样子。这让周其平双目微微的一眯。

“呵呵……目光短浅之辈,就这样来臆测老夫之输赢,殊不知老夫后面已有留手么?”周其平仍旧一副不服输的样子,但吕邪月已经摇头了,明显觉得他自己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

“纵有后手。我们也无从可见,就此罢了,周师兄,再会。一个男人让你不踏实”吕邪月是本尊而来,怎么可能和周其平同归于尽,她的想法无外乎想安全回去而已,但周其平却不知道什么意思,居然还说自己有后手。

同学们无论平时与李云关系如何,都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的确,要不是孙彬儒依旧死抓着李云不放,大家一定会认定李云真的受重伤了。

“老师,我现在真的需要疗伤,有什么事情你就找王哥吧,我和他是生死兄弟,他完全能代表我!”李云感觉自己肩上的手掌力道又加重了几分,疼得自己头顶都出汗了,连忙大声呐喊。

“MMP!无耻小人啊!”

饶是王圣阳涵养功夫了得,此刻都忍不住大骂李云无耻。

这货平时还挺够意思的,一旦涉及到钱,竟然立刻出卖兄弟,简直不是人!

刚才李勋他们的对话,王圣阳自然也听在耳里,他如果这时候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那这佛教传人也就不要做了!

“老师们,我可事先说清楚啊!我这次为了突破四品境,可是把能用的修炼资源全都用了,一个男人对未来没有规划现在两袖清风,连买草纸的钱都拿不出来了,你们看着办吧!”

你不要脸,我也不要了!

这脸谁爱要谁要!

顿时吓得脸色惨白,杜东的裤子在一次湿了。

“哼,他们背着厉鬼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洛尘冷笑一声,对着丹巴*师一招手。

“他们是来路上一家旅馆招惹的这些东西,当日若不是我在,他们现在早就死了。”

“那家旅馆三年前起火,烧死了许多人,拉布央宗,你不会不记得吧?”洛尘冷笑一声。

而丹巴*师身后走出来了一个人,那是个老大爷,牵着一条藏獒。

“畜生,当时就是纵火烧的那旅馆,你没想到会被我看见吧?”那老大爷恨恨的指着拉布央宗。

这老者自然就是当时提醒他们不要住进去的那个老者。男友没有规划我们的未来

“哼,口说无凭。”

“行啦,拉布央宗,你以恶灵练气,修持法力,这种手段瞒得过别人,还瞒得过我?”丹巴*师开口了。

顿时一堆人看向拉布央宗的目光变了。

故意养恶灵,这种手段在密宗可是不少见的啊。

其实李云的内伤已经在昏迷的时候自愈了七七八八,只不过他从叶赢川和欧阳摘星的表现,以及同学们那怜悯的眼神里,已经大致猜到了一些什么事情,所以才急急忙忙想要溜号的。

谁知,孙彬儒仿佛已经猜透了李云的小心思,一把把他拿下了。

“你真的受了很重的内伤?”孙彬儒一脸戏谑地盯着李云,仿佛把他内心的心思全都看穿了一样。

“当然!我……我技不如人,无奈啊!噗!”李云满脸死灰,甚至话说到最后,吐出一大口鲜血。

要不是在场这么多中高品的老师们,灵识都已经看穿李云体内根本没有什么严重伤势,男朋友没有未来规划否则就凭李云这逼真的演技,说不定还真能被他骗过去。

看到孙彬儒依旧没有放过李云的意思,同学们也知道李云这吐血多半也是装的。

李勋看着李云的表现,忍不住眼皮直跳,朝身边的伙伴们轻声感叹:“李云这家伙简直绝了,为了赖钱,对自己够狠的啊,这一口老血没点功力都吐不出来的……”

“这混球,演得还挺像那么回事的……我看他不走武道之路,可以去拍戏了,就这演技,一定能拿奖!”韩菲儿刚才差点就信了李云真的身受重伤,现在被人揭穿,顿时忍不住低声怒斥。

望着他的背影,众人都感到非常好奇。

唯有邢剑与金飞光两人,脸上表情并未有太多波动。

他们已经隐隐有所猜测。

只是眼眸中却闪现着不同的异样。

邢剑凝重,而金飞光涌现着冰冷的杀意。

……庄园门口。

夏天推门下了出租车,眯着眼睛环视四周。

目光转动,很快将注意力集中在庄园门口的几道身影身上。

而后又扫了一眼旁边停车场内的一辆辆高档豪车,如何规划两个人的未来不由挑了挑眉头。

随即,他说道,“来的人不少啊,小宁,你怕不怕。”

旁边,宁远穿着一袭黑色中山装,头发一丝不苟,面色肃穆。

听到夏天的话,他嘴角抽了一下,“你都不怕,我有什么害怕的。”

两人之前有过约定,夏天会带着他一起前来参加君临的葬礼。

宁远没有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可是真正来到君家门口时,他的内心之中自然而然生出了丝丝异样。

说话的同时,他打量对面缓步走来的黑衣青年。

明家的嫡孙,明人的儿子,夏红衣的弟弟,长安李家的外孙女婿……以及九大霸主之一。

这些念头在君鸿脑海中一闪而逝。

“你是……”夏天脚步不停,继续前走,很随意扫了一眼君鸿。

“老夫君鸿,一个未来规划没有你的人如今君家新任家主。”

夏天点点头,流露恍然之色,继续前走,同时笑道,“你的胆子很大,明知道君临死在我手中,还敢邀请我来参加的他的葬礼,你看起来也就五六十岁的样子,怎么?

不想活了?”

此言一出,君鸿、宁远、君玉泉皆一愣。

都没想到夏天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夏先生,你这是何意?”

君鸿眉头大皱。

“呵。”

夏天淡淡道,“很正常的推理,这个世界上也绝不是只有你一个聪明人,邀我来参加葬礼,无非两个可能,要么,想要与我和解,要么……你们想杀我。”

尤其是那几个高僧,一下子就看出来问题所在,顿时看向拉布央宗的神色也变了。

杀人自然是为了养恶灵。

而杜东和冯欢则是吓得颤抖至极,随即赶紧跑向了丹巴。

“丹巴*师,请你救救”

“唉,晚了。”丹巴*师摇摇头。

但是目光却看向了洛尘。

其他人误以为丹巴*师是说救不了了,但是杜东和冯欢却知道这句话的画外音。

那是说,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人家丹巴*师才不会出手救你呢。

这一刻,杜东和冯欢简直后悔到了极致。

而其他所有人看着拉布央宗,也顿时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厌恶了。

因为这是一个虚伪,伪善至极的人。

拉布央宗这一刻恨洛尘恨到了极致,因为日后怕是就算他勉强活下来了,也会被人唾弃了。

“你?”

“呵呵,杀人总得诛心嘛,不让你受尽*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死去,我怎么甘心呢?”洛尘讥讽道。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