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结果的爱情要继续吗,明知道没结果还要继续

郑墨笑了笑,有些无奈的说。

毕竟,西美不可能害他们两个人。

说白了,也只不过是为了做做面子,让别人看一看而已。

总不可能他们两个人天天也不训练,拿着别人拿不到的资源,那么轻松而随意,虽然自己本身比较优秀,但是其他人可就不会这么想了。

但多年以后,佟童重新翻开这条新闻,他觉得日本人全说反了。

他明明非常开朗,但是强装悲伤。

尽管大老板做了种种掩饰,但这种新闻传得飞快,很快整个工厂的人都知道了,但他们讨论的时候,几乎没有悲悯,而是一味地追求猎奇,尽量往黑暗甚至龌龊的方向推测。

老佟对孟老师没有好感,但他深觉这种议论十分不妥,为这位年轻的女老师感到悲哀,又担心万一儿子听到了这些没谱的话,会不会又一时冲动,做些不该做的事?

耿秋云则一直心存疑惑,四处打听,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人,怎么转眼间就没了?同事都说,她是心脏骤停,没救过来。

“心脏骤停?没结果的爱情要继续吗她那么健康,不像有心脏病啊!”

“嗨,听说她有忧郁症?还是什么病?反正就是精神病,离不开药。据说是吃多了,心脏受不了了。”

耿秋云当即摇了摇头:“她早就不吃药了,怎么可能因为吃药引起心脏病呢?”

同事嘲笑道:“人家是大老板的干闺女,她吃不吃药咱们怎么知道?难不成你还见过她?”

跟老佟喝酒时,他又哭诉了自己不幸的遭遇,结果第二天一早,他居然接到了“昌和”造船厂的电话,让他去公司面试。

孟老师提前打过招呼了,面试也就是走个形式,人家客客气气地招待了他。就这样,他不仅顺利地找到了一份打杂的工作,还得以在集体宿舍得到一个床铺。这份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三餐全包,他再也不用为食宿发愁了。

这还真是天上掉的馅饼,而这一切都得益于孟老师。耿秋云找到了留下的电话号码,跟孟老师道了谢,孟老师却说:“您不用客气,记得我们的约定就好,您别为难耿小庆了。”

“……嗯,她是我闺女,我再恨她,也不会对她怎么着。没有结果的爱情该不该继续”

“那就好,耿爸爸,记住我说的话,你可以为一个人努力活下去,就像我这样。”

“……”

好端端的,咋又开始矫情起来呢?

老耿稀里糊涂地答应了,说自己会好好生活,孟老师笑道:“你是父亲,你可以试着关心耿小庆啊。”

或许就是这几句话,唤醒了他那一丁点残存的父爱。尽管关心不成,但耿秋云一直对孟老师心存感激。可她居然死了?还是因为服用过量安眠药,引起了心脏麻痹?

周鹏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他知道,这烟灰缸砸下去,砸的杨峰头破血流才能解气。

若是杀了他,更能泄愤,但因为韩宁那个臭女人,不值得。

如果不是叶修出现,他今天的下场恐怕会很惨,若是没有叶修在场,现在跪地求饶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了。

所以,他不想给叶修招惹麻烦。

他猛地挣脱开杨峰的双手,一把将烟灰缸砸在地上,吓得杨峰身体一哆嗦,差点尿了。

“滚!”

周鹏怒吼,那杨峰求之不得,就等这句话呢,连衣服都不敢去穿,裹着浴巾就狼狈的逃了出去。没有结果的爱情该不该开始

这时,韩宁一脸柔弱,满脸泪痕,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扑倒了周鹏的怀里。

“大鹏,是我错了,是我不好,你在给我一次机会好么?”

“我发誓,再也不会跟别的男人有来往了,毕业咱们就结婚好么,就像以前一样,我再也不欺负你,咱们说好要生孩子,快快乐乐的一辈子。”

韩宁哭的很厉害,看样子,似乎真的痛心疾首,要改过了,只为求一个机会。

一时间两父子都沉默了下来,坐在竹椅子上你看我我看你,眼里除了无奈,更多的是藏不住的忧愁。

毕竟一点小伤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不是他们俩想看到的。

“河蟹递给我,我饿了。”刘大钊终于还是打破了沉默。

“哎!”刘星将灶台上装河蟹的碗递给了父亲。

本来想回堂屋跟瓜子吃饭的,但却是被吃了几口河蟹的父亲给叫住了:“明天你打算几点去卖河螺?”

“自行车坏了,估计三四点就回去。”刘星回道。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没结果的爱情怎么面对不管是集市,还是市里面的菜市场,那离硝石村都很远的,要是不早点起来,那河螺等农产品只怕都卖不掉了。

这其中的内幕刘大钊自然是知道,他轻叹了一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憋了半天只说了一句:“你要注意点,要是遇到什么不对劲,扔掉河螺先跑再说。”

在79年的时候,村里面有人在市里面卖日用品,结果被抓起来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出来。

说到后面,叶母声音低了下来,爬到叶修耳旁嘀咕了几句。

“打起来了?因为什么啊?”

当听到夏盈盈和楚妙妙竟然在吵架时,只听房间内传来一阵劈了啪啦的摔打声,叶修急忙推开门,只见楚妙妙正气呼呼的瞪着夏盈盈。

夏盈盈则一脸无奈,见叶修回来之后,她拿起挎包对叶修说道:“叶修,我先回去了,这位楚大小姐的脾气,感觉不合适还要继续吗我真的受不了,明天见。”

说完,夏盈盈竟然躲闪着楚妙妙来到门口,从叶修身旁闪过,看到叶修的父母时微笑着说道:“伯父伯母,明天叫叶修带你们来家里吧,到了南海市,住酒店多见外呀。”

“哼,叶伯父和叶伯母住也是住我家,你有什么资格邀请,赶快滚,别让我看到你。”

楚妙妙一副小老虎模样,来到门前,指着夏盈盈呵斥道。

夏盈盈实在懒得和这种小女生计较,转身便离开了。

“爸妈,你们先进屋。”

叶修脸色有些阴沉,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吵就吵起来了,看样子,似乎很激烈啊。

“嗯?”刘瑜嘴角含笑,装作诧异道:“学弟不是对我们外联部不感兴趣嘛,不是觉得无趣的很嘛。”

“有嘛?”

“学姐肯定是酒喝得有点多,刚才幻听了,学弟可是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呢。”

林谦一本正茎的说道。

“是真想为了学校贡献一份力,而不是贪图我们外联部那三十五个漂亮学妹?放弃一段没结果的爱情”

“那自然是想为了学校贡献我的一份力,绝对不是为了漂亮学妹,绝对的!”

林谦面色极为“认真”的说道。

“好,那后天下午外联部换届,你直接过来吧。”

刘瑜没再逗林谦,笑着说道。

“妥了。”

林谦对着刘瑜比了个OK的手势。

林谦和刘瑜两人又多聊了几句,然后两人就分别回到了各自的包厢去了。

……

“怎么去了那么久?”

林谦重新回到位置上,蒋夭夭歪头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叶建国这才拉着媳妇走进房间,看向楚妙妙的目光,有一些忌惮。

“妙妙,到底怎么会回事,我刚离开一会儿,你们两个怎么就吵起来了?”

见到叶修后,楚妙妙这才安稳了下来,撅着嘴巴说道:“那个狐狸精当我的面就诋毁我,她说我和你不般配,性格不成熟,做不了你的妻子,不能持家过日子。”

说话间,楚妙妙更加气愤了。

“呃~”

叶修一拍脑门,顿感一阵头大,这楚妙妙可是惦记这他的纯阳之体,夏盈盈这般说,完全戳在她的痛处了,不炸毛才怪。

“行了,我在隔壁开了间房,谈恋爱没感觉要继续吗你去休息吧,我父母刚到南海市累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叶修好说歹说,总算把楚妙妙送出了房间,这才回过头来。

只见,父母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他。

“怎么了?”

“又怎么了?”刘星连问道。

“有蚂蟥!”爬上岸的瓜子,惊恐的指了指。

“蚂蟥有什么好怕的。”刘星直摇头,眼见天空中的太阳很毒辣,在皱了皱眉头后,弯腰又继续抓起河蟹,捡起河螺来。

至于莲藕,他也挖出来了好几根。

不过因为属于野生的缘故,那个头小的很。

但刘星没有在意这些,而是加快了手下的速度。

……

临近中午的时候。

刘星上了岸。

在让瓜子守好木桶中的河蟹后。

自己挑着一箢箕的河螺就往家的方向走去。

在河岸边,还堆着一堆装不下的河螺,跟箢箕中的加起来,只怕得有一百多斤。

至于河蟹,也有满满一桶。

而莲藕就有些不尽人意了。

因为采摘难度很高,所以只有十几根。

不过这对于刘星来说已经足够了,只要能卖掉,给父亲治病的钱应该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搞不好还能换些猪肉回来打打牙祭。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