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未来的爱情要继续吗,谈恋爱看不到未来

我没理他,而是看向解家老祖,提醒他。

“你不是想大成吗?这些你自己家族的血脉,对于来说,是不错的补充。趁着我没动手之前,你先补偿一下。”

解家老祖脸上一阵意外。

他没想到,我居然会主动告诉他,让他补偿血祭。

的确。

如我所说,解家老祖现在,确实需要一些血祭,才能够更进一步。

“你放心,血祭之时,我不会打扰。”

我又说了一句。

这把剑,在我手中变得更加厚重了一些,而且,我与它心意相通,仿佛,它已经快到了突破极限的临界点。

解家老祖爬起来,盯着我。

刚才蛇骨剑的威猛之处,让他感觉恐惧。

不过。

我并未斩他,倒是让他理解出了别的意思。

他扑了扑身上的灰尘,看不到未来的爱情要继续吗看向我,得意道。

“怎么,不斩本祖了?”

“你不过是个凡夫俗子,果然还是没有斩我的资格,你的剑,落不到我身上!”

我则看着他,简单道。

“不是,还需要等会儿。”

解家老祖的龙胆,生长缓慢,可能是刚才,我以蛇骨剑攻击的太猛,他受了一些创伤,有些影响。

因此,我动手,封住了蛇骨剑和龙鳞。

不再吸纳这里的邪气和龙气,否则,我担心解家老祖额头上的龙胆,会因为气息不足,而不成。

若无龙胆,封老鬼的情况,很难救治。

见我收手。

“放了叶少!”

“马上放了叶少!不然格杀勿论!”

飞蛇精锐纷纷端起武器喝叫。

叶天赐也打了一个激灵:“大哥,不要乱来,事情很麻烦的。”

叶金锋冷笑一声:“叶凡,你闯大祸了。”

叶凡淡淡一笑:“秦牧月当初也这样说过。”

说完后,一根筷子一移,‘扑’的一声,捅入叶金锋腹部左侧。

一股鲜血迸射。

看到叶金锋身上的血,女孩子说看不到未来全场连呼吸都停滞了。

这种枪口林立还有无数人喝斥的情况下,叶凡不仅没有停止劫持人质的愚蠢行为,反而出手见血,这不是疯了就是脑子进水,叶凡注定今晚无法收场,只是很多人又不得不承认:叶凡够种!望子花园众人也是神情复杂看着叶凡。

或许叶凡年少轻狂,不知轻重,可不知为什么,他妈的这愚蠢举动,却足够让每一个人热血沸腾。

叶天赐挺直身躯,脸上有着无尽炽热。

“混蛋!”

不是一具,而是三具。

为何会有这种精神影像,如同真实发生的那样?

他的护心咒语为何不起作用?

念头闪转间,他如法拆招,才是震飞了两具骸骨,第三具似乎最是狡猾,尖锐的枯骨十指已经插到他的胸前。

似要将他的一颗心硬挖出来!

沈约震惊中仍旧能以意为手,闪念间,他已经缠住那骸骨的双腕……

既然不能在颜值上胜过对方,那就用自己的长处,来攻击敌人的短处!

周围人群渐渐多了,无论施清海愿意与否,此时他都被迫站在了风口浪尖之上。女朋友说看不到我们的未来

只不过与之前自己的搏命算计相比,这样的海浪实在太过弱小,甚至于有些幼稚。

跟一个小孩子装杯,那自己不就落了下乘吗?

于是施清海轻轻摇头,甚至都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道:“这有什么意义呢,就像现在,我是小雪的男朋友,而你只不过是她人生路上的一个过客,我甚至都没有兴趣去认识你,了解你那所谓的身份背景。”

周建龙冷笑道:“你比我大几岁,但我却觉得你比我幼稚很多。你当真以为生了副好皮囊,这世界就如你所愿么?”

“我父亲是金河集团的总裁周华林,未来的我也会做上那个位置。”

——

作者前两天因为中暑进医院了,不好意思,现在刚刚出院……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加个企鹅裙,881635825

那解家老祖惊了。

他掌控更多的红线和钢针,与蛇骨剑相抗衡。可是,蛇骨剑愈战愈勇,冲着解家老祖,一剑劈去。

解家老祖以钢针红线阻拦。

但那漫天的红线和钢针,却如结草之固,悉数被斩断。

剑气汹涌。

解家老祖被震飞出去,撞在后边的墙壁上。

而蛇骨剑还未停下。女朋友看不到未来怎么办

它继续冲着那个方向,斩去。

几乎在一瞬间,就已经逼近了解家老祖的眉心,解家老祖慌乱间阻拦,可是,他却根本拦不住蛇骨剑。

但是。

龙胆还未成熟。

还差一些。

“休!”

我一道休字诀甩出去。

蛇骨剑及时的停了下来,与解家老祖的眉心,只有几寸的距离。

吓我一跳。

要这种时候,把解家老祖给斩了,龙胆就完了。

幸亏我收的及时。

我指诀掠起,蛇骨剑飞速而来,落在我掌心之中。

周建龙不耐烦了,现在是他过来找这男人麻烦,这男的好生啰嗦问题不停,怎么倒像他在上课的时候一直回答老师问题的样子了!

现在的他整天就是玩玩玩,根本没有参与公司内务,而且别说是他,就是他老子想要见施氏集团的总裁,那都得掂量掂量!

余光瞥过众人,见到大家一副静静聆听的样子,周建龙勉强压下了对男人的不爽,对着施清海傲声说道:“那是自然!施氏集团的总裁叫做施清海,同样才二十几岁,不仅是福市最年轻的企业家,女朋友说看不见未来人家长得也比你好看多了!”

不知不觉,周建龙已经把施清海定义为朝九晚五开着电瓶车上班的小伙子了。

“前一个礼拜我跟我爹刚跟他在福市酒家吃过晚宴,正在讨论整合鼓楼区地产,重新开发新地产公司的事情!”

听到“施清海”这三个字,一边跟梁若雪在一起的舍友此时也好像明白了什么,睁大了眼睛看施清海,又赶紧看向梁若雪,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这不会是真的吧??

梁若雪此时就像遇见危险的鸵鸟一样,乖乖地把头底下,回避她舍友的那些目光……

骸骨冲来虽不在他的意料之中,却在他的准备之中。

——物来则应,物去不留。

八字护心之咒倏然闪出,挡在他的面前。八字出,沈约的一颗心却沉了下去!

对付心魔意外突生,他早有一套熟悉的应对法门,只要念咒心就会敛意,意敛、心魔则无处而生。

心意为心魔之根,根不生,魔亦不生!

这是他数次心、魔之战悟出来的道理……

可这一次,道理失效。

那八字虽挡在沈约之前,女朋友冷淡但不说分手可被那骸骨一撞,破裂消散的不是骸骨,而是那八字护念咒语!

咒语粉碎!

骸骨已经冲到沈约的近前,很是狰狞!

沈约心惊却随即平复,他只是保持自己入定之态,内心以意拆解那冲来的骸骨。

他以意为手,以心为驱,闪念间就用心意锁住那骸骨甩了出去,如同平时对敌拆解般。

那骸骨远远的飞出去,撞在坚硬的墙壁上,四分五裂。

沈约不喜反惊,因为他随即感觉身后再有骸骨偷袭。

这是《金刚经》内的一段内容,是说世尊在说经前的一个场景。

悟性的话语又回荡在他的脑海——释真,佛与人共,并无什么区别,无非吃饭,打坐。但比世人多的却是反思内在之心。

一举一动,皆见修行!

世尊虽贵为千余弟子之尊,吃饭后还要引导众多弟子修行,但为人并不骄横傲慢,自私贪婪。

哪怕乞食一事,世尊也是亲自去做,一段看不到未来的感情借此告诉弟子如何去除傲慢之心,而事事亲为的举动就是告诉追随者——五毒之去、无非举手投足间。

沈约清理着岩石浮尘,心中也随着动作而宁静下来。

这就是修行的法门。

看似寻常,实际上却是最真实的修行。

他这般作为有几个目的——让心静才能从容应对各种情况,让心合师尊,才能时刻不忘修行,与悟性思想亲近,就是和释真在亲近。

不知道反力之鹰究竟变成什么样的一个人,但反力之鹰有极大的可能就是释真。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2021-10-11

2021-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