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结果的爱情还要继续吗,没结果却舍不得的爱情

“哎,好!”项目部的老黄点头后,对杨东笑道:“洪水湾的绿化项目,是当地政府招标,我们新帆绿化中标得来的,咱们中标的工程,是五公里路段一级公路的增植行道树,以及一个开放式公园的绿化树补植,主要包含树木栽植、保护支架安装、干体保护、运输、采购、养护等等十数个内容,加在一起,一共需要栽植五百二十株树木,工程预算二百六十万。”

“嗯。”杨东听完老黄的话,微微点头,同时在心里折算了一下,按照老黄的说法,每株树木的造价,平均在五千元左右,虽然杨东从未接触过绿化生意,可单从这个预算上来看,也算是个肥差了。

老黄喝水润了下嗓子,继续道:“目前为止,这个工程有两个难点,第一,刘宝龙觊觎这个项目,已经很久了,第二,洪水湾的绿化项目,是分区域承包的,整条公路全长五十公里,一共有十个分包商,新帆绿化只是其中之一,除了我们公司,剩下的九个分包商全是L顺口当地的,只有新帆是外来户。”

杨东简略消化了一下内容,继续道:“现在工程进行到什么阶段了?”

林家的聚集,结合右丞相被杀,有两种可能,第一,没有结果的爱情还要继续吗就是这个杀了右丞相的人威胁到了林家。因此,林家准备拼死一搏。

第二,就是林家觉得真国无力应对,提起做出了准备。

可是,在真国之内,如果真的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出现,林家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林家如今提起做出准备,觉得真国无能,难道是真国的内部有了矛盾?

又或者是~~~,林家,,,不让真国强盛?

夜幕降临,又是一天过去了,明天,就是农历八月十五,华国的中秋节。

柳辰在客厅依然陪着都雨竹和尹梦月。

三个人依旧是在整理文件,只不过柳辰和都雨竹,时不时地关注下尹梦月的情况,但尹梦月丝毫不知。

此时,佳市、湖乡、柳家祖宅。

众人在穷奇和麒麟的劝说下都去睡觉了,只有穷奇和麒麟两个人在庭院之内来回走动。

“这个红月,要不是她那张脸,我真的想抽她。”穷奇说着。

杨东点头:“刘宝龙的身份,你我心知肚明,你现在单凭一份工作,就想作为我们冒险的筹码,说实话,我没感觉出来这是想合作的态度。”

吕建伟微微点头,眉宇间终于有了一丝商人的狡诈神色,态度也变得有些盛气凌人:“既然不想要工作,没有结果的感情要继续吗那你想要什么,钱?”

杨东微微摇头:“我想要一个机会。”

“机会?”吕建伟略有不解:“什么机会?”

杨东直言不讳:“一个能让我自己做主,在大L安身立命的机会。”

“懂了。”吕建伟咧嘴一笑:“你是想让我提你一把?”

“吕哥,这件事你答应了,咱们就能继续聊。”杨东此时面对吕建伟,像极了一个将自己剥得一丝不挂,任由客人挑选翻看的妓.女,他很反感自己此时跟吕建伟谈话的方式,却又无可奈何,因为赤.裸裸的现实,已经将杨东架在火上,快要烤化了。

吕建伟点燃一支烟,沉默数秒后,看着杨东:“在大L这地方,我给你一个安身立命的机会,并不难,但你又能给我什么回报呢?”

“我们之间是有些矛盾,但还谈不上冲突。”对于自己跟刘宝龙之间的关系,杨东并未有所隐瞒,但也只是点到而止,没有细说其中的缘故。

“你们之间的矛盾,没有结果的恋爱要不要谈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吕建伟听完杨东的话,继续问道。

“他不痛不痒,我寝食难安。”杨东看着吕建伟,非常现实的回答道:“现在刘宝龙还没认真对付我们,我们就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今天如果不是你去了医院,可能直到现在,我都还没凑齐我朋友的医药费。”

“说实话,你们这种岁数的小青年,我接触的不少,但是敢拎着刀去万昌闹事的,我还真是头一回遇见!”吕建伟夹起一块海参填进嘴里,笑道:“不过以我对刘宝龙的了解,他这个人可不像是一笑泯恩仇的人,你们既然结下了梁子,他一定还会找你。”

“妈了个巴子的!他不找我们,我们也得找他!”脾气火爆的罗汉听完吕建伟的话,一下就急了:“我兄弟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他身上的两刀,我不可能让他白挨,早晚有一天,一段感情要结束的征兆我得在刘宝龙身上找回来!”

这就是社会的现象。

“当然饿不死了,你有这么大的本事,我是不怕饿死的。”兰苑微微一笑。

“不,你现在也很有很是了。”夏天说道。

听到这里的时候兰苑才反应过来。

没错,她现在的普通战斗力也是十一万左右了,如果小水护体的话,她的战斗力就会达到十四万以上,这个数字可是非常可怕的,就算是在天元大陆上,那应该也算是凤毛麟角了吧。

所以现在夏天一点也不担心兰苑的安全。

而兰苑虽然实力变强了,但她感觉自己在夏天的身边,永远都是一个弱女子。

有夏天在身边,那就是有依靠。

夏天又看了很多的东西,但是大部分都是没有营养的东西了了。

“哎,比想象中的要难啊。”夏天原本认为自己很快就可以找到自己的父亲了。

可是看到天灵大陆的介绍,他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了。怎样狠心结束一段感情

天灵大陆太大了。

就算是他父亲能闯出一番名堂来,那也不可能响亮整个大陆啊。

“木头盒子?这个好啊!里面是什么?”穷奇同样用传音的方式问着红月。

“你管我,拿回来给我就行。”红月没好气地说着。

但,穷奇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私心的,如果自己找到了,直接打开看一看,肯定没什么问题的。

“行,麒麟,我出一趟门,如果姐问起来,就说我出去医治自己的眼睛去了。”穷奇说着。

“嗯。”麒麟点了点头。

穷奇瞬间跑出了祖宅,一溜烟儿跑到了村口,忽然又掉头回到了祖宅之内。

“红月,那个,无雁山在哪?”穷奇委屈地问着。

“丰国,城西。”红月说道。

“丰国?那岂不是我主人就在那里。”穷奇说着。

“你主人现在没有时间在丰国闲逛,这里的东西,他找不到,所以,我也只好帮他找回来喽。”红月说完,一闪身离开了。

穷奇回头看了看麒麟,随后直接跑掉了,奔丰国而去。

丰国,柳辰三人依然在看着那些文件,没有结果的爱情该不该继续天色已晚,但是三人都没有什么困意。

“可是,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等林家的人全都聚集起来,我么恐怕就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清理他们了。”都雨竹有些担忧地说着。

虽然,就目前而言,谁都没有好的计划,但,都雨竹的思维和柳辰的思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都雨竹更加希望的,是能在林家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时候出手,趁其不备,暗渡陈仓。

但,这样的想法,对柳辰来说,无疑是一种赌博。

柳辰更加担心的,是林家和真国之间确定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的大致方案,就是要让自己误以为,林家和真国之间出现了矛盾,引自己趁虚而入。

“小竹,我们现在根本不了解对方的情况,暂时不能有任何的行动。如果这是一个阴谋,我们出手了,很有可能要面对林家和真国的围剿。倘如如你所说,林家和真国之间真的出现了矛盾,那我们现在不出手,确实是错失了良机。但,我不能拿这些人的命来做这个赌博。”柳辰笑着安慰道。

都雨竹一听,转过头看了看尹梦月,随后也没有再说话。

“有问题?”王政和皱紧了眉头,没有结果的恋爱他不喜欢听到别人说叶澜心理有问题,这是他最不喜欢的。

“不认识,还是不想认识?维持作息,是不是刻意的装自己没有改变?”张芒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外婆说,她十八了,没有同性的好友,没有男生给她传过小纸条。当然,这有我妈的原因,从上学起我妈就天天盯着她,特别是进了中学,我妈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她到训练营,我把办公室搬到这儿,拿着大电视对着她。让她不能离开我的眼睛。生生是觉得在海德堡,至少她能见到最好的心理大夫;我想的是,海德堡虽说也有位小姑姑,但也能远离我们这些对她保护过度的家人们,至少能活得松快点。”

“不!”丁薇薇沉下了脸,好久,摇摇头,“我是看过很多年心理医生的人,我也见过很多有病的人。澜澜只是被保护得太好了,所以我才想把她送远一点。但她还没病到需要看医生的地步。”

“是,您是亲妈,就算叶澜有什么事,有权做主的,也只有您了。所以重点是,我不会反对送叶澜去国外读书。那我们现在也算是达成了共识,让澜澜玩一下,赶在开学之前,我把她淘汰掉,然后你们把她带走。”张芒无所谓,十分利索的说道。

2021-10-11

2021-10-11